22.第22章 酒不可貌相

    第22章 酒不可貌相

    “啊!”两个丫鬟顿时发出了尖叫声,完全没想到这小子会当众打人。

    眼看他的巴掌就要落在柴盈盈脸上。

    砰!

    旁边忽然走过一人,一把抓了他的手腕。

    童新朝一怔,根本没想到有人敢拦他,顿时叫了起来,“好呀,怪不得迟迟不出来,原来是养了个小白脸,你们这对奸夫**,还没出门就敢给老子戴绿帽子,我……”

    “你特么找死!”

    啪!

    林寒一巴掌便把他扇飞了出去。

    他本来没想管这件事,却没想到这小子如此牲口,他哪里还能再坐视不管,尚未过门便如此,要是嫁过去,那还了得。

    “好小子,你敢打我?”

    童新朝捂着脸一抬头,也看清了眼前之人,顿时大怒。

    “林寒,是你个小畜生,你以为你还是以前吗?敢管老子的闲事,你一个只打出三百斤的废物,家族都要抛弃你了,还敢明目张胆的替别人出头,你有那个本事吗?”

    “给我废了他!”童新朝向旁边一挥手,顿时几个保镖便冲了上来。

    这小子平时喜欺压良善,来娶亲为了防止有人闹事,随身带着几个高手,每个都是外劲初期到后期不等的修为。

    “老子再不是以前,收拾你这些保镖也没问题。”林寒冷笑一声,抬手一挥。

    噼里啪啦!

    这些凶悍的保镖每个人挨了一记嘴巴子,全被扇飞了出去。

    “这……”童心朝有些发懵,要知道他这些保镖可不白给,本来以为能轻松虐林寒呢,没想到被人家一个照面全给扇飞了出去。

    “你你你……你不是只打出三百斤吗?怎么可能打过我的保镖?”童心朝难以置信的叫道。

    “三百斤也不是你能得罪的。”林寒跨步向童心朝走来。

    “你你……你别过来,我是童家的公子,你敢打我,我童家不会放过你的。”

    砰!

    林寒一脚就把他踹飞了出去,这厮趴在地上,叫的都不是好动静了,他带的人虽然不少,却哪里有人还敢上来。

    “林寒,你大胆敢打本少,今天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当众被打成这样,当着新娘子家人丢了面子,童新朝哪里肯干,他向旁边叫道:“去,请我们家的供奉来,我要灭了这个废材。”

    童家不在四大古武家族之列,但是他们家有钱,还是花大价钱请了高手坐镇,乃是一名六品武者级别的供奉,也是他童家的底蕴,他就不信治不了林寒。

    “供奉么?既然如此,我就等你叫人,你最好把你爹一起叫来。”

    林寒抬手拉过一张桌子,啪!将一坛泥罐子酒放在了桌子上,现场这么多人,没人看见他从哪拿出来的。

    柴老爷子也是一愕,心说这小子何时带酒了?他确信这不是他们家的酒,他们柴家可没这种酒,说句心里话,他觉得这酒有点上不了台面。

    虽然现场有点乱,但是柴良骏哪里还顾得上了,更何况他本来就不太同意这门婚事,事已至此只能将错就错下去,顺其自然吧。

    “柴老,可愿意喝两杯?”林寒朝柴良骏道。

    “好,我就陪你喝两杯!”老爷子也豁出去了,大马金刀在林寒对面坐了下来,又吩咐人拿来两个大碗。

    这种情况,柴昂夫妇也没辙了,何况他们也怕林寒走了,童家人来了找不到他可无法收场,索性就由着他们喝下去。

    说白了,他们是想留人,好等童家来人收拾林寒。

    啪!

    林寒拍开了酒封,咕咚咚给自己满了一碗,又给柴老爷子满了一碗。

    “哇,好香!”顿时之间不知多少人情不自禁嗅了嗅鼻子。

    “哼,还有心情喝酒,看我爹和我家的供奉来了怎么收拾你们。”童心朝恨恨道,有林寒在他也不敢太放肆,就靠在地上,由两个手下扶着,恨恨地瞪着两个人。

    “好酒。”老爷子饮了一口顿时大赞,心说这酒看着挺差劲,可比自家的顶级好酒不知要强了多少倍了。

    “哎,都说人不可貌相,连特么酒都不可貌相啊。”

    因为心情不好,柴老爷子连连感概。

    这酒下去,他感觉自己四肢百骸都在经历重新洗礼一般,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畅,就连伤病似乎都好了不少。

    咕咚咕咚!

    柴良骏情不自禁又饮了两碗。

    咕哝!

    人群里响起了咽吐沫的声音,还有人情不自禁地舔着舌头,就连童心朝都情不自禁咽了口涂抹,心说真特妈香啊,这破泥罐子酒会有这么好喝嘛。

    可惜,这些人也只能干看着眼馋,他们哪有资格喝这种酒。

    “这酒……”童昂情不自禁向前走了一步,不过考虑到自己的身份,当众喝这种破泥罐子酒太丢身份,而且他自觉现在也不便跟林寒搅在一起,生生又停住了脚步。

    “爷爷,我来帮你们倒酒!”

    这边柴盈盈忽然开口道,她一把撕去了红盖头走到了桌案前。

    事到如今这姑娘也豁出去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而且她本来就不想嫁给童心朝,索性以这种方式表示抗争。

    还真缺个倒酒的,林寒索性也就由着她。

    见自己的新娘子竟然给别人倒酒,童新朝看在眼里自觉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但是在自家供奉没来之前,他哪里敢阻挠,只能恨恨地看着。

    说实在的,毕竟得罪了准一流家族童家,柴老爷子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不过见林寒一副安稳模样,心里也多了分期待,索性继续喝下去。

    两人喝一碗,柴家小姐便红着脸款款上前给倒一碗。

    很快,两人便半坛酒下肚。

    结果没等到童家人,他们却先等到了另外一拨人。

    砰!

    院门被人蛮横地踹开,以一名眼神阴骘的老者为首,一行五六个人进了院子,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一名瘸腿青年被两人扶着一脸愤恨地跟了进来。

    “吉家人?”

    现场顿时一片愕然,童家迎亲,怎么吉家人也来了?而且看这气势汹汹的样子,明显不是来祝贺的,倒像是兴师问罪。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