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第341章

    第341章

    姑娘说的这种馅儿,她从未做过,不过可以试试。

    若是做得好,也许可以给姑娘赚上一笔。姑娘也说了,只要她接管了铺子,不管盈利多与少,她都能拿到其中的一成纯利。

    如此她只要做得好,等回大楚时,定然也能攒上一笔银子。

    姑娘说,女子要经济独立,最好有自己的银子傍身。

    这样日后若是能够成功嫁给大树哥,她的腰杆子多少也能挺直一些。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有了银子,爹娘和栓子以后的生活也能好过一点,还有疼她的爷爷奶奶。

    姑娘还说,饭馆里的菜,不用费劲心思做些什么,主打的就是农家的饭菜。

    她平日里在杨家村时怎么做,现在就怎么做。只是饭菜的油水要多点,厨房也干净点就行。

    “姑娘,这铺子若是开业的话,那些饭菜奴婢做是没问题,但那辣椒酱什么的,怎么办?”

    这里的辣椒酱不知是何故,做出来的味道并不如她们在家那边带过来的好,只是家里带来的早就用完了。

    “上次回去时,我就写信给我娘,叫奶奶找你娘他们做,价格我们照县上卖的给。这前期你抽空做些应付先,相信在年底前应该也能寄到。”

    小云没想到她早之前就安排好了,便点点头,将念安放回颜诗情怀中:“好,那没啥事,我先去看看。”

    这都快开业了,她才回来,看来要准备的东西有些多。

    小云说完,又招呼小娃一起去帮忙,顺带看看铺子的情况。

    等人都走后,霍嬷嬷才上前抱着念安,对颜诗情道:“姑娘,人都安排好了,与住老钟一处,两人年岁也相差不了多少。”

    说完这个,她又道:“姑娘,你看你月子里都不得安生,成日里这样那样的事一堆,依老奴看,不若找个奶娘吧?接下来你要忙自己的事,也没工夫!”

    她定然是要跟在姑娘身边,她的事情那么多,又不能将她拘在这里。

    “不用了,我也就这段时日费心了点,等回头哪里用得着我。小云聪慧,肯定很快能上手的。连府那边,也用不着我操心,至于小哥的铺子,顶多如之前一样,每个月什么时候固定坐诊,外加看天气,针对性的做些药丸就是。”

    孩子还是自己照顾的好,哪怕她再辛苦再累一些,也没事。自己的孩子自己疼,交给别人她不放心。

    再说,这不是有嬷嬷在一旁帮忙吗,再不济还有小娃在。

    连嬷嬷叹息一声,心想,也就是姑娘身在乡野之间,会这样想。

    别说是宫中了,哪怕是大户人家,又有哪个是自己亲自带孩子的?

    好比素雅小姐,当初夫人也是不放心,最后也是找了奶娘的。只是后来离京的时候,那奶娘不愿意跟来,便放她自由身了。

    不过姑娘既然不愿意,那便算了。这样的事,勉强不来。

    夜里,等楚玺墨和江鸿轩回来时,天色早已一片漆黑。

    犯困的颜诗情,打着哈欠,靠在床头等人,待看到他进来后,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念安,见他并未吵醒,便起身轻声道:“可算回来了,我有事与你和小哥商谈!”

    楚玺墨本打算换衣服的手一顿,回头看了她一眼,道:“初一,去喊鸿轩过来一趟!”

    “是,主子!”

    江鸿轩跟着楚玺墨一起回来的,才刚进屋还未来得及喝口水,就被叫到这里来。

    “六爷,初一说你找我?”

    “小哥,是我找你,有话与你说!”

    颜诗情率先开口,将今日连老夫人写的东西,递给楚玺墨,待他看完后,才给江鸿轩。

    一目三行的江鸿轩快速看完,眼下带着诧异道:“诗情妹妹,你这是打算和连府合作了?只是,似乎还未签订盖章。”

    “嗯,小哥我要了两成,这其中的一成是给你的,我什么都不管,只出秘方,其他的由你出面和连府打交道。之所以没签,主要是我想和阿墨还有你,先说一声。另外,我想明日一早,连老夫人应该会带着连胜风过来说这事,你和阿墨若是不着急,就先留下来。”

    “好!”

    “还有一事,今日连老夫人将人送来了,那个丁睿。嬷嬷说不是丁北睿,似乎原先在我外祖家见到过,说是与我外祖父有三成相似,可能是我舅舅,我想你们帮我查一查。现在人就在府上,我有些不大方面出面。”

    楚玺墨和江鸿轩闻言互相对视一眼,眼底全是疑惑之意。

    之前他们可是商谈过,若是对付是丁北睿,又是颜诗情的亲爹的话,该怎么做才能将人保存下来。

    现在一听居然变成了可能是她舅舅,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只是这身份还没确定,似乎也不能下定论。

    第370章一把火烧了

    本书籍由

    骆府的公子,哪怕是庶出的,又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一个病死的,一个随着他姨娘改嫁,难道改嫁到这里来了不成?更何况那会儿人都不小了,完全没道理。

    “这事你们先莫要管,待过些时日,我摸摸他的底。”

    江鸿轩这话是对楚玺墨和颜诗情说的,因怕颜诗情忍不住,又加了一句:“若真的是骆府的公子,是你那传言随着姨娘改嫁的庶出舅舅的话,就先弄清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还有为何是那个名字。待一切都没问题,到时你认不认亲,都随你。”

    “我知道!”

    不然一开始,就不顾霍嬷嬷在不在场,直接开口问了。

    依照她自己看来,这什么坐月子之类的,都没所谓,她可以开药自己调养身体。

    大楚阮家坑。

    在颜诗情与楚玺墨等人谈话时,骆娇恙真对阮老太道:“嬷嬷,诗情那孩子说是怀念这边的辣酱,平时都是用来炒饭菜,想咱们这边多做些,回头运送过去。你回头去问问村里的人,看看有没有人愿意做的,价格一律按照县里的收。”

    阮老太始终跟在骆娇恙身边,听到这话,面上露出一抹微笑,道:“好!那孩子口味重了点,想来那洪武国的饭菜应该是偏清淡的。”

    她记得那孩子喜欢次娟子家做的辣椒酱和辣椒面什么的,回头去问问看,她家还有没有。不过这一带的人,其实做酱的手艺差不了多少,算了回头做多点,反正也能放挺久的。

    一旁打算和骆娇恙说事的霍依依,见她们主仆两人说完话,便道:“娇恙姐,我看诗情给你送了不少东西,那珍珠什么的更多。我有一个想法,那珍珠粉就算了,回头我们按照她那房子所写的,自己做面膜敷。就现有的珍珠,我想做成首饰售卖,不知娇恙姐可否愿意合作?”

    骆娇恙虽说现在对那些首饰什么的,没什么兴趣。但钱这种东西,她不会嫌多,若是能用诗情送回来的东西,卖了赚更多的钱,她为何不愿意?

    那丫头日后要嫁给墨王做王妃,她可不能让她的嫁妆让人看了,觉得寒酸。

    “好,东西都在箱子里,依依你要怎么合作我一概不管,你拿去倒腾。赚的银子,我只要三成,其他的都算你的。”

    骆娇恙自己没有生意头脑,东西放在她那就是死物。

    但霍依依不一样,她将自己的嫁妆经营的有声有色,同时与江鸿轩合作的事,也没少赚钱。

    她的眼光向来毒辣,能被她看上的,少之又少。

    但凡看上的,都是能赚钱的。

    霍依依没想到骆娇恙这么爽快就答应了,她还以为自己要苦口婆心的劝说一番。

    毕竟这东西大楚甚少,至少她和周围的人都没见过,加上又是诗情千里迢迢让人送回来的,她定然不会愿意才是。

    哪知这才开口,马上就一个“好”字,这让她心中千百种劝说法没地方说去。

    “那,等我回去了,在带走吧。明日我给你写个合约,这事,就当我们两一起做的。回头你将东西寄给诗情的时候,叫她多送些珍珠回来。”

    嗯,看来她江府的武师这一年都要奔波在路上了。

    不过等两国河渠开了后,就不用那么麻烦。省的过边境得时候,还要偷偷摸摸,和做贼一样。

    杨家村。

    夜深人静之时,杨嘉祥正执笔,将今日印在脑海中的人,一笔一划地落在已然摊开的白皙宣纸上。

    这画与白日画得又有所不同,若是细看的话,会发现白日那张是小腹微凸,而这张,则是小腹平坦。

    待落下最后一笔后,墨迹干后,他伸手细细地摩挲着画上的人。

    半晌才将之细细的卷起来,打开一个柜子,里面全是画卷。

    若是有心打开看,会发现里面画得全是一个人,从五六岁开始,一直到现在,一年两幅,从不曾漏过。

    画的人,也从扭扭捏捏的初学者,到如今闭眸便能将人画的入木三分。

    杨嘉祥想将画卷放进去,想了想,又将柜子关上,手上捏着画卷,将之再次摊开,端详了半晌后无声道:“情儿妹妹,你在那边过得可还好?下个月就要科考了,待我考上举人,日后考上进士,在进前三甲,能给你依靠,等我!”

    他说着,眼眶发红。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不相识。

    然,他如今只能算是单相思。

    心,在这一刻,如针扎一般,好痛!

    雪芝不想回颜家,那个家对她来说早已不是她的家,那里很冷很冷。

    如今离开了阮家坑的颜府,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

    她在杨家村徘徊了许久,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回去。

    毕竟她对颜春生而言,是他唯一的子嗣,回去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夜幕漆黑,她躺在连薄被都没有床上时,她恨透了这一切。

    不想活了,觉得活得好累。

    没有人会喜欢她,所有人都厌恶她,就连祥哥哥都不曾喜欢过她,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雪芝悄悄地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却不曾想听到梁氏气急败坏和爹吵架的声音。

    呵呵,一个怪另一个没本事,养不活自己的妻女。

    另一个怪骂她是个耐不住寂寞的女人,是他好心给她留了一条命,否则像她这样的,就该被烧死。

    听到烧死两字,她回头看了一眼这冷漠的家。想起曾经的一切,目光中带着股偏执,朝杨天昌家而去。

    杨嘉祥抱着画册,迷迷糊糊中,似乎嗅到了什么味道,原本灼热的天,似乎更热了。

    他无意识地抬手擦了擦汗,翻了个身,继续睡。

    没多久,他觉得越来越热,汗也随之流了不少。

    迷迷糊糊中,他感觉似乎不对劲,这好似是火烧的那种灼热感。

    “着火了!”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紧接着就他翻身起来,疾步走出房门一看,顿时傻眼。

    “爹,娘,快快起来,走水了!”

    “来人,走水了!走水了!”

    杨嘉祥说着,边往他爹娘的房间跑,边将画像叠起来。

    常氏因与杨天昌关系不好,在颜诗情搬到阮家坑后,便主动与他分了房。

    第371章呵呵,真是讽刺!

    本书籍由

    因杨天昌的房间离他近,他率先进去将人喊起后,又拍了拍他娘的房间,对杨天昌道:“爹,你喊我娘起来,我去拿我的书。”

    杨天昌下意识的想要拉住他的手,但却来不及。

    眼见一阵风刮来,火被刮伤了屋顶,顿时燃烧地更加旺盛起来。

    周围的村民熙熙攘攘地拿着木盆和木桶过来,杨天昌看大门轰然倒塌,他站在院中哆嗦着双腿不知该如何是好。

    杨嘉祥从房间中搬出自己这次准备带去科考的书籍等一些重要之物后,看到他爹站在远中呆呆傻傻地,转头看了一圈,并未看到他娘,顿时心寒不已。

    这两日天气太热,他娘中了暑气,身子不大舒服,想来今日难得吃了药,睡得沉。

    他以为他爹就算在怎样,在这时候,特别是自己还叮嘱他喊娘出来,他就该这么去做才是。

    可是眼下呢,他到底在做什么?

    他还是不是男人?

    杨嘉祥将怀中的东西扔地上一扔,看着已经着火的门,咬咬牙,看到已经端来水的人,将木盆里的水迎头泼了下去,这才捂着鼻子冲到他娘所在的房间。

    “强子,不要!”

    回过神的杨天昌,及时伸手拉住了杨嘉祥,却在见到他眼底的冷漠和恨意后,手下一松。

    杨家村的村民见状,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前来帮忙的人越来越多,去河边挑水的,还有拿出自家水的人,也越发的快了起来。

    所有的人皆是在忙碌,只除了院中傻愣愣站着的杨天昌,以及闭着双眼,不知从哪里弄来梯子爬墙翻进杨家村家,靠在常氏房间阴暗处,还未被人发现的雪芝。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