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第340章

    第340章

    骆娇恙和江素雅心下很是不得劲,既希望他能画出来,又觉得就算画了,那也是赝品。

    杨嘉祥在众人怀着复杂心思的注视下,看了一眼画像上的所用的颜色配料,将这些都调好后,他将整幅画,从头到尾细细看一遍,待深深引入脑海中后,这才睁眼着手画下来。

    不得不说,杨嘉祥的人物丹青画的好,这前后不到一个时辰,一幅画已经完成。

    两幅画放在一起,除了撕坏、纸质和笔墨的新旧外,没人看得出有什么不同之处。

    宋文和江云野对视一眼,眼底闪过一抹亮光。

    先撇开他腹中才学有多少,就冲着他露出的这一手的丹青画,想必太子会有兴趣。

    这才没多久的功夫,他不仅能将人物神态记下来,而且细微到人物在画纸的高度,脚上穿的鞋子花样。

    须知他画的时候,可是没在看那副画的。这等记忆力与画工,值得太子招揽。

    因霍依依才到,又身怀有孕,不能马上跟着回去,江云野考虑了一番,决定在这歇两三天再走。

    如此一来,本打算跟他通行去榕城的杨嘉祥,只得先回家住。

    他出颜府时,眼角余光,看到蹲在门口的人,脚步只是轻微顿了一下,便直接离去。

    雪芝很是敏感,抬头看着远去的背影,眼眶一红,扶着墙站起来,手中捏着几粒糖,远远地跟在他身后。

    杨嘉祥心中对雪芝是恼怒的,以前多次的拒绝,现在是反感。

    若是可以,他根本都不想见到这个人。

    眼看他越走越快,雪芝咬咬牙小跑了起来。

    杨嘉祥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索性站住,回过身冷眼看着她,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年前时,听说她傻了,我还有些不信,不过他想,那也与他无关。

    后来他去了书院一直未回来,想着要科考了,他想回来看看他娘,这才回来的。

    第366章架在火上烤

    本书籍由

    哪知碰上了江大人,来这里后,在颜府又看到装傻的她。

    他不知她到底在想什么,明明年纪小小,却能有那么多心思,着实令人费解。

    从前他就知道她很多想法挺偏执的,哪知如今却变成了这般,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我……”

    面对杨嘉祥,雪芝张了张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在他面前,不知为何,她总是觉得愧得慌,没脸见人。

    只是这一切,都抵不过她对他的挂念。

    杨嘉祥等了许久,见她又低着头不语,便转身离去。

    才没走两步,衣袖就被人拉住,他未回身,只是叹息一声,轻声道:“过好眼下的日子不好吗?明明有那么多人疼爱你的,你却非得闹到让所有人都寒心。怕是经过今天,真的所有人都要抛弃你。”

    雪芝抿了抿嘴,从袖兜中掏出那个她做了好久的荷包,塞进他手中。

    杨嘉祥心下一惊,回过身忙将荷包塞还给她。

    接了她的荷包,岂不是等同于接受她的心意?

    从前他当她是妹妹,如今她连妹妹都不是了。

    这等私相授受之事,他做不出来,何况他心中有人,即便他知晓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与她在一起。

    雪芝看着手中的荷包,抬头双眸泛着泪光,不多时眼眶中的泪水绝提而下,滑过脸颊,自下巴没入尘土中。

    杨嘉祥没心情看她哭,更不想在大路上这样。若是被不知情的人见到,还道他对她是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

    雪芝看他再次走了,这次跑上前,哭着说了句:“这些年,我心悦你,你可有一丝的喜欢过我?”

    “没有,你与我而言,始终都是她的妹妹。我心里没有你,一点都没有!”

    杨嘉祥说完这话,就走了。

    雪芝站在原地,手捏着荷包,里面的符是她偷偷摸摸去求来的,只盼着他科考之时,能够带上,佑他高中。

    许是因爱不得而生恨,雪芝望着只剩下背影的杨嘉祥,眼底露出浓浓的恨意。

    “祥哥哥,不要怪我,要怪,只怪天意!”

    她说着,眼底带着死茫然往杨家村走去。

    洪武国京城。

    原本打算开饭馆和美容馆的颜诗情,因六月末的水灾,百姓情绪低迷,故而有所耽搁。

    她知道,自己如果不引人注目的话,最好不要选在这个时间。

    特别是两个铺子同时开。

    尤其是引人注目的美容馆,这毕竟在洪武国还从未有过。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决定先倒腾吃食的铺子。

    毕竟很快就要进入八月,刚好她可以趁着这个时间,将铺子整理出来。

    等小云一到,就可以马上着手开业,到时也能做些月饼趁中秋节之前,赚上一笔。

    毕竟这吃食的铺子随大流,即便是洪武国从未出现过的菜样,只要价格大众化,也不至于引人注目。

    至于美容馆,她觉得那个银子什么时候都可以赚,并不是非得挑在这个时候。

    因她这打算,使得想通知连府合作消息的江鸿轩,在思虑一番后,便将情况与连府如实说了。

    他的理由很简单,自己无权无势,在眼下这情况开来,着实不合宜。

    连府若是有兴趣,不如等八月以后再说,横竖也不会超过两个月。

    连胜风纠结了许久,正打算去说服丁睿之际,得知消息,默了。

    如今的连府,在外人看来风光依旧,只有当事的人知道,他们犹如架在火上烤。

    这些天,周边铺子的损毁修补,铺子里人的安抚等事,也花了他们仅剩不多的银子。

    在这样下去,怕是熬不到两个月,就要出现问题。

    待到第三个月,合作商上门需要货款,那只能变卖一些东西才能补上。

    只是如此一来,连府算是真正的走上下坡路。

    这几天连胜风和韦氏急得日夜睡不好,夫妻俩不是顶着黑眼圈,便是嘴上长着零星的几个火泡。

    颜诗情的铺子,有条不紊的整修中,连府的人,哪怕是连老夫人,也开始有些坐不住。

    这府上一日日的开销,加上现在京城加上周边的几个城的铺子,都没法子开,他们只能干看着,亦或者盼着其他地方的铺子能多赚一些。

    只是这样下去,根本不是法子。

    七月初十,就在霍依依去阮家坑这天,连老夫人在与丁睿谈了一番后,终于带着人,上了江府。

    此时颜诗情正因小云和大树的回来而高兴。

    她躲在屏风后头,透过薄纱,看着黑了一圈,但更为沉稳的大树,心下很是满意。

    至于小云,则是坐在她的身边,逗弄念安。

    听闻连老夫人来后,大树忙欠了欠道:“诗情,既然你信得过我,那我便先回庄子去了,正好也看看情况如何。”

    他说完这话,后看向屏风后头,传来清脆的女声,想了想道:“小云,你能送送我吗?”

    颜诗情闻言,诧异地看了一眼身边突然面色胀红的小云,随即轻笑出声。

    她怎么就没想过,这两人其实还挺合适的。

    小云虽然嫁过人,但到底还是清白之身。

    而大树,年纪略微比她大个两三岁,也未成亲,如今算起来,又是同一个村出来的。

    各种条件看来,确实还算挺合适的。

    “小云姐去吧,莫要让人等急了!”

    颜诗情这话,是戏虐中,带着一抹欣慰。

    小云闻言,不依地跺跺脚:“姑娘!”

    “去吧,我这边有贵客要来,等你晚些,我与你说说这开铺子的事。”

    眼下她还没出月子,能亲力亲为的事少,只能吩咐下去,让别人做。

    至于阿墨和江鸿轩这两人,成天忙得不见人影,也不知在做什么,神神秘秘的。

    “是!”

    等小云跟着大树一前一后的走远后,霍嬷嬷便带着连老夫人进来了。

    连老夫人一进门后,二话不说,直接开口道:“颜姑娘,老身此次前来,是厚着脸皮求姑娘一件事,还望姑娘能够答应!”

    “老夫人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不知道的事,她哪敢轻易答应,再则就她而言,她与连老夫人也不过是大夫与患者的关系。

    第367章人情,合作

    本书籍由

    连老夫人见她不应,也知自己有些为难人,想了想直言道:“如今我连府真的走投无路,求谁我都不放心。我知姑娘是个有能耐的,求姑娘能看在老身之前对姑娘不薄的份上,帮帮我。”

    颜诗情没想到,她会给自己带这么一大顶帽子,不过那又如何?

    她不是救世主,看谁可怜都要帮上一把的。

    更何况说,这里是洪武国,可不是她大楚。

    连老夫人见她不语,心直往下沉。

    这些天来,府上能用的现银都用完了,还贴了不少各房儿媳妇的嫁妆,还有原本给快及笄的姑娘准备的陪嫁现银。

    若不是为了不让人看出来,她真想变卖一些来补上。

    但是她更明白,万事不能开这个头,一旦开了,便如决堤的口,在也关不住,届时整个连府就会轰然倒塌。

    现下提供给宫里的东西,宫中那边传话,因要修建河渠,要出大银子,现在这些银子都不能结算,得半年结算一次。

    如此一来,指望从宫中赚钱,亦或者说,马上拿到钱是不可能的。

    如若不然,她今日定然是不会上门的。

    “颜姑娘,听闻你想找赶车的侍卫,正好老身这边有个不错的,可以介绍给你。他是自由身,老身问过了,他愿意前来你这府上。”

    “哦,不知是谁?”

    颜诗情没想到连老夫人话锋一转到这上头来,不过也来了兴趣。

    她想她大概知道,连老夫人要给她送谁来了。

    若是连老夫人能让丁睿来她这的话,借着这个人情,她还真的不能袖手旁观。

    丁睿的身份,她迫切想知道。

    连老夫人看她果然来了兴致,便拍了怕手。

    颜诗情透过屏风的薄纱,看到一个男子眼眸低垂地站在门口处。

    因隔着薄纱,颜诗情看的不是特别清楚。

    她下意识地看向霍嬷嬷,就见她皱着眉头,对着自己摇摇头,顿时她一头雾水,有些搞不清楚霍嬷嬷这到底是何意思。

    是说,不是丁睿,还是说丁睿不是那丁北睿?

    霍嬷嬷见她眼底的疑惑,激动的对她点点头,又摇摇头,这让颜诗情更加不明白。

    霍嬷嬷无奈,只得开口道:“这车夫春玉觉得甚是不错,多谢老夫人的介绍。”

    颜诗情听她这话,顿时明白,她这是要留下人的意思。

    想来这人,应该与她有关系,至少和大楚是有关系的。

    想到这,她面上绽开一抹笑颜:“多谢连老夫人,你这真是送到我心坎上了。这段时间,小哥忙得很,每每要出门,都要与我说一声,用一下车夫。”

    她说到这,望了一眼连老夫人跟前空荡荡地茶几,顿时眼眸一亮,对霍嬷嬷道:“嬷嬷,这两日开始热得很。连老夫人进门到现在,都还未喝口水。你遣人去厨房看看,可还有冰镇的莲子银耳汤,有得话,端两碗上来。”

    自从雨水停了,水退过后,这京城开始彻底热了起来,尤其以这两天为甚。

    为此她特意做了些冰,要厨房做些甜水,等冰镇过后,让楚玺墨和江鸿轩回来喝。

    连带着,府上的下人也跟着有口福,在这大热天能喝上一口冰镇的绿豆汤。

    霍嬷嬷是个聪慧的人,听到这话,又想起连老夫人来的目的,顿时眼睛一亮,对颜诗情点点头。

    “下人粗手粗脚的,还是老奴去吧!”

    连老夫人有些莫名,按理她把人送来了,不是应该说正事吗,怎么又扯到吃的上来了?

    她心下疑惑归疑惑,但也没显露出来。

    等到霍嬷嬷端了两碗冰镇莲子银耳汤放在她面前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天气热,老夫人先喝口润润嗓子。”

    颜诗情说着,看一旁睡着的念安小手挥了下,紧接着,慢慢地张开了眼睛。

    颜诗情也不看连老夫人,就开始给孩子换尿布和喂奶等事。

    当然,她做这些都是跟着霍嬷嬷,抱着念安转进了房间里头,独留门口站着的丁睿和屏风旁的连老夫人。

    连老夫人看着有两个碗,亲自端起一碗,打算递给丁睿。

    待手指传来的冰凉触感时,眼眸一亮。

    她,好像明白颜诗情的用意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