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第332章

    第332章

    “生了?”

    小娃和江鸿轩先是松了一口气,两人相视一眼,随即露出喜悦的笑容。

    房间内,颜诗情有些虚脱,闭着眼眸,整个人靠在楚玺墨身上,提不出一丝力气来。

    两个稳婆,一个在给她收拾剩余的琐事,一个和霍嬷嬷正在给孩子洗澡。

    只有楚玺墨始终坐在床头,低头看着她,细吻不断地落在她的发梢上。

    不多时,霍嬷嬷面带笑容抱着孩子过来,轻声道:“六爷,您瞧瞧!”

    姑娘这肚子可真是争气,一举得男。这下皇家,可算是有后了。大小姐若是知道自己当祖母了,定然要欢喜。

    楚玺墨扫了一眼孩子,还没说什么,就见颜诗情睁开双眼,挣扎着要起来。

    “情情,你别动!”

    楚玺墨见状,伸手单手压住她,之后起身站起来,看向霍嬷嬷,有些手无足措。

    他没有抱孩子的经验,那小小的一团,他怕稍稍用点力气,弄疼了,怎么办?

    霍嬷嬷见他这样,忍不住觉得好笑,便轻声道:“六爷,是个公子。您瞧瞧,长得多俊俏!”

    她说着,将孩子递到楚玺墨的手上。

    楚玺墨低头看向怀中的孩子,只觉得浑身僵硬,但同时一种奇妙的感觉,自心底深处不断涌上来。

    这是他的儿子,情情给他生的,就这么一点点大。

    颜诗情转头看向他,见他依旧站在那,道:“阿墨,我看看!”

    听到是个儿子,颜诗情第一反应,这下小娃怕是要失望了。

    从开始说孩子性别开始,那丫头就一心念叨是个女娃娃。

    楚玺墨僵硬地转头,看向床上的人,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地笑容:“情情,你累了多休息,我多抱抱!”

    他不敢说,自己不敢走动,生怕一转身,孩子掉了或者不小心弄疼他,怎么办?

    颜诗情和楚玺墨相处的时间不算长,但加在一起,好歹也有三四个月,见他这样,面带虚弱地笑道:“你自然点,浑身放松,过来我看看!”

    楚玺墨闻言,尽可能的放松身子,迈着小步伐,小心翼翼地转身往床边走去。

    待到床边缘,将孩子放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霍嬷嬷,今日主家有喜,月银翻一倍,赏下去!”

    霍嬷嬷闻言,面带笑容地行了个礼:“是,老奴多谢六爷!”

    霍嬷嬷带着两个接生稳婆出去后,站在门口,看着聚集在屋檐亦或者游廊上的人,还没等她宣布,就听江鸿轩道:“今日主家有喜,赏,每个人的月银都翻倍!”

    小娃和钟叔倒还好,其他这宅子里伺候的下人们,听到这话后,各个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

    “多谢公子!”

    颜诗情生子,江鸿轩心下欢喜。

    他知道,这孩子对江家,亦或者是大楚皇室,意味着什么,能不开心吗?

    “两位姐姐,天色已晚,不若在此用过膳后,休息一晚,明日再走?”

    霍嬷嬷银子还没给,因当初小娃请两个稳婆的时候,说的是一个月的时间,等孩子生了就走。

    现在虽说是提早了十多天,但姑娘好歹也是平安生产了,这时候她们若是提出要走,她也无话可说,给银子就是。

    但眼下天色已黑,又过了饭点,这外头还下着大雨,姑娘和六爷在里面,轩少爷一个男子不好开口,只能由她来安排了。

    两个稳婆虽然心急家里的情况,但见这天气,只能点点头:“也好!”

    等到两个稳婆走后,霍嬷嬷这才看向江鸿轩,脸上露出浓浓地喜悦之色:“轩少爷,姑娘生了个公子!”

    江鸿轩虽然也听到了在里面之时,霍嬷嬷和楚玺墨的对话,但再次亲耳听到,还是忍不住感到欢喜。

    大楚皇室有后了!

    江贵妃虽不是他江府有血缘关系的嫡女,但从小长在江府,叫他爷爷父亲,加上她与三婶还是嫡亲姐妹,不管怎么算都是他们江府的人。

    如今她有后,且还是皇室的第一个孙子辈的,又是个男娃,也意味着他们江府在皇室亦或者朝堂上,也会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再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扳倒。

    小娃一听是个男娃,忍不住有些失望。

    她都已经计划好了,以后怎么带这个孩子的。现在突然变成男娃娃,她一时有些郁闷。

    “诗情妹妹可还好?”

    江鸿轩和霍嬷嬷都没注意到小娃的沉默不语,两人自顾自的聊起天来。

    “还好,就是虚弱了点。六爷在里头陪姑娘,没事的。”

    “那就好,对了嬷嬷,你把这个给诗情妹妹!”

    江鸿轩说着,掏出几张纸。

    霍嬷嬷一看是地契,有些莫名:“这是?”

    “六爷给诗情妹妹买的!”

    霍嬷嬷点点头,看向有些落寞的小娃,联想到她之前嚷嚷要女娃娃的事,便伸手点了点她的头:“要是让六爷见到了,你可得把皮绷紧点。时辰不早,姑娘怕也是饿了,你去厨房将姑娘的晚膳端过来。”

    小娃“哦”了一声,转身往厨房走去。

    一边走,还一边感叹,怎么就不是个女娃娃呢,女娃娃多好多漂亮,她还可以教着习武呢!

    房间内,颜诗情看着睡着的孩子,心下软得一塌糊涂。

    这是她的孩子,在这世上,终于有了心底与血脉上的传承。

    他的头发稀少,看起来软软的,皮肤许是刚生的缘故,并不是那么白皙。

    人也小小的,就像个团子。

    “阿墨,你说孩子叫什么好?之前贵妃娘娘并未取男娃名。这大名让皇上赐予,小名,咱们总得给取个先叫着吧!”

    颜诗情说到这,眼眶开始泛红。

    原本她是有两个孩子的,那个没了的,也许是个女儿也说不定。

    当初她昏迷中,看到她是那样的可爱,一直对着自己哭。

    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消失。

    要是她能够在小心点,亦或者对自己的身子警醒一点,也许还是有机会留下那孩子的。

    孩子,那是她的孩子!

    现在一个出生了,另一个却永远的没了。

    虽说早之前是没了,她也接受了。

    但在看到这孩子的一刻,她还是心如刀割。

    楚玺墨看她眼眶发红,突然也想起了那个在榕城没掉的孩子。

    那个是小丫头为了他,不远千里从阮家坑一路骑马赶到榕城救他,因此而没掉的孩子。

    刹那间,他的心犹如被人用力重击了一拳,开始疼得难以呼吸。

    他张了张嘴,半晌才道:“念安!”

    颜诗情闻言,浑身一僵,紧接着两滴泪自眼眶中滑落。

    念安,怀念安安的意思?

    安安是安宁,也就是江贵妃给女娃取的名字。

    阿墨他还记得,记得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孩子,那个在腹中早夭的孩子。

    楚玺墨眼眶带着一丝泪光,见她这样,坐到床头,伸手抬起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腿上后,掏出素帕,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随即轻声道:“别难过,月子里哭多了,对眼睛不好。”

    “阿墨,你还记得她?”

    楚玺墨闻言,手一顿,随即微不可察地应了一声:“嗯!”

    “念安,念安,那就叫念安吧!”

    颜诗情说完这话,双眸一闭,眼角处再次滑落两滴泪。

    楚玺墨幽幽叹息一声,随即想到了背叛他的齐和十一,更是联想到他们背后的人,顿时眸中闪过一抹狠戾之气。

    等到小娃端着晚膳进来之时,听到孩子叫念安后,心下一酸。

    她知道,那个孩子没了,最难过的莫过于姑娘和六爷。

    只是姑娘才生产完,在月子,可不能因此郁结于心,便道:“姑娘,吃饭了。小少爷在哪,快让奴婢瞧瞧!”

    话落,她也不等颜诗情和楚玺墨有所反应,便伸长脖子看向里头的孩子,顿时心下软得一塌糊涂。

    那么小小一丁点大的人啊,可是她跟在姑娘旁边照顾着长大出生的。

    要是之前姑娘那个孩子不掉就好了,指不定就是个女娃娃,就叫安宁,小名安安。

    不过,似乎男娃娃也是可以的,至少长大点后,带着出门,没那么多顾忌!

    “呀,这孩子怎么越看越好看呢。姑娘,你看看,长得多俊俏,以后功夫一定高,像奴婢!”

    楚玺墨一听,手一顿,也顾不得难受,冷冷地撇了她一眼,道:“你说像谁?”

    小娃顿时浑身僵硬,慢慢地转过头来,看向楚玺墨,露出一抹尴尬地笑容:“六爷,您听错了,奴婢是说长得像您。”

    “嗯,知道就好!”

    楚玺墨说完,低头给颜诗情喂食。

    小娃讨好的走过来:“六爷,奴婢来喂,您先去用膳。”

    楚玺墨本不想去的,但想到自家小丫头的情绪低落,未免她夜里一个人时多想,便点点,将手中的碗筷放下,对颜诗情道:“小丫头,别想太多,先让小娃陪你,我去去就来!”

    他要先填点肚子,稍后才有精力陪着她。

    那个孩子没了,他很难过,但他不希望小丫头在这月子期间,想这些,没得回头坏了身子。

    不过,她若是真想要个女儿,待日后回大楚成亲了,在给她一个便是。

    只是,生孩子太遭罪,如果可以,他不想她再走一遭。

    颜诗情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嘴角微扯,道:“阿墨,你也累了一天,晚上让霍嬷嬷陪着,你吃完饭后去休息吧。”

    楚玺墨闻言却是摇头道:“不了,我在这的时间也不长,晚上让人在这随意搭个床板,就在这陪你和念安。”

    颜诗情听他说在这的时间不长,下意识地回头看向躺在里头睡觉的念安,心里酸酸涩涩的。

    但她也明白,他出来一趟极为不容易,特别是他的身份敏感,却路途遥远,这一来一回,加上待得时间,往少了说,都有半年。

    “也好,不过孩子许是夜里会啼哭!”

    “无碍,你只要好好休息就行,我会学着带。我再辛苦再累,也不过月余时间,待我走后,可都要你自己一个人辛苦。”

    楚玺墨说着,心里隐隐有些失落,随即又打起精神,决定过两日在让江鸿轩约下祁烈,看下洪武国朝廷那边什么时候派使者去他们大楚。

    另外得抽个时间,查一下,看看大楚当初被偷偷贩卖的铁,到底又是卖给了洪武国的谁。

    只有解决好这些事,不管是他还是祁烈,往来两国也算方便,回头就算小丫头带着孩子回大楚,也没什么。

    对了,还得查一下今天让小丫头情绪激动的那个人,到底是何人。

    今儿雨太大,他都没看清楚人。

    夜里,楚玺墨果真在颜诗情的厢房内,搭了一张简单的木板床,霍嬷嬷虽然不赞同,但也不敢说什么。

    只是掏出几张纸道:“姑娘,这是稍前轩少爷让老奴带给姑娘的!”

    颜诗情闻言眉眼一挑,接过来摊开,看看清是什么之时,便对霍嬷嬷道:“嬷嬷,这些都是阿墨买的,你且收好。里头有两个铺子,一个庄子和一张租山的契约。”

    霍嬷嬷之前因是主子的东西,不敢翻动。现在听到颜诗情这话,接过来后,看了看,道:“这些,姑娘打算如何处置?”

    虽是六爷买的,但契名写着姑娘,想来六爷是知道姑娘的为难,这才出手的。

    “还未想好,趁着这段时间,先琢磨下。那庄子要简单一些,毕竟在岐山那边,与咱们的庄子相邻,到时候让小云和大树一并管理。那座山,暂时我还没想好,是种植草药,还是种果树。”

    颜诗情说到这,看向霍嬷嬷:“嬷嬷那两间铺子,你可有什么想法?”

    “依老奴看来,姑娘不若先经营一间,卖些小玩意儿和面膜什么的。另外一间先空置着,实在不成,回头租出去也成。”

    霍嬷嬷对做生意这块没什么概念,她第一反应,便是卖些胭脂水粉。

    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姑娘并不热衷这块,便只得作罢。

    颜诗情想了想,道:“嬷嬷,你说这里的天热,可有法子降温,不若咱们做些冰来售卖?”

    “姑娘可算了。奴婢听闻,这里的气候,每年的三四月开始,到七八个之前这段时间,多是山洪暴发,时不时得下雨,根本就不热,无须什么冰块降温。”

    颜诗情一听这话,顿时有些泄气。

    是啊,洪武国打从三月底到现在,经常下雨,哪里热得起来。

    看来是她想太多了。

    突然,她将视线看向楚玺墨,道:“阿墨,咱们大楚每逢这段时间,都很热,也极少下雨吧?”

    楚玺墨抱着已经吃饱虽然未睁开眼,但显然还没睡觉的念安在溜达,突然听到颜诗情这话,眉眼一挑道:“你打算回大楚卖冰块?”

    “我是想啊,可是人回不去。这不是有你吗,你回去就行了。”

    “今年怕是不成!眼下六月底,待孩子满月就七月底,我打算在这陪你过完中秋回去。待到京城,已是冬月。”

    颜诗情听他这么一算,确实也觉得是。

    哎,还是现代方便,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就好;要去哪里,只要在国内,坐飞机当天也能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