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第252章

    第252章

    因此这次云隐说要招收徒弟,简直是震惊四国。

    招生这件事,柳筱也略有耳闻。

    可据柳筱所知,云隐决定以比赛的方式选徒弟,四国每国都只有一个名额。

    白虎国的名额,想都不用想,一定是萧皇后。

    想到这,柳筱不由蹙眉,说道:“薛老,每国不是只有一个名额吗?”

    薛老笑笑,说道:“的确,玄武国的名额正是老夫,不过老夫愿意把这个机会给女娃娃你。”

    柳筱怔住,说道:“薛老,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您不应该自己去参加吗?”

    薛老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说道:“老夫自己的天赋自己最清楚,拼了十多年,才终于成为了高级药剂师。这样的天赋,在药师谷谷主面前,哪里拿得出台面。”

    柳筱刚还想说什么,薛老就继续说道:“女娃娃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老头子是真心看好你,才不想让你错过这样的机会。”

    柳筱见他那么坚持,便也不好意思推脱。

    而且说实话,成为云隐的弟子,这的确是一个很诱人的事情。

    于是她只好点点头,真诚地说道:“谢谢薛老。”

    薛老呵呵直笑:“女娃娃你如果真的感谢我,就努力修炼。到时候,可别输了,浪费老头子的一番好意。”

    云隐的招生比赛在两个月后,举办地在梦魇森林。

    柳筱并不想回白虎国去受柳丞相的气,便让翼马收了翅膀,一行人晃晃悠悠地朝着青龙国前进。

    想到两个月后的比赛,柳筱知道自己自己这个中等药剂师肯定不够用,于是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关进了白洞闭关修炼。

    有了梦魇森林里采来的那些珍贵药材,柳筱炼起药来好不吝啬,一大把一大把地,随便往药炉里塞。

    外面药行的人或者其他药剂师,如果看见柳筱这个女土豪的德行,一定会心疼得眼泪直流。

    白洞里过了三十六日,也就是外界的三天后,柳筱终于感到体内一股热流。

    她成功成为了中等普通药剂师。

    不过她并不满意。

    跃跃欲试地,她终于开始尝试中等资深丹药。

    可没想到,她一帆风顺的升级,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白洞里三十多天,她已经不知道尝试了多少次中等资深丹药。

    可每次,不是火灭了,就是草药干了,几百次的尝试,竟然没有一颗成功的!

    她不死心,继续往炉子里扔药材。

    她就不信,她炼不出一颗中等资深丹药来!

    就在她恶狠狠地点起火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巨响。

    巨大的热浪扑来,她身形不稳,顿时摔了个狗啃泥。

    等热浪过去,她难以置信地抬起头,就看见眼前的药炉,竟然被炸成了碎片!

    柳筱整个都呆住了。

    也不顾自己满脸的灰,她愤然地离开了白洞,一回到现实,就怒吼:“小木木!鲁木!你给我滚过来!”

    此时已经是深夜,一马车的人正睡得香甜,突然就被柳筱撕心裂肺的怒吼吵醒。

    鲁木本来正在做梦,突然就被一个暴力女人抓着领子提了起来。

    半梦半醒地看着面前一脸怒色的柳筱,他吓了个半死,慌慌张张地问道:“怎么了?”

    柳筱从空间挂坠里将药炉的碎片扔了出来,义愤填膺地说道:“我炼药正炼了一半,这个药炉竟然就爆炸了!”

    看着地上被烧得发黑的药炉碎片,鲁木终于清醒了过来。

    捡起碎片仔细闻了闻,他无比惊讶地说道:“你竟然已经在准备炼中等资深丹药了?”

    柳筱点点头,说道:“我好几天前就升级到中等资深药剂师了,可那些高等丹药,无论我怎么炼,都不成功。”

    鲁木嘴角抽搐。

    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逆天,她变成中等入门药剂师才是多久之前的事情,她竟然就已经在冲击中等资深药剂师了。

    虽然说她有白洞这个开外挂的存在,帮她延长了十二倍时间,可她这吓死人的升级速度,还是让人胆战心惊。

    扔下手里的碎片,鲁木说道:“你不用白费力了,这个药炉所能承受的热度和灵力本来就有限,根本不可能炼出中等资深丹药。”

    听到这话,柳筱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所以,你是说,我这几天用这个炉子炼药,根本是浪费时间和药材?”

    鲁木点点头。

    柳筱顿时泪奔。

    要知道,为了炼中等资深丹药,她扔了多少宝贵的药材进去啊。

    那些药材,随便拿到外面去卖,一株两株就能买个店铺。

    泫然欲泣地,她看着鲁木的表情,就好像看一个负心汉:“小木木,你这个骗子,你知道你师傅我,扔了多少宝贝进去吗?”

    鲁木额角青筋暴起,终于失去了耐心,吼道:“我早就和你说过这个药炉是我玩的时候锻造的!我哪里知道你这个妖孽竟然升级那么快!”

    柳筱被鲁木吼得缩了缩脖子,说道:“那现在怎么办,我肯定得赶快找个新药炉,还得是个经得起我折腾的药炉。”

    鲁木闷着声道:“虽然我是纯金锻造师,可是照你这个升级速度,我也没辙。”

    柳筱顿时欲哭无泪,说道:“那该怎么办?”

    鲁木想了想,终于下了个决定,说道:“我们去朱雀国!”

    柳筱转了转眼珠,问道:“为什么要去朱雀国?”

    鲁木解释道:“朱雀国一直是四国之中锻造业最为发达的,许多上古传下来的神器,都在朱雀国。”

    柳筱听了,恍然大悟,马上扬起手,宣布:“好,那我们就去朱雀国!”

    于是马车转向向南,张开翅膀,向朱雀国飞去。

    飞了两日,柳筱一行人来到了朱雀国的帝都。

    柳筱正愁怎么打听哪里有厉害的药炉,曜就说道:“本公子在朱雀国有个旧识,消息灵通的很,不如我们去找她。”

    于是在曜的指引之下,马车在朱雀国热闹的街道之上左拐右拐,终于停在了一个喧闹的巷子口。

    从马车里下来,柳筱就看见一座装饰华美的酒楼,门匾上写着,烟雨楼。

    曜显然对这个地方极其熟悉,直接走上楼梯,七拐八拐,就到了一个厢房前面。

    曜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进去,嘴里嚷嚷着:“烟,好久不见!”

    厢房里站着一个女子,一身红衣,竟然比曜还要惹眼。

    她原本背对着门望着窗外,听到曜的声音,才转过身来。

    看到曜突然闯进来,她也不讶异,只是笑道:“早猜到你要来,一直等着呢。”

    看到这个女子,柳筱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这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子,肌若凝滞,柳眉微挑,红唇魅惑,美眸里尽是万种风情。

    不过让柳筱瞠目结舌的,是她大胆的着装和火辣的身材。

    一抹明黄抹胸,低得不能再低。

    抹胸外面,一袭红色的薄纱轻轻地披在身上,薄纱下赛雪的肌肤若隐若现,让人不由浮想联翩。

    柳筱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唾沫。

    这丫的得有E吧。

    而且这么性感的着装,饶是她这个21世纪来的,都有点扛不住。

    柳筱和颜如是都目不转睛地死死盯着女子的胸部,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反观旁边的白易寒和锦,依旧一脸淡漠,根本懒得多看一眼。

    男子里唯一不淡定的,就是鲁木了。

    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瞪得滚圆。

    这身材,简直比前世他收藏的泳装模特还棒!

    曜此时正跟大胸美女介绍起随行的人来。

    “喏,那个看上去长得凑合的呢,是本公子的契约主人,旁边比她漂亮点的,是她的好朋友,旁边那个小鬼是她的徒弟,是个锻造师。那边那个冷面冰山,是白虎国景王白易寒,旁边那只一身铜臭味的是貔貅锦。”

    曜摇着手里的桃花扇子,噼里啪啦地,就将一帮人介绍了个遍。

    大胸女子掩嘴笑了起来,说道:“没想到你这个浪荡子,竟然也会认契约主人。”

    说道这里,她微微一笑,自我介绍道:“我叫烟,大家叫我烟娘就好。”

    说完,烟娘一双妖娆的美眸,就将目光落到柳筱一众人身上。

    看到柳筱和颜如是的时候,她眼里先闪过一丝惊艳,然后嘴角的笑容更甚。

    但当她将目光落到身后三个男子身上的时候,她突然呆住。

    秋波般的美眸里闪过震惊,她怔了许久,才喃喃自语般说道:“这世间,竟然有这么俊俏的男子!”

    说完,她不顾旁人讶异的目光,缓步向前走去。

    颜如是秀眉微蹙,拉了拉柳筱,说道:“喂,她好像看上白易寒了,怎么办?这么大胸的情敌,你这搓衣板的小身板拿什么去拼?”

    听了颜如是的话,柳筱嘴角抽搐。

    忽略心里奇怪的感觉,她故作满不在乎地说道:“看上就看上了呗,关我什么事?”

    听到柳筱这句话,颜如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被颜如是火辣辣的目光看得浑身别扭,柳筱说道:“干嘛?”

    颜如是故作叹息地摇了摇头,说道:“死鸭子嘴硬。”

    这个时候,烟娘已经走到了白易寒等人面前。

    下一秒,烟娘突然张开怀抱,一把抱住眼前的人。

    看到被她抱入怀里的人,所有人震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不是第一美男白易寒,不是翩翩贵公子锦。

    竟然是小正太鲁木!

    “刚才曜说,你叫鲁木是吗?你还是一个锻造师?天哪,简直太可爱了,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好看的男孩子!”

    烟娘此时紧紧地将鲁木抱在怀里,惊喜地感慨连连。

    颜如是彻底吓坏了。

    她拉了拉柳筱,伸出胳膊,说:“筱儿,你快点掐我一下,告诉我这不是梦。”

    柳筱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道:“不用掐了,这肯定不是梦,我相信我做不出那么具有想象力的梦。”

    鲁木现在才是最风中凌乱的一个。

    他本来个子就不高,被烟娘抱住,脑袋直接埋进那丰盈之中。

    他顿时觉得呼吸无比困难。

    女子的芳香刺激着鼻子最脆弱的神经。

    “你……你放开小爷!快……快点,放开我!放开……我……”

    他在烟娘怀里奋力挣扎,嘴上不断叫喊着。

    只可惜那个叫喊声,越来越微弱,越来越微弱。

    鲁木挣扎得太剧烈,突然之间,他只觉得血气上涌。

    下一秒,颜如是尖叫起来。

    “妈呀,鲁木!你怎么流鼻血了!”

    烟娘听到颜如是的尖叫,赶紧放开鲁木,用帕子仔细地给他擦去鼻血,关切地说道:“怎么了?怎么流鼻血了?是不是天气太热了?”

    一旁的柳筱已经笑到岔气。

    他们这帮人哪里会知道,鲁木八岁小男孩的身体里,住着的可是青春期血气方刚的少年一枚啊。

    这么剧烈的刺激,他不流鼻血就怪了。

    鲁木此时整个脸都涨得通红,一句话都憋不出来。

    看他这样,烟娘赶紧从旁边的桌子上给他倒了一杯茶,递给他。

    一旁的曜,现在整个人也不好了。

    手指颤抖地指着鲁木,他美绝人寰的脸满是难以置信,对着烟娘说道:“烟,你是看上这个乳臭未干的小鬼了?”

    听到曜侮辱鲁木,烟娘的脸色一变。

    恶狠狠地瞪着曜,她美丽的脸上丝毫不见刚才的温柔。

    “你才乳臭未干的小鬼!老娘活了一千年,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你懂个屁欣赏!”

    噗的一声。

    鲁木刚喝道嘴里的茶一下子全部喷了出来。

    柳筱和颜如是顿时也是受到了新的惊吓。

    一千年?

    见柳筱和颜如是那么不淡定,一旁的锦忍不住朝她们翻了个白眼,嫌弃地说道:“多大点出息,都那么久了,难道你们两还没有看出来,这个女的根本不是人类,是朱雀吗?”

    柳筱和颜如是不约而同地捂住她们的小心脏,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她们怎么会知道?

    她们进门到现在,都只顾着看烟娘傲人的事业线了,哪里会注意她是人还是朱雀!

    烟娘此时注意力已经又全部回到了鲁木身上。

    看她又靠近自己,鲁木慌张地一直倒退,说道:“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看见鲁木躲着自己,烟娘眼里露出受伤的神色。

    放下手里的帕子,她妩媚的脸上露出与之不符的幽怨,说道:“我想怎么样?我当然是喜欢你啊。”

    柳筱和颜如是好不容易平复的小心脏,又受到了惊吓。

    如此大胆直接的告白,让她们俩,都想给烟娘竖一个大拇指!

    鲁木的脸一会红,一会白,跟霓虹灯一样。

    好不容易,他勉强恢复了正常,终于忍不住大声吼道:“玩我有意思吗!小爷我才八岁,你喜欢我算是什么鬼!”

    柳筱啼笑皆非。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鲁木承认自己是八岁小男孩,看来他的确被烟娘吓得不轻。

    听到鲁木这句话,烟娘一扫刚才的幽怨,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