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第249章

    第249章

    柳筱这时才从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想法里清醒过来,目瞪口呆的发现少年的手指竟然在滴血。

    鲜血落在柳筱白皙的手心,一股熟悉的温热感顿时蔓延开来。

    看到金光闪烁,柳筱不由惨叫:“曜,你在干什么!”

    她奋力抽回自己的手,但是已经迟了。

    一颗新的朱砂痣静静地躺在她的手心,紧贴着曜和蔚的两颗。

    柳筱整个人都惊呆了。

    “曜……你……你让他和我缔结契约了?”

    和目瞪口呆的柳筱相比,曜显得格外淡定。

    风情万种地甩了甩银白色的长发,他妩媚地一笑,说道:“是的。”

    柳筱嘴角抽搐,问道:“我能问为什么吗?”

    曜笑得依旧千娇百媚,理所应当地说道:“因为他长得好看,很合本公子的口味。”

    柳筱不由扶额。

    曜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奇葩的神兽。

    看到柳筱一脸无奈的样子,曜眉毛一挑,怒道:“这能怪本公子吗?本公子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可竟然和一只吃货小鬼认了一个主人,这让本公子的面子往哪里搁?”

    如此说着,曜愤然地指向一旁的小青龙。

    小青龙现在正吃着从柳筱空间挂坠中挖出来的一个绿豆糕,突然被指名,它愣愣地抬起头,无辜地眨了眨黑豆般的眼睛。

    曜哼了一声,继续道:“难得看到一只又好看又上档次的神兽,本公子当然要赶紧帮你收入麾下,这样才能显示本公子的档次。”

    看曜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柳筱只能无奈地望天。

    看着少年依旧无害的睡颜,柳筱忍不住问道:“你不怕他醒过来,死都不肯,要和我撕破契约吗?”

    曜一愣。

    他的确没有想到这个可能性。

    于是他只好又蹲回少年身边,拿起扇子戳他的脸,说道:“喂,醒醒,你快醒醒。”

    可少年纹丝不动,只有微微起伏的呼吸,表明他还活着。

    曜孜孜不倦地继续戳。

    少年继续睡。

    曜的火爆脾气终于炸毛。

    抓起少年的耳朵,他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虎啸。

    柳筱、颜如是和鲁木都被这虎啸强大的穿透力震得耳膜生疼。

    在这样的咆哮之下,少年的睫毛终于动了动,睁开了惺忪的眼睛。

    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平静如水,无言地看着四周鸦雀无声的一帮人。

    目光落到身边的曜身上,他皱了皱眉头,终于开口:“为什么要吵我睡觉?”

    少年的声音很好听,像春天的泉水声一样清澈悦耳。

    柳筱嘴角抽搐。

    这孩子,到底有多爱睡觉。

    醒过来,不问自己在哪,也不问他们是谁,竟然只是问,为什么吵他睡觉?

    曜显然也是被问的一愣,尴尬地笑了笑,他才一把抓起柳筱的手,指着她手心的第三颗朱砂痣说道,说道:“是这样的,在你睡着的时候,本公子替你和这个丫头缔结了契约,从现在你就是她的契约神兽了。”

    这么重大的一件事情,被曜说得云淡风轻。

    更让震惊的是,这个事情的主人公听得更加云淡风轻。

    皱了皱好看的眉毛,他问道:“所以呢?”

    少年这一问,问住了在场所有人。

    曜此时也是思维脱节,只能重复道:“啊,所以?”

    少年好看的眼睛看向柳筱,眼神里满是认真,开口问道:“所以做你的契约神兽,我还可以继续睡觉吗?”

    这下柳筱彻底傻眼了。

    这只可爱的小玄武,难道真的只知道睡觉?

    在场的众人,最冷静的,恐怕就是白易寒了。

    淡淡地看了一眼少年,他说道:“怪不得你虽然被夜溟封印,并利用了力量,浑身却不见一点打斗的伤口,恐怕你从头到尾,都在睡觉吧?”

    听了白易寒的话,少年露出一丝不解的神色,说道:“我有被人利用力量?怪不得最近睡觉总是不太安稳。”

    柳筱嘴角抽搐不断。

    这个少年,真的是一个天然呆睡货。

    勉强正了正神色,她注视着少年,回答他刚才的问题:“你做我的契约神兽,我保证你每天都能睡得很舒服。”

    听到这个回答,少年才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那一笑如春天的柳絮微风,美好得让人傻眼。

    “那我就跟着你吧。”少年浅笑地说道:“我叫秋。”

    柳筱被他的笑容晃了眼,说道:“我叫柳筱。这是我的契约神兽白虎曜和青龙蔚,这是我的徒弟鲁木,这是颜如是,这是白易寒。”

    少年点了点头,对这些人名毫不在意,依旧在考虑自己睡觉的事情,开口说道:“我要睡觉了,不过我现在这个样子,你带着我也不方便,我还是变回真身好了。”

    说完,一道金光闪过,美少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地上的一只小乌龟。

    小乌龟不过手掌大小,十分迷你,曜不由噗嗤笑了出来。

    “哈哈,果然你也被封印了,堂堂玄武变成了小乌龟!”

    秋看见这么娇小的自己也是愣了一下,但他的接受能力显然比当初的曜好多了。

    “这么小,你带着我就更方便了。那么,晚安。”

    说完,在众人的震惊之下,小乌龟秋就缩进了他的龟壳,呼呼大睡去也。

    柳筱把吃货小青龙和睡货小乌龟塞进空间以后,就和其他几人一起回到了玄傅的军营。

    一到军营,柳筱就发现所有人都垂头丧气,面色凝重。

    颜如是首先发现不对,抓住一个小兵,问道:“大将军呢?”

    小兵从来没见过颜如是那么漂亮的女人,顿时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地说道:“大将军在刚才的战役里受了伤,薛药师正在为他诊治。”

    颜如是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足尖一点,迅速地向主帐掠去。

    一行人来到主帐,就看见一脸惨白,躺在床上的玄傅,和一旁面色凝重的薛药师。

    看到玄傅无比虚弱的样子,颜如是脸色更加苍白,问道:“薛药师,玄傅他怎么了?”

    薛药师叹了口气,说道:“大将军的身体中毒后,本来就十分虚弱,他还透支体力去战场杀敌,现在伤了经脉根本,只能用丹药吊着一口气罢了。”

    听到这句话,颜如是整个人几乎都要晕厥过去。

    柳筱沉吟了片刻,想起自己之前在某本丹药书里看到过一味药,叫做回魂丹,正是根治经脉亏损的。

    于是,她开口对薛药师说:“薛药师,你知道回魂丹吗?我之前在书里读到过这种丹药,很对症大将军现在的情况,只是那本书上没有细说这药的方子。”

    听到柳筱提到回魂丹,薛药师眼里闪过一丝赞许。

    不过,他神色很快就黯淡下去,说道:“回魂丹的确可以根治大将军,药方老夫也知道。但这回魂丹所用的药材,都不是寻常药材,西海偏僻,根本不可能凑齐。”

    听到薛药师知道药方,柳筱眼睛一亮,不死心地问道:“需要哪些药材?”

    薛药师回答:“紫金葵一百株,忘忧草三株,龙丹花两株,沙魔的唾沫。”

    自己说完这个药方,薛药师都不禁摇头。

    这简直是一个不可能的药方。

    光是紫金葵,每年整个碧瑶大陆也就产一百多株的样子,可这个药方就需要一百株。更不要提,更加是稀缺药材的忘忧草和龙丹花。

    而最后一味药引子,沙魔的唾沫,更加是需要到白虎国北漠的沙魔口中取出唾沫,难上加难。

    柳筱听到这个药方,嘴角抽搐。

    若是放在之前,她的确会觉得这个药方简直是玩人的,可偏偏现在这药方里的大部分药材,都静静地躺在她的空间挂号最里。

    “薛药师,只要收全了这些药材,就可以炼制回魂丹是吗?”

    柳筱确认地问道,就看见薛药师点了点头。

    看着旁边泣不成声的颜如是,柳筱手指划过空间挂坠。

    跟变戏法一样,无数的药材突然出现在柳筱面前的桌子上。

    看到满桌的药材,薛药师整个人都傻了。

    堆成小山一样的紫金葵,三株忘忧草,两株龙丹花。

    这些随便拿出去,都价值好几千金币的稀世药材,现在竟然都活生生地摆在他面前。

    “这……这都是你的?”

    现在他看柳筱的目光,已经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崇拜。

    这到底是多逆天的姑娘,有一只能解毒的小狗也就算了,竟然还有那么多许多药剂师一辈子都见不着的稀缺药材。

    柳筱干笑了两声,说道:“之前去梦魇森林采药,碰巧遇见的,就采了回来。”

    薛药师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

    碰巧?

    这得是多好的命,才能碰巧遇见这么多珍贵药材!

    特别是这满满一桌的紫金葵,整个碧瑶大陆所有的采药人一起,都不一定采得到这么多多。

    柳筱仔细地清点了一下桌上的药材,柳眉微蹙,说道:“所以我们还缺的,就是沙漠的唾沫。”

    薛药师勉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说道:“沙漠是生活在北漠的魔物,要取它的唾沫,就必须要去北漠。”

    柳筱看着床上虚弱的玄傅,问道:“薛药师,玄傅还能撑多久?”

    薛药师沉思了片刻,说道:“老夫的药还能让大将军撑个五日。”

    柳筱笑笑,说道:“那就够了。”

    柳筱一行人坐上翼马的马车,向北漠飞去。

    去找沙魔之前,柳筱等人先在鲁木的指引下,来到了赤塔尔家族的铜宫。

    看见眼前几百米高的铜宫,柳筱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这个赤塔尔家族,果然是富可敌国。

    马车停在铜宫前的黄沙之中,无数游牧民族装束的人就将他们围住,手里拿着兵器,警惕地看着他们。

    鲁木率先钻出马车,看到这帮人,不耐烦地将包子脸皱作一团,从袖子里甩出一张令牌,说道:“小爷我要见少主。”

    看见令牌上那只展翅的雄鹰,那群人不由脸色一变。

    这是铜宫里最高令牌之一,除了首领和少主,只有金级锻造师鲁木才有。

    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不过八岁样子的娃娃,一帮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虽然早就听说过锻造师鲁木是少年天才,但谁也没想到他竟然年幼到这个程度。

    一堆人赶紧退开,给鲁木让路。

    柳筱等人这才从马车里钻出来。

    “不错嘛,小木木,你在赤塔尔家族果然地位很高。”

    柳筱一下车,就忍不住就揉鲁木的脑袋,开口说道。

    鲁木赶紧躲开她的手,脸上满是得意,说道:“那是当然。”

    一行人一路被迎进铜宫正殿,柳筱就看见了赤塔尔博之。

    依旧是一身黑色的劲装,衬得他白皙的面容更加清秀俊美。

    赤塔尔博之看见柳筱和鲁木一齐过来,眼里不由露出讶异的神色。

    鲁木在铜宫里完全一副爷的样子,在椅子上随意地坐下,翘着二郎腿,说道:“少主,听我师傅说,你欠她一个人情。正好,我们有点事要你帮忙。”

    赤塔尔博之因为吃惊而张大的嘴巴,可以塞下一个土豆。

    “师傅?”他努力消化了这句话,然后难以置信地指着柳筱,说道,“你是说,柳姑娘是你师傅?”

    鲁木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说道:“不然呢?”

    赤塔尔博之此时忍不住用崇拜的目光看向柳筱。

    虽然早就见识了柳筱的本事,可她竟然能收鲁木为徒弟,还是让他震惊万分。

    要知道鲁木这家伙,有多傲娇,有多目中无人,有多难伺候。

    被赤塔尔博之火热的目光看得不好意思,柳筱只能尴尬地笑笑,说出了来意:“是这样的,赤塔尔少主,我们有一个朋友病了,需要沙魔的唾液炼药,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沙魔?”

    沙魔是寄居在北漠之中的怪物,以黄沙为温床,神出鬼没,行踪诡异。

    要在这漫漫的无尽黄沙之中找到沙魔,好比海底捞针,所以柳筱猜才想借助赤塔尔家族的力量。

    听到沙魔,赤塔尔博之眼里,闪过一丝异样,说道:“你们要去找沙魔?”

    看到柳筱点了点头,他神色复杂地说道:“现在要找沙魔,可容易得很。”

    看见柳筱不解的神色,他开口解释:“原本沙魔常年都潜伏在黄沙之中,一年只会出来觅食一两次。可几个月前,不知道为什么,它突然大范围地四处攻击部落村庄。”

    赤塔尔博之刚说完,就有一个人慌慌张张地冲进房间,说道:“少主,沙魔又出现了!这次受到攻击的是东边的穆尔村。”

    听到这个消息,柳筱嘴角一扬。

    好一只找死的沙魔,他们还怕找不着它,它自己就送上门了。

    柳筱站起身来,对赤塔尔博之说道:“少主,请告诉我们这个村庄的位置。”

    赤塔尔博之面色一凝,也站起身来,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那个叫做穆尔的村庄离铜宫不过几十里路。

    一行人从铜宫出来,迅速地飞身掠过黄沙,就看见不远处漫天飞舞的沙尘。

    铺天盖地的黄沙,被狂风吹得肆虐。

    沙尘之中,隐约可以看见一个巨大的影子,迅速地扫过无数的楼房和牛群。

    那个影子所到之处,都是一片狼藉,只听见不断的哀嚎。

    “该死的沙魔!”

    赤塔尔博之看见这么多老弱妇孺被困在风沙之中,眼里顿时闪过愤怒,足尖一点,整个人飞身进入了沙尘暴的中心。

    “喂!赤塔尔博之!”

    看见他突然冲出去,柳筱不由气得大骂。

    原本还以为这个年轻的少主是个稳重成熟的人,没想到这么冲动!

    柳筱一行人只能紧随其后。

    赤塔尔博之一边飞身而出,一边迅速地凝聚灵力,顿时无数火团涌出,朝着中心那个巨大的影子飞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