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第150章

    第150章

    沈逸这边一走,连家这边,韦氏和连老夫人上门了。

    婆媳俩决定好了做,只是连胜风有些犹豫。

    可一得知今日中举的人中有一个是济世堂的账房时,当下就拍板决定做了。

    人有时候就是那么奇怪,原本都觉得没什么东西,在他们串联在一起时,觉得跟着这个人就是对的,莫名的会带来好运。

    连胜风就是将江府,亦或者颜府颜诗情这边的人事物,所有他知道的考虑一遍后,当下觉得这个姑娘运气很旺。

    跟着她,绝对不会错,故而才爽快答应的。

    颜诗情刚回到院落,就听丫头说连府的人上门,便又起身回厅堂。

    韦氏见她一个人带着一个眼生的小丫头出来,身后没有熟悉的身影,心下颇为好奇,但也未说什么。

    “老夫人近日看来清减了些许,气色倒是好了不少。”

    颜诗情一踏入厅堂,见坐在那正在喝茶的连老夫人,开口道。

    连老夫人最喜欢从颜诗情嘴里说自己清减了,还气色好的话。

    闻言,面带笑容道:“我身子有些重,平日都不大出门。本想找你来我连府来,偏生又得知你忙得很。这不一得知你寻了空,歇息在家,便过来了。”

    颜诗情听闻这话笑笑,看了一眼连胜风与韦氏,在看向连老夫人,道:“老夫人若是要叙旧,只管带着连夫人过来就是。”

    连老夫人也是个人精,一听就知道她这话里的意思,嗔怪道:“你这丫头,咱们也不算是外人,就不说那些虚的。老身今日上门,是为了你那些护肤的东西。”

    韦氏也帮腔道:“颜姑娘那护肤的东西,我瞧着着实不错,母亲用了也觉得好。这不就将之前与姑娘说的那些如实告知母亲了,老爷得知后,也觉得甚好。本来此事我与母亲一道过来就成了,可这不是显得诚意不足。在商言商,如今家里对外的一切,都是老爷管理,便唤他一道过来。没事先递拜帖,是我的不是。”

    颜诗情听她解释了那么多,便带着歉意道:“如今小哥不在家,我也着实不好私自做主,不若改日寻个时间?”

    虽然她很心动那六成利,连家人也主动上门了,但她想让眼前这些人知道,想从她手中拿东西做生意,不是容易的。

    若是连府的人一开口,她就同意,岂不是会让连家人心里有落差,觉得他们亏了?

    依照之前韦氏说的那些,这些东西都要她来做,实则有些像她做出来,连府只是帮忙卖而已。

    亦或者说,连府是她的独家代理。

    这帮忙卖一下,就拿走四成利,算是很高了。

    连胜风听她这略微拿乔的话,心下有怒气,很想就这样走,可转而想到这小丫头运气不错,应该有狂傲的资本。

    若是真如母亲和媳妇所说的,这生意一定赚钱的话,他们连家若是不做这块的生意,回头不说这姑娘自己做了,万一她和吴府一合作,吃亏的还是他们连府。

    据他所知,吴府的酒楼,靠着农家小炒里的东西,生意好了不少。

    不往多了说,一个月多三成还是有的。

    想通了这些的他,便道:“不知颜姑娘与江东家何时有空?”

    颜诗情略微沉吟一番,方道:“三日后,如何?”

    “如此,甚好。三日后,连某再过来!”

    连老夫人状作不耐烦,冲连胜风挥了挥手:“你有事先去忙吧,我与诗情许久未见,留下来叙叙旧。”

    “是,那儿子先行告辞了。”

    他说完这话,冲着连老夫人行了个礼,又冲韦氏使了个眼色,这才转身离去。

    连老夫人面上始终带着笑容,道:“诗情丫头这心巧,手也巧,能够做出如此巧妙之物。若是咱们两府合作的话,不知这成本多少,我连府也好据此定价。”

    “两府若是合作,诗情定然会提供一张方子,到时具体多少成本,老夫人自然一目了然。”

    连老夫人听她没说成本多少,也没说详细方子,当下也明白,她这怕是不会拿出秘方来。

    想来也是,光是一个冰块的秘方,就叫他们赚了不少。

    若是单纯的合作,又哪里会轻易拿出来?

    秘方之所以叫秘方,又岂能为外人所知?

    那么多瓶瓶罐罐,一张方子,想来是将所有需要的东西都罗列到上门去,之后如何做,每种东西放什么,要多少,谁也不知。

    这种脸上涂抹的东西,可不是谁都敢乱做的。

    一个弄不好,就会毁人脸,吃官司的事,可不是谁都能做,敢做。

    “怎么不见孩子?我瞧着那孩子乖巧的很,看了心生欢喜。”

    连老夫人说着,看向韦氏道:“如今城儿也大了,是该给他寻一个先定下来,也好叫他收收心。”

    颜诗情闻言,想起小娃说这连城似乎是个读书人,就不知道眼下是什么身份,秀才还是举人?

    “说来也巧,念安刚睡下,老夫人就过来了,不然诗情哪有闲暇功夫出来?”

    连老夫人看自己绕弯,她也跟着绕,一点也不急的模样,终于叹了一口气,再次直接道:“想必你这丫头也知道,现在我连府是很有诚意的与你合作。咱们明人也不说暗话,不知关于之前我府上说的四六分成,你怎么看?”

    “依我的意思是可行的,只是小哥现在不再府上,这块我得与他商量一下。毕竟面膜这块,我这边没什么海水珠,都是他那边收着的。”

    连老夫人闻言才知道她不答应的原因,尽然是为了成本里的海水珠,便道:“这我府上有,之前我这边令人收,想来颜姑娘也是知道的。”

    “老夫人的意思,那海水珠都给诗情?那这成本……”

    连老夫人挥了挥手:“那东西横竖放着不会坏,若是签订十年二十年的契约,送你也无妨,无须成本。”

    颜诗情听到这个前提,了然地点点头。

    十年二十年,他们做出来的东西,这成本早就赚回来,他们连府又岂会介意?

    “如此甚好,但好歹还是容诗情与小哥说一声。三日后再详谈,如何?”

    连夫人听她这边松口,便道:“成!”

    “若是此次达成共识,还请老夫人这边请一批人,与诗情学一下这简单的面部,头部按摩之事。”

    韦氏想起她第一次做面膜时,霍嬷嬷给她按摩的事,顿时心下一动,道:“颜姑娘府上想来还有那什么面膜,不知能不能给母亲示范一番,也好让她知晓何为面部按摩?”

    “也好,这里有些不便,两位请跟我来。”

    等到颜诗情引着连老夫人和韦氏进了她的院子,便对小娃道:“你给老夫人和连夫人做下面膜,就用那美白除皱的。”

    小娃知道自家姑娘这是要和连府合作了,因此手脚也麻利。

    她让小丫头端了两盆水过来,亲自将连老夫人和韦氏面上的妆容清洗干净,之后叫她那小丫头学她,给韦氏按摩面容。

    连老夫人躺在躺椅上,面上和头部的按摩让她越来越放松,不多时鼾声响起。

    昏昏欲睡的韦氏听到鼾声,顿时一个激灵,精神过来。

    她刚要说好,就见颜诗情抱着孩子站在一边道:“别说话!”

    小念安听到娘亲说话,原本还咕噜噜转的眼睛,便盯着娘亲。

    待见她不说话时,还有些不满。

    颜诗情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心下很是满意自己儿子的听话,乖巧。

    不哭不闹的孩子,还真好带。就是现在有个坏习惯,老是喜欢将手往嘴里送。

    “念安乖,咱们不吃手。娘亲带你出去转转,好不好?”

    她说着,便抱着小念安出去了,留下在屋内做面膜的韦氏和连老夫人。

    韦氏耳边听着婆婆的鼾声,渐渐的也放松了下来。

    就在她再次昏昏欲睡之时,就听小娃道:“莲儿,去打两盆水过来,替连夫人将脸洗干净。”

    “是,小娃姐姐!”

    连老夫人在洗脸时,才醒了过来。

    对于自己睡过去,她感到略微有些不自在,可一想到做个面膜如此舒服,如此放松,便对这生意也越发的期待起来。

    待脸清洗干净之后,这伸手摸了摸脸上的肌肤,虽然看不见如何,但手上的触感着实不错。

    “这什么除皱美白的,也是你们姑娘研制的?”

    她好似闻得这气味和他们家之前知道的有些不同,想来颜诗情这边应该有不少不同功效的面膜。

    这一刻,她庆幸自家没贸然开那什么面膜馆,否则就等着被颜诗情打垮。

    相信以这些款式与服务,会有很多人喜爱。

    看来在他们连府将这美容馆开业之前,得先邀请一些人来体会下才行。

    等有了那些人的口碑,之后就不怕没生意。

    “是,有好几种,针对不同的人,不同的肤质,选用不同的。做完这些面膜,还能配合相对应的护肤品。”

    小娃说着,又拿出些瓶瓶罐罐,一一给连老夫人和韦氏抹了上去。

    待一切完毕,她又取出一面铜镜来:“老夫人自己看看,可有变化,还满意吗?”

    连老夫人看着镜中人虽然未上妆,但气色着实不错,肌肤还泛着光泽,当下对这次体会,满意无比。

    至于韦氏,之前霍嬷嬷是有提她做过一次,但当时并未配合着这什么护肤的东西,现在一套下来,她越发的肯定自己的眼光是对的。

    不说旁人,就是她自己,相信之后那美容馆开了,怕是也要三天两头过去一趟。

    等到颜诗情抱着小念安回来的时候,连老夫人婆媳俩又重新上好妆,坐在一旁等候。

    颜诗情等小娃抱过小念安,才道:“不知两位感觉如何?”

    “很满意!”

    连老夫人说完继续道:“三天后签约,之后不知是令人过来学习,还是姑娘遣人过去我那边教?还有,签约后,我想以最短的时间开业,不知能提供多少东西?另外关于这铺子的布局这块,颜姑娘可有想如何布置?”

    “等签约后,我会给一张铺子布局图给连府。之后不管哪里的铺子,全都按照那个来装修就成。货物提供的话,具体看铺子的销售情况如何,好的话,多做,不好就少做。”

    颜诗情都打算好了,若是这般的生意是在好,到时候请钱市巷子的一些妇人们分工合作。

    横竖她那颜府空着,到时候看是叫人回去看着,还是请人看着都成。

    她一个人的话,给她个三头六臂,都要忙不过来。

    连老夫人听她这说和没说没什么区别的话,便无奈的叹息一声。但也明白,这两府都还未合作,人家对他们有所保留,也是正常的。

    等到连老夫人和韦氏回去后,颜诗情才道:“小娃,联络一下小哥,叫他后天回来。另外你问问看沈方氏他们家,是否还继续给咱们上工,若是不愿,回头让他们帮下忙,找些手脚麻利,人老实的人。咱们签合约,叫她们分工做这些护肤的东西。”

    “是!”

    颜诗情有想过,将方子交出去,让连府这边自己请人来做。

    可一想到连府若是拿着这些方子,回头与她拆伙,那她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这是她不愿见到的!

    加上钱市巷子的那些人,日子过得不易,若是因此能够帮,那就帮一下。

    到时候她就计件算,只要人踏实肯干,想来也不会少赚。

    第二天是颜诗情去济世堂坐馆的时间,她让小娃抱着小念安在后头待着,自己则是坐在馆前,刚看完一个病人,就得知祁烈过来了。

    祁烈是特意寻她坐馆的时间过来的,这些时日,他的双腿开始有些许知觉了,但那感觉实在不好受,他想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哪知这才一到,就见小娃抱着一个小孩在那。

    祁烈的目光一下子被那孩子所吸引。

    他觉得,那孩子的双眼,特别得像他。

    “这,是六爷的孩子吧?”

    除了眼睛外,那孩子看起来就是一个缩小版的楚玺墨。

    可单看眼睛,就会让人觉得那孩子是他的。这种感觉很奇怪,可莫名的,却让他觉得很是满足。

    这朝中的人,都没见过楚玺墨,现在他抱着这孩子出去,说是他的儿子,想来也是有人信的。

    想到这,祁烈的目光再次落在小念安的眼睛上。

    小念安听到祁烈的声音,便看他这边看来,随即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

    都说小孩的笑容是这世上最干净的,美丽不带杂质,纯真不带虚伪。

    小念安这一笑,像是一抹阳光,直接照进祁烈的心房,使得他心下震动不已。

    心中“咕咚,咕咚”狂跳不已。

    这孩子,怎么看,怎么顺眼。

    要是他的孩子,那该多好?

    没错,不过与颜诗情同个年龄,且比她还小几个月的祁烈,这一刻,想当父亲了,就只想小念安的父亲。

    小娃的注意力都在小念安身上,听到祁烈的话,飞快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是,姑娘要嫁给六爷这事,太子不是知道吗?若不是你,去年姑娘就是我们六爷的王妃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