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第149章

    第149章

    “你们可是谈好了?”

    “并未,儿媳提出两家一起合作,由颜姑娘研制,其他经营什么由我们连府来做。事后纯利六四分成,江府六成,我们连府四成。颜姑娘并未当场同意,只是说还要商量一下,也叫儿媳回来商量下。母亲,你看这事?”

    连老夫人一听六四分成,且还他是他们家四成时有些不满,等到听说颜诗情还未答应时,不由想到面膜的事。

    “先容我好好考虑,对了那面膜的呢,又是如何谈的?”

    “母亲,颜姑娘说专门开一个这样的馆子,面膜跟着一起,据说似乎还在研制其他的。儿媳琢磨着,就算颜姑娘自己不做这块的生意,我们就一个款式,做了后先开始看着赚钱,等他们开了那样的铺子,回头有更多的选择,咱们连府势必要被打下去。与其如此,倒不如直接合作。别看咱们赚的少,可卖多了,说到底还不是一样赚大钱?”

    韦氏说到这怕连老夫人不答应,又继续用颜诗情的农家小炒举例。

    “母亲,你可知道那农家小炒的菜价是如何?炒一盘菜,也就十来文的样子。”

    连老夫人是个很会算账的人,一听十来文当下就算出中间的利润大概多少,便诧异地看了一眼韦氏。

    她并未去过农家小炒,具体如何,还当真不知晓。

    “母亲那馆子原先是我准备,您过目的,有多大想来你也知道。您可别看一盘菜那么便宜,可去的人多了,一天下来也不少。一个月下来纯利润,怎么也有二三百两。”

    连府所赚的银钱,不过是整个洪武国遍地开花,将所有地方的财富累积起来,这一年年的,才有今天财富。

    现在听到一个月二三百两,便知道了是薄利多销的缘故。

    “你的意思,咱们看着是拿得少了,但整个洪武国加起来,着实不少,甚至比我们自己开那海水珠面膜那个要多的多?”

    “这是自然!母亲莫要忘了,那个人现在还等着用银,咱们连府眼下才刚刚缓过气来。”

    连老夫人琢磨了会,道:“等胜风回来,你叫他来我这里一趟。没事的话,你且先下去,这个用过的,我先留着。”

    “是!”

    韦氏闻言,将剩下几瓶没用过的装回小花篮,带着走了。

    连老夫人朝连姑姑招了招手:“连林,你过来试试!”

    她倒是想看看,是否方才是她的错觉。

    若是连林用了都觉得不错,那就是真的不错。

    连姑姑对颜诗情的印象特别好,在涂抹东西时,对着连老夫人一顿夸。

    待涂抹好后,心下又无比欢喜:“老夫人,这东西当真不错,不知道价格多少,若是便宜,回头府上开了,老奴也去买些回来用用。”

    连老夫人见她那模样不似作假,心下颇为满意。

    若是连林都满意的话,想来这东西应该不错,会受欢迎的。

    韦氏,自己,加上连林,这可是三个年岁不大相同的,都觉得合适,那应该是真的不错了。

    四成,也许可以试试。只是这些的成本不知道高不高,定价多少才合适?

    若是不高的话,倒是可以将价格放低点,让更多的人能够买得起。

    且不说连府这边当天夜里是如何商量,如何决定的。

    就说钱市巷子这边,本在颜府打扫沈大与沈方氏,一早就来颜府打扫了,才扫到一半,突然听到一震铜锣声,还心下有些好奇。

    她儿沈逸八月秋试,这条巷子有几个都在科考,不知道是谁,若是她儿就好了。

    沈方氏想归想,但也没减慢打扫的动作。

    不多时,就听她家旁边的人过来,站在门口扬声叫道:“沈逸他娘,你家沈逸考上举人了,如今你也可算是熬出了头,是举人老爷的娘。”

    沈方氏手中一顿,顿时脸上露出欢喜,冲到门口来者旁边:“嫂子,你说的可是真的?”

    “真的,比真金还真。报喜的人就在你家门口,你赶紧去。对了,要我去济世堂帮你喊沈逸,不,是举人老爷回来吗?”

    沈逸自打考完秋试,便继续去了济世堂做账房,故而这人才有此一说。

    “不必了,想来他应该知道的比我们早。孩子他爹,我们赶紧回去,这里稍后再过来。”

    沈方氏说着,放下手中的东西,拉着沈大关了门,往家里赶。

    突然她觉得,颜诗情就是他们家的贵人,不管是谁碰上了她,都能有好事。

    表妹谢陈氏一家原本那样,后来因她好了起来。

    自家因为她,日子好过了不少,儿子更是第一次参加秋试就中了。

    听闻那连老夫人,现在看起来也没那么胖了,身子好了很多。

    他们这钱市巷子的人,或多或少都因为她受益过。以前帮忙挖笋赚了些,前些时日帮忙包那一口酥,也赚了不少。

    更是听大儿说,因捐款修河渠的事,京城有好些大户人家,家里钱财吃紧。

    那连府现在卖的冰块,就是与她合作的生意,火爆得很。

    这姑娘,当真是福星降世啊。

    想到这,原本已经跑了几步的沈方氏突然回过身来,朝着颜府双手合十,很是虔诚的拜了拜。

    济世堂中,小洋一脸欢喜地看着他表哥:“表弟给举人老爷道喜来了!”

    京城府衙这榜一贴出来时,小洋仗着人小,便挤了进去。

    待看到他表哥的名字后,前前后后看了三遍,确定没看错,这才回来报喜。

    沈逸听到这话,挑了挑眉:“当真?”

    他科考前几天,江东家突然找他出来,让颜姑娘的夫君与他聊了不少。

    正是因为连接那几天聊天,才让他受益不少。

    若是这次真的中举,那也多亏了颜姑娘的夫君和江东家了。

    “当真,虽不是解元,但是很靠前,第三名!”

    一听到自己取得第三名的成绩,沈逸双眼一亮,慌忙道:“你帮我与掌柜的说一声,我去瞧瞧。”

    等到他看到那贴出来的纸上,第三个正是自己名字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待笑够了,这才一本正经地回了家。

    家门口堆了些鞭炮纸屑,看来是已经有人来通知,还放过鞭炮了。

    爹娘不在家,想来在颜府打扫,那便算了,他去江府报喜下。

    自己多亏了江府的人,这取得功名的话,必然要先去道一声谢。

    江府这边,颜诗情正喂好小念安,突然见小娃风风火火地进来了。

    “姑娘,大喜啊。奴婢知道今天放榜,便去溜达看看,这不,在头三名就见到沈逸了。”

    “不错!不过他已经考上了举人了,明年二月说不定就要春闱,想来不会在济世堂上工。”

    小哥现在忙得都不见人影,济世堂这边,他若是提出辞呈的话,又要重新找一个了,还真是有些麻烦。

    小娃闻言一顿,好像还真是这样。

    哪有都举人了,还给人当账房的。再加上现在这个时间,距离明年春闱也不远,他必然是要加倍努力。

    “奴婢找找人看看吧,轩爷也真是,现在连济世堂都让姑娘你给一并管上了。”

    颜诗情没理她的抱怨,道:“你寻摸下看看,最好找两个回来,咱们的账册总是分开也不是一回事。现在小哥把这些都给我管,索性我就一并算在一起。这府上的,庄子里的,农家小炒外加济世堂,每个月银子收入与支出,都得给我往细了做。”

    省的每次银钱有些混乱的感觉,想要账册,还要一个个去讨来看。

    若是有了总账房,每个月只要各处的账册送到那边,自己想看了,随时取来看就是。霍嬷嬷这边,只管她私人的银钱,其他一概不管。

    也省的她既要帮忙带孩子,又要忙碌这些进进出出的银子,更是要帮忙收海带,也累人得很。

    “姑娘,若是那沈逸前来提出辞呈的话,不若叫他介绍个老实的。横竖他识得人多,想来也是什么酸秀才之类的,应该也能行。”

    颜诗情一听,似乎小娃说的也不错。

    沈逸的同窗什么的,应该也有没考上的,亦或者暂时不打算科考,又缺钱,倒是可以来她这边。

    这京城,别说举人一抓一大把,便是那秀才,在这里都算不得什么,可不像张家湾一样,能出个秀才,都是了不得的事。

    想到张家湾,颜诗情就忍不住想,那杨嘉祥不知考上了没有。

    那人可是原主的青梅竹马,亦或者情哥哥,哎,那孩子也是个深情的人,可惜和原主是有缘无分。

    就在颜诗情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听到门口传来小丫头的通报声:“姑娘,济世堂的账房想见姑娘。”

    济世堂的账房,那不就是沈逸?

    “请他到厅堂!”

    “是!”

    颜诗情看了一眼小娃,道:“嬷嬷去收海带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在这看着小念安,我过看看沈逸有何事。”

    小娃闻言咕嘟道:“还能什么事,这一考上举人,马上来提辞呈的事呗,白眼狼一个。”

    这才放得榜没多久,就过来了。不是想提辞呈是干啥?

    亏她刚才还白高兴了,哼!

    颜诗情没理她,劲自往厅堂而去。

    小娃看着已经睡着的小念安道:“小安爷,奴婢和你说啊,这做人呢,不能忘本,更不能当白眼狼,要懂得感恩知道吗?选人用人的时候,眼睛要睁大一些,不要和你娘一样,傻乎乎的老好人一个。”

    得亏颜诗情不知道自己在小娃心中是这印象,不然她还真得让她见识一下,什么叫傻乎乎的老好人。

    她对谁好,也是有个度,有个前提的。

    厅堂中,沈逸看到颜诗情出来,对着她就是弯了半身行了个大礼道:“逸能有今天,多谢姑娘。今日能考上,更是得了姑娘夫君的提点,多谢了!”

    沈逸这话让颜诗情一头雾水,阿墨提点过他?她似乎不知道!

    不过人家既然来感谢,想来就应该是真的。

    “这没什么,你算是我济世堂的人,能考上自然是最好,对我济世堂也有利不是?恭喜你!”

    沈逸听到这话,不知为什么,突然与他爹娘一样,突然觉得跟着眼前这人,似乎运气挺好的。

    本来这一次的秋试,他也只是打算试一试的心态,哪里知晓,考前能得到人的指点。考时,看到那些试题,都有些不敢置信,考后名次一出来到现在,都还仿如做梦一般。

    “谢谢!”

    颜诗情到现在可算是看出来,他这欢喜的有些晕乎的迹象,忍不住轻笑一声,随即道:“想来你也要参加春闱,那这账房的工作?”

    沈逸本想说不参加春闱,可转而一想,若是明年不参加,等到下一次又要三年,这时间有些长了。

    参加吧,这期间不能上工,家里也没什么银钱,会吃力很多,且自己还不一定考得上。

    颜诗情见他有些犹豫,便道:“可有难处?”

    沈逸便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逸舍不得这个工作,不想离开。若是离开,家里负担重,着实不妥,且明年不一定考得上。若是不离开,那春闱,怕是要下一次。”

    颜诗情听他这话,琢磨了下后道:“你们举人不是有月银补贴?这些银钱不够?”

    就她所知,考上秀才头几名就有银钱补贴了,好比杨嘉祥,难道洪武国和大楚不一样?

    “旁的地方许是有,但京城太多了,若是每个月都补贴,又哪里补得过来?国库现在吃紧,哪里会将银钱浪费在这上头。”

    好吧,颜诗情表示自己还真不知道这事,不过看来洪武国的国库银子,还当真是缺的很,这在大楚肯定不会。

    “那看你如何想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对了,我有意找几个账房先生,济世堂,农家小炒,还有两个田庄都需要。府上已经有了,就暂时用不着。但除了这些外,还要一个总的,不知你这边可有推荐?”

    两个田庄那边的收入支出,都是大树自己想法子记,他现在也识字了,只是不太多,记起来要费劲些。

    沈逸闻言有些心动,认真想了想道:“原先姑娘有意让小溪接触医药这块,现在她也跟着识了一些字,不若济世堂这块的就交由给她。小洋这边,姑娘想饭馆最后由他做的话,倒不如先从这农家小炒开始?至于庄子,先容逸琢磨琢磨。总账房这块,逸有意自荐,不知姑娘以为如何?”

    颜诗情想了想,摇摇头:“不是我不要你,我觉得你做这个决定之前,最好问一问你爹娘的意愿。另外我也得知道你是否要继续科考,你若是继续考,明年考上了便是官,自然不能在我这上工。我也不想找个只用几个月,回头还得再找的。至于小溪小洋,也算了。小溪还太年幼,每天辛苦学那么多,若是账房由她来做,怕是夜里连睡觉的时间都无。小洋的话,两边来回跑,也着实不大好,太过折腾。”

    饭馆关门时间晚,不可能让小洋也熬到那么晚,毕竟他还算小,在长身子。

    再则,说了这几年归小云管,她怕是也不愿自己现在就找小洋过去。

    他还是先跟小哥学习,等到后年或者明年下半年,再跟道小云身边去。

    沈逸被拒绝后,也不恼,只是点点头道:“姑娘说的事,且先容逸想想。若是不来了,便会介绍一些人过来给姑娘。”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