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第107章

    第107章

    楚玺墨闻言,诧异地抬头看了齐一眼:“传言是真是假?”

    “翟并未明说,属下不知!”

    楚玺墨低头略微沉吟片刻,想起颜诗情那至今还没查明的身份,道:“给本王查京城十二年前到十五年前间,可有哪户人家丢了孩子!”

    “是!”

    齐领命,正打算推下去之时,又听楚玺墨道:“此事暗地里查,莫要惊动任何人!”

    “遵命!”

    齐退下之后,楚玺墨眉头紧皱怎么都想不出颜诗情与他说的话,有几分真假。

    小丫头的师父至今找不到,她是真有其师,还是欺了他?

    若真有师父,那到底又是谁?据他得来的线报,整个大楚国还未发现有大夫叫吴若仪。

    可如果没有的话,那她那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又是从何而来?

    据得来的消息,那小丫头从小到大,可从未离开杨家村过,真是怪哉!

    莫非,小丫头其实并非颜家的小姑娘?

    可若真是这样,那与她相处十几年的老太太,又岂会不知道?

    突然他有想到方才齐说的话,又联想起太子皇兄如今的真实情况,顿时有些坐不住。

    他去榕城的事情,朝中自然有人知道,也都暗中跟着。

    之前他去过杨家村,与小丫头有过接触。

    即便现在他已经回京,可这段时间,小丫头露出的医术,不管传言真假,只怕已经被人盯上了。

    “十七,传信给翟,让他将小丫头的事处理干净!”

    十七从暗处走了出来:“是,六爷!”

    小丫头,事情因本王而起,也会因本王结束。

    在本王替你挡去狂风暴雨之前,望你能扛得住!

    吉峰镇

    颜诗情在江府住了两日后,与江素雅坐在马车里,由霍嬷嬷领着,往望台山而去。

    江府中,霍依依正在清点中秋时各府送的往来之礼。

    突然掌管库房的管事,手捧一个锦盒,一脸拘谨的过来:“夫人,请看!”

    霍依依出身不低,自是见过不少好东西。

    一见到锦盒的东西,马上站起来,俏脸微凝道:“这是哪里来的?”

    管事拿着礼单看了半晌,方道:“乃颜诗情姑娘所赠!这物名唤太子参。”

    霍依依闻言,亲自接过管事手中的锦盒,细细打量起来。

    这参比人参小了些,气味也不同,就不知道颜诗情哪里来的,又有什么作用。

    太子参?

    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只要是参类,那都是极为珍贵的。

    大楚国气候干旱,年头到年尾都下不了几次雨,加上山脉极少,除了沙参,压根就没见过其他参出现的。

    京城那些贵人手中的人参,皆是从洪武国边境的商人手中重金购买的。

    这参虽然不是人参,但看着就用处也颇大。

    突然,她发现锦盒下方,放着一张纸条,摊开一看,只见上头写着几行字:“太子参,主治脾虚食少、倦怠乏力、心悸自汗、肺虚咳嗽、津亏口渴,病后气血亏虚等症。《本草从新》里记载过,太子参可大补元气。”

    霍依依手中拿着太子参反复来回看了几次后,才放回锦盒,小心翼翼地盖上:“去请老爷过来一趟!”

    “是,夫人!”

    大补元气,不知道对玄哥儿可有用。

    一刻钟后

    江云野身着官袍,迈着八字官步进来:“夫人,可有何急事?”

    与霍依依夫妻十几年的江云野,对自家夫人可是极为了解。

    若没大事,她是万万不会在他上衙时遣人来找他的。

    霍依依将锦盒往江云野跟前一送:“老爷且先看看!”

    江云野疑惑地看了一眼霍依依,方才打开盒子,再看到里面的太子参后,拿起来细细打量了一番后,又闻了闻:“这是什么参?”

    霍依依将颜诗情写的字条又递给自己夫君,随即道:“这是颜诗情那小丫头所赠的,老爷以为这对玄哥儿可有用?”

    江云野将字条看完后,又拿起太子参看了看,一脸慎重道:“为夫知你心急太子,可这东西万万不可乱送。”

    霍依依眉心一皱:“老爷,不若请几个医女和大夫过来看看,确定无事,再给玄哥儿送去?”

    太子参,大补元气。她现在需要的,就是大补元气之物。

    “夫人,这事你莫要管。回头为夫与鸿轩商量看看,若真无事,必定会送过去。只是颜姑娘那边,可还有?”

    如果太子参对太子有益,那他们势必得知道从何处能寻得到。

    “这个妾身也未知,得问颜姑娘,只是那小丫头今早被素雅拉着往望台山去了。”

    “去望台山了?真是胡闹!”

    这段时间,关于颜诗情是神医的事情,闹得整个吉峰镇的百姓都知道。

    对于她那一手医术,百姓们更是传得神乎其神。

    之前六爷去过那杨家村,已经被有心人看在眼里,加上她那医术,必定会让人有所顾忌。

    她在吉峰镇,在他的管辖范围内,要护着她,也还好说。

    可现在出了吉峰镇,外头如何,可不是他能管得住的。

    糊涂,真是糊涂,一个个都不晓得省心,这个时候去什么望台山!

    “老爷这话是何意?”

    霍依依对于女儿好不容易肯走出去,还颇为满意。

    现下听到自家老爷这话语,顿时心感不悦。

    江云野看到娇气绷着一张俏脸,手一伸,将人拉到自己怀中,柔声安抚道:“夫人莫要想岔,为夫只是有些担忧。”

    霍依依顺势将头靠在他的肩上,疑惑道:“老爷,素雅已经长大,也懂事了。虽说从未离开过你我,但身旁有春玉母女跟着,也不至于出什么事……”

    江云野习惯性的伸手捏了捏她的耳垂,眼底深处尽是担忧:“为夫不是担忧素雅,是颜姑娘。夫人你想颜姑娘如今……你说她们就这样去望台山,岂不是让人有机可乘?”

    霍依依是做母亲的,心心念念的都是关于自己女儿的事。即便是对颜诗情调查身份,也不过是想查清女儿身边的是什么人,值不值得交那种,却从未去想颜诗情会如何。

    眼下听江云野将事情全都解释一番,这才吓出一身冷汗:“老爷,那可怎么办?我去看看鸿轩回来没,让他即可前往望台山。”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