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93章

    第93章

    她说完这话,还特意看了一眼阮老太,继续道:“前两天去姑姑家,奶奶拉着我生气的走后,我隐隐听到姑姑说,落毛的凤凰还当个宝,傻不傻这样的话。当时我就肯定了,自己真的不是这个家的人。”

    阮老太闻言,浑身一震,随即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

    “情儿,是奶奶对不住你!不,我不配为你的奶奶,你想知道的,我原原本本告诉你。”

    颜诗情不语,只是目光直勾勾的望着阮老太。

    于她而言,不管是什么身份,都没所谓。

    她就是不希望阮老太总是顾忌这个,顾忌那个。还有以后她做事,可能会碰到未知的危险什么的。

    总之,就是希望能够避开不必要的麻烦。

    阮老太双眼放空,叹息一声,这才开始道:“这事还得从十六年前开始说起。”

    颜诗情有些不明白,她都还未十四岁,怎么事情要从十六年前开始说?

    “你娘是锦衣卫指挥使骆家的嫡长女,闺名叫娇恙,自幼便是我奶大的。十六年前五月时,小姐去了一趟护国寺,回来便对你爹情根深种,一心想嫁给你爹。”

    颜诗情听到这些,皱眉道:“奶奶,说重点。这样,我问你答。我爹是谁?”

    阮老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龄大了,表达能力不太行,讲个事情,有些歪,差点连她那爹娘的“爱情”经过都要讲一遍。

    “他以前是镇国候世子,现在想必是镇国候了吧。在成为世子之前,你爹是镇国侯府的庶子,排行老三。”

    哟,厉害了,一个庶子居然能成世子爷,难道那侯府没有嫡子不成?

    显然阮老太也看出颜诗情的意思,就道:“侯府有老祖宗定下规定,在嫡妻没剩下嫡长子之前,妾室不被允许生孩子。因此在你爹之前老大老二是嫡长子和嫡次子,他们是一对双胞胎。可惜世子爷自幼体弱多病,后来病死了。至于嫡次子,则是战死的。”

    颜诗情听到这,眼睛闪过一抹幽光,什么病死,战死,那不过是对外的说法。

    那种家庭下出生的人,为了争权夺势,什么手段使不出来?

    莫要说在这阶级这么分明的时代,就是在现代,她也没少见。

    一个区区庶子能坐上世子的位置,说他的手是干净的,打死她都不相信。

    至于奶奶说的,她娘对她爹一见钟情,非他不嫁这事,说不好都是她那爹设计好的。

    堂堂一个权势在握,朝廷三品官员家的嫡长女,嫁给一个侯府的庶子,真是笑话!

    要知道锦衣卫指挥使,那可是实打实的皇上的亲信,在皇上面前说话分量极重的人。

    想来他一个庶子能当上世子,她那外公应该在皇上面前出了不少力才是。

    “我娘嫁给我爹后,发生了什么?”

    阮老太听到这个问题,忍不住心酸的流下眼泪。

    “小姐认识你爹后,为了让老爷同意,费尽心思,次年六月末才成亲。小姐成亲后没过多久,也就是九月十六那一日就被确诊怀有两个月的身孕,恰好那时你爹又当上世子爷,之后一切都变了。没过几个月,你爹就娶了他姨娘家的表妹。从此他对小姐不管不问,甚少进小姐院子。就算来了,也坐不到一刻钟就走。”

    颜诗情没眼一挑,道:“他那样做就不怕我外公生气?”

    阮老太抹了一把泪,哑着嗓子:“小姐刚确诊有身孕没两日,老爷在一次缉捕朝廷侵犯时,没了。小姐得知消息后,夜夜哭泣,想要回娘家祭拜。你爹以小姐怀有身孕,身子不便为由,禁止小姐出门。自那以后,小姐抑郁在心,身子越发的虚弱,加上你爹又娶了新人,小姐更加心灰意冷。”

    “所以我娘在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他们也不要我,就把我给扔了?”

    阮老太连连摇头,双手微微颤抖,哽咽道:“不是,不是这样的!是小姐在怀刚到八个月之时,护国寺的一个得道高僧算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鬼月怀的煞星。还说若是煞星出生,不仅会克尽身边的所有长者,而且会祸害天下苍生。他说整个大楚国有半年没下过一滴雨,就是因为小姐肚子里这个煞星害的。为了天下苍生,必须将它挖出来,挂在城墙上头曝晒三日,方能消煞。”

    颜诗情闻言笑笑,只是笑不达眼,为她那从未见过面的娘,感到心痛和心寒。她娘到底嫁了怎样一个人渣?在没有利用价值后,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赶尽杀绝?

    那个什么得道高僧,真是可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是被收买了,才会胡说八道。

    要真如他所言,这大楚国早就灭亡了。那杨家村的这些人,怎么就没被克死,大楚国百姓也都还好好的?

    对了,之前娟子婶子不是还说她是福星吗?因为她的到来,干旱许久的杨家村开始下雨,之后十几年,更是不曾缺水过。

    呵呵,煞星!

    “当初那得道高僧算出情儿你的命后,外人没说什么,你爹……”

    阮老太说到这,忍不住泪奔得哭了许久,待平息后,才哽咽道:“你爹直接来到小姐的院子,说为了天下黎明百姓着想,让小姐……”

    阮老太实在说不下去,再次抽抽噎噎了许久,又继续道:“其实小姐在一得到消息的时候,就叫素云帮她催产了。”

    “那个素云是我娘身边的医女?我娘想提前生下我,给我一条活路?”

    阮老太泪如雨下,狂点头:“素云是你娘的贴身丫头,会医术。小姐生下小小姐你后,拖着一口气,就让素云带着你走。”

    所以那个素云,是她的养母,颜春生的媳妇?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阮老太不是她娘的奶娘吗?那为什么是她养母带她走,阮老太呢?

    结合以前娟子说的那些话,养母素云是早之前就嫁给颜春生了的。

    “奶奶,为什么带走我的是素云娘,不应该是你吗?”

    阮老太依旧哽咽道:“你娘有身孕的第三个月,大楚好多地方开始干旱。因为你爷爷,不,我老伴出事,你娘心善,放我几个月回来处理事情。可没想到,这一回来,就永远都回不去了。你娘的事情,是素云与我说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