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92章

    第92章

    雪芝自始至终都站在屋檐下,当看到芍药临走时还拿出一个锦盒时,眼里闪过一抹艳羡。

    不过那姑娘说的表少爷又是谁?

    莫非有富家少爷看上姐姐了?

    雪芝这般想着,便忍不住上下打量下颜诗情来。

    当她看到颜诗情的面色比之前白了些,人似乎也比记忆中胖了点,就连胸,好像都鼓了起来时,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什么时候开始,姐姐变了这么多了?

    明明没分家之前,她除了比自己高一点外,其他也没什么区别的。

    怎么才没多久的功夫,似乎就像换了个人,这时候怎么回事?

    难道奶奶给姐姐偷偷补身子了?

    颜诗情察觉到一道火辣的目光注视着她,便抬头顺着目光望过去,恰好捕捉到雪芝那狰狞的面孔。

    雪芝看颜诗情望着自己,忍不住扯开一抹僵硬的笑容:“姐姐,你拿的是什么呀?”

    她说着上前,想接过颜诗情手中的锦盒打开看。

    颜诗情身子一侧,躲开她伸过来的手:“没什么好看的,这是我的东西,你没用。”

    雪芝不敢置信地望着盯着自己的双手看了一眼,随即抬头看向颜诗情,很快她就收回情绪,语带俏皮道:“既然是姐姐的东西,我没用的话,那就算了。对了姐姐,我看那送来的礼物中有两个银手镯,我好喜欢,姐姐送我一个好不好?”

    颜诗情一听这话,就有些不悦。

    她不喜欢别人乱翻她的东西,即便是亲妹妹也不可以。

    雪芝看她不语,心里暗骂一声“小气”,脚却很没骨气的随着颜诗情进了房间。

    颜诗情在看江素雅送的东西:一个银簪,两朵绢花,一对银手镯,糕点两包和两匹布。

    东西不多,但胜在精致!

    放在这乡下之地,也算是大礼了。

    “姐姐,我真的好喜欢这镯子,你要是舍不得话,那借我带两天好吗?我保证两天后,一定还你!”

    雪芝恨不得将眼前的东西都占为己有,若是没分家之前,兴许她还敢将那些全都带一遍,但现在她不敢,不知为何,她就是莫名的怕现在的姐姐。

    颜诗情看了看那绢花,想了会儿,拿起其中一朵桃红色的递给她:“那些我留着有用,这个就给你带吧!”

    雪芝看着那些东西,最后给自己的只是一朵绢花时,心中愤恨不平,很想不伸手去接。

    可她明白,她要是不要的话,姐姐会收回去,什么都不会给她。

    颜诗情看出她的不满,解释道:“不要小看着绢花,这段时间,我在镇上逛了,可还没见过这样式。我估计是江小姐托人从京城里捎过来的,想来不比那银簪便宜。在这镇上,除了江小姐,这还是头一份。”

    雪芝听到这绢花的价值后,想起之前似乎也听到芍药说是京里来的,瞬间就变了脸色,眼带笑意得将绢花递给颜诗情,撒娇道:“姐姐帮我带!”

    姐姐若是不说,她还没注意。听她这话,细细一看,还真是这样。

    这绢花不管是做工还是用料,远远比祥哥哥送的要好上许多。

    颜诗情见她这样,也很是无奈。不过不管她是不是自己的亲姐妹,看在阮老太还有颜家养育她长大的份上,这种小事,她也懒得去计较。

    雪芝戴好绢花,忍不住伸手摸了又摸:“姐姐,好看不?”

    “嗯,不错,很好看!我们芝芝是个小美人,带上这朵花就更美了!”

    雪芝下巴微微一扬,眼底溢满笑容,脚步雀跃的走出房间,去院子找阮老太。

    等人走了,颜诗情这才将锦盒打开,发现里面是一包大小不一的银针和一把精致的匕首,里头还有一张纸条。

    看到这些东西,她想她应该知道是谁送的。

    果然,等到她打开纸条,只见里面写着短短两行字。

    第一行:小丫头,绣花针不适合你!

    第二行:见物如见人!

    不是楚玺墨,又是谁?

    原本她还想着等她有钱有闲了,在去打一套银针,现在看来是不必了。

    这一套银针很齐全,看来大楚国的名医和会针灸的人不少,否则不会懂得这么详细。

    至于这把匕首,也来的刚刚好,她正缺武器!

    只是那句,见物如见人是什么鬼?

    ……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夜晚颜诗情,小云,小朵和雪芝四个小女子并做在院中,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劲自感叹。

    “诗情姐,你做的东西咋就这么好吃呢,比我娘做的月饼还好吃。”

    小朵抬头望着月亮,手中拿着是山楂糕,嘴巴则嚼个不停。

    雪芝总是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头上的绢花,道:“不知道嫦娥仙子穿戴的是什么,她的绢花和我头上的一样吗?”

    小云对她很是不喜,但也不好表现出来,只是道:“仙子用的东西,岂是能和我们凡人的一样?我在想啊,那嫦娥常年一个人住在月宫,会不会寂寞,会不会想她的家人?”

    颜诗情没参与她们的话题,只是呆呆地望着月亮,似乎想透过月亮,将她对爷爷的思念寄过去,好让爷爷知道,她还活着,不必伤心。

    明月千里寄相思,是啊,她的思亲之愁,谁能知?

    都说月圆团圆日,可现在她和爷爷隔的不是距离,而是时空。想打个电话,听听他老人家的教训的声音,都听不到了,哎!

    屋内的阮老太始终注意着颜诗情的一举一动,她心中明白,眼前的人兴许已经知道了自己不是这个家的人,就不知道她到底知道多少。

    罢了,既然她想知道,那她便告知。

    夜深了,雪芝得了东西,本想留下来休息,被阮老太找了个借口支开了。

    等到只剩下两人之时,阮老太和颜诗情坐在院中,这才开口道:“情儿,奶奶知道你是个聪慧的,想来你已经猜到了一些。你能和奶奶说说,你都知道了哪些吗?”

    颜诗情在阮老太支开雪芝之时,就已猜到她打算将事情告诉自己,便将之前在地上捡的几个石头朝暗处打去。

    等听到两声闷哼声响起,侧耳倾听,确定人走后,这才道:“也许在以前我还没想那么多,可爹和奶奶的种种行为,让我忍不住去想,自己到底是不是这个家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