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第438章 关店?(一更)

    第438章 关店?(一更)

    一品轩三楼雅间。

    反正也没客人。

    陈东家干脆带着宋福生也享受一把,坐在三楼往下望视角多好啊。

    陈东家转动着手里的茶杯,滋溜一口道:

    “我也是才回来,回来就将小二遣散回去不少,意料之中的,往后用不上那些跑堂的了。”

    又补了句:“对他们不薄,没给银钱,给拿的粮。”

    宋福生点点头:“眼下这种情况,那你待他们确实不薄。也别上火,最起码比我家点心店强。我家几个店,都被人摘了牌子。你这禁酒,但不是没让歇业吗?”

    陈东家却摇了摇头:

    “往后和歇业也没什么差别了。

    我这里,一向来的就不是吃面条的人。

    吃面汤馄饨的,也不进我这里,对不对?找个街边摊吃吃挺好,自在。

    面对的都是高门富户,还禁酒。

    我告诉你老弟,现在高门富户,比咱小老百姓更夹起尾巴做人喽。

    估摸各府有那不提气的,往后也会被家里人看管起来,怕那些清流文臣,将来别因为败家子给拉清单。”

    这话,宋福生赞同。

    那是指定的呀。

    封建社会,皇上一死,就相当于家里爹都死了,你还敢出来吃喝玩乐?

    新皇连媳妇都搂不上了,啥也不能干,着急改年号都得等到明年呢,大臣家多个啥。这时候谁敢得瑟欢,往后谁就拉清单。

    更何况,这要是打起来,前线将士那么苦,百姓也会苦不堪言,吃饭都要吃不上了,你出来大鱼大肉?

    换他是新皇,也一定会觉得扎心扎眼。那你家都那么有钱有粮,来吧,抄家,国家有难,你家贡献。

    所以说,大户们将来在外面,会过的比普通百姓还低调。

    当然了,关上大门吃啥喝啥,咱就不知道了。

    真正高门大户家里都是有庄子的,库房存的也什么都有,一年两年不采买都成,完全能自给自足。

    唉,这世道。

    宋福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你家点心店,往后彻底歇业了吧?”

    “咳咳,”宋福生捂嘴咳嗽:“咳,我家就是牌子被摘了,做个新牌匾再挂上,不至于吧?”

    陈东家有些不好意思,咱不是咒人家,就是觉得:“我以为齐府大少奶奶会派人来说,不让你们干了。”

    “为何要这样讲?”

    “齐府大少奶奶是陆家三小姐,老弟应比我了解陆家的为人处事吧。咱兄弟俩私下说哈,陆家人做事一向这个。”

    陈东家翘了翘大拇指。

    继续道:

    “这要是换成旁姓是国公府的门第,哎呀,早就得不知怎么得瑟好了,出门就得耀武扬威,那样的人我见多了。

    可你看国公府平日里,谱还没有三四品大员家摆的开。

    所以,我寻思着,以陆家人的作风,往后百姓要是都缺粮了,搞不好今年还会征粮,会让老弟家用细面做贵点心往外卖吗?

    那样的人家,不差挣银钱,恨不得挣银钱也只是凑个热闹罢了。

    极其注重名声,脸面比什么都重要。

    百姓要是往后没粮吃,老弟,你家还往外卖贵点心?先不提能不能卖出去,不好看吧?

    其实咱俩面临的情况一样,买卖都是面向富贵人,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宋福生忽然觉得,老陈分析的有理。

    他皱了皱眉。要是真这样,老太太们怎么受得了。

    “行了,也可能是我瞎寻思,先别想了,齐府大少奶奶不还没遣人来知会吗?走走走,我先领你去后面。”

    老陈带着宋福生来到酒楼后面,掏出钥匙打开库房,里面很黑,俩人眯眼适应了好一会儿。

    老陈才指着二十个面袋子,三十袋米,一看就是早就摞好了,说道:“我晓得你们人多。不过,兄弟,老哥能力有限,能做的就这些了。”

    感动不?

    感动。

    最感动于还没张嘴问,不会让人难堪,对方就已经准备好。

    这个朋友,始于互相利用。

    可眼下,已经不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了。

    包括老隋,员外爷,眼前的老陈,店里的大德子宝珠。更高的还有童谣镇捕头齐鸣,顺子,陆畔等等。

    要不说,这就是人呢。

    人性会作祟。

    有时本来挺好的关系,处着处着就不好了,成了陌路。

    有时相遇,不过是萍水相逢,处着处着却越走越近,不一样了。

    宋福生急忙抱拳致谢,还劝老陈道:“你该多少银钱就收多少,别给我特意便宜,你就要这么点儿可能嘛?”

    陈东家说,“可能啊,当时我往上收粮就是这个价。啧,我还能赔着卖与你?”

    贼好的精米,比宋福生才到这里时,领着闺女在粮铺子买还便宜,合7文一斤。

    细面那更是不错,就是马老太买家的那种做点心的细发面,五文一斤。

    嗳呦我天,宋福生最近高价粮买的,只觉这种价格跟白捡一样。

    至此,宋福生他们这伙人,再算上这几日下屯高价零买的粗粮,只粮食加在一起,就能吃到九月中旬,不算闺女在家鼓捣的奶豆腐。

    心里也彻底有了底气。

    挺到十月份就可以秋收了,再说还没算还能继续买呢。

    粮铺子怎么也会放些粮,看奉天城的形势就能猜到。

    新皇登基,不能大赦天下,可是再缺粮也要做做样子,安稳民心,表示一下福泽万民,积少成多也能再添置些。

    宋福生和老陈才返回前楼,就听到外面有些喧嚷。

    掌柜的告知两位小老板,“告示贴了出来。”

    俩人对视一眼,并肩出去瞧热闹。

    皇上带着大印的亲笔,那是谁都能看的嘛。

    而且就那一份,哪能拿出来。

    都是手下大臣抄写副本,叫“誊黄”发往各地。消息由各城池官衙再到城门、集市、交通要道张贴安民告示。

    至于村里,就是口头式传递。

    此时奉天城集市这里,好些人凑上前看。

    一气儿贴好几张哪。

    宋福生和陈东家俩人双手插暖袖,挑主要的那张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先皇骤甭,归于五行。朕承皇天之眷命,奉大行皇帝之遗命,内外文武群臣合词劝进,至于在三,辞拒弗获,谨于今时,袛告天地,即皇帝位……”

    宋福生在心里吐槽,想登基都要想疯了,还得让人劝,弄出一副礼让谦虚的样子,用咱现代人的话,这不就是最典型的矫情嘛。

    还是咱现代人真实,竞赛,竟演,竞聘,我就是行,我都哪里行,咱七尺咔嚓就是展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