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第304章 一起吃饭吧(二更)

    第304章 一起吃饭吧(二更)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米寿搂着陆畔的脖子:“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陆畔望着怀里的小人笑,对,还有这句,这句才是最恰当的。

    高屠户推开辣椒基地的木门,正好看到了陆畔。笑得一脸褶子弯腰打招呼道:“将军,我这摘辣椒呐,想着给您带一些。”

    “好,”陆畔冲高屠户点了点头,惹得高屠户高兴的不得了。

    看来阿爷说的对,小将军不是那种会嫌弃他们的人。

    顺子也有点意外。

    少爷竟然真要收下?这可是头一回要从别人家往回拿东西,并且他们俩是骑马,怎么往回带啊,少爷出行连换洗的衣裳都懒怠。

    烤炉房外,一个烤炉房的窗纸是新糊的,另一个还是破碎的,没来的及糊呢。

    窗台上、窗台下,结着很多冰溜子,地上也是几大摊冰面。

    米寿指着冰溜子说:“哥哥,昨夜,姑父他们顾得上前面,顾不上后面,也没想到狼能踩着同伴的身体,过了挖的深沟,从后面过来了。然后奶奶她们,还有好些个伯娘婶子一起用石灰,烧热了水,烫那些狼。”

    说到烫时,米寿攥了攥小拳头。

    陆畔还没有说啥,

    顺子先接话道:“对啊,忘了你们还会用生石灰烧水了。”

    那玩意,没一会儿就能咕嘟咕嘟冒泡烧沸。

    这些人,也真是使出了十八般武艺护卫自己。

    而此时马老太也在蛋糕房里,正在扒皮,扒下蛋糕上沾的灰,给外面的那层扒掉,卖是指定不能卖了,但可以给家里这些娃子们吃。

    听到外面有说话声,老太太探头瞅了眼,“嗳呦,将军,来来,快进屋。”

    陆畔说:“不了,您忙,我就是转转。”

    马老太激动的,紧张的,用身上的围裙擦了擦手,“那个啥,得亏了将军他三姐,俺们一起开了几家店,也不知将军晓得不?是三小姐瞧得起俺们。您放心,俺们指定好好干,就是今儿?”

    陆畔说:“不要紧,回头进城,我会告诉一声,好好歇一日。”说完就点了下头,然后才离开。

    马老太半张着嘴,望着陆畔抱米寿离开的背影,满脸不可置信。

    她以为自个耳朵出毛病了。

    小将军刚说啥?那样身份的人,竟然要帮她捎口信儿。

    再往后走,过了蛋糕房,就能看到被狼撞倒一片的栅栏了,也能看到转圈挖的深坑,比之前宋阿爷给介绍的深坑要震撼的多。

    因为那时介绍,只是去地窝子看蒜黄一走一路过时介绍的。

    “拽,拽,使劲拽。”

    后院,这里。

    好些个人正扒狼皮扒的热火朝天。

    这些人的头上,已被雪染了白。

    地上的雪,却被狼血染了红。

    陆畔问米寿:“怕吗?”如果孩子怕,他就抱着回去。

    米寿摇了摇头:

    “不怕。

    哥哥,昨夜,蒜苗子被一头恶狼扒了窗户吓到了,喏,那就是他家,他家离这里最近。

    他还和那头恶狼对上了眼,就是我给他哄好的。

    还有小蔫巴,他看到他爹差点被狼给掏了心,吓得哇哇大哭,也是我哄的他。

    我哄他们到天蒙蒙亮呢,直给他们哄得都困了。”

    陆畔用大拇指,蹭了蹭米寿冰凉的小脸。

    所以,你的眼睛成了肿眼泡,双眼皮变成了三层双,你也跟那些小伙伴一起哭过是不是?

    这么小的人,亲眼见到十几头狼进了院,怎会不怕。

    亲眼见到家人和一群狼在恶斗,这头打退了,那头又冲上来,随时可能会撕咬他们最亲的人,怎会不急。

    顺子听的心里也贼不是滋味。

    陆畔扶起画有一个小人,上面打着叉的警示牌子。

    仔细看了眼这副画。

    这些人费劲在纸张上刷油,以防下雪下雨污了画,又费工夫特意做木架子沾上这幅画,应是在提醒,如果有从后面来的村民别掉进沟里。

    别坏心,跳篱笆院,跳进来会有危险。

    这伙人,连对待坏心跳篱笆院的人,都抱有一颗善心。

    顺子撸胳膊挽袖子,笑着来到田喜发他们身边:“来,我给你们搭把手。”

    不用问,这些人如此着急扒狼皮,定是要给他们家少爷带回去。

    其实,国公府缺这东西吗?

    别说狼皮了,用襄着金边盒子装的整条虎皮,都在库里摞的堆灰,好些个,也不当好东西。

    但顺子知道,他家少爷却一定会收下这伙人扒下的血淋淋狼皮。

    给田喜发吓得,“可不用,俺们这就整完了,几下就扒掉,真不用麻烦您,”一扭头瞧见陆畔,更是举着两只带血的手,上前打招呼,自个浑身上下又埋汰,不上前打招呼,也不好。

    在后院的其他汉子也是,一个个脸上挂着憨厚的笑,但笑容里夹杂着敬重、拘谨,以及无所适从。

    米寿倒欢快的给介绍:

    “那个是姑父。”

    “那个就是四壮。”

    “那个是郭伯伯。”

    “哥哥,那个就是蒜苗子的爹。昨下黑,王三叔的屁股被狼挠出了血印,王三叔,你怎不家躺着?”

    王忠玉一脸抹不开,这孩子,和人家说那个干哈。

    在陆畔眼里,王忠玉的伤,他看不到。大伙的伤,他也没看到。

    但是他看到了宋富贵的破棉袄。

    棉袄被恶狼抓的,胸前破布,风一刮,一荡一荡,却没有多余的衣裳换。

    顺子也凑上前瞅大伙笑,嘴上说我们就是溜达溜达,其实,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尤其是和任家村里的人对比。

    那面,四头狼进村,四死七伤。

    这面,十六只狼,面对狼群。

    那面,哭天抹泪,抄刀举着锄头,出事后嚎叫着,要找这个算账,要找那个抵命。

    这面,别看没死没伤,说的轻松,但大大小小加起来的伤也不少,孩子妇女们也都被吓着了,却关上家门,在自个的这片天地里,老老实实,独自养伤。村里闹那么大动静,他们啥也不道。

    当他和少爷来了后,一个个更是笑意迎面,没有抱怨,没有说,你看,我们这房子有多破,我们倒霉啊,住山边,下来狼,先可着我们祸害。

    只说他们眼下的日子过的有多好,山边有山边的好,他们挣了多少钱。

    被狼伤了没事,他们有钱,可以医治,他们感恩活着就是最幸运的事。

    一个个也很是希望少爷在听完他们的田园生活后,能为他们高兴高兴。

    似是忘了天亮前,还在与狼群恶斗。

    顺子觉得他不能再想了,想太多,心太酸。

    因为这伙老实巴交,脚踏实地过日子的人,要不是他和少爷来了,是不是此时就得让任家村那些刁民给围起来啊?几百口村民就得围着这伙人嚷嚷,让他们交出四条命,要点火烧他们的房子。

    可事实上却是,要没有这伙人在山边和狼群恶斗,给狼干的差些灭了门,狼群就得进村,那任家村可就真不止是四条命了。

    宋阿爷:“哎呀,将军,你怎的来这了,走走走,饭得了,”阿爷才洗完手,就四处找小将军。

    到了宋福生家门口,顺子也已经给陆畔掀起了门帘,示意少爷进去吃饭。

    陆畔却脚下一顿:“你们在哪吃。”

    阿爷指了指会议室。

    “一起吧,我也去那。”

    阿爷:“啊?”

    顺子:“啊?

    宋茯苓正巧听到这话:“啊?”她才当完端盘小妹,才给菜端到这,合着还得端回去?

    陆畔瞟她一眼,率先迈大步向会议室走:“你们平日里怎么吃饭,今日就怎么吃,一起。”

    继续起点这面的打赏名单。

    感谢fox121212打赏8800起点币,感谢百百酱打赏1500起点币,感谢bearbaby、书友20180506065111221打赏五百起点币。感谢以下书友打赏一百起点币:赵一霖紫妍,樱花左左,书友29181102225406816,tokyo8,淡淡的芳香syf,小花猫喵喵叫,april_,书友160727101307307,II言言,风雨心动,千城318,枫红叶f,曳曳ttt,书友160923222614161,梓墨i,小墨年糕,糖糖爱俊凯宝贝,小逍遥鼠,一颗糖糖糖,yl441350138100,操心宝宝的妈,赤果果的大龄书迷,是水果啊,位于汇,书荒不老,幸运的懒小呆,书友20191016131501589,书友20171112224000755,书友161018204635178,幸福E的懒小呆,本是无意穿堂风,疯狂|石头,网络游侠2,玉米没有梦,曼珠沙华,天狐星夜,枕头饼干,蔷薇绅士7,院长请放窝出院,花落小白,喵儿飞,人生如梦莫妮卡,琴心茶韵i,书友160727101307307,濗漓。感谢十月份一直到今天打赏的起点书友们,明日书城书友名单,明日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