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第222章 二更

    第222章 二更

    “奶,四个肉包子,咱俩一人俩,你这是干嘛?”

    “我吃饱了,你都吃了吧,听话,”马老太非说自个吃饱了,还夸张地说,一碗素面就吃的她肚里涨的慌,饱的不能再饱,再一个,她不是还咬蛋糕了吗?

    宋茯苓不干,放下筷子。

    咬那么两口蛋糕,那能算吃了?那叫尝了尝。

    而且今早赶路,她要背筐,奶奶非说,不沉,别折腾了,这蛋糕太软和,别给折腾散了架,楞是不让她背,自个背了一路。

    “不行,你要不吃这俩包子,我也不吃,咱俩就看着放凉吧。”

    “你这?”马老太无奈,好好好,重新拿起筷子。

    接下来,马老太寻思吃饱喝足了,该干正事了吧?

    她还挺高兴呢,小孙女跟她爹来这里卖过松子,就是不一样。

    左拐右拐的,哪都知道。

    这要是让她来,真得俩眼一摸黑。

    尤其是,孙女带的路,越往里面走,越热闹。唉呀,这是要找市集,站哪里卖吧?

    然而,宋茯苓走着走着忽然停下,看了看左手路边药堂的牌匾,不太确定,又凑近探头往里望了望,就走了进去。

    “嗳?嗳?这孩子。”马老太没招,只能跟进去。

    宋茯苓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坐堂大夫,您这有治头虱的吗?

    “咳咳咳咳,”马老太才赶过来,就让自个的口水呛咳嗽上了。

    坐堂大夫说有啊,示意小二给拿。

    小二完全不顾马老太的咳嗽声,嘴皮子很溜边拿边介绍道:

    我们这药效才好呢,晓得都是谁来买吗?全是大户人家的丫鬟,还是大丫鬟那种。

    咱县太爷知道吗?她家的大丫鬟都来买过。直接一抹头皮就行,包五日内就治好。这里面有甘油,还有一味药是苦楝树树根皮,专杀虫的。

    宋茯苓问怎么卖的?

    五吊钱。

    “咳咳咳咳咳,”马老太才咳嗽完,又被呛着了。

    半两银,就为了一个虫子,孙女疯了,小孙女疯了。

    药堂门外,马老太气的脸都红了:

    “不是说,抹油吗?真的,胖丫,奶认了,几十文一斤的油,你要是非得折腾让我败家抹头皮,我认了。最起码一斤油只抹头皮能抹挺久,奶听你的,中不中?咱抓紧把这蛋糕弄出去,我今个就咬咬牙买,你可别再日日惦记那点头虱的事了。”

    嗳呦天老爷,她都要服死了。

    “半两银钱,你要买它?奶不能依你呀,奶真不能依你。”啥家庭啊?半两银那么小一罐,往头上抹,给虱虫吃。擦脸的油都没用上呢好不,自个肚里都没吃上过半两银的肉呢好不。

    宋茯苓不接这个话题。

    眼下已经知道有更好的治疗办法了,她就不打算听她爹的了。

    而且她十分怀疑,老爹以前文人之间抹头油,是在拿恶臭当有趣,因为她抹两天了,并没有太解痒啊,至少已经证明治疗速度太慢。

    反正她要买。

    “奶,您先别说其他,我就问您,记住这地方了吗?”

    马老太闭紧嘴巴不回答。

    “您不吱声,我就当你记住了。咱俩不是分成四六吗?等干几日攒够半两银,奶,拜托了,帮我买一瓶。您别这样好吧?要知道,到时候我花的可是自个钱。”

    没得惯你这毛病,花你挣的也不给你买。

    “奶,那我可真没什么想法起早爬半夜的干活了。我路上不是和你说了吗?我那手艺,可不是谁都能学会了,差一点都不是这个蛋糕味。

    就是烤,让别人就在旁边学的看,她都容易给蛋糕中间部分烤塌腰了,学我这手艺,偷学都学不会。

    不信,奶,咱回头,我先教教你,豁出去几十文钱白费,你看你能不能学得会。”

    哎呀?敢威胁她老太太,这孩子是不是欠揍。

    “你再烤的好,你得卖,你卖出去了吗?这从进了城,咱就没干正事,你竟惦记花钱。”

    “走,卖,我非得让您看看,我能花也能挣。”

    然后,今日,马老太就见到了小孙女的另外一面。

    那真是,心里的吃惊,一浪高过一浪。

    卖蛋糕竟然可以这么卖。

    茶馆里,茶馆这个时辰还没营业呢,人家是下午才开始,一直到晚上,会有三场。

    要知道来茶馆的,也基本都是男客。

    宋茯苓带着马老太,祖孙俩又是戴一样的粉色碎花头巾,俩女的走了进来本就突兀,尤其老太太那张老脸围着粉布,冷不丁出现,这个招笑,这个显眼。

    小二眯了眯眼,就认出了宋茯苓。

    卖松子的那个,借茅房的那个。

    这回又要借茅房呀,不,是又要卖东西,卖的是吃食。

    没多会儿,掌柜的就从后院来了,尝过蛋糕后,和宋茯苓对视。

    宋茯苓也和掌柜的对视,确认过眼神,这位是个识货的人。

    宋茯苓就等着掌柜的先开口。

    果然,掌柜的第一件事关心的是,如果他每天固定定下几块这十六寸大的茶点,每天都要送货,那么你能不能别给别的茶馆?

    宋茯苓笑了,她说不瞒掌柜的,小本买卖,也没打算扩大。做这个十分费时辰也很是费事,一日里,出不了几大块,所以,别的茶馆,她确实没打算卖,直接来了这里,因为咱们曾合作过松子买卖,可以。

    好,那咱们既然一回生二回熟,八文能不能便宜些?他这可是长期定,日日订。

    宋茯苓说,本就没打算零售,也没打算向外推销太多,还是那句话,做不过来。所以,真没要谎价,是实实惠惠的,您也应该尝出来了,这里面都是好食材。

    另外,虽说她这里是八文一小块,但这是十六寸大的,只收取十二块的8文钱,掌柜的如果让后堂仔细切,实际能切出二十块茶点也是能行的。

    掌柜的用手敲了敲桌子,在心里合计:

    这个吃食主要是没人吃过、见过,也确实香软可口。

    别的地方也没有卖的,至少童谣镇另一家同行那里不会有。

    要是有人真冲着这口茶点常来呢?再说,他们这里确实会每日准备点心,以前是和点心铺子订的,眼下嘛,可以和点心铺子那面减量,定些这个。

    “每日三大块。”

    三大块,就是三十六小块,8文一小块,又是每日定,马老太:俺的娘呦。

    更让她惊住的是,掌柜的说,今日就开始,她小孙女却说:“不不不,掌柜的,抱歉,今日只能给您留两块,咱们得从后日开始。另外别看我这带的够您订的量,可实不相瞒,聚品源酒楼那面已经订了,我这是来给他们送货的。”

    留下两块,算了银钱,出了茶馆。

    在路上,马老太收好银钱后就急火火问:“啥时候酒楼订了?”

    宋茯苓指着聚品源酒楼,笑嘻嘻说:“这不是就要快了嘛。”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