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3.第895章 大结局

2020-08-30 作者: 杯盏长生酒
  第895章 大结局

  当许思拿着毕业证回到爷爷奶奶家的时候把两位老人家高兴的够呛,自己的大孙女终于长大成人了,唯一遗憾的就是他们老了,孙女要去上班,他们现在所期盼的就是思思赶紧成家,说不定他们还能看到曾孙。

  老人家嘛,除了这点也没有什么可在意的了。

  第二天许阳开车带着许思来到了福山墓园看妈妈,没有什么过度的伤感,只是简单的祭拜一下,告诉她闺女已经毕业了。

  这么多年过去还有什么开不开的呢,感觉一切都是那样自然。

  全程许阳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的看着,仿佛那个人依旧在自己眼前一样,现在只不过是一次十分平常的家庭聚会。

  一个星期后,思思也开始上班,刚开始还觉得很稀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新鲜感慢慢消失后,剩下的就是烦恼。

  早上去上班时都是那种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一副,别碰我,我要去干翻这个世界,晚上下班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这个世界干的服服帖帖的样子。

  很现实,这就是当代年轻人的现状。

  当然,有时候许阳也会开导她,毕竟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孩,就要和一群三十多岁的人打交道,怎么可能不会遇到挫折,并不是每个年长者都会照顾新人的。

  一年半的时间很快过去,这期间许思她们三人也正如他预料的那样,没到半年就纷纷转行,有的离开了首都,有的换了份工作。

  至于原因也是什么都有,什么老板煞笔啊,和上司不和啊,没有假期,干的不开心啊等等等等。

  就连许思也和上司干过架,听说是因为经理让她该方案,说她的方案不行,但对方也不知道要改成什么样,甚至不清楚她的方案哪里不好,总之两人在公司里就骂了起来。

  当时他只能笑着安慰了一会并给了她一个诚恳的忠告,本事不大,脾气就不要太大,当你不够强大时,所谓的发飙就是一个笑话,当你强大了,发飙那叫霸气。

  只能说员工和老板的位置不同,所以想法自然也不会相同,老板加班是给自己赚钱,但你要求员工和你一样热爱工作那显然是不可能的,毕竟谁也不想自己辛辛苦苦上班只为了让老板过的更好一些。

  尤其是上班开会,净是一些没有用的内容,但经过他这么多年的经验也能总结出个大概,那就是,人多的会议不重要,重要的会议人不多,解决小问题开大会,解决大问题开小会,解决重大的事情不开会。

  会上发表的意见不要太当真,会下交换的意见一定要认真,开会的人基本不干事,干事的人没机会开会。

  这就是职场潜规则,不怎么好,但真的就是现实,而且还改变不了。

  至于他现在的生活?非常平淡,能接的剧本越来越少,不是他不火了,而是他有些不愿意拍了,自己一个年过半百的人,虽然还没到拍不动或者要熄影的时候,但人生嘛,总要给自己留点时间享受一下生活。

  此时的他正坐在一个公交站的座椅上休息,而后面正是当初他和严悦当年租房子的那个小区。

  不知道为什么,他出来遛弯的时候时长会来这里走走,坐上公交车感受一下当年的路。

  车站的位置还是一样,他坐在长椅上已经半个小时了,不是没有发公交车路过,而是他没有上,他喜欢坐在这里看着来往的行人。

  此时他的身边坐着一个女孩,已经好一会了,正在此时一辆公交车在他们面前停下,女孩有些懊恼,但却依旧没有选择上车,车走后不到两分钟,一个男孩匆匆赶来。

  当看到那个男孩的一瞬间,女孩的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随即快走两步与之拥抱在一起。

  “来啦!”

  “嗯,等很久了吧!”

  “我刚到,我们往前走走吧,车刚走,等着太无聊了!”

  “成啊!”

  说罢两人手拉着手离开了公交车站。

  这一幕都被一旁的许阳看在眼里,他们两个好像当年的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正如那个女孩当初完全可以上车先离开,但是她却选择了留下,哪怕最后和男孩一起走着也十分开心,只要遇见了那个对的人。

  生活也是一样,有的时候眼前的捷径也许并不正确,就像那辆车,说不定它会堵车,走着的行人也许辛苦点,但终究会到达终点。

  恍惚间他面前好像出现了一个女孩,笑着对他说:“看什么呢呆子,走啊!”

  下意识的起身,却发现什么都没有,见此,许阳不禁笑着摇了摇头,随即跟随着刚才那对情侣的脚步向前走去。

  这样一个不起眼的车站,却承载了许多沉甸甸的爱情。

  ......

  回到家,推开门后把狗子放出来,有了狗子在,家里仿佛也不那么闷了,这时家里的狗已经到了三只了,冰棍的孩子,从当年的平安,到冰棍,到现在的两只小奶狗,这个家仿佛从来没间断过。

  只不过有的时候真的会有些孤独,家里就自己,哪怕有着狗子陪着,但有时依旧会感觉自己被世界抛弃了一样。

  给自己倒上一杯水,放上一首比较舒缓的音乐,直接来到阳台的躺椅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默默的看着窗外的风景,老人家嘛。就是这样,目之所及,皆是回忆,心之所想,皆是过往,眼之所看,皆是遗憾。

  正在这时,一直橘黄的猫突然跳到了他的肚子上,正是大黄的后代,随后直接趴在他肚子上准备睡觉。

  见此,许阳不禁笑骂道:“你呀,和你爹一样懒,少吃点,别长那么胖,多活几年!”

  说罢将大橘往上挪了挪,方便自己抱着。

  一人一猫躺在阳台上晒着太阳,旁边还趴着一直阿拉斯加,画面安静且和谐。

  今年海角天涯,潇潇两鬓生华。

  人只要一长大时间就会变得特别不禁用。

  “铁柱,在吗?聊10块钱的呗!”许阳躺在躺椅上轻笑道。

  话音刚落一直迷你型二哈出现在他的眼前,几十年的岁月在它身上一点都没有留下痕迹。

  “怎么了,有事说话,没事别烦我!”铁柱十分不耐烦的回应道。

  许阳:“哎~~不要这么说嘛,好歹咱俩也是几十年的老伙计了,能不能给点面子!”

  “不能,滚!”

  “有没有事,没有事我走了啊!”

  对此,许阳只能失笑的摇了摇头回应道:“行行行,问你个事啊!”

  “你说如果哪天我死了,我能把你当做遗产给我闺女留下吗?”

  铁柱:...

  “其实我倒是没意见,只要你能让我离开你就行,别看我,我没有办法,要不然老子早就走了,实在不行你现在死一下试试?说不定你死了我就能离开了呢!”

  许阳:...

  “滚,老子还年轻着呢!”

  “连qq好都能继承,你却不能,你还是腾x的吗?”

  “呸,要你管!”

  一人一狗的互相拌嘴也蛮有意思的,虽然这几年他充钱的机会少了许多,但至少你有个说话的对象。

  他现在也算家缠万贯,但最大的财富却真实就是这只狗,但奈何居然不能让思思继承,这就很难了。

  要知道,青春这个词早就和他没关系了,他的青春是什么,那是中路压缩,不给就送,至于现在,呵呵了都,所以偶尔想想自己以后的问题也可以理解。

  虽然年纪不小了,但生活还得继续,如果有一天思思不想在大城市漂泊了,那么他就是女儿唯一的退路。

  一人一狗拌了几句嘴后,铁柱消失,许阳则是为自己点上了一支烟,翻看着自己的手机,里面有思思小时候的视频,也有严悦当年的照片,时而笑,时而沉默。

  当看到两人身穿古装的那张合照时,许阳嘴角不禁上扬,随即轻声说道:

  “你还记得我们故事开始的地方吗?还记得那些在一起的时光吗?还记得我们当年一起许下的愿望吗?还记得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吗?”

  “我的生活还在继续,现在的你...还好吗?”

  “活着的时候我就不见你了,命中注定也好,咎由自取也罢,这一世咱们缘分薄,也是我没有这个福气,下辈子,早点相遇,我望你还能嫁给我!”

  看着手机里的照片他笑了,真的笑了,这个女孩是他年轻时可以放下手中的筷子,秒退游戏界面,暂停电影,擦干湿漉漉的双手也要回复信息的那个人。

  她的名字不长,但却贯穿了他整个人生,这也许就是爱情吧!

  他曾经认为,夜半归家粥可温,流年为君立黄昏。

  最后不过是,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

  他也曾认为,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最后才明白,山海皆可平,难平是天意!

  他当初也以为,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最后才明白,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

  他以为,山高水险,我们来日方长,最后才明白,行路难,不在山,不在水,只在人情反复间。

  现在他懂了,心生下来就是要碎的,缘起即灭,缘生已空。

  现在只想,往日情怀酿作酒,换我余生长醉...不复忧。

  老话说的好,五十而知天命,不知不觉间,许阳好像看到了自己的一生,以前的记忆就像放电影一样在他眼前划过。

  刚出生的他,旁人在笑,自己在哭,当年在孤儿院第一次玩过的万花筒,纸飞机,或许是此生的最后一次。

  少年的自己,十年寒窗无人问,独自走上青云路,他是孤独的,陪伴自己的只有当初的梦想,以及情窦初开爱恋的人。

  他盼望着大展宏图,拥人而归,直到后来他才发现自己一事无成,爱人远离。

  青年的他带着对现实的屈服默默挣扎,和千万青年一样,好在女儿的出现让他的世界里多了一抹亮色,到最后也是延续着上一代人的生活。

  有时候他也会笑着对自己说一句:“生活好苦!”

  中年的他,半生已过,时间较少了他的生命,增加了他的责任,有的时候也想逃避生活,却发现生活的枷锁束缚的越来越紧。

  晚年的他,人生只剩归途,身边的认识的人也有人率先离开人世,直到现在他已经看惯了生离死别,也习惯坦然面对生活。

  回忆童年的纸飞机,幻想死后的无名路,他笑了,像小时候一样,他不禁感慨,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但是还想再来人间走一遭,不为别的,只因为他还差一个新娘。

  如有来世,他发誓自己一定不负好时光,要珍惜当下,因为每一帧时光都是不会再有的年华。

  他的一生有过低谷也有过高光,在别人看来他也是一个传奇,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什么狗屁传奇,都是生活罢了。

  不知不觉香烟已经燃尽,他顺手将烟蒂熄灭在烟灰缸里,最后看了一眼手机里的照片,随后关掉手机。

  当下即生活,心安即归处,在这一条十分漫长的路上,他走过阳光大道,也走过独木小桥,路旁有深山大泽,也有平坡宜人,有杏花春雨,也有塞北秋风,有山重水复,也有柳暗花明,有迷途知返,也有绝处逢生。

  路太长了,影子太多了,回忆...太重了。

  就好像,总有那么一个人,想着想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有时他会觉得芸芸众生如此度过一生总有什么不妥,但最后才发现是自己太多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活法。

  正所谓,浅水是喧哗的,深水是沉默的,午后阳光是暖洋洋的,虽然偶尔会伴随着违和的寒风,但还是不抵站躺在阳台上听歌来的惬意。

  好希望时间在这一刻走的慢些,太阳迟些下落,阴雨...总不袭来!

  正在此时,他的手机响了,拿过来一看正是杭初雪。

  “喂小雪姐,怎么了?”许阳问道。

  杭初雪:“我闺女到家了没?”

  “她在首都上班呢,回什么家啊?”

  “不对啊,今天中午她还给我打电话了呢,说下午到家!”

  “我怎么不知道她要会来啊!”许阳疑惑的问道。

  杭初雪:“可能是想给你个惊喜吧!”

  两人正说着话呢,客厅的大门就传来了动静,只见一个女孩身穿黑色的小裙子走了进来,身材纤细,面容精致。

  两人的视线直接对视在了一起,只见女孩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微笑显得青春洋溢,还有着浓浓的思念。

  他确定这就是来自小情人的眼神,都快把他的心融化了。

  此时屋里的音乐略微有些伤感,正是当初他唱过的那首《起风了》

  便随这音乐声,许思轻声说道:

  “老爸,我回来了!”(音乐声:我终将青春还给了她,连同指尖弹出的盛夏,心之所动就随风去了,以爱之名你还愿意吗~~)

  而许阳的嘴角慢慢的上扬,最终只是重重的回了一句:

  “哎!回来就好!”

  ......

  画面慢慢飘出房间,隐约间还能听到两人的对话。

  “闺女想吃什么啊,老爸给你做!”

  “我想吃老爸做的宫保鸡丁了!”

  “好嘞,对了,这次回来待几天啊?”

  “不走了,以后我就在家陪您了!”

  “真哒,那好,老爸把那间糕点店给你了!”

  “谢谢老爸,mua!”

  “对了,告诉你小妈晚上来这吃饭!”

  “知道啦!”

  ......

  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辽省有一个年轻人,正是当年许阳见过的一个扑街杯盏,站在房间里的阳台上沉默的看着窗外,几十年的岁月仿佛根本没有在他脸上留下痕迹。

  良久,他轻声的对自己说了一句:“这么多年了,该放下了,放过他人,也放过自己!”

  而他身后的电脑上赫然的显示着:

  全书完。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