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第611章 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第611章 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秦舒惊讶的看向乔然:“学长为什么要会推举我?我还是大一新生,不太合适吧。”

    乔然笑的坦然:“没什么不合适的,你各方面能力都很强,也很优秀。而且,我可是力推你,你这么没自信,是在质疑我的眼光吗?”

    乔然语气轻松,也是变相的激励她。

    秦舒不由得笑出来:“能让学长如此看重,我一定会努力的,不让学长失望。”

    乔然也笑了,笑容带着点腼腆:“这样想就对了,交换生是一年,一年后我也就毕业了,挺不舍得你们的。”

    提到分别,气氛就会变得有一些惆怅。

    分别是在所难免的,她也和寒萧分别不久。

    和乔然相处的时候,一直都是他在照顾她这个大一新生。

    所以感情也会和普通的同学不一样,分别时,也会更伤感。

    秦舒嘴角的笑容淡下来:“学长是打算继续考研吗?有机会,可以回来看看。”

    乔然摇了摇头:“不考研了,有机会,肯定会回来看你们的。”

    秦舒道:“到时,我请你吃饭。”

    乔然答应的爽快:“嗯。”

    秦舒从会长办公室里走出来,经过策划部的时候,就听见三四个学生会成员在议论。

    “颜静怎么突然就辞退了副部长的职位?她可是好不容易才爬上去的。”

    “不知道,问她她也不说,谁知道她怎么想的。”

    秦舒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才一天的时间,颜静就离开学生会了?

    她带着疑惑,走出学生会。

    秦舒走后,那些人的议论还没停止。

    “会不会是秦舒把颜静挤走的?”有人小声询问。

    “肯定是她挤走的,之前是徐琴,这次是颜静。也不知道她哪来的本事,连颜静也挤走了。”

    “是啊,除了学习好,长得也就那样吧,我是真的替颜静惋惜,如果不是秦舒,部长的位置就是她的了。”

    “我听说寒萧也是被她给逼走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她得报复心有多重啊?得不到就毁了寒萧吗?”

    “我看八九不离十了。”

    晚上

    秦舒洗完澡,坐在书桌前,开始写演讲稿,这是第一次上台演讲,需要花点时间。

    傅廷煜洗好澡出来时,就看见女孩奋笔疾书,其实是在敲键盘,修长笔直的双腿迈步走过去,在女孩身后,伸出双臂将他搂进怀里,让她坐腿上。

    “在做什么?”

    男人漆黑的眸子望向电脑屏幕,上面已经码了不少字。

    男人的气息就耳边,带着热度,让秦舒缩了缩脖子:“我在写演讲稿呢。”

    “宝儿要上台演讲?”男人这才知道电脑屏幕上的那些,是演讲稿。

    秦舒点点头,手移开键盘,往身后男人身上靠过去,“嗯,明天要上台演讲,第一次上台发言,还有点紧张。”

    男人在女孩的面颊上亲了一下,“宝儿现在很厉害。”

    秦舒侧头看着男人,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吻:“那当然,我要是不变得厉害点,怎么与你比肩而立?”

    “我的宝儿不需要证明自己,你在我眼里,心里,一直都很厉害。”

    男人突然想握住她的手,放在心口上的位置,贴着她耳边低语:“不然,怎么会把我的心都拿走了。”

    手掌心里,是男人的温度,以及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秦舒抬眸,一眨不眨的看着男人,男人对她的感情有些沉重,甚至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

    疯狂到,一般人都承受不住的地步。

    女孩的眼睛很亮,像极了银河里的耀眼的星辰。

    “宝儿,你也爱我对不对?”男人眸光有些贪恋的凝望着女孩精致的五官,嗓音温柔缱绻。

    秦舒伸出双臂环住男人的脖颈,嘴角扬起来,“你可是我老公,我当然爱你,很爱你。”

    一句我爱你,男人怎么听都觉得不够,想到明天就回江城,嗓音里透着浓浓的不舍。

    “我明天要回江城。”

    秦舒搂紧男人的脖颈,“嗯,我离放寒假也很快了,等放假了,我就立马回江城。”

    男人道:“那你现在是不是该好好补偿我?”

    秦舒有些怕痒,“咯咯”笑了几声,急忙求饶:“煜宝宝,别闹了,我还要赶演讲稿,不然明天就得空手上演讲台了。求你了。”

    男人闻言,收回手,催促道:“那你快点,我等你一起睡觉。”

    “嗯嗯,我尽量用最快的速度,将稿子赶出来。”

    秦舒收回手放回键盘上,开始继续赶稿。

    隔壁房间

    薄野早早的上床睡觉,连睡前的书也没看。

    傅廷晏躺在床上,视线望向对面的床,薄野是背对着他睡的。

    他总感觉这两天薄野有些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劲,他又不清楚。

    想了好一会,他轻手轻脚下床,迈步走到薄野的床边,半蹲下身体。

    “薄野,你最近怎么了?”

    “没事。”

    薄野闭着眼睛,像从鼻子发出来的声音,鼻音很重,也有点像感冒中的人。

    “你嗓子怎么回事?”傅廷晏又问。

    “你离我远点,我感冒了,免得待会传染给你。”

    背对着他,也看不见薄野的表情。

    听见他说感冒了,傅廷晏下意识的伸出手探向薄野的额头,触及一片滚烫,让他快速收回手:“你发烧了,快点起来,我送你去医院。”

    薄野摇了摇头:“不用,我睡一觉就好了。”

    “你知道你的额头有多烫吗?还睡一觉,烧傻了,看谁以后要你。”

    傅廷晏说话间,就要去拉他起床。

    “我哥要。”薄野不知道是不是烧糊涂了,下意识的回一句。

    他哥要?

    他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薄野头晕沉沉的,就没回答,只是说一个字:“冷。”

    “冷吗?”

    傅廷晏发现薄野身体有点发抖,转身把自己床上的被子也抱过来,盖在薄野身上。

    等盖好后,他低声询问:“还冷不冷?”

    发烧的时候,身上发冷,即使身上盖了两层被子,还是会觉得冷。

    傅廷晏见薄野不吭声,站起身走到衣橱前,衣橱里已经没被子了。

    他回头看向薄的床,要不要和他挤挤?

    求推荐票和月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