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第603章 因祸得福

    第603章 因祸得福

    顾衍看了一眼收拾碗筷的傅廷煜,那双矜贵的手,跳跃在黑白琴键修长手指,现在却做着女佣才做的事。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甘之如饴?

    他将视线望向床上的秦舒:“醒来后,感觉怎么样?”

    秦舒想了一会,感觉身体的确是没太大的问题,道:“除了头有点痛之外,其它的都很好。”

    傅廷煜收拾碗筷的动作一顿,回想女孩醒过来之前的反应,他侧头,嗓音有点沉:“你不是说身体都没事了吗?”

    秦舒眨了眨眼睛,特别无辜:“我不是怕你担心,不过现在头不怎么疼了。”

    看着女孩的无辜的眨着眼睛,男人不由得会心软:“不许有下次。”

    秦舒乖巧的点点头:“嗯嗯。”

    男人这才端着碗筷走出去。

    顾衍给秦舒又检查了一遍,最后还给她把了一次脉,脉象很正常。

    所有表面她的身体的确没事了,至于头疼,因为是和她失去的那段记忆有关。

    等顾衍检查完,秦舒问:“我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顾衍道:“再住院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

    “还要住院观察两天?”秦舒耷拉着脑袋,她不太喜欢医院。

    傅廷煜走进来就听见顾衍的话,他走到床边,大手抚上女孩柔软发丝,像是在安抚她:“那就在医院再待两天。”

    他也不喜欢医院,但为了女孩,多留两天,也没什么。

    听见男人这么说,秦舒就知道没有商量的余地,还得在医院里待两天?

    太阳高照时,外面很暖和。

    男人陪着女孩到绿化带逛了一圈,昏睡这么久,是该晒晒太阳,活动活动胫骨。

    太阳可比暖气舒服多了。

    秦舒挽着男人的手臂,迈着均匀的步子。

    心里却又在疑惑一件事情。

    她感觉醒来过后,身体里的武力值突破了瓶颈,现在已经是铂金级了。

    能突破铂金瓶颈的武者少之又少,她只是受了一次伤,就突破了?

    这次的事故,算不算因祸得福?

    “秦舒。”

    听见熟悉的声音,秦舒收回思绪,停下脚步,闻声回头就看见同样穿着病号服的君黎走过来。

    逆着光,他的面色更显得苍白毫无血色,但他的眸光一直很温和,就像第一次看见他时一样。

    “你也出来晒太阳,散步吗?”

    君黎笑了一声:“嗯,在病房里待这么久,快发霉了。”

    傅廷煜看了一眼总是一副很温和的君黎,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他带着女孩出来晒太阳,他就跟着出来?

    最后,君黎跟着傅廷煜和秦舒一起逛,溯影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秦舒问:“那你什么时候出院?”

    君黎道:“后天。”

    秦舒笑道:“我也是后天出院,刚好可以一起,出来这么多天,还有点怀恋学校。”

    想到这次来绵夏是寒萧陪着她来的,现在回去,他却没有跟着一起,以后,他也不会给她上课了。

    刚扬起来的笑容,又渐渐消失。

    已经习惯了他授课方式,突然他不教了,她还有点不习惯。

    但她也明白一件事情,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人的一生总是在遇见分离中度过。

    会有遗憾,会有不舍。

    但时间不会停留,我们还是要继续前行。

    她相信,他们都是往幸福的地方前进。

    散步时,男人全程搂着女孩,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身边半步。

    只是弄的秦舒有点不好意思,在没人的地方,这么搂着倒没什么。

    只是当着外人的面,这么亲密,就差当着君黎的面,吻她了。

    好不容易在绿化带逛了一圈,回到病房,她才松了一口气。

    两天后

    阳光明媚,风也比平时小了很多。

    秦舒和君黎相继出院,随后回了帝都。

    傅廷煜过两天要回江城,白天基本上都是在分公司,将事情处理好。

    不过晚上会来学校陪她。

    与其说是陪她,还不如说在努力造孩子。

    在秦舒昏睡期间,傅廷晏就打电话给他哥询问了有关秦舒的事,才得知,秦舒急忙离开其实去找他了。

    傅廷煜也没多说,所以傅廷晏也不知道秦舒出了事故,受伤昏迷的事。

    秦舒回来了,大家还是挺开心的。

    叶雪特地做了丰盛的晚餐,江聿还准备了酒。

    “今晚可以多喝一点,明天双休日。”

    “我不喝。”

    薄野先拒绝了,她对酒没什么兴趣。

    江聿拿着一只酒杯放在薄野面前,“为什么啊,女生不喝酒情有可原,你一个男生喝点酒怎么了?

    薄野嗓音清冷:“不喜欢。”

    傅廷晏瞥了一眼薄野,将他面前的酒杯拿到自己面前,嗓音不冷不淡:“他不喝就不喝,还可以省点酒。”

    江聿却笑道:“知道哥来,我买了不少酒,不用省。”

    傅廷晏:“…………”

    他没在说话,而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秦舒原本也想喝一杯,刚拿起酒杯,就被男人给制止了。

    因为她刚出院,就算身体已经康复了,暂时还是不喝酒为好。

    “你不能喝。”

    秦舒暗自叹息一声,默默放下酒杯,拿起筷子,吃饭。

    傅廷煜又看向对面的弟弟,准备嘱咐他也少喝点,想到他也已经长大的,也没再制止。

    他不能一直管着他。

    餐桌上,除了秦舒,薄野没喝酒,其他人都在喝。

    就连叶雪也在喝,因为心情好,所以想喝。

    男人也喝了一点。

    只是有傅廷煜在,他们喝酒时都很规矩,没有那么多花样。

    吃完晚饭,桌子上除了傅廷煜,剩下三个喝的都有点多。

    傅廷晏和江聿喝的最多。

    秦舒和男人上了二楼房间。

    傅廷晏俊美的面颊上,浮现一片薄红,扶着餐桌想上二楼,四肢却有点力不从心,最后又跌回椅子上。

    薄野站起身准备上楼,看见这一幕,迟疑了一会,还是走过去,手伸向傅廷晏的臂弯,“我扶你上去。”

    傅廷晏抬着醉意的眸子,看着面前出现两个人,他皱了皱眉。

    薄野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喝醉了,没再询问,自顾自的扶起他,一米八多的男生,体重摆在那里。

    薄野身材纤瘦,扶着还是有点吃力。

    求票求票求票求票(已经成了口头禅了,投过的宝宝可以忽略了,没投的宝宝,不要忽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