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7.第457章

    第457章

    许是因为房间里暖和了缘故,崇奚墨的眉头渐渐的舒展开了,脸色也缓和了许多。

    她放好火盆,没有马上回去干活,而是悄然地坐在了崇奚墨的对面,托着下巴,凝视着他,他的额头很宽,眉很浓,五官硬朗,因为沉睡着,眼眸低垂着,浓浓的睫毛中隐含着一丝不被人察觉的倦怠,他很累,让人心痛。

    就在悄悄看得出神时,他突然动了一下,她犹如慌乱地兔子受了惊吓,飞快地跳了起来,逃离了他的范围,匆忙地拿起了香料,假装称了起来。

    崇奚墨好像只是动了一下,便就睡去了。

    她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脸瞬间火辣辣的刺痛,她何时这么大胆了,竟然那么近的距离观察一个沉睡中的男人,实在有些熟女的风范。

    摸了一下滚烫的脸,悄悄转过身去,接续她刚才的工作,不敢再看崇奚墨了。

    崇奚墨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刚才受惊跑开的女人,她的脸颊上还残留着没有退去的红,她竟然在偷看他,这是不是说明……

    蓦然,他的嘴角浮现了笑意,眸光看向了散发着热量的火盆,良久地凝视着之后,他再次闭上了眼睛,似乎很享受这种氛围,他的身边有她,他睡得如此踏实。

    悄悄接下来没敢分心,一直忙碌着,一切都准备好了,天已经快亮了。

    她将所有的香料装进了盒子,决定亲自给尚食主管大人送去,这样也省着薛婉月亲自带人过来取了。

    似乎这也是一个避开崇奚墨的好机会,她真怕他醒来,知道她和他一起在御香房里待了一夜,那该是一个很尴尬的场景。

    她端好了盒子,又将火盆里火挑了挑,才小心地推开门出去了。

    离开了御香房,悄悄直奔尚食主管薛婉月工作的地方,薛婉月虽然病体未愈,却为了蒙古国宴的事情早早就起来了,也忙碌了好久,当她看到悄悄来了,立刻笑了出来,脸还是缺乏血色。

    “我刚才还想让人去取回来呢,你就亲自送过来了。”

    “我怕大人劳累,也怕他们说不清楚,出了什么差错,就亲自送来,一样一样地给大人解释。”悄悄将香料的盒子放下了,拿出了方子。

    “这是配方的详细说明,也说了要添加些什么,注意些什么,这样交给御厨,大人就能放心了,还有这些香料,我都分好了,也写了字,不会弄错的。”

    悄悄心细地说明着,那些是烤全羊用的,那些是菜品用的,虽然不见得能全用上,但她能想到的,都准备了。

    “你可真有心,哎,只可惜啊,不能留在御膳房,是我心里的一份遗憾。”

    薛婉月握住了悄悄的手,她就是喜欢这个聪明的李春香,可惜后宫的事情实在太负责,她没法保全了她,不然这尚食主管的位置将来怎么都得是李春香的。

    “其实也没什么,春香在哪里都是开心的,在太医院,还能学一点医学的知识,至于大人这边,有什么吩咐,就尽管告诉春香,春香一定尽心竭力。”

    “真是个好学的孩子。”薛婉月拍了怕悄悄的手。

    “大人这样消瘦,唇干脸黄,应该病情很重,国宴再这么一折腾,怕又重了。”悄悄看着薛婉月的脸色,觉得她这病确实为久病,没有什么好的起色。

    “真没想到,你能看出我的病来。”薛婉月轻叹了一声,这才明白,皇上不是胡乱做的决定,李春香不是一个只懂膳食的女子。

    “春香只是担心,希望大人休息。”悄悄说。

    “我这病也不适合做尚食主管了,本要让你接替的……可是……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后宫娘娘们都自由安排,不必我这个局外人操心。”

    薛婉月说完,命人将香料都收了,和悄悄又聊了一会儿,却去膳房找蓝公公去了。

    悄悄离开了尚食间,直接返回了太医院,本要小憩片刻,却有人来通知她,要进行太医院这边的考核,她这才想起陈公公的话,要想在太医院里待着,就算后面有人撑腰,如何大的背景,这考核是一定要过的。

    悄悄困倦不堪,可为了留在太医院,只能清洗了一下,打起了精神去了提举司,这脚还不等进了门,陈公公就在门外喊着她,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

    悄悄赶紧走过去,陈公公压低了声音说。

    “华妃娘娘已经吩咐过了,今儿的考核无论如何都要让你过去,所以我私底下做了安排,你在提举司这边答大人们出的题目,隔壁,我还会让另一个御医帮你作答,之后审阅的卷子,就是另一份,这样就算答得不全面,也能保证让你过了这一关。”

    “你说,华妃娘娘……”

    悄悄这话才说出了一半,陈公公就捂住了她的嘴。

    “我的姑奶奶,你就听着好了,说什么话啊,记住了,你的题目答完了,不要交上去,之后的事儿,都由公公我来安排。”

    陈公公想了一夜才想了这个办法,希望能蒙骗了那些御医大人的耳目,说来,这不但是华妃娘娘的意思,也是皇上的意思,他不管使用什么办法,都要让李春香留在太医院。

    特殊的考核

    悄悄心里对这次考核也没有多少信心,她不知道过去看舅父给的那些医书是不是很全面,更加不知道自己能记住的有多少,一直以那种半吊子的心态给人看病,让她着实没什么把握。

    “好吧。”悄悄点了点头想,希望陈公公的计划能成功,她无论如何要留在太医院。

    “进去吧,虽然你很聪明,可这该糊涂的时候,一定要糊涂着。”陈公公交代完了,才转过身走开了。

    悄悄进入了提举司,发现该在的都在了,不该在的也在了,冷大人和几位御医坐在那里,这些可都是大人物,当然还有一个更大的人物,就是崇奚墨的父亲崇文也在了,原本陈公公还胸有成竹,可一见尚医监大人也坐在里面,冷汗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悄悄战战兢兢地坐了下来,屁股还没坐热,隔壁传来了一声哀求声。

    “大人,我马上离开这里!”

    接着隔壁传来了脚步声,门来来回回开关了好几次,一定是陈公公提前准备的答题手,被人发现赶了出去,他的脸都憋红了,一个劲儿地擦汗,他晓得这么完了,隔壁等着的那个御医被人发现了。

    陈公公紧张的同时,也很生气,这明摆着就是皇上的意思,为什么大家要搞得这么正式,怎么李春香考核不通过?大家的面子上会好过?

    悄悄的手心里都是汗水,一个小太监走了过来,将题目放在了悄悄的面前,上面除了一些疑难杂症的问题,还有一些病症的症状,让悄悄开处方。

    这可不是一般的考试,悄悄吞咽了一下口水,眼眸抬起,看着各位大人,女医和太医的考核比这个题目要简单多了,他们这是故意要刁难她这个刚来的医女了。

    很快,提举司的门开了,崇奚墨走了进来,他的脸色明显比昨天好了许多,看来火盆烤得他很暖和。

    他进来后,目光直射向了悄悄。

    悄悄赶紧低下头,她怀疑刚才到隔壁破坏了陈公公计划的就是他,这家伙还真是秉公执法,不徇私情,虽然他包庇了她,却不让她作弊。

    不让作弊,就不作弊,能知道多少就写多少,索性舅父是名医,她这个徒弟也不会太差了。

    崇奚墨坐了上来,目光仍旧盯着悄悄,让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他是希望她留下当御医来,还是要将她赶出太医院?

    实际上,两者都不是。

    崇奚墨希望她留在太医院,不是作为一名御医,而是作为一个不知名的小医女,至少在这里,很多事情,他可以替她做主,但崇奚墨不希望悄悄成为御医,那会将她再次推向刀锋浪尖儿上。

    她需要的是安静,普通,这也是崇奚墨想要的。

    崇尚医监扭过头,询问崇奚墨感觉怎么样?让他最好早点回去休息。

    “我昨夜在这里休息得很好。”

    崇奚墨没有说谎,这是在知道悄悄不是李春香之后,他睡得最踏实的一个晚上。

    “李春香,开始答题吧。”有人算了一下时间,可以开始了。

    悄悄这才提起了笔,一个个地看了起来,让感到惊喜的是,这些题目她都有印象,曾经舅父可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给悄悄讲医书,舅父还说过,等他不干御医了,就回来开个药堂,到时候让悄悄帮着他,他也算老有寄托了。

    想着舅父的话,悄悄的鼻腔酸涩,为了舅父,为了真相,她一定要将这些题目都答出来,只有成了御医,她才可能接近那间被上了锁的门。

    看着悄悄挥动的笔锋,崇奚墨的眉头皱了起来,她不但懂香,还懂医术,这已经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了,她真的只是一个进入皇宫,想混口饭吃的普通女子吗?她的肌肤如玉,手指纤细,眉宇中透着一股惑人的气质。

    “崇大人,您的药……”

    虽然身边的小太监连唤了崇奚墨好几声,他都能将目光从悄悄的身上移开了,直到崇文轻轻地推了他一下,崇奚墨这才回神过来,接过了小太监送来的药水,一口喝了下去。

    崇尚医监崇文冷着眸子,凝视着李春香,他知道儿子崇奚墨对这个叫李春香的女子很是关注,也听夫人唠叨过很多次,刚才儿子的出神,让他更加确定,这不是崇奚墨的一时冲动。

    很快,悄悄答完了,站了起来,冷大人率先走了过来,清傲地看了悄悄一眼,然后拿起了桌面上的卷纸,当看到上面隽秀工整的字迹时,眸光中露出疑惑的神色来。

    待他看到这些答案时,疑虑更重了。

    “你以前学过医?”

    似乎他不该这么问,应该问,她如何这么精通医术?一些题目的回答,十分精确,就算有些拿不稳的题目,也回答出了十之八九,就算太医院里的医女也未必能有这个水平。

    可冷大人作为太医院里的御医,具有颇老的资格,如何能甘心这么问出来。

    “学过一些。”悄悄低声回答着。

    仅仅是学过一些?

    冷大人怎么能相信,如果李春香没有名医指导,有些题目是绝对不可能回答得出来的,可事实上,她是御膳房过来的御厨啊。

    转过身,冷大人将卷纸拿走了,和其他几位御医一起看了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出了惊异的神色。

    “皇上果然英明,难怪会做了这个决定。”

    “看来天命难逆啊。”几名御医议论着,李春香这么小小的年纪,就能懂得这么多,若是过个几年,定然小有名气。

    “这几个药方下药的风格……”一名御医皱起了眉头,要说出的话打住了,似乎这个场合,有些话不合时宜说出来。

    崇文轻咳了一声,他们赶紧将卷纸递了过去,崇文接了过来,看了几眼,眸光抬起,看向了悄悄。

    “既然过关了,就留在太医院做个医师。”

    医师?

    这可是太医院里七职等,比医女高了两级,看来这张卷纸,确实不是考核医女的。

    “谢谢大人。”

    悄悄对这个结果已经很满意了,哪里敢奢望成了五职等的御医,一切都需慢慢来,升得太快了,怕又招惹了是非。

    流出的鼻血

    陈公公做梦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他伸着脖子,瞧着大人们手里的卷纸,听着崇大人的话,眉眼一眯笑了,虽然他安排的事儿没什么用,可结果却是一样,这下他可是里外都有了面子,不必被责难了。

    悄悄也松了口气,从提举司里走了出来,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她这心里别提多舒服了,能留在太医院,她想要的目标还会远吗?

    原本考核完毕,悄悄该回到住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补补昨夜的觉,可鬼使神差的,她向东走了几步,想趁着大人们都在关注这次考核,去东阁的方向瞧瞧,不知道这存放处方的地方到底有没有人看守着,若是只是锁着,将来得了钥匙,也就能进去了。

    心里这么拿定了主意,脚下也没停,不知不觉地,悄悄就接近了东阁,让她感到吃惊的是,东阁竟然没什么人看守,只是上了一把锁……

    看到这样的情景,悄悄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就在她伸长了脖子,越走越近,待她想趴在窗户上仔细看看里面的情景时,突然肩膀被什么人拍了一下。

    “你想找什么?”一个低沉的声音钻入了悄悄的耳膜。

    “呃?”

    悄悄一惊,赶紧回头,当看清身后的人时,吓得她差点尖叫了出来,竟然是崇奚墨,他不是在提举司里坐着吗?怎么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还是从她走出提举司开始,他就一直在身后跟踪她?

    显然后者的可能性很大。

    “崇,崇……”

    悄悄结巴了,连“大人”两个字都喊不出来了,虽然她成功地留在了太医院,却引起了崇奚墨的怀疑,他不信任她。

    “我在问你,你鬼鬼祟祟的,想找什么?这里是不允许闲人接近的。”崇奚墨一把抓住了悄悄的手腕,冷冷地质问着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