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67章

    第67章

    子桑烨握住女子的手。眉头紧皱,他能责怪她误听别人的谣言,拿来这样陷害他的东西么?

    “宝宝。宝宝,不用担心,小贝一定会没事。你也会没事。我们还要好好的在一起……”子桑烨痛苦的将女子搂在怀中,暗自将真气输入女子体内。

    打斗已经终止,无忧大师看着冲出的女子。讶异的站在那里。对着子桑烨双手合十道。“这位夫人居然是人类?”

    他见她身上妖气缭绕,眉目间都是不正之色。原本以为她也是蛇妖,可是谁知?

    子桑烨的脸上。已经恢复冷凝之色,他抱起女子,阔步走向屋内。将女子安置好,他握住女子的手,“宝宝,你休息一下,我收拾了这个秃驴,再来陪你!”

    女子挣扎了一番,想要握住子桑烨的手阻止,却没有握住,她缓慢的躺下,紧紧的闭上眼睛,唇角闪过一丝狞笑。

    唐宝宝站在那里,不明所以,那个和她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显然是占用了她的身体,可是灵魂,已经不是她的灵魂。

    难怪她四处都找不到自己的身体,难怪子桑烨没有发现其中的古怪,原来,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从始至终,都是计划好的啊……

    站在那里,唐宝宝瑟瑟发抖,她该怎么做?子桑烨看不见她,所有人都看不见她,她没有办法告诉他真相。

    在她胡思乱想之际,打斗已经开始,子桑烨一出手,无忧大师就知道自己错了,凭着子桑烨这样的身手,若是想要掏食人心,根本就不会留下任何线索给他寻来。

    他冷汗涔涔,想要开口认错,子桑烨却根本不给他这样的机会,手中随手捡来的枯枝,在他手上仿佛有生命的灵蛇,无忧大师很快的就气喘吁吁。

    李成空见状,拾起长剑飞身而来,子桑烨不躲不闪,无忧大师却明白,他这是成竹在胸啊,若是李成空靠近,他有一百种方式杀死李成空。

    无忧大叫一声,“不要!”

    人已经提起最后一口气,撞开了李成空,枯枝刺进了无忧的胸膛,殷红的血,染红了枯枝,无忧手中的佛珠,长线断裂,珠子“哗啦”落地,他唇角逸出血丝,定定的看着子桑烨。

    子桑烨面无表情,他给过他机会,可是他却没把握好这个机会,手中的枯枝抖动,加速了无忧心脏的负荷,无忧不甘的闭上眼睛,子桑烨收回枯枝,枯枝上血顺着树枝低落,鲜艳的,殷红的,恍若世间最璀璨的玛瑙。

    唐宝宝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她张大嘴巴,子桑烨杀人了,他杀人了……

    这是第一次,她看见他杀人,那么冷酷,那么浑不在意。

    李成空看着倒地的无忧大师,踉跄着几步,捡起地上的剑,他还没有动手,子桑烨手中的枯枝,已经架在了他的颈项,冰凉的话语在他耳边响起,他站在那里,仿佛一具失了魂魄的木偶。

    “滚,我不杀你,因为你还不配我亲自动手!”子桑烨收回枯枝,将枯枝弃在地面。

    眨眼间,他挺拔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唐宝宝愣愣的看着这一切,看着李成空悲悯的神色,脚下已经不自觉的朝着子桑烨走去。

    “宝宝,已经没事了,他们被我赶走了,以后再也不敢来打扰我们!”子桑烨握住女子的手,狭长的凤眸中,满是柔情和怜惜。

    “烨,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那个大师要来杀你?”女子气若游丝,握着子桑烨的手,微微发抖。

    子桑烨摇头,唇角扬起一抹微笑,那微笑是包容一切的宠溺,他定定的看着女子,口气温和,“你怎么会做错?是那秃驴做错了,他不该伤你……”

    “可是,我害你犯了杀戒!”女子垂下眸子,看着子桑烨衣袖间的鲜血,脸上的神色,满是自责。

    “不打紧,我早就放弃修仙,杀一两个人,不碍事!”子桑烨微笑,将女子身边的棉被掖好,轻声道,“你早些休息,我去帮你找大夫!”

    女子点头,目送着子桑烨远去。

    唐宝宝静静的看着这一切,觉得这样的情景,好熟悉,她看着床榻上女子的脸颊,神色迷茫。

    是不是她神经错乱?床榻上的女子,才是唐宝宝,她只是一个没有姓名没有来历的幽灵,她究竟是谁?为什么所有人都看不见她?

    她捂住自己的脑袋,觉得头疼欲裂,她是谁?她是谁?她痛苦的尖叫起来……

    蛇界,是不允许她这样的幽灵存在的。索性,她是个特殊的幽灵,除了小尼姑,没有人可以看见她,而且院子周围种了槐树,她白日就躲在槐树里面,夜晚才可以自由出来。

    有时候,她就想,或者自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所以变作了鬼,也不是这个时代的鬼,她在这个时代,根本就是多余了。

    可是她看见唐烨贝贝在院子里蹦来跳去的时候,又满心的安慰,他们是她的孩子,是她辛辛苦苦怀胎六月生下来的孩子,那个占用了她身体的女子,才是多余的。

    她不是,子桑烨需要她,孩子们也需要她,她才是真正的唐宝宝,是子桑烨的妻子,是唐烨贝贝和唐烨小贝的孩子。

    在老槐树中,她看见了子桑烨对竹妃的伤势不惜一切,当老大夫提出,只有用龙女的内丹,方能治愈竹妃伤势的时候,唐宝宝大骇,她看着那个脸色苍白的女子,顿时明白了什么。

    这个人,真的不是自己,她是冲着子桑烨的内丹而来……

    子桑烨送走了大夫,竹妃蹙眉紧蹙,她不断摇头,“烨,我不要你牺牲自己的内丹,我宁愿自己死去……”

    子桑烨只是微微一笑,眉目间,光华闪烁。

    槐树中,唐宝宝怔怔的看着竹妃,怎么会有这么会演戏的女人,她不去角逐奥斯卡金奖,真是太委屈她了。

    若不是她从头看到尾,了解一切的真相,她真的会被她骗过。

    子桑烨,用你的心,好好感受,她不是唐宝宝,真正的宝宝,不会让你陷入任何为难的境况当中。

    子桑烨,你感受到了吗?槐树中,有一双灼灼的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看着你,子桑烨,回头看我一眼吧,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你啊……

    子桑烨似乎听见了唐宝宝心灵的呼唤。他回头,邪魅的凤眸,带着种调侃之意,瞟了一眼槐树,只是那一眼,唐宝宝已经了然,或者,子桑烨已经起了疑心。

    他是这么聪明的子桑烨啊,他不会拿出自己的内丹。

    夕阳西下,暮色降临,天空似乎在逐渐拉开一个黑沉的帷幕。子桑烨在内室,照看着唐烨贝贝,竹妃一个人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旁边放着安放唐烨小贝的水缸。

    她看着水缸中的蛇蛋,只是淡漠的瞅了一眼,那蛇蛋竟然动了一下,似乎正在挣扎着醒来,她眉头紧蹙,伸手从水中捞起蛇蛋。

    森冷的目光盯着蛇蛋,她从头上拔下一个凤簪,簪子尖锐的对着蛇蛋的中心位置,她冷冷一笑,咬牙道,“唐烨小贝,你最好不要醒来,否则,那会很麻烦……”

    她手中的发簪定定的刺向蛇蛋,唐宝宝在槐树中,看的心惊胆战,她抬头看看天空,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她还不能出去,着急的想要跳脚,却听里屋传来子桑烨的声音,“宝宝,宝宝……”

    竹妃立刻收好了发簪,将唐烨小贝抱在怀中,轻声应道,“我在这里!”

    子桑烨走了出来,看着她抱着蛇蛋,勾唇一笑,从竹妃手中接过蛇蛋道,“小贝应该就在这几日醒来了,你不用太担心,倒是你的伤,我已经想出别的法子……”

    “什么方法?”竹妃不自然的问了一句。

    “雪山之巅,那边三妖看守了很多珍奇药物,治你身上的伤,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子桑烨淡然,不断的抚摸着蛇蛋,他俊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是那狭长的凤眸,骤然森冷起来,在他手覆上蛇蛋顶端的时候,眸光恢复如常。

    竹妃点头,随即不再说话,只是心中思量的,又是另外一番。

    翌日,子桑烨独自去了雪山之巅,竹妃一个人呆在院子中,脸色阴霾。

    唐烨贝贝蹦蹦跳跳的出来,一见自己的娘亲坐在台阶上,随即歪着个脑袋,晃晃悠悠,“娘亲,你中午不用煮饭吗?”

    竹妃看了唐烨贝贝一眼,缓慢起身,淡淡的道,“我现在就去!”

    “我要吃上次娘亲煮的云笋汤……”唐烨贝贝跟着竹妃一起,阳光下,留下一人一蛇蛋的影子。

    “那好,我多煮一点,等一下你们的爹回来,可以一起喝!”竹妃微笑,这云笋汤是人和蛇都可以食用,而且味道不差,她自从煮给这小鬼喝,这小鬼就天天缠着她想要喝汤。

    看着娘亲煮饭,唐烨贝贝低头看向弟弟呆着的水缸,水缸似乎有了动静。她大叫,“娘,娘。你快看,弟弟好像要醒过来了……”

    竹妃放下手中的东西。蹙起眉头。对着水缸一看,可不是,这小蛇蛋正在水中滚动。而且隔着清澈的水,薄薄的蛋壳,她几乎可以看见它伸展胳膊的样子。

    竹妃顿时脸色苍白。眸光森冷。对着唐烨贝贝道,“你先出去,我来帮小贝解毒……”

    唐烨贝贝疑惑的看了娘亲一眼。还是选择相信了娘亲。出了厨房的门。

    看着门口的唐烨贝贝。唐宝宝一点都不担心,她在老槐树中伸长了脖子。想要看清里面发生的事情。

    子桑烨既然已经起了疑心,就不会将唐烨贝贝和唐烨小贝单独放在这里。这次占用了她身体的女子,恐怕要露出马脚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厨房响起了一声惨叫,这叫声不是唐烨小贝的,是属于一个女子。

    厨房的门打开,露出了竹妃那张失魂落魄的脸,她额间的几缕秀发散落,手上带着血迹,不可置信的眸光,森冷的盯着子桑烨。

    子桑烨态度从容,脸上波澜不惊,他阔步走出,冷冷的看着竹妃,口气更是冰寒到极点,“说,你究竟是谁?宝宝究竟在哪里?”

    槐树中,唐宝宝泪流满面,他发现了,他终于发现了,她就知道,他没有抛弃她,他也不会认不出她……

    子桑烨,我在这里,我在你身边,我就在那颗槐树之中。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竹妃不甘,捂着自己的手,咬牙看着子桑烨。

    子桑烨冷笑,摇头道,“你露出的破绽太多了,还有,”他低头,看着手心的蛇蛋,沉声道,“其实小贝已经醒来,他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我……”

    这时,他手中的蛇蛋动了一下,仿佛在伸懒腰般,立了起来,对着竹妃打招呼,“坏女人,假扮我的娘亲!”

    “爹爹,发生了什么事?”唐烨贝贝不解,摇头晃脑的看着这一切。

    “贝贝过来!”子桑烨对着唐烨贝贝伸出了手,唐烨贝贝就跳进了子桑烨的手中,将两颗蛇蛋放在衣袖中,他气势凌人的看着竹妃。

    “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说,宝宝现在在哪里?”他的眸光森寒,带着芒刺,恍若一把无形的刀匕。

    竹妃不断后退,冷笑道,“子桑烨,就算你知道我不是唐宝宝,又如何,你不敢杀我,这具身体,是唐宝宝的……”

    “哈哈哈……”她张狂的大笑起来,苍白的小脸,带着狰狞之色,发丝狂舞,宛如魔魅。

    子桑烨眯眼,冷然,手心已经多了一道银色的光球,在竹妃狂肆大笑的时候,光球飞出,端端的打在她的天灵穴,竹妃的小脸,顿时扭曲,在那扭曲的脸上,出现一条蛇状。

    子桑烨咬牙冷哼,“原来是你,梦子,或者,竹妃!”

    竹妃狞笑,身体和脸蛋不断变化,已经逐渐恢复成自己的本来面目,她站在那里,森森的看着子桑烨,“纵使知道我是竹妃,你又能怎样,你不敢杀我,不敢!”

    “我确实不敢杀你,可是竹妃,你不要忘了,这个世间,有一种法术,叫做灵魂咒!”子桑烨冷然,扬手,一道银色的闪电划过,竹妃脸色大变,闪躲不及,那灵魂咒已经劈在了她的天灵盖上,火花四溅,她尖叫一声,晕倒了过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