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63章

    第63章

    “乖,爹爹疼你!”子桑烨亲吻唐烨贝贝的蛋壳,然后将唐烨贝贝放在被窝中,并排和唐烨小贝摆在一起,两颗蛇蛋就翘着脑袋看着自己的爹爹,子桑烨起身,微微一笑,“你们早点睡吧,明天开始,要修行法术了!”

    唐烨贝贝和唐烨小贝的脸,顿时垮下。

    竹妃坐在台阶上,暗自生气,自己暗中跟着唐宝宝那么久,学习了那么久她的言行举止,可是为什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呢?

    她以后坚决不能在动手,否则,子桑烨会看出破绽,如果不是拿尸妖精油封住了唐宝宝的天灵盖,她的灵魂,早已经被子桑烨看穿。

    “宝宝……”子桑烨从后面走来,陪着她一起坐在台阶上,看着院子对面的老槐树。

    竹妃低下头,抱着自己的膝盖,这姿势,她学了很久,跟唐宝宝伤心时候一模一样。

    子桑烨看着她抑郁的样子,微微一笑,伸手握住她的小手,将她拉入自己的怀抱,他的脸颊触碰到她的小脸,竹妃微微瑟缩了一下。

    隔这么近,她才发现,子桑烨好美,他的肌肤,白皙细腻,连一个人类常有的毛孔都没有,还有他的睫毛,浓密卷翘,黑葡萄般的眼睛,如翟石般闪耀发亮,他的五官,没有任何缺点,美丽的简直是工匠师的杰作。

    她倒在他的肩膀,不敢呼吸,生怕一呼吸,这样美丽的子桑烨就会消失不见。

    “宝宝,我想,你若是不能照顾孩子,我们还是去买几个丫鬟吧……”子桑烨犹豫半天,开口道。

    竹妃看着他艳红的嘴唇,一张一合,几乎陷入自己的臆想,半响,她才摇头,“不,我要亲自照顾我们的孩子!”

    子桑烨再次一笑,他离开了她一点点,俊脸正视着她,“你真的可以吗?他们很调皮,特别是贝贝!”

    竹妃点头,信誓旦旦的道,“当然可以,他们是我的孩子,我要亲自照顾他们!”

    “辛苦你了,宝贝儿!”子桑烨低头,亲吻竹妃的脸颊,竹妃娇羞的低下了头,双手抵在子桑烨的胸膛,欲拒还迎。

    翌日,子桑烨在后面的树林教习唐烨贝贝和唐烨小贝的法术,竹妃一个人在房内做午膳,虽然他们不用吃饭,可是她需要啊,最起码,她要表现出自己需要的样子。

    人类的生活,真是太辛苦了,煮饭入厕,一样都不能少,而且现在的她,还不能用法术解决。

    对了,提起法术她想起来了,明日子时,就是龙族法力最为低弱的时候,子桑烨继承了龙女的妖骨和道行,那么他……

    ……

    人界,长安城郊外,这里无缘无故多了一座宅子,据说,这座宅子开始是有人住的,可是后来不知怎么了,宅子里的人就走光了,屋子就变成了一座空宅。

    有人打起了这座宅子的主意,这样漂亮的宅子,若是弄到房契和地契,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只是这宅子的主人也不知道是谁,走的时候有没有把房契带走。

    呸,与其坐着空想,不如去宅子里面找一找,说不定,不能找到房契和地契,还能找到别的值钱东西。

    于是这夜,长安城几个出名的混混相约来到了这里,他们看着宅子上挂着的灯笼,叹息的道,“这样好的房子,凭空就出现了,也好端端的被主子遗弃,你们说,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古怪?”

    说话的人叫张三,是经常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人,他胆子素来很小,害怕妖魔鬼怪一些东西。

    旁边一个人冷冷的笑道,“管它里面有什么古怪,反正今天,四爷我是踏定了这里!”

    “我赞同老四的话,不管里面有什么古怪,我们进去看看再说!”何七拍着胸脯,率先推开了房子。

    房内,阴风阵阵,似乎有腐朽的味道从右厢房传来,三人皱了皱鼻子。

    “真他娘的腥臭,闻味道,好像是死人……”老四站定了身子,回身看着右厢房的方向。

    “死人?会不会是房主?”何七眼睛冒着精光,算计着看着右厢房。

    “我们还是去左边找找吧,找到值钱的东西,赶紧走!”张三拽着老四的胳膊,害怕的苦着一张老鼠脸。

    老四一把甩开张三,冷哼一声,“胆小就不要跟进来,管他娘的是死尸还是僵尸,敢阻挡爷发财,爷一样叫它上西天!”

    何七随着老四一起,朝着东厢房走去。

    东厢房内,地上躺着一具死尸,尸体已经腐烂,散发着阵阵臭味,旁边蜷缩着一身素衣的唐宝宝。

    她看着这具死尸,依旧还是害怕,清澈的眸中,写满惊恐。

    她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出现在这里,总之她看见他的时候,他已经浑身是血的倒在血泊当中。

    而且这个人的死法很奇怪,他的胸膛被剥开,肠肠肚肚都流了出来,心脏也不翼而飞,看他的衣衫装束,应该是做法的道人。

    道人反被妖魔鬼怪所伤么?唐宝宝这样想。

    这里多了一具死尸,她知道,她已经不该在留在这里,说不定,改日有人来这里发现死尸,就会有别的道人来这里发现她的存在。

    可是她不想走,她还没有等到子桑烨和孩子,她要等着他们来找她,若是她走了,被黑白无常捉了去,恐怕自己再也没有机会看见子桑烨和孩子了。

    门外响起脚步声,她吓的赶紧躲进床底。

    其实她不用躲的,听外面脚步的声音,她就知道。是有人来了。

    连柳西这样千年道行的妖都没有办法看见她,这些普通的人,她又何须躲开。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看见她。

    可是她还是习惯的躲,她不想出任何意外。吓到外面的人。

    门被推开。三个面容粗犷的男子出现在门口,其中一个人对着另外一个人道,“老四。你快看,真的有尸体!”

    几人上前,对着地上的尸体一阵摸索。其中一个人啐道。“这么个死法,真他娘的晦气!”

    “老四,我觉得不太对。你看看这个道人。明显是捉鬼抓妖的。可是他这个死法,又明显是死在妖魔鬼怪之手!”何七指着地上那已经腐烂的死尸道。

    “嗯。没错,看来这东西很是凶悍!”老四点头。表示同意自己的观点。

    “我们快走吧,说不定这位道长发现了这里有古怪,所以来捉妖。可是捉妖不成,却把自己的命给搭上了……”张三瑟缩着拉住何七的衣袖,害怕的将头埋在自己的衣袖中,只露出一个缝隙看着外面。

    “呸,胆小鬼!”老四鄙夷的看了眼张三,然后从尸体的怀中摸出一些值钱的东西,金线,铜钱等等。

    有些他们用不上的字符糯米什么的,全部仍在一边,心细的何七捡起这些,揣进怀里道,“先拿着吧,说不定等下会有用!”

    他们将尸体摸了个精光,见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拿的了,便将眼光看向了一旁的摆设。

    有金烛台,还有翡翠镶嵌的铜镜,更加出众的是,一盆银做的吊兰花,叶子镂空,在月光下,闪烁着清冷的光彩。

    “老四,快看看这个,我们真的发财了!”张三见钱眼开,顿时忘记了害怕,指着一边的银吊兰道。

    何七摇头,指着床榻上的吊坠,“你们都看错了,这个才是最值钱的!”

    他说完,就动手去取那吊坠,吊坠叮咚作响,散发出清脆的声音。

    床榻下面,唐宝宝探出一个脑袋,她有些害怕的看着这群盗贼取东西,这些东西都是子桑烨变出来的,她也曾经问过他,这些东西究竟是真是假,会不会时辰一到,就变成了南瓜和石头。

    子桑烨点着她的鼻子取笑,告诉她,这座宅子是他从别的地方移过来的,里面的东西都是真,不过,谁丢了这些东西,他就不知道了。

    唐宝宝似懂非懂的点头,只觉得这样似乎不太厚道。

    人家平白无故一座宅子消失了,早上起来,不是发现自己睡在大地上?不过妖都这样,她也没有办法去责怪子桑烨的妖品怎么样。

    现在看着这三个盗贼,她只希望他们能够拿完东西快点走,还有地上那具死尸,如果这三个盗贼有良心,就把他抬出去埋了,毕竟不义之财取多了,会折损阴德。

    可是显然,这三个盗贼并不满足这一间屋子,他们收罗完了这间屋子的东西,又去搜罗另外一间,直到天亮时分,他们才背着重重的财物离开。

    唐宝宝一个晚上都缩在床底下,白日又不能出去,只能继续缩在床底下,外面那具死尸犹在,难闻的气息充斥鼻间,不过唐宝宝是闻不到的。

    就这样过了三日,每天那三个盗贼都要来取东西,地上的死尸是一日臭过一日,可是三人都佯装看不见。

    事情出在第十天,有大批的官兵包围了这个院子,官兵里里外外进行了地毯式搜索,发现所有值钱的东西早就被搬空,当然,他们也看见了地上那具已经腐烂的尸体。

    为首的是一个眉清目秀书生样的男子,他腰间挂着佩剑,眉目间都是冷凝之色,当官兵将死尸翻开的时候,男子脸色大变,哀嚎一声,“恩师!”然后便泣不成声。

    唐宝宝缩在床底,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悄悄的看着男子,男子长的很好看,浑身一股不可接近的气息,他对着那具尸体,哭的甚为伤心,最后咬牙切齿,对着这尸体发誓,一定会为恩师报仇。

    她听见,周围的人,都叫他王爷。

    他们说,王爷节哀顺变。

    原来,他是一个远在边关的王爷。

    “把张三李四何七那三个杂碎跟本王带上来!”男子咬牙切齿,手握腰间的长剑剑柄,冷冷的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一股凛然的气息。

    官兵唯唯诺诺,很快的将这三人带了上来。

    原来,他们将盗窃来的赃物出手的时候,被人看出,这是成王府的东西。成王府远在边关,可是在前些日子,成王府莫名其妙消失,住在王府的下人一觉醒来,都发现自己睡在地上,而空荡荡的大地,上面是蓝天白云。

    所有人吃惊,这无故消失的成王府,究竟去了哪里?

    众说纷纭,都说成王府建造的位置不对,冲撞了太岁,是太岁吞下了这座房子。可是这成王年纪轻轻建功立业,是个不信鬼神的主,这一次,他发誓要查出真相。

    于是他派出了自己的师傅,师傅神算子在看见府邸位置之后,问了问府邸消失的时辰,然后掐指一算,他告诉他,如今取走成王府的妖怪,万万招惹不得,何况,这妖并没有恶意,只是借用而已。

    他本不信妖,私下派人打听这附近有没有什么术法蛊术,可以让这么大一座宅子凭空消失,可是结果都是无。

    在师傅的劝解下,他本已经平息怒火,重新建造成王府。

    师傅见他也不再纠结此事,便辞行飘然离去。

    直到前几日,有人认出市场上居然有成王府旧宅的饰物,于是他顺藤摸瓜抓住了这三个盗贼,盗贼供出了京城郊外的宅子并且说出这宅子里还有一具死尸,他这才找了过来。

    可是没有想到,这宅子居然就是凭空消失的成王府,而且这具死尸,居然是自己的师傅。

    ……

    李成空已经双目猩红,认定了这盗窃宅子和杀害师傅的就是同一个鬼怪所为,他握着剑柄的手,微微发抖,指节因为用力,而泛出青白,他咬牙切齿,咆哮一声一剑砍在身边的床榻之上,上好的梨木床架“吱吱”作响。

    唐宝宝在床底下瑟瑟发抖,现在是白天,她不敢出去,而且她也害怕外面的那个人,那人的杀气很重,她躲在床下都能嗅见。

    “福林,收拾好这座宅子,打点一切,本王回京的日子,就住这里!”李成空收回长剑,森冷的目光,扫视着周遭。

    旁边躬着身子的福林点头,随即下去打点一切,有人窃窃私语,胆大的上前,对着成王道,“王爷,这座宅子无故从通州移来,而且又发生命案,以属下看,这邪门的很,王爷还是……”

    下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成王一个冷厉的眼神已经阻止,他冷哼道,“本王住在这里,还怕那些魑魅魍魉不成?”

    他阔步离开,下面的人唯唯诺诺,收拾了尸体,跟着一起离开。

    唐宝宝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担心起来,看那成王不是好招惹的主,而且他现在要搬过来住,万一他发现她,一定把她当成杀人掏心的凶手,可是她又不能离开,万一子桑烨回到这里,找不到她怎么办?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