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41章

    第41章

    “宝宝,吃点东西吧!”云清傲推门而入,他不明白,为什么宝宝要选择呆在这里,这里是一间荒芜的房子,环境很差,位置也比较偏僻,他要走很远,才有吃的东西可以卖。

    “云清傲,你走吧,回雪鹰族,就让我一个人呆在这里!”唐宝宝淡淡的抬眸,扫视了云清傲一眼,有气无力的道。

    “为什么要选择这里?”云清傲环视四周,走到唐宝宝身边,随着她一起坐下。

    “这里,是我们私奔到人间第一个呆的地方,那个时候,我很害怕鬼,可是他总是变着法的吓我,后来,我就不怕鬼了,可是真正遇见了鬼,我还是怕的……”提起往事,唐宝宝唇角含笑。

    “他虽然不是我来到妖界,第一个看见的男子,可是却是我最爱的一个,我也不是他遇见的第一个人类女子,可是,也同样是他最爱的一个!”唐宝宝一口气说完,看着房间里面的铜镜,那里似乎还有寒香的影子,往事浮现在眼前,一幕一幕,让她心中有了温暖的感动。

    可是她只能靠记忆来回想起爱着他的感觉了吗?这很悲哀,他们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不是如玉姐姐,或者他们会过的很好。

    不,不应该怪如玉姐姐,如玉姐姐作为一个人类,已经等了他三千年了,是她自己,鹊巢鸠占,霸占了属于如玉姐姐的爱。

    可是没有办法,爱了就是爱了,一切已经开始了,纵使是她不对,这一切,还是开始了。

    “如玉姐姐,对不起……”唐宝宝低喃,她明白,如果还有下次机会,她一定不会事先放手。

    “宝宝……”云清傲看着唐宝宝的脸色,欲言又止。

    唐宝宝回过头来,眸光略带清明的看着他,似乎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没有雪鹰族了,现在,只有鹰族,整个鹰族,都由黑鹰族统治!”云清傲淡淡的说出,他一直都没有告诉她,就是怕她内疚,说起来,他是为了她,才跟黑鹰族开战,为了她,才得罪了子桑烨。

    唐宝宝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雪鹰族和黑鹰族开战,雪鹰族战败,现在,我已经回不去了!”云清傲淡淡的道,他整个身体,放松下来,斜靠在墙壁上,俊美的脸上,呈现出少见的迷茫色彩。

    她不知道,他也会迷茫。

    他跟子桑烨不同,子桑烨是不折手段,从来都是最果敢决绝的一个,可是云清傲不是。

    云清傲有他自诩的身份地位,他不屑做出子桑烨会做出的事情,可是现在,他连自己的身份地位都失去……

    唐宝宝难以想象,她伸手,握住云清傲的手,想要开口安慰,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我没事,宝宝,等我帮你找到子桑烨,将你完整的交给他,我会回深山潜修。”云清傲微微一笑,眸中却有复杂的光华闪动。

    本以为,失去了雪鹰族,他还有她。他可以带着她,游山玩水,带着她去任何一个她想去的地方。可是现在才知道,不行。

    真的不行啊。纵使她换了颗心脏。她还是记得子桑烨,她深入骨髓的爱着子桑烨。

    “云清傲,对不起!”唐宝宝歉意的看着云清傲。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现在她还可以说什么。

    “别说对不起,是我不好。没有办法让你爱上我!”云清傲苦涩一笑。握住唐宝宝的手,“吃点东西吧,我已经托人去天庭打听。子桑烨受伤之后。似乎回了一趟天庭!”

    一听见子桑烨的消息。唐宝宝点头如啄米,她拿起云清傲放在一边的吃的东西。开始咬了起来,嘴巴里含糊不清。“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看见子桑烨?我好担心他……”

    “他离开天庭之后,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我正在打听!”云清傲淡然。

    唐宝宝慌忙点头。

    魔界。风云变色。

    魔志中记载着,这一天是魔界遭受浩劫的一天。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一天会是遭受浩劫的一天。

    天界的人,虽然对魔界痛恨已久,最近也不少妖界堕入了魔道,魔界声势日益壮大,可是并没有到天界要派人消灭魔界的时候啊。

    当他们看见子桑烨手持兵器出现在魔界的时候,他们懂了,这一劫,是子桑烨带给他们的。

    这个足以做万妖之王的男子,这个倘若堕入魔道,是可以统领魔道的男子。

    妖,和魔的战争,天界乐观其成。

    可是没有多余的妖,只有一个子桑烨,那个修炼了七千年,法术却已经过两万年的妖。

    天空,乌云盖顶,这一天在魔界,没有人可以*,阳光在乌云的缝隙,挣扎着却没有透出来,顷刻,暴雨倾盆。

    魔界的天,是阴霾的天,没有阳光,也没有雨水,可是现在,奇迹似乎出现了,暴雨倾盆,似乎要把所有的雨水全部下在魔界。

    子桑烨刚毅的脸上,雨水滴落,他弧度完美的下巴,还挂着一颗水珠,欲落不落,雨水打湿了他的衣袍,他并没有用法术去屏蔽,只是站在那里,看着群魔乱舞。

    他记得,那一天,王母说过的话。

    “魔界现在日益壮大,可是天界却没有出兵的理由……”

    “本来以为云清傲可以统一鹰族,连同蛇族一起,起码可以抗议魔界,可是现在,黑鹰族却统制了鹰族,黑鹰族有逐渐向魔界靠拢的趋势……”

    “魔界,已经不能在平静下去了,小烨,你懂么?”

    那天,他跪在那里,第一次恭敬的对着高高在上的王母娘娘道,“娘娘,子桑烨明白,魔界就算不能覆灭,也会遭受重创,在未来几千年里不会再有大的作为,子桑烨只是希望,娘娘能够换回宝宝的心脏,纵使子桑烨死在魔界,于愿足矣!”

    死在魔界,于愿足矣。

    这句话,在子桑烨的脑中盘旋,他无畏无惧,只是冷漠的上前,看着众魔,手中的兵器舞出凛冽的弧度,一个人,一把剑,黑衣如刹,脚下踩着血流成河,眼眸猩红。

    不知道多少魔倒在了他的脚下,也不知道他身受了多重的伤,这一仗,他没打算活着回去,没有魔王统领的魔界,很快溃不成军,子桑烨黑衣黑发,狂傲的如同天地间的修罗。

    耳边,有呜咽的风声,雨已经停下,不知道多久,他终于抬不动手中的间,抬头,天空已经多云,不知道,未来的有一天,太阳会不会照射进魔界。

    他如此想着,就重重的闭上眼睛,耳边似乎传来唐宝宝铜铃般清脆的笑声,“子桑烨,子桑烨,你来追我啊,追我啊……”

    “宝宝……”他微笑着,身体重重的倒了下去。

    唐宝宝从睡梦中醒来,一头冷汗,她刚刚做梦了,梦见子桑烨在叫她,他们好像在玩游戏,两人在花园里追逐嬉戏。

    “子桑烨,你究竟在哪里?”唐宝宝低喃。

    “你还关心小烨?不是每天跟云清傲在一起,已经不爱小烨了吗?”半空传来嘲讽的声音,唐宝宝抬头看去,只见柳西出现在空气中,虚无缥缈的身影,似乎不愿现行。

    “柳西,你快下来,你告诉我,烨他到底怎么了?”唐宝宝着急的起身,身着单衣的看着柳西。

    柳西冷哼一声,出现在唐宝宝的床前,他依旧白衣如雪,略带同情的道,“子桑烨应该已经死了,他大闹魔界,魔界现在被他弄的元气大伤,很多魔界的主力都死在他的手上……”

    唐宝宝心口窒住,她的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棉被,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去大闹魔界?

    他身受重伤,没有找地方好好养伤,做什么跑去打架?这不是他的风格啊……

    “我也不知道他好好的发什么疯,居然跑去魔界大闹,这一下好了,毁了魔界这么多年的修生养息,也毁了他自己,真是!”柳西咬牙切齿。

    这个子桑烨,有时候聪明起来,连他这个狐狸都比不过,有时候笨起来,真是一根筋。

    子桑烨大概是为了天界才重创魔界,可是天界的事情,跟他有什么干系,别说他现在还不是神仙,就算修炼成仙,这样的事情,也轮不到他来出手。

    “那怎么办?柳西,你快点带我去找子桑烨!”唐宝宝说话间,就从床榻上跳了下来,光着脚丫,站在冰冷的地面上。

    “我要是能找到小烨,还过来看你?”柳西鄙夷的看了唐宝宝一眼,摇头咂舌。

    唐宝宝刚想说话,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云清傲气喘吁吁的出现在门口,一看柳西,他微微诧异了一下,看着地面上唐宝宝光着的脚,皱眉道,“宝宝,怎么不穿鞋?”

    “云清傲,子桑烨出事了,他大闹了魔界……”唐宝宝皱着眉头,着急的看着云清傲。

    云清傲点头,他来正是要告诉她这些,子桑烨这一仗,甚为出名,已经闹的妖界满城风雨,各个妖族都在议论这一仗呢。

    还有更为奇怪的是,蛇族似乎有新王登基,子桑烨的弟弟,子桑钰,已经在今年,自立为王。

    “怎么办?怎么办?柳西,你带着我去妖界找子桑烨好不好?”唐宝宝不停的跺脚,心里焦急不已。

    柳西看着唐宝宝,只能叹息。

    他敢保证,这个丫头带着一颗玄冰制成的心,就算找到子桑烨,他们之间也没有任何结果。

    看这个丫头现在的神情,完全没有了那个时候,她听见子桑烨死掉的表情。

    那个时候的她,是真正爱着子桑烨的啊,一听见子桑烨死去,她吓的昏了过去,醒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殉情,可是现在呢,她的脸上,除了焦急,还是焦急。

    “唐宝宝!”柳西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叫着唐宝宝的名字。

    唐宝宝回过头来,皱眉看着柳西,脸上的表情,弱弱的,害怕的,总之惹人怜惜。

    “你不用去找子桑烨了,就算找到了,你带给他的,也只是伤害而已!”柳西笃定的道。

    说完,柳西就转身离开了这里,唐宝宝光着脚追了出去,外面除了风吹树叶,已经没有人的影子。

    她茫然的站在那里,神态失落的看着黑暗,倏然,就哭了起来。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我也不想要这个心脏,可是没有这颗心脏,我会死,会死,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还谈什么爱不爱?”唐宝宝哽咽着,眼泪如珍珠般,颗颗滚落。

    云清傲从后面,揽住她的肩膀,安慰道,“别伤心了,柳西只是太担心子桑烨了,这不是你的错……”

    “云清傲,我是不是很坏?是我伤害了子桑烨,是我害死了他!”唐宝宝撇着嘴巴,站在那里,哭泣的无助,恍若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不是你的错,其实,若不是颜如玉,你也不会落的现在这般!”云清傲低喃,怜悯的看着唐宝宝。

    柳西,是没有资格来谴责宝宝的,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归根结底,还不是他?

    琴心别院,颜如玉凭栏而坐,她头上的发丝,已经有了一般变成雪白之色,她手中抱着一个琵琶,琵琶半遮着那张美丽的脸孔,脸颊上还带着泪珠,一遍一遍的,她在风中弹着琵琶。

    很久没有调油的琵琶,将手指划出血珠,她浑然不觉,只是一遍一遍的弹唱着。

    旁边有丫鬟站在那里,看着她这个样子,都想要上前阻止,可是都不敢贸然上前。

    子桑烨走的这些日子,颜如玉性情大变,不允许任何人的靠近,不允许任何犯错误,所以她们都不敢逾越。

    身后走出一个俊冷的身影,丫鬟回头,只见柳西站在那里,她们仿佛看见救星般,上前对着柳西施礼道,“公子,你快劝劝小姐,她已经这样,三天三夜了……”

    柳西皱眉,对着颜如玉,除了怜悯,别无其他。

    他注意到她指尖的血迹,还有她已经霜染的长发,上前一步,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琵琶,怒道,“你疯了么?这样作践自己?”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