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第112章 老子是犯人

    第112章 老子是犯人

    秦铭的确很开心,有些日子不在帝都,还挺想念的。

    也不知道帝都的秦家书馆,给他赚了多少钱了。

    想着想着,秦铭脸上笑容更多了。

    ……

    一旁,朱知府见秦铭越笑越开心,他倒是不爽了。

    尼玛的,去砍头也这么开心?

    他觉得秦铭就是个疯子,于是挥手,直接离开。

    不多时,府衙门口,秦铭看着小公主和焰凌菲说:

    “你们俩就在青州呆着,凌菲,好好保护妍儿。”

    领。焰凌菲点了点头,随即说:“你真的不会死?你死了,谁帮我去和夏国谈判啊……”

    秦铭无语了,说道:“你全家死了老子都不会死呢,你就放心吧。”

    小公主也挺担心,不过她相信秦铭。

    “秦铭哥哥,你可得早点回来。”小公主说道。

    秦铭笑了笑,随即缓缓靠近小公主,迅速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以吻为证,我很快回来。”

    小公主脸红了,一旁的焰凌菲撇了撇嘴:“登徒子!”

    秦铭瞥了眼焰凌菲,说:“你羡慕啊?”

    焰凌菲哼了一声,不说话。

    这时,知府开口:“秦铭,此乃刑部判决,皇帝批准的文书,如今押解你进帝都砍头,来人,押上囚车。”

    “你他妈的听不懂人话?老子一开始就说了要坐轿子。”秦铭对朱知府破口大骂。

    朱知府都愣住了,随即说:“你现在是犯人,你还以为自己是官?要啥轿子?”

    “没轿子我不去!”秦铭耍起了无奈。

    朱知府无语了,丫的头一次见这样的,去杀个头,要求这么多?

    “你再如此多事,信不信对你用刑?”朱知府怒喝。

    在他旁边,看热闹的文先生和吴少爷也都冷笑,随即吴少爷说:

    “大人,这厮就是讨打,您还是打他一顿,就老实了。”

    秦铭看了眼吴少爷,说道:“瞧瞧你那小人得志的样子,你别狂的太早了,老子过两天还是要回来的,到时候,有你们哭的。”

    吴少爷笑了:“过两天你的鬼魂回来吗?那我可得提前去找些和尚念经啊,哈哈哈哈……”

    朱知府说:“来人,押秦铭上囚车。”

    秦铭冷哼一声:“谁敢?老子秦铭出来混,还从来没委屈过,坐囚车?这辈子不可能。若是没有轿子,你们休想让我离开。”

    “混账,你以为你是谁?来人,给我打。”

    押解秦铭的衙役们拿着棍子就对着秦铭冲去。

    然而秦铭却冷笑一声,接着他身子一跃,对着冲来的衙役三两脚,就把这些衙役全部踹飞出去了。

    周围的衙役脸色都难看起来,朱知府和吴少爷文先生他们也都呆住了,谁能想到,秦铭一副瘦弱的样子,却还有这样的一身武功?

    “朱知府,你这府衙里的人,可奈何不了老子,你看你是弄轿子马车把我好好伺候着去帝都呢,还是在这里把你这些手下打的落花流水?”秦铭掀了下袍子,淡淡的说到。

    朱知府咬牙切齿的看着秦铭,最后说:“来人,准备马车。”

    于是,秦铭悠哉悠哉的上了马车。

    马车出府衙的时候,不少白县的百姓都高呼亲大人。

    他们本来是要来作证的,哪里想到来了后,秦铭居然要被押去砍头了。

    这把这些赶来的白县百姓们心都整凉了,此刻见只能看着马车上的秦铭,都愤怒不已。

    “秦大人,您是好官啊……您不能死……”

    “秦大人一路走好啊……”

    秦铭却哪里有半点伤感?只见他在马车里还挥手,说:

    “各位白县的百姓们,我还会回来的,你们放心好了。”

    见到这一幕,吴少爷和文先生都冷笑,随即文先生说:“这小子,死到临头,还在说梦话,真是可笑。”

    朱知府说:“贤侄,事儿,本官可给你办妥了。”

    “叔叔放心,五万两银子,晚点给您送去。”吴进嘿嘿一笑。

    接着他扭头,说:“对了,一直跟在秦铭身旁的两个美人呢?本少爷见她们都是国色天香啊,这等美女,若不能同床共枕,岂不是可惜?”

    那朱知府眼睛一转,说:“贤侄,本府最近想纳两个小妾,你还年轻,就不要与本府争了吧?”

    吴少爷一愣,只得不甘心的点头。

    随即朱知府对手下人说:“去,把那两个小美人给我找到,带到我府上,嘿嘿嘿……”

    实际上,此刻的小公主和焰凌菲,早就离开了。

    秦铭把她们的安全考虑的很周到,尤其是小公主的。有焰凌菲在,几乎没问题。

    另外,秦铭还留下了那四十个暗网成员暗中保护她们俩,绝对是不可能有事的。

    只有余泽这个暗网的负责人暗中跟随秦铭,一同回帝都。

    返回帝都的路上,押送秦铭的衙役们,不敢怠慢秦铭,都是好吃好喝伺候着。

    主要是因为他们打不过秦铭,所以这一路,秦铭跟游山玩水似的。

    一天的行程后,终于到了帝都。

    马车一路上,直接去了刑部。

    到了后,秦铭大大咧咧的下了马车,随即双手负在身后,看了看刑部的大门,说道:

    “刑部,搞事情咯……”

    说着,也不要衙役押解,他自己主动就走了上去。

    门口,皂吏拦着他喝问:“何人?”

    秦铭理直气壮的说:“老子是犯人,来报道的。”

    那两个皂吏都懵了,尼玛的,犯人什么时候这么拽了?

    刚想着呢,就听秦铭又说:“愣着干啥?带我进去见你们刑部尚书。就说,老子秦铭来了。”

    两个皂吏都是一愣,一时间还真被秦铭这个气势给震慑住了。

    接着,青州的衙役把文书交给刑部皂吏,随即这些衙役就像扔掉了烫手山芋一般,赶紧就离开了。

    几个皂吏看了看文书,随即对秦铭说:“原来是个有罪的官儿啊,跟我来吧。”

    刑部大厅,尚书和两个侍郎以及一些郎中主事们谈事情。

    忽然就听到外面响起一个声音:“刑部尚书呢?丫的,老子来了都不迎接?是不是看不起人?”

    一听这个声音,刑部官员都是脸色一变。

    随即刑部尚书赶紧站起来就要去迎接,可是左侍郎立马拦着,说:

    “大人,您还怕他做什么?他现在是罪人。”

    刑部尚书咽了口唾沫,说: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怕啊……本官总感觉有事儿要发生。”

    求推荐票,求打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