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第109章 他自杀的

    第109章 他自杀的

    县衙门口和外面,官吏和百姓们,都看着秦铭,一个个近乎哀求一般,让秦铭不要去府衙。

    因为他们也知道,秦铭杀人,府衙一经查实,秦铭可能会死。

    白县官吏和百姓们,这段时间,对秦铭无比佩服和感激。

    因为有秦铭,官吏们才觉得发挥了作用,百姓们才更加安全。

    如果秦铭死了,谁知道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官来这里?

    万一是贪官呢?那这些官吏和百姓,没有一个能有好日子过了。

    所以,他们不想秦铭有事,他们拥戴秦铭。

    这一刻,秦铭有些感动。

    因为他看到了官民一条心。

    深呼吸一口气,秦铭想说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良久,才郑重道:

    “各位,相信我,没事的,他区区府衙,奈何不了我!”

    李师爷急了:“可是大人,他毕竟是知府,谁不知道这青州知府贪得很?吴家那么有钱,只要肯花钱,知府什么事干不出来?”

    秦铭笑了笑,说:“本官知道你们是为我好。但是,还是那句话,相信本官,本官不会让你们失望。”

    这下,大家都沉默了。

    因为,他们很想相信秦铭,却又的确担心秦铭。

    这时,负责来带秦铭去府衙的青州府推官对着百姓们开口:

    “本官需要带几个证人,谁愿意……”

    他话还没说完,一群百姓纷纷开口,都想当证人。

    于是,推官选了几个百姓当作证人,男女老少和小孩各一个,一共五人。

    随即推官对秦铭说:“走吧,秦县令!”

    秦铭瞥了眼推官,随即大步走出县衙。

    接着和小公主以及焰凌菲一起上了一辆马车,在青州府推官的带领下,向着差不多得有近百里距离的青州府而去。

    一路上,虽然没有县衙的兵跟着,但实际上,暗网的四十一个人,都在暗中一起跟着秦铭去青州府衙。

    大概天快黑的时候,终于到了青州府衙。

    府衙大院中,秦铭站着等待。

    推官则是迅速去通报,不多时,朱知府来了。

    只见他瞥了眼秦铭,随即哼了一声,说道:“你就是白县县令?”

    “正是下官!”秦铭淡淡开口。

    朱知府哼了一声,说:“先押入大牢,明日府衙一堂会审。”

    推官闻言一挥手,就要让人将秦铭押入大牢。

    见状秦铭开口:“等一下,大人凭什么让下官入狱?”

    “凭什么?就凭你杀人了。”朱知府说道。

    秦铭说:“大人现在就能确定下官杀人了?如果不能确定,就不能将下官关押。

    况且就算有证据,下官乃是朝廷令官,大人也得上报朝廷,等朝廷做了决定,你才能处罚下官。

    如今,大人这么迫不及待的就要将下官关押,不符合规矩吧?莫不是……大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朱知府眉头一皱,看着秦铭说道:“牙尖嘴利的小子,这里是府衙,不是你的县衙,本官说了才算。”

    秦铭笑了:“是么?大人非要不按规矩办事也行啊。大不了我县衙的官吏上书朝廷,看看大人您私自关押下官,是不是你说了算。”

    “可笑,你区区一个府衙的官吏,难不成还以为可以弹劾本官不成?”朱知府冷笑。

    秦铭说:“有何不可?”

    朱知府眼睛一瞪,片刻后,冷静下来,说道:

    “好,今晚就不关押,等明日堂审之后,我看你有何话说。”

    说着,朱知府一挥手:“把他带到行馆暂且住下,明日一早,带到一堂会审。”

    秦铭冷笑一声,随即被青州府推官带到了行馆住下。

    ……

    第二天一早,府衙一堂。

    此刻,偌大的公堂,已经站了不少皂吏,外面也有很多的百姓前来围观看热闹。

    一切就绪,知府也坐到了堂上。

    只见他一拍惊堂木,大喝:“苦主上堂。”

    不多时,白衣男子吴家少爷和文先生一起上了堂。

    两人上堂后就跪下,然后把状告秦铭的状词说了一遍,接着朱知府开口:

    “带嫌犯,白县县令秦铭上堂。”

    接着,秦铭缓缓上堂。

    他也是一身官服,此刻一脸严肃,双手负在身后,看起来似乎比堂上知府更有官威。

    那朱知府哼了一声,说:“堂下县令秦铭,你因与吴大官人有私仇,便诬陷他强抢民女,后因证据不足,便杀害嫌犯,可知罪?”

    秦铭淡定开口:“不知!”

    “为何不知?”朱知府怒了。

    秦铭说:“强抢民女一事,证据充足,苦主也指证了。”

    那朱知府一愣,随即道:“一派胡言,本府听说,那对女子分明就是心甘情愿嫁给吴大官人的。”

    “大人,您听说的也算啊?下官还听说您受了吴家一万两银子的贿赂呢,是不是也是真的啊?”

    这事儿是昨晚暗网的人查出的,秦铭现在故意提出来。

    果然,朱知府脸色一变说道:“胡说八道……”

    “大人,下官听说的就是胡说八道,您听说的难道就能当真?”秦铭开口。

    那朱知府怒了,哼了一声说:“好,传证人。”

    不多时,推官自白县带来的五个证人都上来了。

    “堂下五人,当日秦铭审判吴大官人,你等可在场?”朱知府问道。

    几人都回答:“在场,一切都看的真真切切。”

    “那你们说,当时那对母女是如何说的?”朱知府问。

    五人几乎异口同声说:“那对母女都说女孩是被吴大官人强抢逼迫的,不信的话,知府大人可以派人去白县问那对母女。”

    此话一出,朱知府愣住了。

    他看了看文先生和吴少爷,心想不是说当时公堂上,那母女都说是自愿的?怎么现在这些百姓又是另一个说法?

    文先生和吴少爷也没想到这几个白县百姓会这么说。

    秦铭笑了:“大人,看吧,吴大官人的确是强抢民女了,白县百姓都可以作证,您也可以去问那对母女啊。”

    朱知府脸色黑了些,又道:“就算如此,你也不该当堂杀人,应该按流程来。”

    秦铭摆摆手:“我没杀人啊!”

    知府一愣,文先生和吴少爷也都冷笑看着秦铭,那么多人看到秦铭杀人,没想到秦铭还否认,有什么用?

    于是朱知府看着五个证人说:“你们可曾看到秦铭杀了吴大官人?”

    五人一起摇头,齐声道:“不曾看到。”

    朱知府眼睛一瞪:“不曾看到,那吴大官人怎么死的?”

    五人异口同声:“我们看到是他自杀的。”

    秦铭笑了!

    求推荐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