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79章 三个女儿挨个祸祸

    第79章 三个女儿挨个祸祸

    当天下午,秦铭和二公主聊了很多。

    一直到晚上在二公主府上吃了晚饭,秦铭还没走。

    二公主倒是也没介意,她发现秦铭这个人很有意思,不论是从见识和言谈,都比她见过的任何一个男人要强无数倍。

    二公主不论和秦铭谈什么话题,秦铭总是会有非常独到且超前的回答和见解。

    以至于让二公主越发的对秦铭来了兴趣,这一聊,还就见到了大晚上。

    期间,二公主的驸马张冲来看过二公主两次,但明显二公主对张冲不太在意,反而不断的和秦铭聊天。

    这让张冲既吃醋,又无奈。

    一直到半夜两更,秦铭和二公主坐在外面的凉亭里,还在聊。

    “秦大人,以前还真是不太了解你,今夜长谈后,本公主又对你刮目相看了。我虽然崇尚武力,但却难得被你的各种见解所叹服。”二公主感叹的说道。

    秦铭微微一笑,喝了口茶后,看了眼夜色,说了句:“今夜……漫长啊……”

    “本公主倒是不觉得,和秦大人畅谈,时间过的太快了。”二公主说着,亲自为秦铭斟茶。

    秦铭嘴角带着一丝冷笑,对他来说,今夜是漫长的。

    他在二公主这里呆到大晚上都不走,是真的那么想和二公主聊天扯皮?

    当然不是,他是在等,等过了三更天再回去。

    三更,就是子时,晚上的十一点到凌晨一点。

    这个点一过,郑家主事男人死光,秦铭再回去,就有不在场证明了。

    于是在接下来,他又和二公主聊了一些二公主感兴趣的东西。

    好不容易拖到三更结束,秦铭松了口气,起身说:“夜色已晚,在下便先回去了。”

    “秦大人,已是深夜,距离秦府尚远。我这公主府房间多得很,不妨今晚就住下吧。”二公主开口说到。

    秦铭一愣,丫的留自己过夜啊?

    看来这匹野马,并非很难驯服。

    想了想,这个点回去,的确太晚了,索性点头:“叨扰公主了。”

    二公主摆手,随即安排下人带秦铭去客房休息。

    这一夜,秦铭睡的很香。

    因为,他知道,张兰,可以安息了。

    第二天一早,秦铭和二公主一起上了早朝。

    作为六品巡城官,早朝的话,秦铭可去可不去。

    但今天,他得去。

    到了大殿,此刻,不少文官都在议论纷纷。

    一些文官看到秦铭来了,立马都投来不善的目光。

    秦铭却没有在意,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不多时,皇帝来了。

    顺天府尹出列,开口:“启奏陛下,臣有要事……”

    “准奏!”皇帝开口。

    顺天府尹立马说:“陛下,昨夜三更,郑家二十三名主事男人……统统被暗杀了……”

    “什么?”皇帝眼睛一瞪,显然是被惊到了。

    他猛地站了起来,说:“谁干的?”

    “臣……不知,此案顺天府已经在彻查,大理寺也介入了,还没有眉目。对方显然都是高手,没有惊动郑家任何人……”

    “混账……”皇帝大怒:“天子脚下,竟发生如此血案,你们干什么吃的?居然说一点线索都没有,朕要你们何用?”

    下方,秦铭撇了撇嘴,他也不知道皇帝是不是真的怒了。

    不过料想,皇帝是希望郑家被灭的。

    但是屠杀这种方式,皇帝忍不了,毕竟这是帝都,发生这种事,有损天子颜面,也会让郑家那些在朝廷当官的门生非常不满意。

    而就在这时,有个郑家门生官员忽然站出来,指着后方的秦铭说:

    “一定是你,你和郑家有仇,肯定是你昨夜去郑家杀了那些郑家的人。”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秦铭。

    “对,我也觉得是他,听说他武功很高,前任户部尚书和两位侍郎的死就和他脱不了干系,现在郑家二十几个主事的男人又死了,肯定也是秦铭这个畜生所为。”

    秦铭眉头一皱,看向说话的哪位官员,随即缓缓走过去,说道:

    “这位大人,说话是要讲证据的,你这么诬陷下官,算不算诬告朝廷令官?”

    “诬告?你问问在场的大人,哪个不知道这事儿就是你干的?”那为官员怒视秦铭。

    秦铭说:“证据呢?”

    “哼,还需要证据吗?”那位官员怒道。

    而就在这时,二公主忽然走出来,说道:

    “一帮迂腐的家伙,没有证据就在这里胡乱诬告,这就让你们为官的作风吗?”

    那明明。那名官员脸色一变,说:“二公主殿下,您这话什么意思?”

    “哼,本公主可以作证,昨天秦铭在本公主府上与我畅谈至夜半三更,并且昨夜就在我公主府住下的。

    而郑家昨夜三更被屠杀二十三人,和秦大人,有何关系?”二公主直视那名官员,显然,她绝不相信是秦铭做的。

    那官员愣住了,不少文官也都愣住了。

    这时秦铭说:“怎么样?各位还觉得是在下干的吗?”

    “就算不是你自己,也肯定是你的手下。”顺天府尹说道。

    秦铭眯着眼走过去说:“府尹大人,我的手下都是巡城兵,也归顺天府管。您告诉我,我那些巡城兵,哪个可以进入郑家不动声色可以杀了二十几个男人?”

    “这……”顺天府尹眉头一皱,说不出话了。

    在场的官员们也都细细想了想,秦铭在二公主府的话,似乎,他真的没有嫌疑啊。

    上方,皇帝皱眉看了看秦铭。

    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

    此刻的他已经猜到了,秦铭动用了暗网。

    不过好在,秦铭机智的撇清了关系,这让皇帝松了口气,说道:

    “此事交给大理寺全权查办,一定要找到凶手。”

    这么说,同样只是安抚世家,给世家们一种感觉,此事皇帝很重视。

    退朝后,清心殿。

    皇帝看着秦铭,哼了一声说:“是你让人杀的吧。”

    “是,郑家所作所为,已经让我无法容忍。”秦铭说道。

    皇帝揉了揉额头,良久后才说:“你昨晚要霜儿府上畅谈到深夜,还住在了她哪里?”

    “是的。”秦铭点头。

    皇帝当时就怒了,把一本奏章砸在秦铭身上,说道:

    “你个混账东西,当初是兰儿的驸马候选人,你非要给妍儿当驸马。如今如愿以偿,你又在霜儿府上过夜。你到底想干嘛?朕的三个女儿你挨个儿祸祸?”

    秦铭当时就愣了,随即说:“陛下,您思想太龌龊了吧!”

    啦啦啦,求推荐票,求打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