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31章 炮轰群臣

    第31章 炮轰群臣

    听到使节的话,皇帝和满朝文武都是一愣,随即皇帝开口:

    “吃了闭门羹?此话是何意?”

    中年人急忙说:“楚皇陛下,方才在城门外,这位大人却下令关了城门不让我等进来,没想到,这就是对待友国的态度。”

    此话一出,所有大臣都看向秦铭,皇帝也眉头一皱。

    使节一般都会被高规格对待的,毕竟人家代表的是一个皇帝和一个国度。

    两军交战都不斩来使,何况是友国?

    所以这闭门羹,在众人听来就实在是有些过份了。

    当即,右丞相便怒视秦铭,开口呵斥:

    “好大胆,秦铭,你身为礼部主客司郎中,本身就是负责各项外交事宜,更应该明白其中礼节,如今竟做出这种无礼的待客之礼,而且还是对待友国使节,你,该当何罪!”

    不等秦铭开口,又见工部尚书骂到:

    “混账东西,陛下给你主客司一职,让你好好处理接待使节一事,你就是这么干的?把使节拒之门外,你可以第一人,哼!”

    接着正一品的宗人令大人也开口:“此子如此行为,当真是有辱我楚国礼仪之邦的美名,必须严惩不贷,否则我楚国之名,岂不是葬送他手上。”

    一时间,朝堂之上,无数官员纷纷开口指责秦铭。

    听他们的意思,好像秦铭已经把楚国礼仪之邦的美名给踩在地上践踏了一般。

    秦铭实在无语,但他没有立马反驳,而是谁开口,他就看向谁。

    不多时,十多个官员过后,声音才没了。

    而这个时候,皇帝的脸色,已经无比的阴沉。

    他看着秦铭说:“秦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少人都看着秦铭,经过刚刚诸位大臣的指责,皇帝显然更生气了,大家都等着看秦铭完蛋。

    而秦铭却很淡定,开口说:

    “既然大家都说完了,那下官就说说吧。首先,我楚国是大国,四方番国年年来供,岁岁来朝,显我大国风范。

    可是这夏国使节这次来到城门外,却不愿进来,非要下官下去出城接他。下官在这里问问诸位大臣,咱们楚国接待外使,何曾让主官下楼出门去接?”

    秦铭说着,看向右丞相说:“丞相大人,若是您,可会下楼出城亲自接人?”

    右丞相一愣,哼了一声不说话。

    接着秦铭又问工部户部两位尚书:“您二位会出城去接?”

    这两人也把头扭开,出城接使节,楚国的确没有这个先例。

    于是秦铭又看向宗人令,说:“宣王,您会么?”

    “哼,本王自然不会。”宗人令这个职位一般是皇亲国戚,这位就是皇帝的堂弟,宣王爷。

    秦铭又看向之前那些指责秦铭的人,这些人都把头扭开。

    这事秦铭说:“刚刚诸位大人不是还说下官不知礼节,毁了堂堂楚国礼仪之邦的名声。怎么,现在都不说话了?

    下官再问诸位,究竟是下官低三下四的出城去迎接夏国使节会毁了我楚国名声,还是下官拒之门外,会毁了楚国名声?”

    没有人回答,因为在场的人都明白。你可以高调,但不能认怂。

    这时那个使节中年人又道:“陛下,虽然下使之前所说的话的确不妥,可这位大人也不该把城门关上。”

    工部尚书立马说:“就是,人家提的要求无礼,你可以拒绝,关门是几个意思?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秦铭看向工部尚书,说道:“难道就在城门耗着?”

    “那也不该关门,你不让使节进,就是不对。你那怕耗着……”

    工部尚书还没说完,秦铭就开口:“大人,你说我不让他们进,那这些使节如何都在这里站着?

    还有,你的意思是你更愿意他们现在还在外面耗着,让陛下就在这里继续等着?他们这些使节,凭什么让陛下等?

    我真是怀疑大人你是不是夏国的啊,事事不为楚国考虑,却帮夏国使节说话长威风,下官真是替你感到无耻,羞愧!”

    “你……”工部尚书脸色涨红,还想说什么,却见皇帝阴冷的眼神看了过来,吓得他急忙跪下:

    “陛下,臣惶恐,臣绝不是他说的那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就闭嘴!”皇帝一拍桌子,大喝!

    顿时,满朝文武包括使节都吓了一跳。

    接着所有人躬身高呼:“请陛下息怒……”

    皇帝哼了一声,说:“我堂堂楚国,自有礼仪规矩,给容不得为其他番国而改。秦铭所做之事,不让我楚国丢人,维护了楚国颜面,不仅没错,还应该褒奖。”

    秦铭急忙开口:“多谢陛下,陛下圣明,陛下威武。不像某些大臣,一点骨气都没有,下官真是鄙视啊。”

    之前怒斥秦铭的那些大臣,此刻老脸通红,气的牙痒痒,却无可奈何。

    使节此刻也怂了,毕竟皇帝刚刚怒了,而且是支持秦铭的,这些使节也不敢再说什么。

    对于兵强马壮的楚国,他们还是畏惧的,对于这位当年征战四方的皇帝,周围的国家也是敬畏的。

    此刻,皇帝开口:“这事就此作罢,夏国使节,尔等有任何事,都与秦郎中交涉即可。好了,都退下吧!”

    皇帝离开后,那个中年人使节不满的看了眼秦铭,他没想到,接下来的交涉,还是秦铭负责,这让中年人隐隐有些不安。

    秦铭却嘿嘿一笑说:“没想到吧,嘿嘿嘿……”

    中年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心里祈祷,这次谈判交涉希望顺利,尽量为夏国减轻负担。

    一路上往皇宫外去,不少大臣,尤其是之前斥责秦铭时吃了亏的大臣们,都不时的将不善的目光看向秦铭。

    对于他们不善的目光,秦铭都是用笑嘻嘻的模样去面对,气的那些大臣们恨不得上来打他。

    太气人了!

    带着三十几个使节到了四方馆,主客司的程员外郎和主事以及四方馆的馆事都开始忙活起来招待使节。

    秦铭经过和使节的接触,对他们没好感,所以态度不怎么样,到了四方馆,就自顾自的喝茶吃东西。

    这让那个中年人很不满意,最后实在忍不住,才开口说:

    “这个……秦郎中……本使此来,是奉夏皇之命,想和贵国谈谈,能否将每年的进贡减少一半……”

    不等他说完,秦铭开口:

    “贵使,你们今天刚来,咱们不谈工作,按流程来,明天再说。今天就先这样吧,我累了,先回去睡觉,你们随意。”

    说着,秦铭就走了,把这些使节晾在这里发呆。

    又来求推荐票了,就给我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