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17章 府上来人闹事

    第17章 府上来人闹事

    张冲为元帅之子,年少以武力成名,很快就有了官职爵位。

    在楚国,素来和慕羡有文慕羡武张冲之称。

    可现在,这武力不低的张冲,竟然在秦铭手上没走一个回合就被放倒了。

    这多少有些出人意料,而且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大公主此刻眼睛一眯,死死的盯着秦铭,心中想到:“这秦铭,果然是会武功的。”

    同时,二公主面色一白。

    张冲实力不弱,却被秦铭一把过肩摔给放倒,着实让她震惊,甚至有些丢人。

    同样,皇帝皇后和一众皇亲国戚也都惊呆了。

    甚至皇帝低声说:“这秦铭,真是与传闻不太一样。难不成,此人以前是故意低调。”

    “有可能,毕竟侯府落魄是事实,估计他也不想锋芒毕露。”皇后也开口!

    皇帝点了点头,这么一想,秦铭这一年岂不是卧薪尝胆?

    此刻,张冲从地上爬起来,愤怒的冲向秦铭。

    秦铭冷笑,见他一拳冲出,便抬手一挡,同时一脚毫不客气的踹出,直接踹在张冲小腹,将他踹的倒飞出去。

    完全不是对手,二十六点武力值和四十点武力值,差距不小。

    这下张冲尽管再愤怒,心里也惧怕起来了。

    他不是秦铭的对手,再上去缠斗,就显得他有点过份了,毕竟皇帝还在这里。

    这时皇帝也开口说:“秦铭,令人意外,想不到文才不弱,这武力也还可以,出人意料。”

    在场的皇亲国戚都忍不住点头,只有两个驸马和二公主脸色不太好看。

    同时大公主也说:“二妹,看来你家驸马,也不过如此,真的被本宫说准了。”

    二公主脸色铁青,道:“那也比你那文弱书生好。”

    大公主冷笑:“一身武力只是匹夫而已,天下匹夫何其多?但有雄才伟略着,又有几个?”

    这两位公主又开始争锋相对起来了,大家也都习以为常。

    不过就在她们争论的时候,忽然小公主站起来开口:

    “你们有什么好争的,争来争去,都不如我家秦铭厉害。我家秦铭,文武双全。

    论文才,慕羡又算什么?论武力,恐怕三四个张冲也不是对手。”

    这句话一处,全场寂静。

    大公主和二公主顿时哑口无言,慕羡和张冲脸色一红,却无力反驳。

    众多皇亲国戚相互对视,虽然不想承认,但的确如此。

    就连皇帝和皇后也都无奈的笑了笑,随即皇后溺爱的看着小公主说:

    “是是是,你家秦铭,最是厉害!”

    小公主得意的说:“那是当然!”

    秦铭笑了笑,暂露锋芒的他并没有高傲,而是低调的坐下。

    如今的他,在今晚之后,恐怕是把二公主也一并招惹了。

    但,二公主的敌人,终究是大公主,所以也不用担心。

    此刻,气氛有些尴尬,良久后,大公主淡淡开口:

    “小妹,他还不是你的驸马呢。再说了,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还有一个多月,他如果拿不出解决灾民食物问题的办法,恐怕小命都保不住。”

    这点也是小公主最担心的,见小公主吃了瘪,秦铭心疼,看向大公主说:

    “再说一遍,这事不劳大公主操心。再过一个多月,请皇上去我侯府一看,灾民吃食问题,自然解决!”

    大公主哼了一声,她可不觉得秦铭真能解决。

    不过心里多少担心,于是开始有了思量。

    接下来,大家继续吃糕点和饼,开始继续赏月。

    表面上再次恢复了其乐融融的样子,实际上,依旧是各怀鬼胎。

    推杯换盏后,众人散去。

    秦铭告别小公主,一路回到了侯府。

    接下来的几天,倒也没什么事。

    可是忽然有一天,竟有几个达官显贵家的纨绔子弟突然到了侯府外。

    下人通报后,秦铭出去一看,三个吊儿郎当却身穿锦服的年轻男子已经闯进侯府。

    秦铭脸色一沉,虽然侯府没落,可就是普通人家,未经主人允许,也是不可以私自闯入府宅的。

    这里人,未免太不把秦铭放在眼里。

    这些纨绔子弟一见到秦铭,一个个都露出不屑的神色。

    其中一个白袍男子道:“秦铭,没想到你这侯府已经落魄至此。连一些花花草草都没了?这些土里长的是什么个东西?”

    说着,这家伙就要去把一株土豆苗拔出来。

    另外两个也都一副好奇的样子,去拔红薯苗。

    秦铭眉头一皱,要不要这么明显?莫名其妙的来秦家,直接就拔土豆和红薯,闲的蛋疼?

    显然不是闲的蛋疼,而是有预谋的。

    秦铭已经猜到,估计自己在院子里种东西的事,已经泄露。

    这几个纨绔子弟,就是来捣乱的。

    这若是让他们得逞了,还得了?

    于是秦铭大喝一声:“都他么的给老子住手,谁敢碰一下这院子里的东西,休怪老子打死他!”

    三个纨绔子弟被秦铭这突兀的一嗓子吓了一跳,可他们是什么人?那可是帝都有名的纨绔子弟。

    平日里欺压百姓,欺男霸女,抢小娘子,当街打人,强占强抢,什么事没干过?

    会怕秦铭这个落魄公子?

    于是白袍男子当即一把将土豆拔出来扔在地上,说到:

    “本公子今儿个就动了,你能把本公子怎么样?”

    同时,另外两个也是各自拔出一株红薯土豆扔在地上,都嚣张的看着秦铭。

    秦铭眼中冷光一闪,心里动了真怒。

    他不知道这三个人是受谁的指使来他这里闹事儿破坏这些红薯土豆。

    但他知道,这个人太恶心了。

    这些红薯土豆是真能救十几万几十万的灾民,真能让他们不至于饿死。

    可幕后那人却为了和秦铭作对,宁愿让这些灾民没得吃,实在可恨。

    于是秦铭眉头一皱,心中怒火冲天。

    当即他便一把握着院子里的一根棍子,看着那三个纨绔子弟怒道:

    “民以食为天,老子不管你们是不是受人指使,但做出这种事,就该死。”

    那白袍男子猖狂的哈哈大笑说:

    “怎地?你想靠这些奇怪的东西当做食物救那些灾民?可笑,今日咱们仨兄弟就把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你全拔了,我就不信,你真敢打我们。”

    话音落下,这三人就要继续。

    然而,秦铭手中的棍子呼的一下,便对着三人狠狠的扫了过去!

    求推荐票,求打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