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16章 文比武斗

    第16章 文比武斗

    大公主的驸马慕羡,素来有年轻一辈才学第一人之称。

    如今中秋佳节,大家聚会,免不了是要吟诗作乐的。

    于是这慕羡就准备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来表现一下,顺便,压一压秦铭,博大公主开心。

    大家见慕羡要和秦铭比作诗,也都来了兴趣。

    一向听说青武侯的小子不中用,文不成武不就的,今日还会作诗?可笑!

    于是,在场的皇亲国戚们,都嘲讽的看着秦铭,等他出丑。

    秦铭却很淡定,作诗么?

    自己可不会像那些小说里穿越古代的主角那般无耻的盗用别人的诗词来装逼。

    因为,他自信自己能写出来。

    于是他开口对慕羡说:“那么,请大才子先作一首!”

    “好说!”慕羡起身,在场中踱了几步,呼把扇子展开,走到大公主跟前说到:

    “夜空一轮银盘落,地有佳人花失色。圆月高悬众星捧,公主之美万人说!”

    一诗完毕,在场众人无不鼓掌。

    这以月色比喻大公主的美,倒也是有一翻味道。

    大公主都满意的点头,看向慕羡的眼神越是柔和,自己终归没有选错。

    皇帝也开口:“不错,慕羡当有才子之名,如此开口成诗,我楚国怕是没有几人。”

    “就是,驸马爷才高八斗,实乃我楚国之幸。”

    各种赞叹声此起彼伏,大家都纷纷讨好慕羡。

    这时,秦铭不屑的开口:“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此话一出,不少人一脸尴尬加怒视看着秦铭。

    慕羡冷笑一声,说:“秦公子,该你了!”

    秦铭淡定的起身,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开口道:

    “中秋时节人团圆,相聚笑言苦不谈。月圆尽是酒中乐,夜半只在花下眠。”

    一诗作罢,秦铭直接坐下。

    而全场所有人都安静了,细细品味这首诗,却能发现,前一句说尽了佳节时期人们的团圆笑语,苦事则不谈。

    后一句却又更凸显了潇洒洒脱的意思,月圆酒中乐,夜半了在花下而眠。

    这种意境,非常美。

    但实际上,前一句秦铭说的就是现在的情况。

    大家表面上坐在一起把酒言欢笑嘻嘻,其实一个个的心里都在妈卖批!

    而后一句是他向往的,喝醉了,可以安心的睡在花前月下,不用有那么多烦心和担心。

    众人品味之后,高下立判。

    和秦铭的诗相比,慕羡的多少有些庸俗和小家子气了。

    只是以月色喻人,却不像秦铭的诗,表达的是这个佳节的意境,和人们向往的洒脱,让人觉得很舒服向往。

    虽然大家觉得秦铭的更好,却没有一个人说好。

    还是皇帝点了点头,道:

    “好诗,意境很好,朕喜欢。看来,秦铭你当真还是有几分才识,不错。”

    慕羡脸色有几分难看,诗的好坏,大家心知肚明,他虽然不甘心,但又无可奈何。

    大公主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毕竟慕羡是她的驸马,一直以才学渊博著称,今日一首诗竟然不如秦铭,让她如何能接受?

    这时,脸色高冷的二公主忽然开口了。

    “大姐,看来你这位驸马不怎么样啊,连一个落魄公子都不如,也不知道你是怎么选的驸马。”

    二公主一向与大公主分庭抗礼,此刻出言打击,也属正常。

    大公主脸色一沉,说:“文无第一,何况一首诗,能说明什么?一首诗不好,不代表才学不好。不过,若是一个会武功的人输给别人一次,那可就真的是武力不精了。”

    二公主眼睛一眯说:“大姐,是怀疑我们武将的实力?”

    “不,我只是怀疑你驸马的实力!”大公主笑着说到。

    二公主的驸马张冲闻言不爽了,起身说:“大公主殿下,您若是怀疑臣的武力,可以让人给我比试。”

    “是吗?那今晚中秋佳节,文比武斗,有的热闹看了。”大公主笑着说。

    皇帝见状也开口:“大公主的驸马已经展示了文才,二公主的驸马显露一下武力也是好的。”

    张冲走出来,说:“那谁与我比试一下?”

    不等其他人开口,大公主就说:

    “不如还是让秦铭来吧,上次养心殿,他不是说自己才能武力都不错吗?才能我等是见识了,那武力,也一并看看吧!”

    秦铭心里冷笑,他上次轻松收拾了大公主派的三个刺客,所以大公主肯定知道秦铭会武功。

    此刻提出这个意见,无非是想看秦铭和二公主驸马张冲斗一斗。

    到时候不管是谁输了,大公主都是乐意见到的。

    这真是好心机啊,偏偏二公主和她驸马没这样的心机,就上当了。

    只见张冲看向秦铭说:“那秦公子,可敢一战?”

    秦铭无语,真是傻子,被人牵着鼻子走。

    于是他只能又起身,说:“有何不敢?”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得过张冲,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的。

    这时,系统的萝莉音响起:“叮,宿主小哥哥是否查看对方信息?”

    “卧槽,有着功能你早说啊,你干嘛不早说呢?查看!”秦铭心里狂吼。

    顿时,一个虚拟面板出现在他眼前。

    姓名:张冲

    身份:张雄元帅之子,从五品游骑将军,晋地县男爵位。

    武力:26

    智力:26

    评价:典型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宿主小哥哥,别虚,干他!

    看到这个资料,秦铭有些疑惑,心里问系统:

    “为什么他的智力和武力一样,你却说他头脑简单?”

    系统回答:“叮,因为只要是个人,正常智力都在三十左右,很聪明的也就是五六十。

    但武力正常的都在一到十之间,厉害的超过十。超过二十就算是普通人眼里的高手了,宿主小哥哥是四十,已经很厉害了。”

    秦铭大概明白了,也就是说智力的起点和武力的起点是不一样的。

    所以数值一样,差别却很大。

    同时他也放心了,自己的武力值是四十,这家伙才二十六,完虐他好么。

    于是他走出来,淡淡的开口:“请!”

    张冲冷笑一声,根本没有把秦铭放在眼里。他在军中是一个打二十几个的主,此刻对付秦铭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废物,几乎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小意思。

    于是只见他一步冲出,随手一个擒拿对着秦铭抓过来。

    秦铭哼了一声,等他靠近后直接探出手抓住张冲的手臂。

    猛地一个过肩摔,张冲那强壮的身子被狠狠的摔在地上。

    一瞬间,全场寂静!

    求推荐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