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6章 跟老子作对的下场

    第6章 跟老子作对的下场

    秦铭不认识这个年轻男子是谁,但料想应该是官二代。

    因为听他自称是县男,是有爵位的,而且是从五品官职。

    根据秦铭的了解,县男虽然在爵位上很低,但一般也很难获得。

    这个年轻男子这么年轻就有爵位,要么是立过功,要么就是有个好爹。

    不过,秦铭可不管他是否有爵位,既然这货阻止自己进宫,那耽误了给小公主治病,就后果自负了。

    皇宫入口大门,秦铭非常淡定的站着。

    那年轻男子见秦铭不走,于是不客气的开口:

    “秦铭,你在这里守着也没用,这皇宫,你没资格进。如今的你,不过是一个落魄侯府的废物而已。”

    秦铭很疑惑,这货为什么非要针对自己呢?

    就因为自己也是驸马候选人?至于么?

    “你父亲已经死了一年了,纵然如今陛下许你晋选驸马,你也应该低调才是,难不成,真以为自己能攀上高枝?”男子又开口。

    秦铭无奈的摇头,懒得搭理。

    不多时,一个老太监急匆匆走出宫门,见到秦铭后,立马走过来。

    那年轻男子见到老太监后,立马带着笑容客气道:

    “刘公公,您这么急匆匆是要……”

    他虽然是县男爵位,但对皇帝身边的亲信太监还是很客气的。

    然而,这位老太监刘公公却没有搭理他,而是直接到秦铭面前道:

    “秦公子,也经下午了,再迟天就快黑了,怎么还不进宫啊?小公主可是皇上的心肝,见你还不去给小公主用药,皇上都着急了,派老奴来找你呢。”

    听到这话,那年轻男子愣了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秦铭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

    “公公,我来了很久了,可是有人不让我进去给小公主看病啊。”

    老太监一听急了,尖声尖气道:

    “皇上昨夜就吩咐,小公主病重期间你可随意入宫,谁敢阻拦你?”

    秦铭冷笑,不说话,看了眼那个年轻男子。

    老太监扭头,对着一脸懵逼的年轻男子说:

    “张公子,哦不,张县男,你阻拦秦公子入宫给小公主看病?”

    那男子已经反应过来,急忙说:

    “刘公公,我没听错吧?他秦铭能看病?还给小公主看病?绝不可能,这小子这一年来就跟个废物一样,怎么可能会看病?绝对是在糊弄人。”

    刘公公哼了一声说:“昨日秦公子给小公主用药后,小公主今早便觉得症状好了很多。

    如今你阻止秦公子入宫给小公主用药,已经是违了陛下的意思,如果再因为你的耽搁延误了小公主用药,信不信陛下杀了你?”

    听到这话,那男子已经吓得脸色惨白。

    小公主是皇帝的心头肉,无人不知,如果真的因为他导致小公主治病延误,那他一百条命都不够死啊。

    刘公公冷哼一声说:“希望不会耽误小公主病情!”

    随即又对秦铭说:“秦公子,随老奴入宫吧!”

    秦铭点头,随即看了眼那个男子。

    却见那家伙狠狠的瞪了一眼秦铭,那目光中带着不服气,和挑衅。

    而且还小声开口:“秦铭,你是大公主的驸马候选人,居然和小公主走的近,你觉得大公主还会给你机会?你一旦落选,我便会慢慢收拾你。”

    丫的,这货一开始就针对自己,现在吃了瘪,看来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啊。

    秦铭可不想给自己留个威胁,于是他也冷笑看了眼那个男子,心里想着:你丫就等着待会儿倒霉吧!

    跟着老太监到了安乐宫,走进屋子后,就见小公主躺在床上,于是秦铭赶紧上前问:

    “怎么样?今天好点了吗?”

    见秦铭来了,小公主急忙坐起来说:“破伤风的症状是好了不少,只是……”

    “只是什么?”秦铭疑惑。

    这时宫女开口:“秦公子,公主好像发烧了。昨夜她睡的晚,一直在想……”

    小公主脸一红,说:“闭嘴~”

    宫女这才反应过来,急忙闭嘴。

    秦铭也没多想,用手摸了摸小公主额头,说:

    “破伤风期间身子本就脆弱,抵抗力下降,如果休息不好,发烧很正常。”

    说着他先查看了小公主腿上的小伤,又用碘伏清洗,上了药后,再拿出注射器开始打针。

    整个过程,小公主红着脸心跳加速。

    打了针后,秦铭想了想,觉得小公主发烧挺严重,说:

    “发烧也不能小觑,得挂盐水,迅速退烧才行。”

    这些都是常识,于是秦铭从医疗箱拿出退烧的吊瓶,拿出针头。

    打针很简单,可是输液很麻烦啊。

    秦铭根据自己以前在医院输液的经验,半晌才捏着针头缓缓地插进小公主那白嫩的手背上比较明显的血管中。

    完事儿后他擦了擦冷汗,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成功了。

    吊瓶挂在床顶,秦铭嘱咐宫女:

    “随时看着点,不要让小公主乱动,尤其是输液的手。另外关注这个瓶子,里面的水不多了,就赶紧找我。”

    闻言小公主说:“你不在这里看着?”

    秦铭说:“这一瓶得一个多时辰呢,我先去陛下那里汇报一下病情吧。”

    小公主点头,秦铭这才离开。

    到了清心殿,秦铭被老太监刘公公带进去后,皇帝正坐在龙案后看奏折。

    见秦铭来了,皇帝急忙问:“听说你被张水这小子拦在宫外了,怎么样,没有耽搁公主病情吧?”

    实际上是没有耽搁的,但……

    秦铭摸出一支烟给皇帝点燃,才开口:“皇上,我一早就准备来宫里,就是怕公主病情被耽搁。却没想到被张县男挡着不让进,拖延了许久。

    公主感染破伤风,本就身子孱弱,如今用药晚了,导致公主又发高烧。如果再晚点,恐怕有性命之忧。如今我已经给公主用了破伤风的药和退烧的药,希望能赶紧治愈。”

    皇帝闻言大怒:“来人,给我把南江县男张水押上来。”

    不多时,两个禁卫军带着之前的那个男子到了清心殿,并且跪在地上。

    此刻,这张水脸色惨白,看到秦铭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皇帝吸了口烟,怒视张水:“因为你的阻拦,导致三公主病情延误,你可知罪!”

    “陛下,臣不知道他是给公主看病,臣…臣知罪,臣错了……”张水吓得趴在地上不断磕头。

    “哼,拖下去,重杖五十。”皇帝怒道。

    闻言张水吓得差点晕过去,打五十大板,搞不好会死人的。

    一旁,秦铭暗自一笑,心想,这尼玛就是跟老子作对的下场!

    求推荐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