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凤栖南枝

165.第165章 鸿门宴7

    第165章 鸿门宴7

    “你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可安排人送你出蓟县。”何婧英温和地说道。

    土拨鼠大概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跟他说这样的话。土拨鼠的眼中有那么一瞬间,亮了亮。但很快,那个亮光又熄灭了。他讥讽地笑笑:“我出不去,我们这的人都出不去。”

    “是因为这里还有你的亲人吗?我们可以将你的亲人一起送出去。”

    听到“亲人”二字,土拨鼠眼睛忽然红了:“我早就没亲人了。”

    忽然之间土拨鼠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哽咽着说道:“走不了,走不了了。奶奶叫我走的时候没走,我没听奶奶的,现在走不了了。”

    他哭得很伤心,哭得不像是一个杀过人放过火的坏人,浑身没有一丝戾气,只有懊悔。

    何婧英静静地站在一旁,一直等到土拨鼠安静了。何婧英叹了口气,开口对齐珍说道:“把他放了吧。”

    一个人落得如此下场,已经是在受罚了。

    齐珍二话不说上前将土拨鼠身上的绳子解开。

    土拨鼠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看何婧英与齐珍,动了动自己已经有些酸麻的手腕,探究地缓缓站了起来,见齐珍没有要为难他的意思,他拔腿就跑。

    才跑了两步他就定住了。似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土拨鼠回头看着何婧英认真地说道:“你们快走吧。别在这里了。”

    何婧英看得出来,土拨鼠是在真心实意地劝他。何婧英微微一笑道:“你有亲人,我也有亲人。我要在这里等他。”

    “没用的!”土拨鼠看着何婧英说道:“进了竹邑就没办法再出来了。”

    “他能。”何婧英笃定地说道。

    土拨鼠摇了摇头:“没用的!他即便能出来也废了。永远都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了!”

    何婧英心里咯噔一跳,蓦地抬头看向土拨鼠:“什么意思?”

    “凡是进了竹邑的人就会被灌下神仙玉露丸。”

    何婧英心底一慌,连着脸色都有些苍白起来。

    土拨鼠接着说道:“我进过一次竹邑,就是发誓要跟随老爷的时候。我们都会被带进竹邑。那根本就不是人能去的地方。我们进去时每个人会被发一个牌子,我的就是二十八。然后就有人给我们发神仙玉露丸。最开始我不知道是什么,我不敢吃。但是他们把我前面那个不敢吃的给杀了。那人是被我们这一批进去的人捅死的。那些吃了药的人就跟疯了一样,杀人的时候还在笑。我害怕,我怕我也被他们撕碎,我就吃了神仙玉露丸。”

    土拨鼠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开始一根一根拔着自己头发:“之后每隔三天就会想吃神仙玉露丸。如果是没有吃,那就生不如死。就像是有人用一把钝刀,不停地再割着你的肉一样!又像身上爬满了蚂蚁。可是又死不了!我受不了!没有任何感觉比这个更可怕!”

    土拨鼠双手颤抖,大口喘着气:“后来三天都不行了,每隔一天就想吃。他们为了得到神仙玉露丸就开始帮老爷杀人,帮老爷去把那些好看的人带回来。表现的好就会得到奖赏。”

    土拨鼠再抬起头时,眼底已经是通红的一片,身上似乎被蚂蚁爬满了一样,又麻又痒。土拨鼠不自在地这挠挠那挠挠,连脖子上都挠出了血痕。

    “我不想杀人,我不想杀人,我只是想混口饭吃,可是我没办法。要是当初听奶奶的,不要去竹邑,奶奶就不会死,我也不会变成这样!”

    土拨鼠越挠越狠,浑身上下都被抓出了血痕:“还有很多人在销金窟里输了钱,就会找麻爷借,麻爷总是很慷慨。可是最后越输越多,就把自己卖到竹邑里去。老爷看得上的就会留下。看不上的,就会摘了那人的肝。”

    土拨鼠浑身都开始哆嗦起来:“没人可以走,没人可以离开的。离开就是死!不!是比死还难受!”

    何婧英见土拨鼠越来越难受,似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赶紧问道:“怎么进竹邑?怎么进去!”

    “进不去,只有青奴和麻爷每个月会挑好看的送进去。送进去的都要死!都要死!”

    土拨鼠忽然抽搐起来,白色的唾沫从口中流出:“药,给我药!我三天没吃药了!”

    土拨鼠的状况看起来比当时周小公子的状况更糟糕。他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他似乎极其寒冷,牙齿在打着寒颤,又似乎浑身都被烈火焚烧,他四肢蜷缩起来,在地上不停地滚着。“药!给我药!给我药!”

    忽然之间,土拨鼠蓦地一抬头,用鲜红的双眼瞪着何婧英:“是你!你可以换药!你可以换好多药!”

    说话之间,土拨鼠竟然从地上站起,扑了过来。

    何婧英一声惊呼。齐珍已经冲了上来,一剑抹了土拨鼠的脖子。

    鲜血喷涌而出,将土拨鼠的灰色粗布衣衫全部浸湿,但他似无知无觉一般,还在向何婧英扑过来。他喉咙被割断,嘴里发出“霍霍霍”地声响,血泡从嘴里一股一股地喷出来。

    齐珍丝毫没有手软,从土拨鼠的后背再刺入一剑,将土拨鼠整个人钉在了地里。

    何婧英腿一软,“哐”地一声撞在门上。

    “王妃,你怎么样?”

    何婧英脸色苍白地摇摇头:“我没事。”

    她怎么能让萧练就这么冒冒然地孤身进了竹邑呢?曹景昭去京城,快马加鞭也要两天两夜,更不说等着何胤派兵前来。可是扶桑盟在这里只有不到两百人,连销金窟都拿不下来,更不说攻进竹邑。难道真的就只能在这里坐以待毙了吗?

    何婧英的手掌紧紧地抓住门框,直到手指的关节都泛了白。

    忽然之间,何婧英想起在销金窟前,那个名叫三十六的黑衣守卫说的话——“老爷不是说最近要挑一批姑娘进竹邑么,怎么忽然又要小白脸了?”

    也就是说,这个月青奴还要送人进去。

    何婧英抬头看着齐珍:“我要去竹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