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宁府(九)

    第49章 宁府(九)

    小鱼儿见滚了一群婆子进来也吓得大惊失色,尖叫一声拿着纤尘的外衣便躲到她背后,都顾不得为自己的小姐穿上最后一件衣衫。门一开,安平公主领着众人便长驱直入,见房间里乱糟糟的,纤尘又衣衫不整,且主仆二人都面色恐慌,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得意转眼又化为关切问道:“颜小姐如何了?可有何不测?”

    纤尘本是一脸惊讶闻言却变为不解的说道:“不测?我好端端的在此,夫人为何有此一问?”

    安平公主见她并无异常倒是颇感意外:“方才你的丫鬟来报说颜小姐把自己锁在房里,敲了半日门也不开,颜小姐自己怎么说?”

    “只因我在更衣,故而不曾开门,竟让这小蹄子搅得府里不得安生,真是该死。”纤尘狠狠的瞪了蔷薇一眼。

    一旁的宁落枳虽不明就里但也听出了纤尘话里的漏洞,便质疑道:“你换身衣服竟需要如此长的时间,这怕是很难自圆其说吧。”

    孔嬷嬷对着纤尘上下一通打量说道:“颜小姐换了如此长时间的衣服,仍旧衣衫不整,只怕很难让人信服,可别是私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何谓见不得人的东西?孔嬷嬷不妨说个清楚。”纤尘眼中已有怒色。

    “颜小姐既无不可对人言之事,又何必恼羞成怒呢?”宁落枳鼻尖轻哼一声。

    “你们……你们信口雌黄。”原本躲在纤尘身后的小鱼儿听了这些话气得也站出来磕磕巴巴的为主子打抱不平。

    “混账!哪里轮得到一个下人说话。”安平公主训斥道,吓得众人皆是一抖。

    纤尘和小鱼儿闻言也低头默不作声,小鱼儿又重新躲回纤尘身后去了。

    安平公主见两相争执、局面僵持,免不得就主持大局的说道:“既然口说无凭,颜小姐又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只得搜一搜颜小姐的房间了,别在宁府出了什么岔子才好,到时我这做当家主母的不好交代不说,颜府脸上也无光啊。”

    “你们凭什么?我好端端的自己的房里,为何要无缘无故让你们搜?”纤尘实在不服。

    “无缘无故?连你自己的丫鬟都觉得你不对劲了才来报我们……”宁落枳自然是很愿意找纤尘晦气的,闻言冷笑一声扫了一眼,疑惑的问道:“那个叫蔷薇的丫鬟呢?”

    众人闻言皆左顾右盼,整个屋子里乃至小院里都没有了蔷薇的踪影,正纳闷便听见外头婆子喊道:“老太太到。”

    老太太一年到头也出不了几次迟寿堂,不曾想却在这个时候过来这个小院,想来定不是巧合,在场诸人心下虽疑惑还是不自觉的让出一条路来,郭嬷嬷和那位弯弯眼睛的丫鬟扶着老太太穿过人群,进到屋子里来,老太太义愤填膺的问道:“你们如此多人围在纤尘屋子里作甚?”

    “老太太,她们无缘无故、无凭无证撞开我的房门,冲进我的屋子,还扬言要搜查,请老太太为我做主,送我回颜府,这宁府我是待不下去了。”纤尘哭得泣不成声,上来抱着老太太的腿不撒手。

    郭嬷嬷赶紧将纤尘扶起来,把她的手递到老太太手里,老太太牵着纤尘心疼的拍了几下说道:“我看谁敢!真当我是死人了,今日我才说了这孩子是我看中的,太阳一落山便要发落了她,这是要打我老婆子的脸吗?”

    安平公主见老太太真的急立马又和颜悦色的来相劝道:“母亲息怒,实在是今日之事颜小姐自己都很难自圆其说,儿媳才出此下策的。”说罢安平公主又吩咐道:“孔嬷嬷,你来将今日之事原原本本给老太太说一遍。”

    在老太太跟前孔嬷嬷也不敢放肆,将事情如实的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不敢丝毫隐瞒亦不敢添油加醋。老太太听着听着也将眼睛半眯起来,说道:“既是如此,搜一搜也无妨。”

    “老太太……”纤尘不安的喊了一声,正是这一声,让在场许多人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横竖有我。”老太太安抚了纤尘又接着说道:“但此时你等与纤尘已经闹到如此地步,即使搜出什么来,也难免让人说是‘夹带私藏’有所准备,终究难以服众。那便让我带来的人与你们的人一同搜,若真的搜出什么来,也就无从抵赖了。”

    安平公主闻言嘴角再次微微抽动,脸色竟有些掩藏不住的尴尬:“母亲这是不相信儿媳了?”

    “若不信你,我便独自搜了。”老太太道:“这好歹是折儿的未婚妻,你可得想着点折儿的颜面。”

    安平公主听到宁折的名字更是怒火中烧,这个小庶女到底是施了什么妖法,迷惑的宁家人围着她转,也顾不得仪态大喊了一声:“搜!”

    安平公主的人以听梅为首,老太太的人以那弯弯眼睛的女子为首,一同在屋里翻箱倒柜的搜,如同抄家一般。纤尘带来的东西极少,加之这屋子陈设本就十分简单,三两下工夫便搜遍了。确实搜出了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东西,便是两只毛色异禀的鸟,通身羽毛如烈火在燃烧一般,所见者无不惊艳。

    “这……”安平公主不解的望向听梅,听梅微微摇头,将手里的东西塞回袖子里。安平公主会意,眼中也随之流露出失望的神色,勉强打起精神来说道:“这是何物?”

    老太太见识远大,不免为众人解释一番:“这是烈翎鹊,是喜鹊之王,我也只在书中见过,不曾想今日在此见着活的了。”

    “颜小姐藏着这东西做什么?”宁落枳也一肚子疑问。

    纤尘好像是被人拿住了短处一般楚楚可怜的低头说道:“这……这是我给老太太的惊喜。”

    “既是给祖母的惊喜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为何不直说?”宁落枳嗤之以鼻道。

    纤尘苦笑一声:“说了还叫‘惊喜’吗?宁小姐似乎从未体会过惊喜。”

    哼!宁落枳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她确实未曾体会过,世家大族里人情最是淡漠。

    “给我的惊喜?”老太太眼神里满满都感动,许久未曾有人对她如此用心了:“你且细细说来。”

    带病也要码字,坚持每天更新,记得投票票哦…还有月票,月票,月票…重要的事说三遍!

    (第47章太劲爆了,被屏蔽了,已经申请恢复了,略等等……嘿嘿……)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