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宁府(二)

    第42章 宁府(二)

    小鱼儿去了快半个时辰才回来,一脸局促正要给纤尘说什么,便听见外头来报说:“侯爷在院子里等颜小姐一同去用午膳”。是了,已至午时,宁府这等世家最注重“食有时”,纤尘也只得暂压好奇之心,略略收拾一下便出去。

    宁折正端坐在几株海棠树之间的石凳上,身姿挺拔、轮廓精致,通身仿佛笼罩着朦胧柔美的光亮,他嘴角微扬,吐气如兰,双眼溢满幸福。一旁的石桌上放着一套青花瓷茶盏,他并未伸手去拿,只是静静的等着,给人一种人淡如菊,缥缈悠远的感觉。偶有海棠花瓣飘落他一抬手便落于掌中,玉脂般的手微微一扬又落到身上与衣袂同舞,更添一份隽美,纤尘一行三人看过来,竟是蔷薇先红了脸。

    “侯爷,久等了。”纤尘如今见宁折已十分自然了,不似刚知晓二人定亲那时的忸怩。

    “荣幸之至。”宁折看了一眼纤尘,腼腆的说道:“今日的颜玥真好是好看。”

    “此话当真?”纤尘实在意外,只因她心知即使她打扮成九天仙女,安平公主也不会觉得她堪配自己的儿子,索性就只让小鱼儿为她化了极淡妆又着了常服。

    “这才是真实的你,乾青观那日,见你身着盛装,整日都好似不自在。”

    “嘿嘿……你瞧出来了?我那日是否瞧着很别扭?我自己也觉得怪怪的。”纤尘顿感有些窘迫,不敢去看宁折。

    “那倒不至于,我只是想告诉你,在我面前你永远都不必勉强自己,做你自己就好。”宁折含情脉脉的看着纤尘道。

    “那个……我们走吧,夫人该等着急了。”纤尘不知如何去回应他这深情的话语和炙热的眼色,只得躲闪,蔷薇和小鱼儿偷笑两声也随即跟上。

    宁折也快步上前与纤尘并行,很快便到了安若殿的偏厅,安平公主和孟枝悦已落座,相互见了礼便也入席。孟枝悦已坐在了安平公主的右边,宁折便在左席坐下,纤尘居末席不提。

    午膳之后果然安平公主立即提出去花厅喝茶,孟枝悦施施然坐于案前,微微颔首。两名小丫鬟将上等白釉茶具端上来置于案上,孟枝悦从罐中挑出一勺贡茶,观音入观、悬壶高冲、春风拂面、关公巡城、韩信点兵,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手法甚是娴熟。她先将茶双手奉与安平公主,安平公主揭开茶盖轻轻一嗅,随即闭上眼睛仔细的品味了一口赞道:“苦中有甜,甜中是苦,先苦后甜,人生亦如是。”

    “夫人您总夸我,我不信,要侯爷说好才我才敢信。”说罢孟枝悦又将第二杯捧于宁折。

    “甘香醇厚,孟小姐果然好手艺。”宁折品了一口说道,“颜玥,你也尝尝,真真堪比御茶房的手艺。”

    孟枝悦霎时面若桃花,接着又将第三杯递给纤尘,纤尘亦有样学样的喝了一口道:“温度刚刚好。”

    宁折才刚喝进嘴里的一口茶“噗嗤”全喷出来了,在他第一天去太傅府上课的时候,原本正专心致志的听云太傅讲课,但因云太傅考问了一名女学生,他当堂“噗嗤”笑出声,大大损了他吴国一流贵公子的风范,没想到时至今日,他贵为文安侯还是被此女逗得啼笑皆非。

    安平公主轻咳一声,睥睨得用余光扫了他二人一眼才对孟枝悦轻言细语的说道:“让枝悦见笑了,是折儿失礼了,他就是块朽木,你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纤尘本来被宁折惹得哈哈大笑的,此刻听了安平公主指桑骂槐的话只得低着头抿着嘴笑了,但宁折方才的窘态实在太有意思了,她憋笑憋的浑身都在抖。

    “夫人瞧您说的,文安侯乃吴国第一贵公子,如今又封了爵位,在吴国谁人能及?他若是朽木别人成什么了?”孟枝悦看了一眼纤尘又道:“夫人还不知道吧,吴国上下都将侯爷与太傅府的云大人并称为吴国‘一时双璧’呢。”

    听到这个名字纤尘的笑容戛然而止,又想到了那日云逸的伤,她的金丝软甲还毫无头绪。宁折也悄悄的看向纤尘。

    “什么‘一时双璧’,要奴婢说这云大人根本不能跟侯爷比。”孟枝悦身边的丫鬟此刻竟敢在宁府插嘴主子的话,想来定是孟枝悦生性柔弱,约束下人不得力纵得她们有恃无恐。

    “雨儿不准胡说,夫人面前哪里有你插嘴的份。”孟枝悦低声呵斥道。

    安平公主虽也觉这丫鬟僭越了,但又好奇这云逸如何不如自己的儿子,便平易近人的说道:“无妨,此处又没有外人,让她说说,我们也当图个乐子。”

    “谢夫人不怪罪,奴婢就是真心觉得那云大人不堪与侯爷齐名,撇开身世背景、人物风流不提,就只说上个月这云大人在聚仙楼醉酒闹事,打伤文安侯府采办家丁一事,他就不配。”

    “哦,竟还有这样的事。”安平公主饶有兴致的放下手中的茶杯认真的听起来。

    “可不吗?至今邺城上下都还传得沸沸扬扬的呢。都说这云大人雅正端方、知书识礼,谁知竟在公共场合醉酒闹事,文安侯府采办的家丁在醉仙楼歇脚,竟被他生生打成重伤。可侯爷呢?丝毫不曾责怪,一笑置之,这气度不是立见高下吗?”

    “云府的这位公子我是见过,是个不骄不躁、恭敬有礼的孩子,怎会如此呢?”

    “古语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凭他什么朝廷新贵,还不是被陛下重重斥责了……”

    纤尘十指仅仅握住手中的茶杯,指节已发白。上个月?便是正月,新年伊始他究竟遇到了怎样的难事?那样沉稳、克制的性子竟然会当街醉酒打人,实在无法想象。

    宁折也不自觉握紧了手中的茶杯,这样的神情,何时她才会为自己流露?

    只有孟枝悦依旧温柔如水笑盈盈的看着众人又给安平公主讲了一些关于茶道的小故事,安平公主听得津津有味直赞她博学多才。

    纤尘神情恍惚的陪坐了一会儿,安平公主便察觉她脸色不好,担心她身子便让她先回房休息只留下孟枝悦和宁折作陪。

    纤尘本没有不舒服,但想着可以提早回房,便不多做解释告辞回去。回房后小鱼儿迫不及待的便向纤尘说起今日上午出去的所见:“小姐,你可知道我方才见到谁了?”

    “谁?”

    “红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