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36章 鬼市(下)

    第36章 鬼市(下)

    他二人出门一瞧,鬼市竟依旧灯火通明,人群更是熙熙攘攘,丝毫不觉夜也深沉。纤尘思量着宁折找不到她应已回去了,而自己和云逸此刻就在鬼市的出口,又都有伤在身便没有进去寻他,两人一同出了鬼市。

    正月里的夜真是冷极了,纤尘只有一套男装,只在里头加了件夹袄便出门了。此刻被寒气侵袭立时打了两个喷嚏,云逸见状立马脱下自己的外衣欲给纤尘披上,又见外衣已是千疮百孔,他有些尴尬的将手停在空气中顿了片刻,犹豫之后还是将其披在了纤尘身上。

    纤尘见云逸只穿着中衣又浑身是伤,心下不忍,想要拒绝,却听见云逸魔咒般的说了一声:“听话”,竟像被下蛊一般乖乖听命行事。

    两人并肩而行,鬼市外的街道已寂静无人,只有一轮孤月在天空陪伴,对影成四人。走了一段,纤尘步伐就落后许多,云逸见她如此便知是腿伤复发,径直走到纤尘身前半蹲下,道:“上来”。

    “你要背我?不用、不用……你还有伤在身呢。”纤尘双手在身前使劲的摆了无数下,拒绝之心可谓十分坚定。

    “上来。”云逸的语气冰冷的如同命令一般,毫无商量的余地。

    “不要,你说上来就上来,你是我谁啊?”纤尘倔强的加快步走到前面去。

    云逸见纤尘不再如同方才那般乖乖听话,直接三步并两步的跨到纤尘身前,将她两手往自己肩上一拉,手一把托住她的双腿,稳稳就将其背起。云逸的肩背十分结实,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一靠近便让人觉得心神安宁。纤尘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一时竟有些贪恋,也不再和他撕闹。

    纤尘虽瘦小,但云逸有伤在身,背起来也并不轻松,他步伐稳且慢。纤尘为了让他能够省点力便将头趴在云逸背上。云逸感觉到纤尘的靠近,心跳立时快了几拍,他微微侧目,又立马转过来佯装镇定。云逸的气息越来越急促,纤尘想要下来又被他断然拒绝,突然心生一计,为他唱支曲子,分散一下注意力。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终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弯弯曲曲的街道如同彩带一般飘向远方,露水将街道打湿的湿漉漉的,露水映着月光整条路都亮堂堂的。一位修长俊雅犹如谪仙的男子背着一位甜美可人、神色满足的女子在街道上慢慢的走着,伴随的歌声和月光……

    如此远的路程,纤尘竟觉得顷刻间便到了。云逸轻车熟路的走到颜府西南角,一个飞身入院,稳稳的停在院内。

    “到了”。

    “啊!如此快……”此刻的纤尘声音已有些昏沉,流露出倦怠之色。纤尘顺着他的背滑下来,腿麻了险些摔倒,幸而她一把抓住了云逸的胳膊,头也随之撞上了云逸的后背。忽又一时出神想起了当初在太傅府求学的时候第一天便偶遇云逸两次,她二人也算得上有缘呢。

    云逸觉察纤尘趴在她背上迟迟不曾站好,便问道:“还好吧?”

    纤尘如梦初醒一般,清了清嗓尴尬的道:“我……我腿麻了。”说罢立即退到一旁规规矩矩的站好。纤尘这才四下里望了望,却见此刻人已在颜府静苑内,且离自己的卧房很近,不觉有些惊讶道:“你如何知晓我住在此处?”

    “不知,随便翻墙进来的。”云逸依旧面无表情,但眼神却不敢看向纤尘。

    “这么厉害,随便翻墙就对了,你都不知道我当时来找你,花了好几个时辰呢,你们云府都被我逛了大半了,就差戳窗户纸一个一个看了。”

    “……”

    纤尘东拉西扯、自说自话说了许久,云逸见她又打了几个喷嚏,怕她着凉,便叫她赶紧回去睡觉,说罢自己头也不回的翻墙出去了。

    云逸走后纤尘撅着小嘴气鼓鼓的道:“正聊得高兴呢,说走便走,真是扫兴。”她在原地站了片刻见墙那头没了动静,知道云逸不会回来了便偷偷摸摸回房睡觉。回到房间才发现云逸的外衣还在自己的身上,见外衣上交错的刀痕思及云逸身上的伤势,便暗下决心明日一起床便去颜朗那里研制金丝软甲。

    纤尘换下男装,又将云逸的外衣和自己的男装一同叠好藏在箱底,看漏壶已是辰时,方才安歇就寝。

    颜府西南角的院墙外一名暗卫隐蔽在夜色里,清清楚楚的将方才的一切看在眼里。他亲眼看见云逸背着睡意朦胧的纤尘,而纤尘披着男人的外衣,两人飞身入院。约一炷香的光景云逸才身着中衣出来。

    暗卫等云逸走远才敢离开此处回去禀报,夜凉如水,他看了看自己刚断的尾指已然结冰,连带着整只手都没了知觉。原来方才宁折从脂粉堆里冲出来,便已不见了纤尘踪影,顺着暗卫所指的方向也没能找到,一时又是忧心又是愤怒,将今夜带来的所有的暗卫一一斩断尾指以示惩戒,又命他们分头查找,若还是无果便提头来见。

    当时宁折带着暗卫在鬼市内大势查找,深怕她被不知死活、见钱眼开的人贩子抓住当作奴隶售卖。便发了信号召集数百人马,将鬼市的花街围得水泄不通,又命人在鬼市其他地方一一盘查以及颜府四角守株待兔。

    那名暗卫来报时,宁折已暴怒之下杀了几名花街的店主,方才那些拉扯过宁折的女子伏在地上瑟瑟发抖,她们此刻方知那贵气十足、温文尔雅的年轻公子是她们惹不起的活阎王。

    宁折听了暗卫的回禀先是一喜,随即又沉入谷底。众人皆屏住呼吸,不知来的是大赦令还是催命符,宁折沉默片刻,神情又和婉儒雅起来,领着浩浩荡荡的人离了鬼市。

    鬼市原本就是日落而作,日出而歇,今夜许多商铺又经历了生死存亡的一劫,一时都关门锁户,整个鬼市也死气沉沉如同真的阴鬼之市。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