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26章 一时双璧

    第26章 一时双璧

    年关将至,邺城发生了许多大事,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有两件。

    其一,宁家长子宁折出使巴国归来,以一己之力瓦解巴国与北楚即将达成的联盟。陛下龙心大悦,封为异姓侯,赐号文安。这文安候可是吴国有史以来第一位不上战场,靠足智多谋、运筹帷幄封侯之人。

    其二,云太傅独子云逸协助陛下办案,秘查出多位贪官污吏的罪证,助陛下清吏治、正朝纲。现破格任用为大理石少卿。

    两位皆是青年才俊才华横溢,貌比潘安,如今又是朝廷新秀,受陛下倚重。一时吴国上下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男子皆以此为榜样勉励自身,女子则心生仰慕,渴望得以青眼。

    此二人真可谓一时双璧。

    眼下还有一庄让人削尖脑袋的大事,便是本月二十四安平公主为文安侯举办的乔迁宴,届时会邀请京中的名门世家、天潢贵胄参加。然,更有传言说文安侯已年十九,明年便要举行“结发加冠”之礼,亲事是万万拖不得了,这次不过是让文安侯与各府闺秀照照面,相看相看。

    京中稍有地位的府邸无不翘首以盼,若接到文安侯府的帖子便洋洋自得,当作是身份的肯定。颜将军、萧夫人不出意外的接到了帖子,连带颜朝、颜朗、颜纤尘也因曾是文安侯的同窗而接到了。

    旁人倒也罢了,只是纤尘这腿……难道要她一瘸一拐的去参加这样的盛宴?萧夫人接到帖子便面露难色,想要推辞,可送贴之人再三强调颜家三小姐是贵客,文安侯确是诚挚邀请。纤尘虽不知她这庶女何时成了贵客,但决计是无法推诿的,想必被人当众嘲笑是免不了。心中甚至怀疑,宁折是为了给宁落枳报仇。

    近日天气晴朗了数日,腊月二十四日清晨复又飘起了小雪,漫天飞雪纷纷扬扬煞是好看。寅时二刻颜府便热闹起来,各院子都忙上忙下的折腾,一时各处应接不暇,不可开交。一会儿哪个丫鬟被踩了脚,一会儿又哪个婆子扭了腰。

    直到辰时各院里才渐渐消停下来,主子们收拾妥当,下人们微微放松的垂手站了一院子。

    今日萧夫人身着如意缎绣五彩祥云夹袄,搭配金丝白纹昙花雨丝锦裙,披了一件纯色墨狐大氅。头上梳着凌云髻,戴着金丝牡丹头面,两侧各簪一支翡翠步摇,典则俊雅、大家风范尽显。

    而纤尘着碧色雪狐棉衣,寒梅映雪百花褶裙,腰间系着天水碧色锦带,宽袖在侧,长裙托于身后,雾鬓云鬟,青丝垂下,碧色发带在风中飘飘袅袅。若说纤尘往日只有姜姨娘三分的美,那么今日便有五分了。

    管家来报,颜将军和两位公子已上了马车,就等着萧夫人和纤尘了。于是萧夫人对萧秋晚和蔷薇嘱咐了一番便领着纤尘出了门。带过去伺候的丫鬟婆子都是精挑细选的,今日也收拾得格外养眼,一行人出门,竟成了一道风景。

    颜将军与萧夫人共乘一辆马车,先行。颜朝颜朗次之,纤尘独自乘最末一辆。每辆马车前后又有四名精壮勇士佩刀、骑马护卫,两侧是三十人的步行护卫队,均穿铠甲、执长矛。马车近处是近身伺候的丫鬟婆子。统共有六十多人,大多是武人体魄,队伍可谓浩浩汤汤、威武雄壮。

    大约半个时辰便到了文安侯府,侯府已开了大红中门迎接官员,女眷们则走两侧的侧门。门前停车落轿之人数不甚数,堵塞了整条街。纤尘在车里美滋滋的偷吃茯苓夹饼、豌豆黄还有枣泥酥,全然不介意此刻的拥堵,恨不得一直在车上坐着。

    不多时便听见外头小厮高亢的吊着嗓子喊道:“颜府女眷到,东侧门入……”马车又挪动了几步,便稳稳的停下来。小鱼儿掀开锦帘,萧夫人已下车,在门口款款而立,秦嬷嬷在旁边撑着一把烟雨油伞,应是在等纤尘下车同行。两个婆子立即走到车前几乎是将纤尘抬下来,今日纤尘不好用拐杖,只得一瘸一拐的走。没走几步便见一架云锦织花的步撵落在她身前,来人道:“侯爷吩咐了,颜小姐有伤在身,可乘撵入内。”

    此举引来宾客纷纷侧目,连萧夫人也略感震惊,对来人客气道:“不知尊驾如何称呼?只是此举实属不妥,例来没有这样的规矩。”

    来人彬彬有礼道:“夫人客气,下官乃文安侯好友聂宇昂,现任京中安防营左副将,负责此次侯府乔迁宴安保。”

    萧夫人与纤尘皆极为讶异,来人竟是个这样有头有脸的人物,为她一个小庶女传歩撵实在于理不合。聂副将似是读懂她们的心思般接着道:“文安侯吩咐,颜小姐是贵客,不可有闪失,还请颜小姐上步撵。”

    纤尘与萧夫人对视一眼,萧夫人对她点点头,她才不情愿的坐上了步撵,来来往往许多人对她指指点点、评头论足,脸皮极厚也不得不低下头。步撵走的快,纤尘很快便和萧夫人拉开距离。一路上的景致纤尘一处也没留意,只觉白墙、翠竹、红梅等交替了几次,便到了,下步撵后发现那聂副将早已不在,想来也是,他大抵是不会进后院的。

    一位神情严肃,身材高大,国字脸,下巴有颗黑痣的嬷嬷走过来,对纤尘行了个礼不苟言笑的说道:“请问可是颜三小姐。”

    这位嬷嬷像极了纤尘在云府罚抄时的监学嬷嬷,她有些畏惧的道:“正是。”

    “夫人在等着呢,奴婢引您过去。”

    “安平公主?”纤尘不敢置信,安平公主竟然召见她,是因为宁落枳吗?腿麻!一阵又一阵腿麻!纤尘想说自己走不动路了,不知嬷嬷是否相信。

    国字脸嬷嬷目空一切,好似不是在对纤尘说话一般道:“颜三小姐请吧。”

    纤尘想要拉扯点什么的想法顷刻磨灭,这嬷嬷看起来不是好相与的,只得一瘸一拐的跟了上去。奈何行动不便,才走了十来步便落后了一截,嬷嬷好似没什么耐性,又命同行的两个婆子去搀扶,纤尘也索性偷偷懒,省点力气,直接让她们架着走了。

    两个婆子雪天也出了一头汗,纤尘心中正偷笑,人已到了一出景致不俗的院落。过了月亮门,是一座状如蓬莱仙岛的假山,假山上种的花草全是没见过的品种,想来是别处引进的。假山正前面便是会客厅,厅里已坐着十来号人,皆是一派名媛贵妇、豪门千金的做派。首座上坐着一位威严的美貌妇人,想来这便是大名鼎鼎的安平公主吧。

    喜欢的亲帮忙投一下票哦!团子码字更有动力。么么哒^3^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