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转机

    第23章 转机

    纤尘向来无忧无虑,心里不藏事,近日许多意料之外的事情接踵而来,又加之管家期间过于劳心,竟大病了一场。眼看中秋将至才勉强打起精神来在院子里搁了一张贵妃椅慵懒的躺着,吩咐闭门谢客,静静的晒着太阳。

    门口的小丫鬟来报说萧夫人房里的颦儿引了云府的表小姐苏锦瑟在门外候着。苏家没有女眷,往年的年节也不曾走动,今年表小姐在府里上学,便代表云家来拜访萧夫人,又因和纤尘曾是要好的同窗,便来纤尘处坐坐。

    虽对外说闭门谢客,实则是害怕面对家人,她无法对颜府如今的局势无动于衷,亦不能轻易断送自己的终身。无论颜将军、萧夫人是何态度,她皆是左右为难,故而只得先躲起来想办法。

    一听苏锦瑟来了,说不出的欢喜,终于有人可以聊聊天、解解闷了。忙叫小鱼儿亲自出去迎,又命彩霞去准备茶点,自己也“嚯”得坐起来,仿佛吃了灵丹妙药一般。

    见苏锦瑟进来,纤尘立马跑过去,拉着她的手往花厅去,边走边聊:“你怎么来了?好些日没见,还好吗?我正无聊呢,可巧你来了……”

    锦瑟见她依旧如往日般口若悬河,精神亦还好,才微微笑道:“过来给萧夫人请安,听闻你抱恙,来瞧瞧你可好些了。”

    “本来挺难受的,一听你来了,竟不药而愈了,说不得你就是那灵丹妙药也未可知。”纤尘说罢咧着嘴一个傻笑。

    苏锦瑟见她今日穿着银纹绣百蝶花裙,外面套了一件粉蓝丝绸罩衣,一根碧色发带将黑发随意的扎在颈后,两鬓蓬松,偶有几丝青丝不拘的飘起,颇有些放浪形骸之美。笑笑道:“气色尚佳,只是想必你心里很是担忧吧?”

    好容易提起兴致的纤尘听了这话立马又如霜打的茄子一般:“此事连你也听说了,着急也无用,横竖牛不喝水还能强按头吗?”

    苏锦瑟知道自己戳了她的心窝,无奈,她今日来的目的便是此事,遂又道:“不知颜将军意下如何?你自己可有应对之策?”

    “我父亲自然是不想我走到那一步的,只是若那边挑明了,我父亲却当面拒绝的话,想来今后必会结怨。我也不想他为我到如此地步。我想好了,大不了离家出走,最多被人耻笑一阵子。”

    苏锦瑟大惊道:“不可胡来,你上次只是被我表哥……就惹出许多流言蜚语,若你真的离家出走、彻夜不归,你的名声就真的毁了。”

    “无妨,大不了一辈子不嫁人,我也不会嫁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纤尘破罐子破摔的道。

    苏锦瑟对纤尘使了个眼色,纤尘领会,叫小鱼儿领着下人们出去。

    苏锦瑟坐得离纤尘更近一步,低语道:“知你会铤而走险,所以特来就是要告诉你,少则三月,多则半年,此劫必过。你一定要想办法拖延时间,但不可冲动行事。”

    纤尘难以置信的望着她道:“你为何如此肯定?”

    “你只管信我便是,别的我也不方便透露。”

    纤尘素知她心性便不再追问,两人又东拉西扯的聊了半晌,纤尘咬咬嘴唇,纠结再三后还是开口问道:“听闻你表哥身体抱恙休学了,如今可好了?可回去上课了?”

    “是了,不过七月中旬就已大愈了。未曾回去上课,姨父在陛下面前给表哥求了差事,说是历练历练。”

    “哦。他生的什么病?别误会,他毕竟救过我,我应当过问过问是吧?”纤尘好似在向苏锦瑟解释,又似在向自己解释。

    苏锦瑟微微露出讶异的神色:“你竟不知?”

    “我理应知晓吗?”

    “……”苏锦瑟斟酌片刻道:“此事我实不便未经他的允许提起,你有机会再问他吧。”

    苏锦瑟见天色不早便辞了纤尘出来,却在静苑门口和颜朗撞了个满怀。两人皆羞红了脸,苏锦瑟行了个礼便要离开,颜朗忙上前回礼道:“苏小姐这厢有礼了,你是来看三妹妹的?”

    苏锦瑟面红耳赤道:“是。”

    “劳苏小姐费心了,何不再坐坐?”颜朗诚恳的说道。

    “不了,叨扰许久了。”苏锦瑟依旧低着头,“二公子,我告辞了。”说罢便转身离开。

    “苏小姐留步……那个……那个‘暴雨如注’确是防身佳品,你出门时务必带在身上。”

    苏锦瑟转过头惊讶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并未说话,仍旧转身离开。

    许久,颜朗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不觉又往苏锦瑟离开的方向走去。竟好似忘了自己是来找纤尘的,连门静苑的门都不曾进去。

    也难怪,他也并非真的是来找纤尘的,不过是去给萧夫人请安时听说苏小姐来看纤尘,自己送上门来佯装偶遇罢了。果如纤尘所言“重色轻妹”。

    八月中秋佳节如期而至,这日乔夫人带了满满几车礼物来拜会。内有珍珠玛瑙一箱、玉器百件、绫罗绸缎百匹、上等药材十盒……在颜府门口下车,礼箱连绵不绝的抬进颜府,洋洋洒洒的摆了一院子。

    颜将军和萧夫人此刻皆是跋胡疐尾、左右为难,颜将军好容易挤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道:“乔夫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您是长辈,怎敢劳驾?”

    乔夫人笑容凝滞顷刻,又恢复如常道:“颜将军好生客气,我虽虚长几岁,但不敢称长辈。咱们还是平辈相称吧。”

    萧夫人打圆场道:“乔夫人您是贵客,我们不敢怠慢,您请用茶。”说着亲自接过丫鬟手中的茶递过去。

    乔夫人并未直接开门见山,而是和颜将军、萧夫人话了半日家常,无非是关心萧国公的身体,又说萧家长子萧无白与柳尚书私交甚好,往后大家都是一家人这样的客套话。此刻颜将军的脸色异常难看,对柳柏钦结党一事他是有所耳闻的,只是不曾想萧家也牵涉其中。

    颜将军以“公务在身不便久留”为由告辞离开,临走时嘱咐道:“乔夫人是颜府贵客,夫人务必招呼妥当,不可坏了规矩、乱了辈分。”萧夫人只得连声应下。

    乔夫人抬手拢了拢头上的东海明珠,正要开口,只见一个丫鬟连滚带爬的闯进来,神色慌张,嘴里大喊道:“夫人,不好了、不好了……三小姐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