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管家(下)

    第18章 管家(下)

    次日卯时纤尘端坐于沁芳园东屋门口一交椅上,蔷薇、小鱼儿、颦儿等依次立于两侧。颜府但凡有些职务在身,抑或不用当值,和个别钦点的下人密密麻麻站了一院子。有人一脸不屑,有人交头接耳,亦有人一脸狐疑。戚戚碎碎、吵吵嚷嚷。只听见纤尘平淡的说了一句:“点名。”

    小鱼儿打开手中的锦缎包皮册子郑重其事道:“喊到名字的上前来照个面,再说说近日手头上的事务和进展。不可拖拖拉拉,必得简明扼要。”语闭众人又是一通窃窃私语。

    小鱼儿:“陈虎家的刘嬷嬷。”

    一个四十来岁,尖头肥臀、白胖如馒头的妇人左顾右盼的走上前来福了一福道:“三小姐好,老奴是负责北面清苑那片果园子的,园子一应事务都如常,每日修枝施肥从不曾懈怠……”

    刘嬷嬷洋洋洒洒的说着,颦儿原本在记录的手却停了下来,正要打断,却闻纤尘道:“园子里都有哪些果树?各自的数目几何?”

    刘嬷嬷不曾想纤尘突然发问,结结巴巴道:“这……约莫桃树有五六十株,杏树三四十株,李树……”

    纤尘抿了一口茶,又缓缓的把茶盏搁在茶几上才道:“看来刘嬷嬷不太会数数,想必别的嬷嬷是会的。那我再问你,今年桃、李、杏这三样果子收成如何,如何分配。”

    刘嬷嬷弯下水桶粗的腰,用腰上挂的一条嫩绿绣荷花的汗巾子擦了擦额头的汗道:“今年雨水适中,收成极好。往年都是把果子分给府里的主子们食用,若有富余奴才们也能沾沾光。今年只怕更有多的。”说到此处,刘嬷嬷的紧张的神色又渐渐变成了得意。

    纤尘:“既然有富余可有应对之策,总不能让果子烂在树上吧?或是拿出去卖了抵作一项收入也未尝不可。”

    “这……这……府里没有这样的先例啊”

    “你只管去外面打听打听,明日午时来回我的话,如若办好了,可分你几分利也是有的。”纤尘想:古语有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见不着好处想来这刘嬷嬷也是不会尽心的。

    刘嬷嬷一听这话便千恩万谢,又是鞠躬又是作揖,如是再三才欢天喜地的去了。

    在场众人也都安静下来,静候被点名。一则打打腹稿,以防被问的哑口无言;二则想着扯上点什么事能得个好差事。院内正鸦雀无声之时,门“嘎吱”一声开了,一个面色发黄,瘦瘦高高的婆子从门缝里钻了进来。

    蔷薇举起右手,四指勾了几次道:“是谁?过来。”

    那婆子踉踉跄跄的走过来道:“给三小姐请安,奴婢是墨韵堂小厨房的。姓蔡,是二门上王兴旺家的。”

    纤尘道:“原来是二哥园子里的,难怪有些眼熟。”

    “正是,二少爷最喜欢吃奴婢做的点心,三小姐每次来了也是要的,有时点心好了还未有人来取,奴婢就会亲自送,故而见过几次……”蔡婆子见纤尘对她有印象,便卖起乖来。

    纤尘见她竟攀起关系来便不再说话,只是命小鱼儿去点一炉檀香。

    蔷薇会意,盈盈双眼半眯道:“你何故迟来?”

    蔡婆子道:“今日睡迷了,还请三小姐放过我这个不中用的一回,往后再也不敢了。”

    蔷薇冷哼一声道:“乌泱泱一院子人就你睡迷了,往日在夫人跟前回话没见睡迷过。”

    蔡婆子知道蔷薇的最是公正严明、嫉恶如仇哪里敢在她面前闹事,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也不是什么大事,既然迟了就小惩大诫一番,给众人也做做样子,免得今日你也迷了,明日他也迷了。”纤尘若无其事、漫不经心的道:“今日算是你初犯,罚三日例银,若有再犯加倍,以此类推。”

    见纤尘竟然这样小家子气,罚下人的银钱,方才那些对她稍有改观的下人又嗤之以鼻。纤尘如何不懂他们的小心思,不慌不忙道:“从今往后不止迟到早退要罚,磨洋工、打架斗殴、背后嚼舌更、赌钱吵架等等都要按这个罚。不过有罚便有赏,罚的银钱一分也不会进颜府的钱袋,统统单独入账,每月再从公中拿出一倍的银钱给恪尽职守、衷心侍主之人。好好在府里服侍必然不会亏待诸位,如若屡教不改,再三触犯也不必我来罚了,就请另谋高就吧。”

    纤尘一番话,众人又是信服,又是畏惧,不曾想这平时与下人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三小姐却是一个雷厉风行、杀伐决断的管家能手。随即个个回话皆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敢丝毫懈怠。

    待纤尘处理完已是巳时早已饿得前腔贴后腔,背了府里那群虎视眈眈的下人纤尘又是那个欢欢笑笑,飞檐走壁的颜纤尘。还未进饭厅便饭香扑鼻,纤尘火急火燎的冲向饭桌,撞得满桌的杯盘碗碟叮叮当当响。

    姜姨娘依旧绰约多姿、仪态万方道:“都是管家的人了,还是这样毛躁,叫下人看了如何信服。”

    纤尘噘着嘴撒娇道:“娘,我都端着一上午了,让我松快松快吧,若不是为这替母亲分忧,谁愿意管这家啊。”

    姜姨娘左手拂袖,右手翘起兰花指,将一块马蹄糕夹入纤尘碟中道:“夫人待你极好,理应如此。”

    二人正说着话,忽见小鱼儿神色紧张的进来:“给姨娘请安。”见姜姨娘轻轻颔首又对着纤尘道:“小姐可否记得上次你看到一个小丫鬟在静苑门口窥窃?方才奴婢似又见到她了,鬼鬼祟祟的,奴婢正要上去逮她,她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纤尘:“无影无踪?你的意思是她身上有些功夫?”

    “兴许吧。上次不也是一溜烟跑了吗?”

    “当日我不曾细想,如今看来确有可疑。”纤尘憬然有悟,再看姜姨娘已面如土色,想来是受了惊吓,纤尘忙宽慰道:“娘不必担心,一般的小毛贼女儿还可应付,再者将军府里还有大哥这样的高手,您只管安心。”

    姜姨娘随即扬起嘴角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道:“傻孩子,娘不曾担心,只是想起今早有事耽搁了,佛堂的灯还没点够,我先过去,你用完早膳便过来帮娘点。”

    “好勒,我用完早膳,焚香、净手就过来。”纤尘笑呵呵的道。

    姜姨娘走出饭厅,笑容立即凝固在脸上,若有所思的回头看了一眼纤尘,随后眼神中闪过一丝笃定的光。墨蓝色的纱裙扫过几阶鹅卵石台阶,去往佛堂的方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