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夜半私会(上)

    第15章 夜半私会(上)

    回到静苑,小鱼儿一边伺候纤尘梳洗,一边给顰儿讲不可乱往佛堂逛,冲撞了姜姨娘礼佛之事。梳洗完纤尘便道:“顰儿,接下来少不得就要辛苦你了。从今儿起,你就跟小鱼儿住一屋,有事情好商量。”

    顰儿满口答应,纤尘又道:“打今儿起我这屋里守夜的事,你们就不必备轮了,让小丫头在外间听吩咐就可以了。夜里好好休息,白天才好打足了精神把母亲吩咐的事情办好。”

    小鱼儿不放心,但也拗不过纤尘只得应了,又千叮万嘱外面的小丫头夜里惊醒点,小鱼儿才和顰儿才回房。

    见二人离开,纤尘便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边翻边念:“到哪去了啊?我记得上次偷偷叫小鱼儿做了一身男装,溜出去玩用的。”

    纤尘把衣柜翻了个顶朝天,好容易翻出来一件宝蓝色男装,普通的款式和面料,穿在纤尘身上却另一番韵味。她娴熟的将泼墨长发束好,左手安上一只蓝田玉发冠,右手迅捷的插上一只祥云簪子固定。

    一位翩翩俊雅的公子,俏皮的转了一圈,对着外面喊:“我今日累了,要早点安歇,没有吩咐不许进来。”

    外面的小丫头哪里听过小姐说重话,吓得赶紧正色道:“是。”

    纤尘见小丫头唬住了,立即开窗飞身出去。颜府本就简约不奢华,漫天星斗下的颜府更是静谧安宁,一个灵巧的身姿在颜府后院的小路上一面左顾右盼,一面掩护着奔跑。到了院墙边,一个飞身上墙,对着颜府做了一个鬼脸,如同一只小猫般轻盈的跳了下去,稳稳的落在地面。

    出了颜府纤尘便觉一身松快,似脱缰野马一般,只是……她亥时一刻便出了门,如今都快子时了,竟还没找到太傅府,这条路好歹也走过这许多次了,纤尘再次被自己路痴的程度打败。正在气喘吁吁,满心挫败感之时,转过一个街角,一座明晃晃的府邸赫然出现在眼前。

    虽已近子时,但云府的门口挂着二三十盏灯笼,把整条街照得通亮,门口两只石狮子威风凛凛的震慑住宅子,一股让妖魔鬼怪无处盾形的气势。三间的耀眼的兽头大门,中门足有两三丈高,委实宏伟。

    “云府果然有钱”纤尘心中边想边沿着围墙往后走,既然找着了前门,那后院便不远了。但是纤尘这才发现她大错特错,远!极远!估摸着又走了一炷香的功夫,才至后门。也顾不得自己口干舌燥、筋疲力尽,又是一个飞身入院。兴许是大病初愈,又每日混天度日,丝毫不注重保养,体力不支,下盘不稳,落地时撞上了一棵树,一时天旋地转。

    “云府果然太太太有钱了”在后院转了许久的纤尘再次感叹,何处才是云逸的居所呢,总不能一个一个去挫窗户纸看吧,许多房间都未掌灯,也看不到啊。

    心中正愁山闷海,忽的闻见一股子药香味飘来,纤尘一个猛子扎进树丛里。夜色中隐隐可见两个丫鬟,一人端着一盅药,另一人提着一盏写着“云”字的灯笼,从纤尘身边的长廊走过,隐约听见端药的丫鬟道:“走快些,公子的药须按时服用,不可耽搁。”

    纤尘想着云逸是云府的独子,想必说得便是他,果真病的如此重吗?半夜还需服药。想到这里纤尘不自觉的眉心一蹙,手指啪得折断了一节树枝。这声响吓得她立马回过神来,幸而未被人发现,赶紧跟上那两个小丫鬟。

    易斋?怎么像个出家人的阐室,还在如此偏僻的地方。大半个荷塘把易斋和云府的其他部分隔开,易斋一连五六间房,围城一个小院落,两面临荷塘,一面背对院墙,看起来很是孤独,和云逸一样……

    送药的小丫鬟端着药盅出来,小厮送出院外,又重新把门闩上。纤尘趴在房顶,看着小厮在门口回了话,就转身走了。这个小厮他见过,是云逸贴身伺候的,那此刻云逸房里是否已经没人了?

    纤尘穿男装混迹市井时学了不少偷鸡摸狗的小把戏,在窗外打开一个闩子不在话下,一把匕首从缝隙处一挑,大功告成。她瞪着眼睛,偷偷摸摸的一点一点打开,约莫开了有两寸,正露出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立马石化。

    屋里一位穿着白色亵衣的男子手里拿着一盏翠竹灯正冷冰冰的看着他,这眼神她再熟悉不过了,只是今日还参杂了一些看不清的情绪。纤尘尴尬的挥挥手道:“好巧!”

    “……”

    “听闻你抱恙在身,我特来探望。”纤尘想找个更充分的理由,但是没有。

    云逸钳口不言,转身走了。纤尘愣愣的不知他何意,正想着要不逃吧。却听见里头低沉的一声“进来”。

    方才冷了的半颗心立马又活跃起来,哪里想得到“淑女形象”这种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东西。“嚯”得打开窗,一手撑着窗台,两脚跳了进去。

    纤尘望了一眼这屋子,脑中只想到了一个词“空空荡荡”。云逸坐在床上,想来是早就睡下了,又起来服药。床边不远处有一个木架子,上面只放着一把长剑和一只玉箫,还有一张茶几和四个软垫。以及被一张西风烈马图屏风隔开的只放着文房四宝的书桌。

    烛光下的云逸冰冷的让人觉得孤独,他依然风姿卓越,一身白色亵衣魅惑十足,纤尘竟有些恍惚起来。只是精神稍有不足,确有病态,琉璃般的双眼正打量着纤尘,似乎在等纤尘开口。

    “那个……我……我口渴了,对,我口渴,给我喝点水吧。我一刻未歇的跑了一个多时辰才到。”纤尘呵呵的道。

    听见“口渴”二字,云逸的紧绷的脸上有些微动,耳根瞬间红到了脖子,手指收紧握住膝盖,久久才说了一句:“自便。”

    纤尘见状也不客气,歪坐在垫子上,右手高高举起茶壶,仰着头嘴巴大大张开,茶水精准的流进嘴巴里,她大口大口的吞咽,豪爽如大汉。

    云逸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纤尘喝干了茶壶里的水,转过身磕磕巴巴的道:“究竟是何疾?”

    “无碍。”

    “哦”纤尘后悔啊,来的一路就顾着找路,也不打打腹稿,如今不全然不知该说些什么,真可谓进退维谷,骑虎难下。

    喵……喵……喵……

    一团黑色的毛绒的小东西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了出来,在云逸的脚边咬住他裤腿死拉活拽,跟不温不火的云逸形成鲜明对比。云逸被它拽的无计可施,呵斥道:“皎皎,别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