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求学(上)

    第4章 求学(上)

    果然是民风保守,虽是男女都有授课,但是中间隔着一个又高又长的屏风。纤尘完全看不见两个哥哥,太傅府又是第一次来,不敢乱跑胡闹,只得一个人坐在末席发呆。

    太傅府的课程果然很受欢迎,来了男男女女二三十人,都是筛选过的达官显贵之家的子女。像颜家这种三品府第若不是有那一段渊源想来是来不了的。女学生比之男学生较少,总共也就七八个,都是纤尘不认识的。纤尘是庶女又不爱和名媛小姐们看戏听曲、吃茶聊天。

    只见坐在首席的一位穿着鹅黄色长裙,梳着飞仙髻的女子,手持一把贵妃扇,老成持重、不苟言笑的端坐着。眉似远山,眼似丹凤,颧骨略高,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看面相这黄衣女子也就二八年华,却有种让人不敢靠近的距离感。旁边一位红衣女子小心翼翼的朝这位黄衣女子挪了挪,用手帕遮着殷桃小嘴道:“落枳姐姐,听说这次来听课的还有一位庶女,啰!就是最末席那个穿白衣服的,她爹不过是三品小官又是庶出竟然跟咱们坐在一起,真是抬举她了。”见黄衣女子仍肃然危坐又接着道:“听说他父亲是云公子的启蒙师傅,卖了老脸,亲自求了太傅大人给她求得一个末席听课的名额……”

    这位黄衣女子乃是内阁大臣宁首辅和当今陛下妹子安平公主之女,名唤宁昕,小字落枳。向来自视甚高,不肯与旁人为伍,除了当今陛下膝下的王子公主,怕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自然不会去说一个小庶女的闲话。宁落枳看了看这位红衣女子道:“庄妹妹的父兄皆是朝廷重臣,她自然是比不了,由她去吧。”红衣女子见她如此看重自己的家势,便笑盈盈的与她继续拉家常,宁落枳仍是一副矜持高贵的模样。

    纤尘是习武之人,听力自然了得,她们的话尽数收入耳中,心中想道:“父亲对我实在宠爱,可是您老人家为什么老是好心办坏事呢,费这劳什子的精神干什么。”

    纤尘看着这一群花红柳绿、茵茵燕燕、叽叽喳喳好生头疼,想着离开课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就在这附近逛逛,绝不走远,绝不闯祸,绝不迷路……嗯,尽量不迷路。

    左一个弯右一个岔路的,纤尘竟然真的迷路了。这太傅真是雕梁画栋、奇山异树、怪石嶙峋,可在纤尘这个不懂风雅的人看来都长得一个样,地上的迷宫走不通就只有飞上去看了,她记得授课的房子是一个圆形尖顶的独特建筑。

    只见她一个马踏飞燕,飞身上树,脚下一蹬又抓住另一根藤条,身姿轻盈,步伐娴熟,连大哥颜朝都说她是天生习武的好苗子。却不是认路的好苗子,感觉越跑越偏了,正想对策之际,忽然有一股沉重的力压在她的肩上,把她从树上按了下去。

    纤尘踉跄的落地,险些又摔一个狗吃屎,眼看就要和大地再一次亲密接触鼻血横飞之时,她在鼻尖和地面轻轻触碰的时候停下来了,有人拉着她的衣襟把她提了起来,这个差点勒死她的姿势让她一点不想感激对方。

    她转身手指着对方生气的叫道:“有你这么英雄救美的吗……”

    后面半截话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虽然从对方的力道她准确的判段出了对方是名男子,可万万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男子——身高七尺,肤白胜女子,极其俊俏,双目既似琉璃又似霜雪,眼中看不到一点波澜,一身玄衣衫衬得他多了几分神秘意味。纤尘心想道:“今日是走了狗屎运了,天仙下凡被我给撞上了。”

    玄衣男子道:“何人?”

    纤尘被勒的脖子生疼,干呕想吐,虽然对方长得美,心中还是有火的道:“你又是何人?”

    对方眼下一沉,直接一掌劈过来,纤尘虽轻功了得可是武功却一点不会,对方出手又快,一个躲散不及直接倒地,虽然对方只出了一成力,还是震得她飞出五丈远。

    因近日北楚细作猖獗,玄衣男子怕是细作混入,才突然出手试探,谁知这女子轻功极佳,却丝毫不会武功,心中正暗自懊悔出手伤人,一时分神。谁知地上的女子竟是睚眦必报之人,一个鲤鱼打挺,蹿道他身后飞速跳上他后背,双手死死挽住他脖子,双腿紧紧夹住腰,嘴里怒气冲冲的喊叫着:“出手偷袭,非君子所为。看你人模人样有几分姿色,却如此行事。”

    “……”玄衣男子心中一团乱麻,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形,不知该怎么应变。好容易掰开她死死勒住子的双手,把她甩到地上,道:“走开。”玄衣男子依然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完全看不出他刚刚被一个女子“轻薄”过。

    纤尘被甩开自知不是对手,就只有言语攻击了:“哼!你打我一掌,我吃你一回豆腐,咱们扯平了。”

    “……”玄衣男子虽仍旧面不改色,但是也忍不住微微侧目去看一眼这个“不知廉耻”的姑娘,惊讶吴国这钟灵毓秀之地竟然能养出这般没羞没臊的姑娘,看来此人是北楚细作的可能极大了。

    纤尘:“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我告诉你吧……”

    玄衣男子:“不想”。

    纤尘话音未落就被这个没礼貌的人打断了,对方轻功更胜纤尘,一转眼就消失在碎石路的尽头。

    与其说是潇洒离开,不如说是落荒而逃。这名玄衣男子乃云府少爷云逸,去课堂的路上见一女子在树上跳来荡去,身法极好,怕有细作潜入便去细细查看一番,谁知道是这样一个情景,对方不但是个小姑娘,还这般口无遮拦,没羞没臊。云太傅向来刻板严厉,云逸从小就规行矩步,不敢有一丝偏差,严格遵守“男女授受不亲”,不曾和任何外姓女子接触过。谁知今日遇上这样一个一言一行都毫无章法的女子,心中唯恐避之不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