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序二

    第2章 序二

    洛州多水,房屋多沿河而建,连成一片。水路陆路四通八达,来往经商的人络绎不绝,即使到了亥时街道上依然人来人往,小贩们依然热情吆喝。宫家就在河边一处热闹的所在,一排黑瓦白墙的房子在夜色下伸向远方,其中一座不小的院落里,灯火通明,欢声阵阵。

    一位美貌妇人搂着一位国色少女打趣道:“我的雪儿要嫁人了。”

    旁边一位商人模样的中年男子,崔胡子瞪眼睛的怒道:“有什么可高兴的,便宜那小子了。”这位便是宫辰雪的父亲宫沛。宫老爷一番话惹得丫鬟婆子们都乐不可支。

    妇人正要开口逗他。却见一个门房的小子冲了进来,惊恐万分的大喊道:“好多人……门外好多人,个个又高又大,杀气腾腾……只怕已经进来了。”

    宫辰雪大惊失色,望向父母,岂料父母似意料之中一般,虽惊慌却不失措。命所有仆人各自逃命,院子里四面八方十七八个狗洞都可以过人。一时人仰马翻,来不及收拾细软各自四面八方乱奔。

    在一片混乱中,无人注意到宫家老爷夫人,拉着宫辰雪往后院跑,后院有一处奇臭无比的地方,是宫辰雪从小就没有来过的,正是小厮们共用的茅房,她一个千金小姐自是不必在这种地方出恭的。心中正疑惑为何如此危急关头爹娘却要带她来这里。只见宫沛走进茅厕,在角落一处轻轻敲了三下,又在房梁下一处轻轻敲了四下,便开启了一道暗门。宫夫人赶紧把女儿推进去,并叮嘱道:“贴身项链万不可丢,物在人在,外面不管发生什么事不可出声,此机关一旦启动,三日后才会自行开启。”

    宫辰雪大惊:“爹、娘,你们赶紧进来啊,不要丢下女儿……”

    宫沛老泪纵横道:“此间阳气只够一人存活三日,雪儿要为宫家满门活下去。”说罢,暗门封死,顾不得爱女痛哭拍门。

    宫家夫妇二人赶紧回到正厅。此时正厅已经来了许多精壮男子,为首的是一位杀气十足的男子,来人皆戴着鬼面具,看不清长相,不过从身形来看,不像是吴国人。

    不等对方开口,宫沛就视死如归的说道:“早知今日了,我宫家世代守护,绝不会苟且偷生。尔等不必多费唇舌了。”

    为首的男子并不开口,而是身边的另一位鬼面人道:“自然有千万种方法让你们开口……”

    话音未落只见宫家夫妇双双吐血,不多时便支撑不住倒了下去,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表情异常痛苦却一声不吭,且紧紧牵着彼此的手。下人们见状更是惊恐无助、尖叫连连,那声音里满是绝望。

    这位鬼面人对为首的禀报道:“尊主,两个老东西已经中毒身亡。”

    为首的鬼面人摸了摸自己大拇指上的宝石戒指,冷若寒冰的说道:“审问仆人,掘地三尺的搜。”

    这位鬼面人应声而去,两个时辰过去,为首的鬼面人已喝了数盏茶了,那鬼面人才进来回话道:“宫家传至宫沛手中,人丁稀少,宫家只有一女名唤辰雪,是远近闻名的美人,与洛州首富纪家有姻亲之约。现两名老贼已死,宫辰雪下落不明,仆人皆无一人其去向,只道趁乱跑了。宫家上下已掘地三尺的搜查却一无所获。”

    为首的鬼面人似是有些不耐烦道:“无用的东西。”

    回话的鬼面人见状立即跪地求饶,浑身颤抖、大汗淋漓,仿佛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一般。

    为首的鬼面人闭目思索片刻吩咐道:“派人四处搜查,给我盯死纪家。”又举头四下里扫视一圈继续说道,“烧掉宫家,一只狗也不能活着出去。”

    回话的鬼面人虽惧怕,还是瑟瑟发抖的劝阻道:“启禀尊主,此地房屋四面相连,若起火怕是周边几百户都会殃及,临行前老尊重再三叮嘱低调行事,此时不宜引起两国纷争。”

    此话正击中要害,为首的鬼面人虽极不甘心,也只得叹道:“常言道‘大隐隐于市’,宫家行事果然有一套,派细作给我仔仔细细的查,宫辰雪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三日后宫辰雪气息奄奄的从暗室爬出,见宫家灭门、爹娘惨死,虽伤心欲绝却不敢忘却爹娘临终遗言。便从狗洞爬出,易容乔装,走水路逃出洛州。

    宫家确极擅隐蔽,连密室都修在旁人决计不会想到的肮脏邋遢之地,从小宫辰雪便被父母悉心教导极擅隐蔽自保故而能避开外面的天罗地网。

    但毕竟是血肉之躯又陡然遭此巨变,她最终还是在担惊受怕、饥寒难耐、奔波疲累之中体力不支晕倒在地。昏迷中宫辰雪隐约感觉到有一个身材高大,手臂粗壮的男子把她抱进了马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