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8.第948章

    第948章

    “云离,有些事情,你不必要太过于纠结,我不会当东盟的盟主,就是想告诉你,你可以做这里的新盟主,而且,没有人比你更合适。”夏秀敏的语气低了下来。

    “那你想要什么?”云离是聪明人,就算再怎么跳入夏秀敏设好的圈套,但也明白,这世间没有白来的东西。

    “让我自由,云离,现在东盟已经是一盘散沙,我相信,会有很多的人觊觎这里的财富和势力。东盟就犹如一块鲜美的羊肉,周围是虎视眈眈的野狼。这样的道理,我就不用多说了。”夏秀敏看着云离,他刚刚还瘫坐在地上,这一回又重新站了姿势,只是样子依然有些恍惚。

    “我会帮你顺利继承盟主之位,铲除所有的威胁。我相信,这个赤焰曾经用尽了心血的地方,你也不愿意送到别人手里。如果这样的话,你就给我自由如何?”算是一个很吸引人的交易,夏秀敏相信,云离一定会答应自己的。

    “你觉得就凭你的一己之力,其实,我若不用你的帮助,势必也可以做成新的盟主,对于盟主的位子,我倒没有那么介意,但就像你所说,我不想把赤焰毕生的心血都送给别人。”云离的嘴抿了抿,样子有些痛苦。

    “相信这东盟里,最能够胜任盟主的人物就是你,但若我要和你来一个竞争,你也未必是我的对手。所以,我们何不站在一条船上,让我助你一臂之力,没了我这个竞争对手,你就可以顺利的继承赤焰所有的东西,我知道哪些对于你意义是不一样的。”夏秀敏往云离的痛处说去,但她也是从心里要帮助云离的,因为会被他的用情所吸引,所打动,如果东盟毁了,她也不会高兴到哪去,赤焰的死,说到底和她也有一定的关系,那么放眼望去,只有云离可以好好的守护赤焰的所有。

    夏秀敏走的这一步棋,算是必然。她也不愿意东盟就这么瓦解了,如果把一切交给云离,算是最放心的结果。

    “好,我答应你!一旦我成为新的盟主,那么就给你自由,到时候,我只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云离的眼神飘的不知道去了那里,他不想看夏秀敏一眼,似乎看见了她,就只能想到那么多伤心的往事。

    “那就一言为定。”夏秀敏点点头,不过一算日子,明日,就是东盟新任盟主的选拔之日,如果一切顺利,也就是她夏秀敏解脱之时。

    东盟选拔新任盟主的事情,已经散步到了武林中,很多门派都来了东盟参加这场盛宴,夏秀敏也有些震惊,从没想过,这江湖上的派别竟然如此之多。

    她是一个新人,又和赤焰有一点点关系,最后夏秀敏不知自己要以怎样的身份站在云离的身边,索性用面纱蒙住了脸,和绿佛一起一左一右的站在云离的身边,虽然选拔新任盟主是东盟自家的事情,但是这种场合,势必是召集了天下所有的江湖人士,夏秀敏看着前来道贺又观战的人,不知是喜是悲。

    现在东盟整个一盘散沙,这些来的人,又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即使名义上都是正面又积极的,但又有谁能保证不会有贼鼠之辈呢?

    等各大门派都坐好位置以后,云离也是摆了摆衣袖,他永远都穿得很单薄又缥缈,白色的衣服会跟随着他的动作在身后飞舞,只是轻微的趔身或者坐下,就会显得衣袂飘飘。

    夏秀敏很想问问云离是在哪里整的出这么一套衣服来的,每一件都是同样的白色,可样子和花式却又不一样,而且人穿上又显得很有气质。

    想太多了,夏秀敏抬头继续看着面前很是庄重的场合,各大门派的代表都围坐在擂台的四方。包括云离坐在了南边,擂台上是东盟这些年来培养的各种暗影,两两相斗,最后胜利的人可以参加盟主的选拔。

    在面前的是两个穿着鬼魅一样黑色羽衣的男子,其中一个喜欢用扇子当做暗器,他每次一出手,必定把扇子摇开,夏秀敏对于这种手法再熟悉不过了,这扇子里必然有毒,然而,东盟本就是以用毒出名,这样看来,在赛场上使出这种手段,倒也不是什么事情。

    夏秀敏看的有些乏,反正她是知道结果的人,所以根本不用纠结到底是谁胜谁负,只是一旁的绿佛很紧张。

    “你怕吗?”夏秀敏问云离,她的声音很小,但是刚好够那人听进耳朵里。

    “为什么要怕?”云离问道,头都不抬一下,看着擂台上打斗的男人,表情云淡风轻。

    “怎么说东盟也是几千甚至上万人的组织,这想当盟主的人往日都看不出居然这么多,真是低估了大家的实力。如果有人在你之上,夺了东盟的盟主之位,夺了赤焰所有剩下来的东西,你就真的不怕吗?”夏秀敏有些出于无聊的问道,可是那人明显的紧张了起来,他好看的指骨用力的掐着面前的木桌边缘,上边有他深深的指甲印。

    “你都和我站在一条船上了,往日的自信怎么又消失不见了,这不是你!”云离反驳道,他是有些担心,不是盟主之位有多么吸引人,完全是因为,他不想失去任何关于赤焰的东西。

    “哈,逗你的!”夏秀敏笑了笑,真的很闷,她就是让空气多流动一些,这样看着擂台上打斗的两人,她很累:“就应该这么相信我,赤焰的东西,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

    云离没好气的一句话都不想跟夏秀敏说了,他认真的看着擂台上对打的人,现在出场的变成了青羽,他最强大的技能就是速度,一般不会有多少人可以摆脱掉他超人的速度。

    然而,就算那上边再怎么厉害,夏秀敏都不能抵挡住孕妇该有的困意,她真的可以在这样紧张的时刻睡觉,而且还睡得很香。

    夏秀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很多剑声,一个挺拔的男人在黑暗中背对着夏秀敏,似乎那剑声都是从那里传过来的。夏秀敏不缺胆量,她很像走进看看那人长了什么样子,为何会从他的身上爆发出那么多声音来,却一靠近,那人就消失了,转而变成那么多锋利的剑把自己围住了,她站在最中间的位置,似乎从哪一个方向都脱身不了。

    夏秀敏一个惊醒,满身都是汗,还有额头上的,把她浓厚的头发都沾湿了很多。

    她的嘴角不禁打了一个哆嗦,那个梦那么真实,完全就像是真真切切发生在自己身边一样,她的手心布满了汗水。

    “醒了?”绿佛走过来,夏秀敏才回过神来,她点点头,刚刚真的做了一个噩梦。

    但是,她却发现,原本属于云离的位置上,连一个人都没有了。奇怪,他去哪了?

    夏秀敏有些疑惑的看着绿佛的样子,绿佛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在那正打!”她用手指了指擂台,夏秀敏一眼望去,就看见那个白衣飘飘的男子正在向周围人发起进攻。

    这是头一次,夏秀敏看云离这样的表情,他从来都很云淡风轻,可现在,为了守住赤焰最后留下的东西,却变得那么阴狠,对手,更是被云离各种击败。

    夏秀敏倒是松了一口气,如果云离保持这样的状态,别说东盟了。怕是整个西周,都能被他一并拿下,而且,她从来没有发现,云离不忧愁不哀伤的时候,还是很像个男人的。

    云离的武功算是上乘中的上成。给各大门派都见识了东盟的实力,怕是再没有人会对东盟有所企图。

    他从最开始的以一敌二变成了更多,最后,整个局面都有些七星邀月的感觉。云离就站在最中间的地方,周围全都是对他虎视眈眈的人。

    该死!夏秀敏有些怨恨的咒骂道。这明显的不公平啊,说好的一对一打呢?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但这些担忧都只能变成了站在一旁看台上的无奈,对于夺取盟主之位,她没有考虑太多,一直以为,除了云离没有谁是有资格进入最后选拔阶段的人,可不想,现在的东盟,根本就是各怀鬼胎。

    “姑娘,怎么办,现在和云离对打的人越来越多了。这样下去,东盟的内讧就明显的摆在了各大门派面前了!”绿佛担忧的问道。

    “一定有内奸的,绿佛,是谁这么快的把赤焰死了的讯息散步到武林中,而且,现在摆明了要抢夺盟主之位,还当着这么外人的面,一定是内奸想要把东盟搞垮,这回来的门派再趁虚而入,从而瓜分了东盟。”夏秀敏分析的没有一点错误,“你看看,今日前来观战的人,到底有哪些是东盟的仇家?”

    绿佛一看,摇了摇头:“哪有什么仇家,这些都是东盟曾经鼎力帮助过的门派,真的仇家又怎么会被请进来。”

    夏秀敏点点头,自己真的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她把目光也放远了一些,却发现云离已经有些无力招架那些人了,心狠狠的揪了一下。

    “云离!”夏秀敏大声的喊了出口,那一刻,她是紧张的,她不想要云离死。

    “绿佛,一定是内奸,现在东盟都危机了,你去把进来东盟的门封锁,一个都不准逃出去!”夏秀敏吩咐道,她还不信了,要把那个叛徒还有对东盟这块肥肉觊觎很久的人抓出来,就那么难。

    这几日,因为计划离开,她的身上又重新装满了毒器和暗器,只要她想,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绿佛离开后,夏秀敏便跑到了擂台跟前,眼看着那些人对云离步步紧逼的样子,她把自己身上的银针飞射了出去。

    这些事带有高强麻醉的药物,她亦不是这个擂台上需要打斗的人。只是,到现在了,谁又能诬陷谁在作弊。

    那些对云离苦苦相逼的人有的瞬间就倒了下去,夏秀敏从来都相信自己调制的麻醉,是真的可以让人昏睡三天。

    云离吃惊的看着夏秀敏,没有想过她会不夏一切的跑到擂台上。然而,夏秀敏却用有些阴狠的表情对着那些伤害云离的人骂道:“找死!”

    她还想要继续把手里剩下的针刺下去,有的是可以致命的毒针,却不料,突然周围传来了一个很是尖锐的声音,夏秀敏转身,却看一个长相不算出众的男人一直盯着自己:“姑娘擅自跑到擂台上,已经是违反规则了,你帮助了云离,所以,云离应该算违规。”

    夏秀敏恶狠狠的瞪着那人,她实在不明白到底是有多么不知羞耻的人还能在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明明刚刚有那么多人对付云离,可是他却一口判定云离作弊,真是好笑。

    “这次比赛,云离没有输,明眼人都看见了,有那么多人都在对付他,你现在公然这么判断,岂不是更有私心?”夏秀敏替云离说话,并且附带了自己很挑衅的眼神。

    “那是十二煞,本就是一体,他们作战从来不分开,云离敌不过那些人,当然不能算胜!”那人严肃的说道。

    “好笑,那里岂是只有十二个人,我倒觉得,并不止十二个吧。什么十二煞,这样一说,东盟的盟主岂不是要给十二个人当?”夏秀敏还带着面纱,却是连眼神都能把周围所有观战的人凌迟一样,她的凶狠,从目光里一点点迸发出来。

    “这!”裁判顿了顿,然后看向夏秀敏,但明显觉得这个人不是东盟的,才问:“姑娘的意思是?”

    “云离本就是你们东盟最强大又聪明的人,如果不把盟主的位子交给他来做,东盟就是自取灭亡。”夏秀敏直言道,她也不想让天下人看了东盟的笑话,在这里自己人打自己人。没劲。

    裁判是一个长者,他的胡子泛白倒也很长,最后锊了锊胡子,然后点了点头,自始至终,云离都是充满奇异的眼神看夏秀敏。

    十二煞是东盟里暗藏的最厉害的武器,他和那些人对决,其实是提前说好的,并不是要让那些人出来和自己争夺盟主,反而,那些人是听从云离的。所以,为了给其他门派,甚至是东盟暗地里结交的仇家看看,,才出此下策和十二煞对打。没有告诉夏秀敏这件事,却也被她搅和了。

    “既然姑娘这个外人都替云离发话了,我们东盟邀请你们来也就是为了见证公正,当然会听取姑娘的意思。”裁判很会意,然后迅速的把这一次胜出的机会判给了云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