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7.第947章

    第947章

    那时候,绿佛刚好发现了夏秀敏的特殊体质,把这个建议告诉赤焰的时候以为会讨了盟主欢心,却不料,换来的是那人对自己更加失望的神态。

    最后,赤焰宁死也不愿意让绿佛再靠近她一步,还说,要让绿佛临死都去保护夏秀敏,那是一个毒誓,绿佛一旦违背,就会遭到天谴。

    所以,誓死捍卫了夏秀敏,成了绿佛的下一个使命,由赤焰那里传承而来。

    “他的遗训,莫不是保护这个女人。绿佛,我做不到,你不是不明白!”云离的眼眸里化不开的雾气,他是一个善良的人,更是一个敏感而脆弱的人,栽赃夏秀敏,造谣她是杀害盟主的真凶,让他的良心也会感到不安。

    “云离,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不是吗?为何你还要揪心这件事情,盟主已经去了,如果你还是这么执迷不悟,就休怪我无情!”说完,绿佛胳膊的衣袖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很是锋利的小刀,她没有做下一个动作,看云离的眼神也由最开始的厉气变得很哀伤。

    她是知道那人有多苦的,也是最了解云离的处境的。

    这些年,云离徘徊在这两个男人之间,心甘情愿的做了赤焰的棋子,陪在西子昱身边难道就不危险了吗?特别是他每次执行了任务回来,赤焰还会和其他女人纵情高歌的时候,云离心底的哀伤,就是个人都会懂得。

    然而,这次情况就更加特殊了,他所执念的那个人,已经离开了,却也是因为面前那个已经昏死过去的女人,绿佛的心漏跳了一拍:糟糕。

    她一个起身,就飞到夏秀敏被高绑着的架子上,夏秀敏已经昏沉的醒不过来了,烟越来越大,绿佛不仅要护住夏秀敏的身子,守住自己,还要对抗云离突然来的阻挠,形式有些危险。

    两个人在空中打了开来,绿佛把刚刚手中的小刀奋力的往云离的身边甩了过去,却被他轻易的躲开了。

    绿佛的武功并不算好,毕竟对于她来说,最强大的技能是治病,所以和云离比起来,绿佛只能抱着昏迷不醒的夏秀敏在火焰上方旋转,还要时而踩踏那个木架,一旦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谁也别想活。

    “云离,收手吧!”绿佛挡住了他一招,但身子在空中越来越不稳,很快就好像要掉下去一样。

    熊熊烈火之上,越来越看不清云离的双眼,他的美在这场火中更是被淋漓尽致的放大了,却意外的冰冷的他所有的情绪。

    云离步步紧逼,绿佛还要守住夏秀敏的身子,只是真的很无奈,根本再接不住云离的一招一式。

    “啊!”绿佛喊道,因为眼睁睁的,就看着夏秀敏的身子从自己的手里滑落下去,她则站在木桩上,用脚把自己卡在了那里。

    所有的希望,使命,似乎在那一瞬间变得空洞了起来,绿佛的心跳的剧烈,她只明白一件事情,就是,夏秀敏要死了。

    那火海,根本是无法想象的炼狱,然而夏秀敏就那样被自己从手上滑落了下去。

    绿佛再一转身去看云离,却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各种情绪和跳动剧烈的心脏,绿佛环夏了一下四周,突然发现,云离横抱着夏秀敏的身子站在了火场以外的范围,他的身上有些被灼烧的布料,夏秀敏的头发,也有些冒气。

    很意外不是?但绿佛的心慢慢的落了下来,如同她的身子。

    “你为什么救她?”不解,紧蹙的眉心,绿佛不懂云离现在的用意,他那么讨厌夏秀敏,只差一步,那人就能死了,可云离还是救了她。

    “这么容易就死了,这样可没有意思!”云离冷笑了一声,然后把夏秀敏的身子甩在了空中,绿佛赶紧上前一接,才把夏秀敏稳住了,她一看就明白夏秀敏是因为烟火吸入过多,才昏迷了过去。

    “云离,不管怎么样,现在我们不应该去追究这个女人的死活,东盟已经没有了盟主,可谓是群龙无首,如果不尽快选出下一任盟主,我们就真的会被武林中以往的各种仇家所剿灭。”这是绿佛最担心的问题,东盟称霸武林已经很多年了,现在赤焰一死,整个东盟势必会受到一些牵连,加上这个消息已然在江湖上走漏了风声,那么以往很多仇家,就会找上门来,到时候的东盟,怕是真的被扫荡的尸骨不存。

    云离紧紧的皱了皱眉头,东盟是赤焰一生的心血,虽然看似毁在了夏秀敏的手里,但现在来看,也不能说没了就没了。毕竟,他是看着赤焰一手一手的把这里建立起来,这是属于他们的国度。

    “现在的东盟,就是一盘散沙,人心不齐,你我又何必再因为其他人而内讧呢?”绿佛看着云离,问。

    这话说的也没错,云离到最后,也变得妥协了。

    这就是他,就算被赤焰利用,被赤焰抛弃,被赤焰当做旗子,可是,到了最后,到了他死,他还是在想着如何帮那人守住了这最后一份属于他的东西。

    云离,是善良的,是敢爱敢恨的,更是爱憎分明的。这些年,赤焰对他的态度,就如赤焰本人说的一样,根本不能和西子昱相提并论,可是,人都是这样,总有属于自己的执念,或者说,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觉得珍贵,他永远都把赤焰放在第一位,永远永远。

    “好,那就先整顿东盟,切莫少小人趁虚而入!”云离开口,最后,又撇了一眼绿佛搀扶的夏秀敏,眼神幽暗的阴冷,他对于那个女人的存在,始终是介意的。如果说为什么要救她,其实,只是因为,他想知道赤焰临终了都说了些什么。

    仅此而已。

    绿佛把夏秀敏带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点了一些香,又端了一杯水过来。用她的方法,夏秀敏慢慢的醒了。

    “是你?”每次睁开眼睛,夏秀敏就能看到绿佛,伴随而来的是她有些淡淡的疑惑:“我没死?”

    “恩!”绿佛点点头,把手里刚刚端着的药重新放好到一旁,才开口:“保住了!”

    她的性子很淡,也是分事的,如果真的像刚才那种情况,绿佛肯定会着急。

    “谢谢!”夏秀敏开口,她连忙摸了摸肚子,那里边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小家伙,刚刚,一定害怕了吧。

    她不禁叹了一口气,看绿佛,又问:“那云离呢?”

    “最近,他应该都会很忙吧,而且你放心,他占时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绿佛安慰道,她以为夏秀敏在担忧。

    “我想离开这里!”夏秀敏突然说,这里,有太多破碎的回忆,让她痛苦不堪,如果能快点离开,那是最好不过的,而且,她真的很想念裴寒,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

    “你离开也算是一件好事,只是,现在却有些困难。”绿佛吞吐的开口,夏秀敏是被放了,不再被绑起来,但也是换了另一种方式对她进行监禁,东盟这么大,岂是她说出去就能出去得了得。

    “是云离不让我出去?”夏秀敏好笑的问,但如果她决定做的事情,就算是玉皇大帝,也拦不住,之前不愿意离开,是因为有很多迷惑和心结一直在心里横着,现在,这些东西都已经不重要了,她也应该回家了。

    “他自然有办法不让你离开,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否则,一旦出了什么事情,我就真的不敢保证你还有命活着出去。”绿佛感叹道,她是担心自己没有命再救她了,夏秀敏的对头可不是一般人,云离自小就在赤焰身边,也随了赤焰一起习武多年,两人的功夫都不相上下,她根本不是云离的对手。

    “我要离开的话,他根本就拦不住,而且,谁说我非要和他打一架才能摆脱这东盟?”夏秀敏皎洁一笑,眼眸里闪烁着异样的亮光。

    绿佛看不懂,但最后却也照着夏秀敏的意思把云离请了过来。

    那人很是修长,穿着一身白衣,飘飘而来,想一个仙人,只是看夏秀敏的表情冷淡的有些憎恶,全身每一个细胞似乎都散发着对夏秀敏的不满。

    “没想到,你还有胆子找我?”云离很是惊讶,不应该是他传话给她的吗?却不料这个女人刚一醒来就要急着见他。

    “没错,我详细你,一定很想知道赤焰临终前告诉我的话。”夏秀敏嘴角扬了扬,她就是太了解心里战术,所以才会很有把握的相信云离会相信她接下来所说的话。

    “他说,把东盟的下一任盟主传给我!”

    云离瞪着夏秀敏,几乎是完全不能相信的眼神,有几秒都已经呆住了表情,最后,他回过神的时候,很是冰冷。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云离从鼻翼间闷哼了一声,表情很是不屑,然而他紧紧握着的手指却暴露了他此刻的情绪,他是担心的,比任何人都要在意赤焰临终到底说了什么,可是,却不是自己想要听到的东西,失落会更多一点吧。

    “你不相信也没有关系,本来我就没有杀他,你造谣给东盟说我杀了赤焰,现在盟主的位子,都要篡夺了不成?”夏秀敏微微的提高了声音,表情变得一本正经起来,她严肃的样子倒还真像有那么回事。

    “笑话,东盟这么大,岂是你一介女流之辈在此胡作非为的,更何况,赤焰也不会笨到把自己毕生的心血留给你!”云离的声音突然暗淡了下去,最后一句话,连他都不敢开口,是啊,东盟是赤焰毕生的心血,他对眼前这个女人到底用情有多深,难道他还看不出来吗?

    云离的心很是抽痛,甚至可以用绞痛来形容。

    “其实不管你信不信,我只想说,我对东盟的权利,包括盟主的地位从来都没有在乎过,更没有想过去称霸这里,所以,如果你介怀的是这件事情,倒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反正他的遗言就说给我听了,你完全可以不相信。”

    夏秀敏对上云离的眼睛,她说的很有底气,她不恨云离,更不讨厌他,对于东盟那个虚有的盟主之位,她也没有多么在乎,只是现在,她若想要离开这里,就必须这么做,难道还要她和云离拼个你死我活不成?那么怕是还不见得她出一招,就已经致命。

    “你当真对盟主之位不感兴趣?”云离疑惑的问道,但他不知道,这就是夏秀敏的心里战术,她就是想要先放掉云离身上所有的戒备,然后离开。

    “现在赤焰死了,我知道大家都很难过,东盟也变成了一盘散沙。我一直听闻东盟是培养暗影的组织,以用毒高强最为出名,而我,从小就善毒善医,如果用这一方面来选拔新任盟主,倒是可以拿得出手,但若真的让我习武,恐怕也要输给所有的人,所以,我的自知之明告诉自己,这个位子,绝对不是我夏秀敏可以胜任的,而我,却希望东盟快些选出新的盟主,毕竟群龙无首,可不见得是好事。”

    夏秀敏诚恳又很有条理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她就是想要明确的告诉云离,她真的不会去争夺盟主,更不会再有什么雄心,然而,这些也不过是她提前就布好的局。一旦云离开始相信了自己,她就能利用这个人,离开这里。

    其实,利用别人的信任,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人都是感情动物,夏秀敏又何曾冰冷过呢?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她考虑最多的,还是她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就算她有千错万错,这个生命,一定要延续下去,这是她和裴寒的宝宝,她不能那么自私的没有责任去照夏孩子。

    云离的确把最开始有些鄙夷的眼神慢慢的放了下来,看夏秀敏的神色里多了一份不可思议,然而再怎样,都掩饰不了他的哀伤和厌恶。

    “他就没有说一点别的吗?”在意的事情,终究还是赤焰对自己的感情。其实道理都懂得,那人对他的感情,他又不是不了解,但人就是这样,有时候还宁愿自欺欺人。

    “恩,他希望你幸福。”夏秀敏开口,赤焰临死的时候并没有提云离的事情,他做的很绝,所以根本不会在意云离的感受,又或者,他真的把所有感情的寄托都给了自己,而她,在觉得赤焰够狠的时候,是不是也应该反省一下自己呢?原来他们都在做同样的事情。

    “幸福?”云离整个人的重心都有些不稳,快要从站立的姿势上倒下来。夏秀敏知道他是用情至深的人,现在说这些话,他怎么样都会很伤心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