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6.第946章

    第946章

    “很多事情,我已经看透了,没有什么意义再去争抢了,你知道吗?对于你,有些事情是我骗了你,比如我的身份,还有之前没能说清楚的事情,我们之间,似乎有些话说不开,我就永远也进不了你的世界。但后来,我明白了就算很多事情是透明的,你心里已经住了一个人,却也不愿意为那人改变了自己的心。”他像是把所有的力气都用来说这话一样,夏秀敏的眉心紧紧的锁着,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可是,你难道连撒谎都不会吗,可不可以怜悯我一次,让我也感受一点点你的爱?”

    几尽奢求的语气,赤焰的眼睛越来越没了力气,好像下一秒就要闭上了一样,再也睁不开。

    “我要的,不过就是你能对我说一句话,哪怕不是出于你的真心,哪怕是你骗我的?”

    夏秀敏直直的看着那人,可是让她撒谎,真的有些做不到。她的怜悯,也绝不会因为一个人的乞求而变了味道。

    她的心里已经有人了,真的不可能再说违心的话,对于赤焰,她是出于真的内心的关心,因为这些伤都是她造成的,可是,不是所有道歉和内疚,都要变换了方式。

    “赤焰,我不会说违心的话,所以,请你不要逼我!”她的声音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不知道要怎么开口,那人已经是在哀求着自己,夏秀敏难受的有些呼不上气来。

    “就算是骗我,也不愿意吗?”赤焰的眼睛里含了一些水花,谁会想到,往日里东盟那个称霸天下的盟主,现在居然还会在这里求着别人。

    “小九九!”这一声,是夏秀敏对赤焰所能做的最大限度的给予,要怪就怪她的爱已经给了别人,这一生,怕是再也拿不出多余的精力去安抚第二个人。

    “恩,你这样叫我,让我感觉,好像我们又回到了最初相见的时刻。那时候,我并没有那么喜欢你,所以,我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那时候的我,是真正的我,还是现在这个我是呢?”有些沉痛的问道,赤焰把眼神飘向了另一个方向,或许那里,有他此生最美好的记忆,永远都忘不掉了。

    “你一直都是你,不需要为了任何人去改变,赤焰,我要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情,这些事情甚至超乎了我所有的想象,可你还做了。”要怎么去表达她现在的感情呢,她都有些无力。

    “你果然是你啊,就是现在都不愿意说一句骗我的话!”赤焰的嘴角有些苦笑的扬了扬,很无奈,:“其实,我很多次都会在想,做这些事情有什么意义呢?我多么想要抹掉你所有的记忆,但最后,还是放弃了,你说,如果你忘记了以前的事情,对于我,会不会也是另一种感觉呢?”

    夏秀敏摇了摇头,她沉默的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赤焰又继续道:“你是一个很让人倾心的女人,怪就怪我,认识你太晚。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在那人之前遇到你,你说,到时候,你会不会给我一点机会呢?”

    说完这话的时候,赤焰已经苍白的不像话了,他整个人所迸发出来的脆弱已经把他完全的包裹住了,更是把夏秀敏也感染了。

    “会,你对我这么好,就算不是我,对于任何人,都会心动吧,如果早一点遇到你,我一定会喜欢你的。赤焰,但这一生,我现在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夏秀敏很哀伤,她是跪倒赤焰的石床跟前,把那人紧紧的掺着,因为赤焰似乎已经没有了重心,马上就要倒下去了。

    “哈!”他破碎的一笑,然后下一秒,鲜血就从口中直直的喷了出来,夏秀敏懂医,她怎么就看不出赤焰已经走到了命运的尽头。

    “没用了,很多东西,既然想要得到,就要学会付出,从前,我不知道这个道理,但现在,终于明白了。比如,你。”他的每一个字都是极为虚弱的喊出来的,夏秀敏的眼泪簌簌的往下掉,根本就忍不住了。

    “有人在陷害你,但是,我没有查出来那人是谁,西周的百姓需要交代,所以,这件事情,是我和西子昱做的第二笔交易,只要他闭一只眼睛,等这件事摆平了,我也会让出自己的权利。不过,我也算是明白了这些年他为什么那么拼了命的护住云离。”

    夏秀敏的身上也沾染了赤焰的鲜血,她很像叫他停下来,不要再说了,可那人却偏偏不要,好像再不说什么,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暗算你的人,我真的不能帮你除掉了,你要小心,等孩子出生了,记得抱着他来看看我,我说过,不管是你和谁的孩子,我都喜欢,因为,那是你的孩子。”手颤抖的很厉害,因为整个人都没有一丝多余的力气,赤焰的身子也变得越来越冰凉。

    “为什么,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夏秀敏抱着赤焰的身子,那人已经慢慢的睡了过去。

    “记得我们的来世之约!”眼睛,终于闭上了,微弱的气息也停止了。刚刚还砰然跳动的心脏,现在却一点也感受不到任何动力了。

    “小九九!”夏秀敏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悲伤来形容了,整个人变得木讷而空洞,声音很小,颤巍巍的双手一直紧紧的抱着赤焰已经不省人事的身子,嘴边重复了一遍又一遍那声音:“小九九。”

    漫天的紫色纱帐飘摇的越来越厉害,好像有一个灵魂被超度到了空气中,多了一缕风一般,石室里的灯火也越来越暗,仿佛有些和赤焰的生命息息相连,那人去了,它们也变得幽暗起来。

    可是,能感受在手心的东西,只有越来越冰冷的身子和渐渐失去温度的掌心,这就是生命,如尘埃一般,去了,就只剩下越来越没有温存的躯体。

    赤焰死了,这件事情在整个东盟都传了开来,但没有人可以随意进入赤焰的房间,包括云离,所以,很多口风上的描述都是,夏秀敏满身是血的从盟主的石室里走了出来,然而,赤焰也死了。

    所以,赤焰的死不仅变成了夏秀敏心头最难释怀的一件事情,也逐渐变成了整个东盟讨伐凶手的事情。赤焰的死,总归是和夏秀敏欢有些关系的,就从当初重了那么多的毒来说,夏秀敏就有逃不掉的责任,那些人对于夏秀敏的愤恨,完全超脱了对人很人的感情,整个东盟都认为夏秀敏杀了赤焰,并且,要把她用以最残酷的方式凌迟。

    这件事情,不仅传到了云离耳朵里,更是传到了西子昱和裴寒耳里。

    那一日,裴寒已经找到了西子昱,并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只是西子昱已经接受了赤焰的条件,帮夏秀敏摆平了那个案子,就放弃对皇室的控制以及对云离的掌控,所以,就算裴寒不说,他也会那么做。

    之后裴寒一直被西子昱以名义上的贵客留在了皇宫,但实则是对他行动的监视,因为西子昱在做一笔最大的交易,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裴寒没有办法脱身,只能让手下的暗卫去查探夏秀敏的下落,另一边,他也知晓了这个案子的幕后并非东盟人所为,而是另有其人,最后一经打探,果然还是裴祺干的好事,他知晓了西子昱在西周内广招贤才,便使用了手段让夏秀敏出名,然后让她背上在西周皇城内散步毒药害人的罪人,最后让他们两人再无翻身之日。

    不过,千算万算,裴祺都想不到这之间还有赤焰的插手,更不知道事情根本没有他计划的那么顺利,西周的皇帝更是和夏秀敏在无形中站上了同一条船,最后,裴寒和夏秀敏,都活得好好的。但这是后话了,很久之后他才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真相。

    夏秀敏被东盟的暗影们绑住的时候,却也毫无还手之力,现在她是站在人家的地盘上,怎么说,都是百口莫辩。

    唯一可以说得上话的人,是绿佛。其实很多次,绿佛都愿意相信夏秀敏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这之间有太多的恩怨情仇,又有谁能说的清呢?

    可夏秀敏会很沮丧又消极,纵使她杀人已经数不胜数,但对于赤焰的死,却是那么揪心的痛。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因为除了裴寒以外的人,而感到如此的难过。

    夏秀敏的情绪一直都不算太高,她的失落来自内心深处的自责。赤焰和她很像,并不算拥有多么美好的童年,甚至生长的无忧无虑,反而,在皇室的斗争还有这些年武林中的打拼,他过的一定很辛苦,所以,赤焰的死,是夏秀敏误会了他所有的美好,把那人想象成了自己认为的最可恶的样子。

    她的精神自赤焰死后就很是萎靡,连想着要离开东盟都没有了。直到自己被绑住的时候,腹中突然传来的剧痛,让夏秀敏有了一些反应。

    这时候她才明白,就算自己做了怎样的错误,孩子,都是无辜的。

    然而那个时候,夏秀敏已经被东盟里的各种暗影用绳子绑在了十字木桩上,身子被牢牢的捆在上边,木桩高架在空中,夏秀敏的脚下,就是熊熊的火焰。

    “烧了这个妖女!”这个声音够狠,以至于在那样的情况下,夏秀敏还能清晰的辨认出来说话的人是谁。

    “云离!”她的嘴角轻轻的勾了一勾,在有些发白的火光之上,有些苍白有些嘲弄。她不知道要怎么去评价云离,他的确很可怜,为了赤焰,做出了那么多事情,甚至连自己的命都愿意送给那人,被他当做棋子一样使唤,到头来,却也变成了赤焰和西子昱交换她用来的对象。

    然而,就算这些天再怎么难过,她还是很清楚的,那个散步了自己刺杀赤焰的谣言,就是出于云离之口。

    “如果有什么话还要说,我可以留一些时间让你把话说完再去。”云离的表情变得和夏秀敏第一次见他的样子时一样,很是冰冷的口气,没有什么表情可言。

    “放了我!”夏秀敏直言道,她现在不能死了,她还有和裴寒的孩子,很多事情,就又不一样了。

    “放了你?你杀了盟主,我现在放了你,如何让整个东盟安心?你以为自己是谁呢?”云离抬着头,和夏秀敏对视上,表情不卑不吭,但是,很容易发现,他眼里有浓浓的哀伤,那么重,那么重。

    “云离,放了我,我就告诉你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和你有关!”夏秀敏使劲的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更加清醒一点,她已经快要把被脚下的焰火烧晕了脑袋,鼻翼间传来的烟味更是让夏秀敏几度喘不上气来。

    “你以为说上几句他,我就会相信你的话吗?”云离狠狠的回应,一点也不受现在场合的影响,可是,就算表面再怎么冰冷,也抵不过内心汹涌的波澜。

    “信不信由你!”夏秀敏咳嗽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她真的快要晕过去了,这里的空气本就很稀薄,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更是觉得自己快要挺不住了。

    云离鄙夷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是在犹豫,但却不去行动。周围零零星星的有几个暗影站着,夏秀敏现在的情况,也被他们尽收眼底。

    “云护法,这女人看上去快要不行了。”一个男人提醒道。

    就算云离犹豫到底要不要放夏秀敏下来的时候,这个以往处死东盟奸细的石室里,走进来了一个穿着绿色谁水纱的女人,她的脚步很快,云离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来了,因为那人的身上,总有一股药草的味道。

    “云离,放了她!”绿佛的眉毛挑了挑,她的步子走得很急,一直以为,夏秀敏只是一度的抑郁,还不会弱的真让人绑了去,可现在一看,情况并非如此。

    “凭什么!”云离反问。

    “盟主的遗训,你想不想听?”绿佛几乎是怒斥了声音出来,她是一个很忠心的人,整个东盟里,大多数和赤焰走的近的人,都曾经是被赤焰施舍和救治过,所以,这个组织才会这么万众一心,当赤焰都开始变心的时候,大家第一反应就是不解。

    绿佛是很忠心的人,赤焰当初不愿意接受她的建议来治病,就是因为绿佛告诉了赤焰其实夏秀敏的血可以解毒,至少赤焰身上很多奇怪的毒,都能用那女人的血来摆平,否则,就会暴毙。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