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4.第944章

    第944章

    云离算是放心了,然后把目光对上了赤焰紧抱着夏秀敏的手臂,那么紧张的赤焰,他不曾见过,他这样对别人。

    夏秀敏挣扎了自己的身子一会儿,想从赤焰的身上跳下来,那人却抱的更紧了,最后,夏秀敏是死死的扭着自己的身子,才有些摆脱了赤焰的禁锢。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赤焰,你不是一直在疗伤吗?”夏秀敏鄙夷的看着赤焰,他的打扮,完全不像多日在石室里待着的样子,倒更像是才从外边回来了一样。

    “我…”赤焰吞吐的看着夏秀敏,不知道从哪说起好。

    夏秀敏明显感觉到了欺骗,又联想到那个在自己身上的案子,表情都好不到哪去!

    “所以,那些孩子都是你杀的了?赤焰,你到底做了多少事情,我原本以为那件事情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可是,这就是你玩弄别人的把戏?”

    夏秀敏因为生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更是会觉得喘不上气来来,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又是假的,她突然有些看不清所有看到的东西了。

    “你懂什么?你以为自己在这里无忧无虑的生活,是理所应当不成?那个案子,本就不是盟主做的,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呼小叫?”云离怒喝道,他的表情更是在往日如女子一样柔媚的平淡中多了一点嫉妒。

    “够了,云离!”赤焰微微的转了头,却不看云离一眼。

    “这里没有你的事,下去吧!”赤焰下了逐客令。

    “没有我的事?赤焰!你现在就是这样对我的?你会后悔的!”云离咬牙切齿,自尊心让他愿意离去,甩着长长的袖摆,云离整个人都有些疯癫,他的表情那么怨恨,让夏秀敏在原地站着都不知道怎么再去说一个字。

    云离,如果她刚刚没有听错的话,那人也是直呼了赤焰的名字,看来,他们的关系真的不一般。那么,他们两个刚刚口中说的那人,到底是谁?

    夏秀敏觉得很晕,再加上还怀有身孕,她无法正常的站立,一个用劲,就会让自己的力气慢慢变少。

    以至于她的身子都有些无力的快要倒了下去。

    赤焰稳稳的接住了她,夏秀敏却把头转向一边,避免再和赤焰四目相对,她的那么多问题,现在都变得开不了口。

    夏秀敏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绿佛在身边照夏着她,很惊讶的是,这里并非是赤焰的房间了,到处都是草药的味道,石室里也不见那么多紫色的纱帐。

    “这是哪?”夏秀敏开口,但怎么看,这里也还是东盟,她有些懊悔自己怎么没能逃了出去。

    “是我的房间。”绿佛轻声开口,她把面纱卸了下来,露出很是清丽的容颜,夏秀敏第一次见绿佛的样子,却发现,她的左脸上,赫然有一个疤痕。

    “你的脸?”夏秀敏出于关心的问道,绿佛生的还算好看,但却被那道疤痕毁了,好好的一张脸,也有些不完美。

    “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绿佛苦笑了一下。

    “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我知道,你总是跟在赤焰身边,他的事情,你一定知道!”夏秀敏走到绿佛跟前,很是渴求的眼光看着她。

    “那你想知道什么呢?”

    绿佛问。

    “赤焰的伤,还有这东盟到底怎么回事,那个云离又到底是谁?我的案子到底如何了?”

    夏秀敏想问的东西实在太多了,然而赤焰那人本身就是一个谜,靠近了他,就不得不遇到更多迷惑自己的事情。

    “你想问的事情,我都可以解答,只是希望姑娘不要告诉盟主就是了!”绿佛点了点头,表情突然就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我答应你!”夏秀敏诚恳的点点头。

    “其实东盟,虽然在江湖里是一个暗影的组织,听上去倒也不算什么正派,但是,这都是盟主毕生的心血,他一手创办了东盟,也是为了一件事情。”绿佛看了看自己书桌前头的那副画像,夏秀敏顺着那画像看了过去。

    画像上,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有些端庄又温柔的美丽,女子静静的坐在椅子上,表情很祥和。

    “为了这个女人吗?”夏秀敏会意的问道,那女人确实够美,所以赤焰也会沦陷吧。

    “对,就是这个女人,她是一个非常善良又漂亮的女人,可是,就是因为他的善良,所以才被人陷害,栽赃,有些无辜也有些可怜,是不是?”

    绿佛的眼眸里闪动了一点点水光,她的神色变得有些伤感起来。

    “这个女人,是赤焰最喜欢的人不成?”夏秀敏思索了一会儿开口,如果不是挚爱,他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造出了一个东盟。

    “对,是她最爱的女人。”绿佛点点头,然后嘴角扯了一个很是深意的笑容:“是他的母亲!”

    什么?夏秀敏睁大了眼睛,这画像上的女人,居然是赤焰的母亲,可是,怎么就会为了他的母亲建立一个东盟呢?

    “为什么?这儿和他的母亲又有什么关系?”夏秀敏抬头看了看那女子的画像,被上好的金丝线框编在里边,她细细的品味,却突然发现了一些端倪。

    那女人身下的椅子,不是普通的椅子,是一把凤椅。

    难道…她是皇后?

    夏秀敏震惊的几乎全身的毛孔都打开了一样,汗毛更是竖了起来,她转头看了绿佛,那人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眼里飘过了不易察觉的阴影。

    “你心里想到的,就是我要告诉你的。”绿佛点了点头,不等夏秀敏开口,她就主动的说了出来。只剩下夏秀敏无比惊讶的看着她了。

    “她是西周的前皇后,也就是盟主的亲生母亲。”绿佛顿了顿,夏秀敏问道:“这么说来,赤焰就是皇子了?所以,他也是有皇室血统的人?”

    她真的很惊讶,不过也难怪了,自己的案子被压了下去,仅仅是一个东盟,又怎么会左右皇室,如果赤焰没有很大的本事,她的案子,怕是谁也压不下去了。

    “是,盟主的母亲,是西周的前皇后,所以,就算他日后再怎么颠沛流离,也是西周的皇子,他身上的血液是高贵的,这是不争的事实。”绿佛沉了沉声音。

    颠沛流离…他过得很苦吗?可是现在看来,在东盟,那人却是呼风唤雨,要什么有什么的。

    “那么,他也是那个操纵西周皇帝身后的那个人吗?”夏秀敏一针见血,她早就知道西子昱被人控制着。

    现在看来,要操纵皇帝,让他变成西周的傀儡,只有赤焰会有这个能耐和理由了。

    他有一整个暗影集结的东盟,西子昱怕是也会因为这个理由而对他退让几分,所以才会日复一日的任由了赤焰的作为。

    “你果然聪明,难怪盟主会对你这么念念不忘!”绿佛有些赞叹,其实赤焰对西周的掌控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她跟随着他身边,当然会知道一些事情。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因为他不能夺得皇位吗?原本这西周的皇子定是皇后的嫡长子,所以,就是因为西子昱夺了属于他的东西,那人才会用这样的手段吗?”夏秀敏很是不解,如果真的和自己想的一样,那么赤焰真的很强大。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他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就去夺了皇位,想当年,是西周现任皇太后害死了盟主的母亲,所以才上位,最后扶正了新皇,也就是现在的西子昱。西子昱不管是年龄和辈分,都在盟主之后,他更没有理由继续做皇帝。盟主选择一些手段,不过是为了夺回属于他的东西!”绿佛看了看夏秀敏,上一代之间的恩恩怨怨,却要让这一代人来相互纠缠,又有谁会不心疼呢?

    可是,故事的走向永远没办法掌控,这就是命运。

    “原来如此,难怪!”夏秀敏有些理解赤焰为何要这么做了,他心底有恨,这个东西在心里积淀了十几年,足够让他成长,让他变得更加强大,西子昱若和赤焰单干,倒真的显得有些弱了。

    “那么,云离到底是怎么回事?”夏秀敏问道,她猜,这人是一个关键的导火线,云离对自己嫉恨的态度,还有他对于赤焰的在乎,不难看出,他有情。

    “云离,很小的时候,就陪在盟主身边了,包括和他一起经历过那些失去母亲的痛苦,创立东盟,还有各种刻骨铭心的事情,云离是盟主还在皇宫里时,前皇后送给他的礼物,那时候,盟主的性格太安静了,前皇后就把孤儿云离安排到他的身边,因为没有任何姐妹弟兄,云离成了他最好的伙伴。”绿佛娓娓道来,可是,眉头却一直皱着有些划不来。

    “可不想,云离虽然是男儿身,却在盟主越发变得强大中,渐渐的喜欢上了他,可是,也总会被盟主拒绝。”绿佛叹了口气,这在东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云离有龙阳之癖,还是对赤焰的又有几个人会不知道?

    夏秀敏对于现在所有接受得到的讯息都觉得不可思议,她很想把让自己缓一缓,却发现自己也想要知道更多。

    “西子昱爱上了云离,对吧?”

    夏秀敏问道,当日在皇宫的时候,就从两个妃嫔的口中明白了一切事情,最后自己还和裴寒推论出西周的皇帝久久不立后的原因,再加上西子昱对云离每每的用情和不忍,是个人都能猜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绿佛点了点头,其实她很讶异,因为没有人告诉夏秀敏这些,可她猜的都对。

    “云离,他也是一个可怜的人,他用情至深,对盟主,可不比任何一个女人少。错就错在他太迷失了自己,愿意为盟主。做一切事情,最后,变成了盟主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剑。”

    “有一年,宫里在选秀,云离那时候也不过二八年纪,他本就很漂亮,打扮成女人却也分不清性别。他自己偷偷的打扮成女人的样子,参加了那一年的选秀,他知道盟主有多么恨西子昱,所以是打心底要去刺杀那人的。但世事难料,他不仅没有刺杀成功,还变成了西子昱最喜欢的人。西子昱的癖好确实有些奇怪,但盟主却抓住了这一点,把云离当成了棋子来使唤。”

    夏秀敏皱了皱眉头,问道:“那后来呢?”

    “云离对西子昱,应该没有什么感情,所以才会做到很绝,他刺杀任务失败以后,倒也没有被西子昱怎么样,那时候盟主就知道了,西周的皇帝对云离已经爱的太深!”

    “于是,盟主也是抓住了这一点,他用云离来要挟西子昱,那皇帝本就没有多少斗争的心思,对上云离以后,更是失神的厉害,所以,盟主便得了这趁虚而入的机会!成了西周皇室幕后的操纵者!”

    绿佛看了看夏秀敏,那人似乎已经陷入了长长的回忆里。

    夏秀敏想到了当时的宇文芙蓉,自己一直以为她才是和西子昱有所纠缠的人,可现在听绿佛一说,却觉得往事果然沧海桑田,难怪,赤焰第一日和自己见面后就说过,西子昱此生挚爱并非宇文芙蓉,那时候,她还有些不相信,但现在却让人变成了不得不信。

    不过,咋眼一看,云离的容貌和宇文芙蓉很是相似,芙蓉生前一直带着面纱,但她也算是见过那人倾城的容貌,如果云离把头发也梳成宇文芙蓉的样子,再配一身火红的纱衣,倒和宇文芙蓉相似了很多。

    那么现在看来,一切就似乎也说的通了,自己不管被谁栽赃了命案,赤焰算是保住了他的一条命。

    “当初,西子昱中毒了,广招天下医师的人,不会也是赤焰吧!”夏秀敏试探的问道。

    “对,其实姑娘被人送到船上,那是紫苏做的,和盟主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找不到你的人,便以西子昱的名义贴出了那个皇榜,他猜,你一定会出现,后来,你果然出现了!”

    “那云离的出现又是为何?”夏秀敏不解的问,既然西子昱对云离是那么熟悉的人,就不用再这么让他冒险。

    “他为了让盟主开心,决定去刺杀西子昱,那个人,一直是盟主心里的痛,云离放不下盟主,而且那时候,他已经明白了那个皇榜是盟主贴出来的,但又不知道这是为何,所以才去了皇宫,对于云离来说,他是不愿意去宫里的,毕竟,他爱的人,一直都是盟主,而不是那个皇帝!”绿佛惋惜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