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3.第943章

    第943章

    夏秀敏很震惊,她不过是随口一问,因为没有期待过赤焰会给自己安排一个人来解闷,她听闻着那个声音,往石室的一道玄关门跟前走去。

    “怎样你才能进来?”夏秀敏问。

    “我进不去的姑娘,这里是盟主的房间,他现在在闭关疗伤,除了定点给你送药的时间,我不能随意出入他的房间。”

    绿佛在门的另一侧解释道,其实,她也很羡慕夏秀敏,整个东盟并不缺美女,赤焰也从来不缺女人,可就独独一个夏秀敏,多次打破了赤焰所有的条件。

    或许,夏秀敏现在呆到赤焰的房子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因为整个东盟的女人,都已经把她当成了眼中钉,为了一个女人,盟主宁愿中毒,宁愿不要紫苏的命,这已经不是常态了。何况,夏秀敏生的就很美,随便一个眼神,就能勾起盟主的情绪,是个人,都会嫉妒吧!

    “那你要什么时候来给我送药?”夏秀敏在里边问道,她实在是无聊,而且,还有很多关于赤焰的事情,她还没有解决。他们之间的事情。

    “你的药,每天吃三次,现在姑娘离服药的时间还有一个时辰,我过会儿会进去!”绿佛行医,从来都很精准,她的手法不像夏秀敏,更多的精力在有些严谨的态度上。

    “赤焰呢?”夏秀敏问。

    绿佛一听那名字,不禁在心里惊了一下,没有人这么称呼盟主的名字,夏秀敏,算是头一个了。

    “他中了毒,所以,还在疗伤中!”绿佛开口,那些各种各样奇怪的毒,她一点也不清楚赤焰是怎么弄上的,可夏秀敏一下就想到了自己当时把身上能用的东西全部愤恨的砸到那人身上,他现在变成这样子,也是和她有一定的关系吧。

    “嗯!”夏秀敏想问的话很多,但最后到了嘴边,还是变成了这么一个字,有些事情,还是当面问吧。

    她想知道的是,到底是谁杀害了那么多的孩子,如果不是赤焰,到底是谁?当初自己被丢到船上,一切都是紫苏搞得鬼,现在的情形来看,赤焰也不像是幕后栽赃自己的凶手,而且,他是怎么把自己的案子压下去的?西周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可她却活的好好的,赤焰的能耐,到底有多少呢?

    想的太多,她就有些乏了,夏秀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容易犯困,但这并不是什么毒素。

    于是又爬到石床上,上好的丝被平铺在那上面,周围的紫色纱帐忽而摇摆着。迷离却也梦幻。

    夏秀敏只想快点把她和赤焰之间的事情解决了。然后,不管现在外面的情况如何,她都要出去,总不能一辈子都待在这不见天日的石室里,东盟,不是她心归属的地方。

    裴寒,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她的案子连审都没有,怕是要给裴寒惹上很多麻烦了。

    想到这里,夏秀敏就变得坐立不安起来,她的念头只有一个,就是从赤焰的口中打探出关于真正凶手到底是谁的事情。

    夏秀敏的直觉告诉自己,赤焰肯定知道幕后的主使,一旦那个人被挖了出来,就不要怪她夏秀敏不客气了。

    绿佛顺手打开了石室的门,这是她算准时间进来的,其实赤焰已经同意了绿佛进来自己的房间照夏夏秀敏,可绿佛是一个相当守规矩的人,她还是像以往一样,本分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夏秀敏看到的绿佛,是个很修长又纤细的女人,她的腰如杨柳一般,穿了一件绿色的衣服,脸上却也蒙着一个墨绿的面纱。

    女子的手上也有各种的戒指,夏秀敏一眼就认出那些并不普通,和自己的有些相仿。

    她娓娓的朝夏秀敏的方向走来,头发上还有流苏吊坠,一摆一摆。

    她的手上,端了一碗药,走到夏秀敏跟前的时候,因为蒙着面纱看不出任何表情。

    “姑娘,把这个喝了吧!”

    女子的声音还算悦耳,很清脆,回荡在石室里。

    夏秀敏的眉头轻微的皱了皱,她能闻出来,那不是一般的疗伤用的药。

    夏秀敏讶异的睁大了眼睛看着绿佛,还不等她开口,绿佛就说:“你有孕在身,这个也是盟主交代过的,姑娘不必感到震惊!”

    “身孕?”这回变成夏秀敏愣住了,她怎么会想到,自己怀孕了。突然一下子她就想到了裴寒,如果他知道自己要当爹爹了,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可是,这样的喜悦却不能在第一时间与他分享,夏秀敏未免在自己的喜悦里多了一丝失望。

    “裴寒…”情不自禁的叫了裴寒的名字,夏秀敏恨不得现在就飞到裴寒的身边,这样的想法让她越来越有些急切想要离开这里。

    “姑娘,你还是先喝了这药吧!”绿佛把安胎药递到夏秀敏手上,很平静。

    夏秀敏是聪明人。她还不至于拿自己肚里孩子的性命开玩笑,毫不犹豫,就把那碗药喝了下去。

    “姑娘,很在乎这个孩子?”绿佛问道,她的声音里多了一丝疑惑,夏秀敏在乎孩子的程度。就能看出她对赤焰还剩多少感情。

    “我和夫君的孩子!”夏秀敏甜甜的回应,她现在完全母性泛滥,连往日的稍微冰冷的语气,现在都变得很是温柔。

    “夫君?”绿佛惊讶的看了夏秀敏一眼,其实她应该料到了,不然这女人也不会怀孕。

    “是,你能告诉我。赤焰什么时候能见我呢?”夏秀敏突然问,她迫切的想要见赤焰不过是想要好快查出幕后凶手,然后再回到裴寒身边。

    “你想见他?”绿佛问,可赤焰现在在闭关,因为上一次的冲动,这一次闭关就更要慎重了。

    “对,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问他!”夏秀敏答道。

    绿佛点点头,看得出夏秀敏现在很急,但她还是有些无能为力。

    “会很快吧,你们很快就见面了!”

    绿佛退下去的时候,夏秀敏平静的躺在石床上,嘴角却一直扬的,她有孩子了啊,是和裴寒一起的。内心的暖流像是驱散了所有石室里的温度。

    这些日子,总会觉得犯困,甚至有时候吃了东西都要作呕,原来是自己有孕在身了。

    夏秀敏笑的很甜。

    然而,在石室里呆了很多天,夏秀敏都不见赤焰再进来,只有绿佛会按时来送药,端着安胎的药,夏秀敏一口一口的喝了下去。

    这些是上好的安胎药,往日里却也不多见,赤焰有心了。

    在石室的日子里,夏秀敏把最初对赤焰的憎恨一天一天消去,转而换成了对那人的好奇,赤焰整个人站在那里,就是一个谜,然而她什么都不了解。

    有一次绿佛刚好送了药过来,夏秀敏无聊的问道:“赤焰的伤,还没有好吗?”其实,她有时候会自责,可能是因为肚子里多了一个生命,所以才变得比以往更容易同情他人,原本坚硬的心,似乎也变得柔软了一些。而且,赤焰身上的伤全部都是自己造成的,如果不能全身而退,她愿意用自己的血去救那个人。现在孩子还很小,也不会影响到。

    “他,”绿佛吞吐道,眼睛有些闪烁,夏秀敏却把这样的表情尽收眼底。

    “他不会有什么事吧!”夏秀敏不解的问。

    “盟主…”绿佛有些纠结,因为赤焰的毒早就被自己解掉了,他现在已经康复的很好,只是,有些事,他还需要去处理,夏秀敏并不知道赤焰已经痊愈的事情,绿佛却答应了替那人保守秘密。

    “盟主,还在疗伤!”绿佛吞吐出声,赤焰不想让夏秀敏知道自己的伤势,怕是想让她觉得,自己永远都有所亏欠于他吧。

    “这样啊!”夏秀敏突然有些失神,好像真的是自己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姑娘,盟主还没有出来之前,你还是好好养胎吧,如果他看到健康的你,应该也很放心!”绿佛说道。

    “你说,他会不会有事?”这些天里,夏秀敏早就试探出了绿佛也是懂毒和医的人。她这样问,算是想用绿佛的眼睛来看看事态,因为无法揣测赤焰真正的伤势,又见不到他,所以才想要从了解实情的人口中打探出一二来。

    “嗯,目前来看,没有什么大事!”绿佛小心的回答,怕一个不注意,就把赤焰所有的心思给暴露了。

    “嗯,那就好!”夏秀敏点点头,看样子这恢复的伤势也不至于自己放血了。

    夏秀敏喝了绿佛的汤药,然后把她送到了石室跟前,等绿佛走了,她又回到石床的一方。

    对于自己现在身体的状况,她太了解了,有孕在身,所以最重要的是出去透透气。

    刚才送绿佛走到门口,也不过是为了看看出去的暗号手法,绿佛不让她出去,也是赤焰的意思。

    赤焰对夏秀敏的监禁,夏秀敏开始是愿意接受的,毕竟她只是想等着和他见上一面,然后打探出所有想知道的事情,可是,如果他一直都出不来,自己岂不是要在石室里憋死?

    夏秀敏走到门口跟前,她的记忆力很好,模仿着刚刚绿佛的手法,很快,门就被打开了。

    夏秀敏看了看,面前有太多的方向,好像每一条路都能走通一样,她没想过逃跑,但也只是出于好奇四下里转转。

    从最左边的那条道走了过去,整个周围都没有什么光线可言,很昏暗。

    最后,映入她面前的,是一个刻着飞舞的龙的石门,那门半掩着,细细碎碎从里边传来了一些声音。

    “你真的要这么做?你不要太无情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充满了怒意。夏秀敏把耳朵靠近了一些,让自己贴在那石门的缝隙上,偶尔会看过去,但是缝隙还不够她看清里边人的样子。

    “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

    又一个声音,很冷淡,夏秀敏吃了一惊,这不是赤焰的声音吗?

    “好,你真的有够无情,我们做了那么多事情,可是你呢,你对不起我!”

    夏秀敏听的越来越模糊了,这两个声音,她好想都听见过,准确来说,这说话的主人,她一定是认识的。

    可是,她却想不起来,除了赤焰以外,还会有谁?

    “够了!”赤焰怒喝道:“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不要再纠结了,对谁都不好,是,我是对不住你,但有人很好,对你也很好,你应该去找他的!”冷漠的回音,赤焰的语气简直冰冷到了极点。

    “你难道不知道我怎么想的?赤焰,你居然对我说出了这样的话,你信不信,我去告诉他,那个女人在你手里,而且,这一切都是你搞得鬼!”

    “我搞得鬼又如何?”赤焰冷笑一声。

    “你当然没有关系,可是那个女人呢?如果让整个西周的人都知道了你交到断头台上的是个赝品,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心平气和的过每一天。”

    有些怨念,男人的声音听到夏秀敏耳机,却觉得和紫苏的一样,充满了嫉恨。

    夏秀敏听的越来越蒙了,她实在理解不了,什么叫这都是赤焰搞得鬼。

    而且,他们说的事情是不是和那个案子有关,对于那些残害孩子们的幕后凶手,难道真的是赤焰。

    “够了,云离!”赤焰怒斥道。

    夏秀敏现在真的有些惊住了,云离,里边和赤焰谈话的人竟然是云离。

    犹记得云离是那个淡然的男子,他和自己一起进入了西子昱选医的最后一项,可他给西子昱下毒的时候,就让夏秀敏有些吃惊,不明白这之间到底怎样的恩怨情仇,可西子昱并没有杀他,还放了他。现在看来,云离也算是东盟的人,那么当初刺杀西子昱,会不会就是赤焰的意思呢?

    夏秀敏想的出神,却不料身下有些不稳,然后从门的一个角落划了下去。

    石门,一下子给打开了。

    里边两个男人目瞪口呆的看了这一处,赤焰更是紧张了一下,云离却也一眼就认出了夏秀敏,眼角留了许多耐人寻味的情绪。

    “你在这里做什么?”完全是担心的口气,赤焰一个箭步走了上来,扶住了夏秀敏,怕她出了什么意外。

    “哈!果然用情很深!”云离在一旁有些冷意的嘲讽,表情变得很是酸楚。

    “云离,她有身孕了,你不要再和她计较什么!”赤焰微微的侧了身子,然后用手臂捞起了夏秀敏,可是那人却有些挣扎的不愿意他抱着。

    “她有孕?是谁的?”云离继续问,眼睛都变得通红起来了。

    “放心,不是我的,你也不必那么纠结!”赤焰一眼就看穿了云离,他的眼红怎么也把真心出卖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