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第400章 杀人诛心

    第400章 杀人诛心

    龚氏被处死之后,叶飞又带着那两位行刑之人来到了姜河山的牢房。

    看着叶飞身后那两名行刑的密阁之人,姜河山顿时面如死灰。

    “姜教头,你选择了龚姨娘,而龚姨娘选择了自己,所以最终她能活下来,而你不能!”

    姜河山紧锁着眉头,欲言又止,然后绝望地闭上眼睛。

    虽然他眼里没有恨,那是因为昨晚他曾当着叶飞的面,言之凿凿地说过宁可自己死去让龚氏活着。

    然而,他心里却充满了恨,只是他不想让叶飞发现了嘲笑他。

    他十分不解,分明有个能让彼此活着的机会,为何自己的妻子龚氏却没有像他一样选择了对方。

    难不成在龚氏的心中,他只是个可以利用的男人罢了?死不足惜!

    想到此,姜河山心中愈发的不平,懊悔不已。早知如此,就选择让自己活着了。

    人,本来就该自私点。

    他闭上眼睛,喉咙处噎着千万句想要骂龚氏的话。最终,直到快被勒死前,快要窒息的他奋力挣扎,终于忍不住要将心里的恨发泄出来,然而,一切已经晚了,和龚氏一样含着恨死去。

    当两名行刑之人松开了绳索,姜教头的尸身如同一尊石像般倒下,叶飞心中默默地舒了一口气,暗暗想着:“叶飞,这灭门以及杀害双亲我已经替你报了!”

    事实上,龚氏和姜教头都选择了彼此活着,只是叶飞他撒了谎骗了二人。

    叶飞这么做,不过是杀人诛心罢了。他能看得出来,龚氏和姜教头夫妻十年感情深厚,都是彼此心中的依靠。

    而他通过如此方法,摧毁了二人心中最后的也是最坚固的一道城墙,让彼此之间临死呼声怨恨,含恨离去,也就是所谓的杀人诛心!

    他让龚氏和姜河山感受到了当年叶家被灭门时,年幼的叶飞以及舅舅林川所经历的那份痛苦和绝望。

    “叶少侠,这二人的尸首该如何处置?”一名行刑的密阁成员问叶飞。

    思索良久之后,叶飞说道:“让二人的尸身葬在一处吧。”

    他这决定,算是对龚氏和姜河山夫妻情深的某种肯定,虽然二人罪大恶极。

    随后,叶飞离开了密阁,此时外头的天已经亮了。

    忽然飘来的一阵花香,以及头顶上晴朗的天空,和煦的春风以及阳光,都让他明白,春已至。

    想到桃花马上就要开了,叶飞当即便想到了刑部郎中秦汉明,于是随后便只身来到外城杏花街上那间叫一碗香的面馆。

    看到了叶飞出现之后,那被秦汉明亲切称呼为王婶的老妇忧心忡忡地走到叶飞面前,皱着眉头说道:“这位哥,老奴记得你,前两天晚上陪汉明来过我们店。”

    叶飞点头,笑着说道:“王婶,你没记错。”

    “你这两天可有见过汉明?”王婶接着道,面色也变得难看,“我听人说,前两天有位刑部大官的府上遭了强盗,人都没了!而且,老奴。”

    王婶欲言又止,似乎是有难言之隐。

    叶飞怔住了,他看向王婶身后,那站在角落里的王叔,他一脸急切地看着叶飞,也在等着叶飞的答案。

    半晌后,叶飞才道:“王婶,我昨日才见过秦大人。秦大人他。”

    “他怎么了?”王叔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然后大步走来。

    王叔的腿脚不太利索,走起路来有些蹒跚。

    “秦大人去了杭州当官,昨日便启程了,还是我亲自送他出的城。”叶飞笑着说道,他实在是不忍心伤了二位老人家的心,所以才撒了谎。

    “什么!他去杭州当官了,怎么!”王叔大声咆哮,“这兔崽子,白眼狼,走了也打声招呼。”

    然而,叶飞却发现,王叔的眼里却有笑意,应该是听到秦汉明还活着心里在高兴着。

    “谁说他没打招呼了,”王婶反驳王叔,“前天晚上他不是带着这位哥来吃过面嘛,不就是来向我们辞行的嘛。”

    “是呀,他还给令爱送去了一根簪子。”叶飞附和,他脸上虽在笑着,心里头却十分难受。因为只有他知道,那天晚上是秦汉明和眼前二老的诀别。

    “这!”王叔和王婶面面相看,都有些尴尬。

    “这白眼狼,是想毁了我们女儿的名节嘛,还带着人去!”王叔怒斥道。

    叶飞又笑了笑,“王叔,你尽管放心,秦大人和我乃是挚友,此事我不会传出去的。当然,如果待会你给我下的面不好吃,或许我一生气会说出去。”

    王叔和王婶登时一愣,缓了缓后王婶脸上露出慈祥的笑,立马推着王叔一边说道:“老头子,还愣着做什么,赶快给这位哥下碗面,记得多加几块肉!”

    等到王叔进了伙房之后,王婶从怀里掏出那晚秦汉明给她的那张银票,“哥儿,还得麻烦你将这银票还给汉明。老奴心里明白,这银票是汉明想要报答我们的养育之恩,只不过我们不需要他的银票,只要他心里一直惦记着我们这两就好了。”

    叶飞果断推辞,摇着头道:“王婶,这银票我收不到,好歹是秦大人的心意,你们就收着吧。况且我非汴京城里人,过几日便要离开,不知何时才能见着秦大人。”

    “唉!”王婶发出一声叹息,“汉明这人,心思太深,有时候我们也想不透他心里头在想什么。当年他和我那可怜的女儿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原以为二人能够结成连理,没想到还没考上功名,他便和我们脱离了关系,也抛弃了我女儿。”

    “一开始我们以为他是攀上了高枝,被某位大官看上了要招他做上门女婿,谁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却始终一个人,你说这是何苦呀?当初他若是娶了我那苦命的女儿,今时得有多好呐!”

    看着满脸遗憾的王婶,叶飞若有所思地说道:“王婶,你说的没错,当初他若是娶了令爱,或许一切都将不一样。”

    他看向王婶,又道:“王婶,昨日秦大人临走前,说是唯一放心不下的是便是你和王叔了,这银票里的银子,你有需要就花了,没需要就留给令爱,不必帮他存了。其实呐,他这些年存了不少银子。”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