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第398章 姜河山

    第398章 姜河山

    在时南怀家门口前站了一阵后,叶飞才动身。

    他起身一跃,落地是已经到了时南怀家的院子里。

    当即,宅院屋子的门敞开,一束黄色的光从里头射了出来。

    时南怀就在那束光里,影子被拉长,直至叶飞的脚下。

    交换了一下眼神后,时南怀看着叶飞道:“没想到,叶少侠你还是查到时某身上了。”

    “时院长,”叶飞哼笑一声,“我那姜姨父,此刻应该就藏在你家中吧?”

    “他已经走了,”时南怀道,“那天你去看望过萧易何之后,我就知道你有朝一日会追查到我头上,于是当天便让姜教头离开了。”

    “既然如此,那天夜里时院长为何还要对萧易何狠下杀手?”叶飞质疑。

    没给时南怀回应的机会,叶飞便接着道:“还有,这汴京城虽说不小,可如今整个汴京城都在搜捕姜教头,他不好藏身吧。”

    时南怀定定地看着叶飞,不置可否。

    短暂的沉默之后,叶飞又接着道:“时院长,你也是隐天之人吧?”

    时南怀摇头,目光坚定,然后问道:“叶少侠,时某收留姜教头,是念在我和他数十年的生死交情。难不成,姜教头真是隐天之人?”

    “是不是隐天之人,时院长亲自去问姜教头便是,以你们的交情,他应该是不会骗你。”叶飞回应。

    想了许久之后,时南怀拔出了手中的剑。在他看来,无论姜河山是否是隐天的成员,姜河山都是他相识多年的知己好友。

    “时院长,虽说你乃武昭院的院长,可你未必是在下的对手。”

    “能为朋友挡这一剑,也是值得的。”时南怀的目光很坚定。

    “能结识到你这样的朋友,是姜教头的荣幸!”

    时南怀微微一笑,然后道:“叶少侠,那就赐教了。”

    就在叶飞即将拔剑之际,突然间一个身影从天而降,落到了时南怀的身旁。

    “姜姨父!”叶飞将手从剑柄上收回,“终于找到你了。”

    瞪了一眼叶飞之后,姜河山转向时南怀,拱手道:“时兄,多谢你仗义相助,只不过我并不值得你为我豁出性命。这小子说的没错,我确实是隐天的成员。”

    时南怀摇头,道:“就算你是隐天之人,与你我相识的情谊又有何干?”

    姜河山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时兄,姜某这辈子做过最对的事情,莫不过是结识到你这位朋友。”

    说罢,姜河山转向叶飞,“姓叶的,我可以跟你走,愿意将我知道的事情全都招出来,只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希望你别为难时兄。”

    “是否为难他,还得看他是不是隐天之人,”叶飞回应,“况且,我觉得姜姨父并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

    姜河山怒然,然后道:“姓叶的,虽然你贵为二十五岁之下第一人,若我和师兄联起手来,不见得你的胜算更大一些!”

    “姜姨父,我跟密阁那边打过招呼了,倘若过了子时还未将你抓到密阁,就杀了我龚姨娘。如果你此刻就随我去密阁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姜河山陡然一惊,旋即看向时南怀,“时兄,内人真的落入到密阁之人手上了?”

    时南怀无奈叹息,“此事我还在打听中,不过看来应该是真的。”

    姜河山立马向叶飞投去仇视的眼神,怒目金刚道:“姓叶的,你想怎么样?”

    叶飞冷冷一笑,然后向着时南怀和姜河山走近几步,“我想,报仇!姨娘都亲口承认了,十年前是你们带着隐天之人到杭州,灭了我叶家的门!”

    姜河山没有反驳,那便是默认了此事。

    一旁的时南怀大吃一惊,忍不住问道:“姜兄弟,这是为何?”

    “时兄,此事说来话长,今后若有机会,定会向你细说。”

    时南怀眉头越皱越深,在他看来,多半是很难有此机会了。

    “姓叶的,我可以跟你走,告诉你一切你想知道的事情,只要你肯放了我家夫人。”姜河山道。

    “姜姨父,看来你又忘了,你并没有跟谈条件的资格!”叶飞道,“我可以选择这就将你杀了,报了灭门之仇!”

    叶飞此番话让姜河山大为恼火,却又无可奈何。

    “这样吧,姜姨父,你和姨娘中可以活一个,明日早上我会让你和她分别做出选择。”叶飞改变了主意。

    “无需等到明天,当然是我死她活。”

    “姜教头,你先别急,我话还未说完呢,”叶飞脸上露出一抹阴笑,“若你和姨娘都选择了彼此,或许我会考虑放了你们两个;若你们都选择了自己,那两个人都得死。”

    “那我更要选择她了!”姜河山道。此刻他心里在想着,龚氏一定也会选择让他活着,如此一来两个人便都能活下来。

    “可是姜教头,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姨娘选择了她自己的话。”

    姜河山一怔,随后道:“只要她能活着就好。”

    于是,向时南怀道别之后,姜河山便跟着叶飞离开。

    二人是赶在子时之前到了密阁。

    见到叶飞将姜河山活捉带到了密阁,且都没有将其打伤或者是绑起来,密阁里的人都觉得匪夷所思。

    随后,姜河山便被关到了一间几乎密不透风的牢房里,叶飞单独对他进行审问。

    “姜教头,你是何时加入隐天?”

    “我祖父乃前朝天隐阁七队的队长,”姜河山回应,“从出生之日起,我便是隐天之人了。”

    “那你对隐天的了解有多少?”叶飞接着问道,“除了你之外,汴京城内还有多少隐天的成员?”

    想了想,姜河山才道:“很多!大到皇亲国戚、三品以上的官员,小到街边的乞丐,都有我们隐天的成员。”

    “那你们私底下都是如何联络往来?还有,在汴京城内,由谁来发号施令?”

    “我们私底下从不私自联络往来,就算是碰面了也得假装不认识。通常都是信使来给我们传话,至于这发号施令之人,说实话,我也不知。不过据我猜测,应该是刑部郎中秦汉明。”

    “哦?姜教头为何有此猜测?”叶飞疑问。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