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第396章 龙颜大怒

    第396章 龙颜大怒

    这原本是个再平常不过的正午。

    然而,皇宫里头,却发生了轰动朝野的一件大事。

    天家突然将七王召到皇宫,很多人以为,天家是想让自己这个近几年最为受宠的儿子陪同用膳。

    估计七王心里头同样是这样想的,所以入宫时看上去还挺高兴的。

    然而,见到皇帝之后,并没有一大桌准备好的御膳,只有皇帝那张严肃可怕的脸。

    七王还未请安,皇帝并先开口让他跪下。

    七王没敢不从,跪在了皇帝面前。

    “父皇,儿臣可是。”

    “别说话,”皇帝打断了七王的话,“朕没叫你开口前,你都给朕闭嘴!”

    皇帝如此严厉的话,让七王胆寒。

    半个时辰之后,七王仍旧在跪着,皇帝叫人端来了御膳,当着七王的面一个人吃了起来。

    七王偷偷瞄了皇帝几眼,默默地咽了咽口水,也不敢说什么话。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后,皇帝才叫人将御膳撤了,然后开始批奏折,完全将七王置若无物。

    此时七王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跪了这么久,他的膝盖已是酸痛难忍。

    于是,又没过一会,他终于忍不住而身体前倾,整个人匍匐在地。

    “七郎!”皇帝终于放下手上的奏折肯看七王一眼,然后起身,走到了七王的面前。

    “父皇,儿臣在。”七王一脸痛苦地回应。

    皇帝冷冷地扫了他一眼,眼神里没有一丝的同情。

    “你可知朕为何要让你罚跪?”皇帝问道。

    七王微微摇头,然后用手竭力将自己撑起,再次跪着,“儿臣虽不知,但是既然父皇罚了儿臣,那必然是儿臣错了。”

    皇帝呵呵一笑,道:“看来七郎深得说漂亮体面话之道,只不过这时候你说得越漂亮,朕心里就越生气。”

    七王脸色一变,“父皇息怒!”

    皇帝怒哼一声,转过身去,“朕想看看,待会都会有谁来找朕求情。”

    “父皇,你这是?”

    接下来,第一个赶来替七王求情的人,是七王的生母皇后。抽抽搭搭说了一阵后,皇帝便让人搀着皇后到自己的寝殿休息。

    说是不让任何人打搅到皇后,实则是不让皇后与任何人接触。

    皇后被带走没多久之后,七王的岳丈,也就是七王妃的父亲,当今的参知政事来了。

    皇帝没有理会,就让人将参知政事带去了偏殿。

    随后,朝中又有不少位高权重的大臣赶来替七王说情,有些是三五成群,有些则是以其他的名义。

    皇帝一个都不理会,派人分别将这些大臣带到了不同的地方。

    快到傍晚的时候,眼见着外头的天渐渐暗了下来,皇帝道:“看来是不会有人来了,七郎,怎么不见你那侧妃家的岳丈?”

    皇帝所说,便是刑部尚书郎世平。

    “回父王的话,儿臣,儿臣,不知。”

    “那是因为他不愿与你等同流合污吧!”皇帝突然声如雷霆道。

    七王面露惊慌,又一次匍匐在地,沙哑着嗓子道:“父王,儿臣不知自己究竟犯了何错。”

    “犯了何错,不着急,朕会让你慢慢想起来的。”皇帝道,面容十分冷酷,“来人,将七王拖下去,先打三十大板!”

    七王骇然失色,哀求道:“父皇,你要罚儿臣,儿臣甘愿受罚,但好歹也让儿臣知道自己究竟是犯了何错。”

    “拖下去!”皇帝并没有耐心与七王多费口舌。

    随后,七王便被拖到了殿外,当着来来往往无数宫人的面被打了三十大板。行刑的守卫知道龙颜大怒,所以并没有留情,才没几下,七王便被打得皮开肉绽,几乎整个皇宫里都响彻着他凄厉的惨叫。

    对于皇宫内那些善于察言观色攀附权势的宫人而言,打在七王这身上的三十大板,有着太多的意味。

    当夜幕悄然而至,七王被抬回到了皇帝面前。

    “七郎,”皇帝走到了他身旁,用手轻抚着他的脸,满眼里都是心疼,“打在儿身上,可是痛在朕心里呐!”

    “父皇,儿臣。”

    皇帝脸色突变,左手用力扼住了七王的嘴,不让其说出话来。

    “可跟这比起来,让朕更为心痛的,是自己儿子的背叛!”皇帝接着说道,“你是朕的儿子,出身便是锦衣玉食,地位尊崇。或许是七郎你觉得一切来得太容易了,也有可能是你并不想一辈子都依赖朕,所以你动了邪念,居然敢勾结隐天的人!”

    “父皇,”七王瞪大了双眼,“儿臣冤。”

    “啪”的一声,皇帝一个耳光打在了七王的脸上,差点将其打晕了过去。

    深吸一口气后,皇帝起身,喃喃说道:“逆子,你可知,朕此生最痛恨的,便是那隐天之人!”

    “父,父,父,皇,”七王这时候用手抱住了皇帝的腿,“儿臣真的没。”

    皇帝一脚踢开了七王,“都这个时候了,还要骗朕!七郎,你真是让朕太失望了!”

    就在这时候,大殿的门开了,密阁阁主李若陶匆匆走了进来。

    “启禀陛下,七王府的人,包括王妃和三名皇孙在内,都抓到了密阁的大牢。”李若陶道。

    闻言,七王蓦然抬起头来,“父皇,不!”

    皇帝冷漠地瞥了七王一眼,然后对李若陶说道:“他们中必然有隐天之人,务必给朕揪出来。”

    “陛下,那王妃还有侧妃等人呢?”

    “一个都不能放过!”皇帝道,“还有,今日来向七郎求情的大臣,除了皇后以后,所有的人都带到你们那审问。不管用何手段,都要给朕抓出隐天的人!”

    “微臣明白!”李若陶叉手道,然后退出来大殿。

    七王想去阻拦,却根本连站都没法站起来。

    “父皇,臣的妻儿子女,可都是儿媳儿孙呀!”

    “朕还是你生你养你的亲生父亲呢,你不照样还是背叛了朕。若是你此刻招供,朕或许会考虑不为难他们。倘若你依旧冥顽不灵,就休怪朕不顾及家人情面。”

    抬眼看着自己冷酷绝情的父亲,七王泪如雨下。

    好一阵后,他低下头来,哀声说道:“父皇,儿臣招了,求你不要为难他们。”

    皇帝当即看向七王,脸色一黯,并且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心如刀割。

    “七郎!朕对你十分失望!”皇帝道,老泪纵横。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