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第340章 精心招待

    第340章 精心招待

    就在杨拓打算下车之际,杨依依和那名小弟子走到了门口。

    她还没走到门口,站在门口处的叶飞突然扭头,朝她的方向看去。

    两人目光对视的那一刻,杨依依顿时停下了脚步。

    远远地,叶飞冲着她笑了笑。

    霎时间,她一路上捏紧的拳头突然松开,心里头却变得紧张,怦怦直跳,脸上浮现出两抹红晕。

    见她停了下来,那小弟子问道:“师姐,怎么了?”

    杨依依摇了摇头,然后继续昂首向前走,脚步也变得轻快。

    到了门口后,叶飞先是朝着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拱手道:“杨姑娘,又见面了。”

    闻言,那小弟子、赵莹莹和薛瑞愕然。

    “啊!师姐,你认识这位兄台呀?”那小弟子惊道。

    杨依依冲着叶飞笑了笑,“不认识,不过我知道,他是父亲的朋友。”

    那小弟子惊得两眼直瞪,心想着这下完蛋了,惹怒了师父的朋友,待会师父知道后定会责罚自己;

    大弟子薛瑞却皱了皱眉头,在猜测着眼前这少年的身份,如此年纪就能成为师父的朋友,想必十分不简单;

    同为女子,赵莹莹则发现杨依依有问题,她从来没看到杨依依对着一名女子这么笑过。

    看着叶飞踏入神刀阁的门、随之神刀阁的门关上,围观的行人发出意犹未尽的叹息,然后便散开了。

    “掌门,那少年真是你朋友?”车夫问杨拓。

    “是呐!”杨拓呵呵一笑,“不过,就是不知道他可是真心想要揭下这告示?”

    进入神刀阁,叶飞跟随着杨依依来到了正厅。

    当他落了座,并且将头顶上的斗笠放下,神刀阁大弟子薛瑞走到他面前,拱手道:“刚才小师弟和赵师妹多有冒犯,身为他的大师兄,我代表他向公子赔罪。”

    叶飞笑了笑,心想着刚才你明明在场,为何不拦着你这师弟和师妹。不过心里想是如此想,嘴上却只能客套道:“无妨,无妨,原来兄台就是神刀阁大弟子,幸会幸会。”

    “在下薛瑞,还不知兄台大名?”

    “叶飞!”

    当叶飞报出自己名字的时候,薛瑞、赵莹莹和刚才那小弟子都惊得呆了。

    见三人如此,叶飞好奇问道:“怎么了?”

    “原来你就是叶飞!”那小弟子震惊不已。

    赵莹莹则定定地看着叶飞,心想着输给叶飞可不算丢人。

    薛瑞的脸色变得耐人寻味,看不出是生气还是高兴。

    “叶飞,你何时到了汴京,为何不事先来信,我和父亲好亲自去接你一番。”杨依依问道。

    “今早便到了,只不过初到汴京,见识不少新奇玩意,也为此耽搁不些功夫。”

    杨依依笑了笑,“这汴京我还算熟悉,可以带你四处逛逛。”

    “那就有劳了。”叶飞道。

    听到杨依依这么说,赵莹莹和小弟子流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杨依依从小在汴京城是长大没错,不过对这汴京可就未必熟悉了。

    而且,像她这样向来只知闭关修炼的人,居然还会带人四处逛逛?

    赵莹莹仔细看着叶飞,确实如传言般眉清目秀玉树临风,也算是世家名门之后,如今又年少有为,配得上自己的师妹杨依依。最为关键的是,他是难得一见的内外兼修高手,肯定会受师父喜欢。

    只可惜,他已经娶了江南第一美人为妻,又纳了才色俱佳的秦舒月为妾,杨依依虽然姿色不错,只不过估计在那两位绝色美人面前,怕是有些相形见绌了。

    说了几句话后,神刀阁住杨拓回来了。

    还没步入大厅,杨拓便道:“听说有人撕下了那告示要当我杨拓的女婿!”

    听了此话,杨依依顿时涨红了脸,然后望向步入大厅的杨拓,“父亲,你胡言乱语什么,这就是个误会。”

    “误会吧?我瞧未必吧。”

    叶飞起身,叉手道:“晚辈拜见杨阁主。”

    杨拓嘿嘿笑了两声,然后走上前,握着叶飞的手道:“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吧?”

    练刀的人,手上往往长满了茧子,杨拓身为刀神,茧子自然比常人要多得多。

    叶飞摇了摇头,讥讽道:“从杭州到汴京赶了数千里路,都不及踏入贵派这大门辛苦了。”

    “怎么回事?遭到为难了?”杨拓脸色一阴。

    那小弟子吓得脸色煞白,然后走上前说道:“师父,弟子刚才有眼不识泰山,将叶少侠拦在了门外,还险些将他赶走了。”

    “师父!”赵莹莹也走到了杨拓身后,“弟子也犯错了,失了待客之道,还请师父责罚。”

    “师父,弟子当时也在场,却未能阻止师弟师妹犯错,弟子也有错。”薛瑞也揽过罪责。

    “杨阁主,看来贵派弟子们都将学习待客之道的功夫花在了主动认错上了,也算是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叶飞打趣说道,“不过,此事晚辈也有错,若是晚辈直接说出身份,或许就没有那么多的误会了。”

    听了叶飞这番话,杨依依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她此前便听说过一些传闻,是关于叶飞嘴上功夫的,说是更胜他修为一筹,今日可算是领教到了。

    叶飞这最后一句话,咋一听像是为了化解矛盾,实则暗藏机锋。

    杨拓怒哼了一声,“倘若今日来访的换成他人,而非叶少侠,岂不是就被你们三个赶走了。都给我回去好好回去面壁思过,每人抄一百遍的门规。”

    “是,师父!”三人不敢有任何意见。

    杨拓很少会冲弟子发脾气,可一旦发起了脾气来,就有些吓人了。

    等到三人走后,杨拓回头,对着叶飞道:“让叶少侠见笑了,今日是我神刀阁待客不周,还望叶少侠莫要放在心上。”

    “杨阁主,言重了。晚辈也有冒犯失礼之处,不该撕了门前那张告示,还不小心伤了刚才那位师姐。”

    “还以为叶少侠是真想要做杨某的女婿呢。”

    “晚辈不才,配不上杨姑娘。何况晚辈早已娶了妻,而且还是做了上门女婿。”

    闻言,一旁的杨依依面露失落。

    杨拓呵呵一笑,“能招到一个像你这样的上门女婿,沈家真是捡到宝了,杨某我可是求之不得呐!”

    一直聊到三更天,三人才散去。

    杨拓让杨依依给叶飞安排住处,于是叶飞便跟随着杨依依来到了一间别院里。

    神刀阁以阁为名,则是中心处一座五层高的楼阁。整个神刀阁以此楼阁划分为东西两院,平日里授课,习武和养马都在东院;西院则是由数个别院和花园构成,用作弟子们和宾客们的住处。

    杨依依给叶飞安排的别院,就与自己的居所只有一墙之隔。

    “叶飞,我就住在隔壁,有什么事你可以来找我。”杨依依道。

    “有劳了,杨姑娘。”

    “叶飞,你我也算朋友了吧,以后直接称呼我依依便是。”

    说完,杨依依便转过走了,健步如飞。

    看着她的身影,叶飞笑着摇了摇头。

    推开门,进入屋子,叶飞点燃了油灯。他张望了一圈,发现屋子里几乎是一尘不染,干净整洁。

    床上的被子枕头,床边摆放着青铜镜的妆台,书案上文房四宝,以及东北角里的五彩瓷器全是新的。

    显然,这屋子早就为他精心准备好了。

    能受此待遇,他心中很是感激,就是不知是杨拓还是杨依依的安排。

    他希望是杨拓的安排。

    放下行囊后,叶飞到床上躺下。在汴京城逛了一天,实在是有些累了。

    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后,突然敲门声响起。

    还没开门,叶飞便猜到是杨依依。

    他前去开门,虽然他猜对了人,却没猜到杨依依居然亲自给他端来了一盆热水,水盆里也放了一条毛巾。

    “叶飞,你先洗漱,待会我再给你端来洗脚的热水。”

    “杨姑娘,我自己来吧,你贵为千金之躯,我可受之不起呐。”叶飞道。

    杨依依将水盆塞到叶飞怀里,笑道:“你知道伙房在何处?知道泡脚的木盆去哪里找?”

    叶飞被问住了。

    杨依依笑了笑,说了句“所以还是我来吧”便转身走了。

    随后,当叶飞简单地洗漱一番后,杨依依又端着一盆热水来了。

    “这汴京可比江南冷得多了,记得盖紧被子了。不过,你可是二十五岁以下第一高手,应该不怕冷。”杨依依道。

    “呃,通常夜里睡觉都不会运转内力,该冷还是得冷。”

    点燃房间火炉里的碳后,杨依依便要离去。

    叶飞起身送她出了房门,道:“杨姑娘,有劳你了,真是过意不去。”

    “其实我神刀阁的待客之道还算不错吧。”

    “嗯,杨姑娘,我收回我刚才所说的话。”

    杨依依笑了笑,又说了句“叫我依依便是”后转身离开。

    关上房门后,叶飞迅速更衣钻入到被窝里,杨依依说的没错,这汴京确实比江南冷。

    躺在被窝里,叶飞还是盘算接下来在汴京的行动。

    首先是去找当初在他体内埋入五根针之人,以及杀死他父亲母亲的仇人;

    其次,是追查当初杀害秦舒月父亲的仇人;

    还有一事——等着密阁的人来找他。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