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第324章 十二宫顶的密会

    第324章 十二宫顶的密会

    鹿溪摇了摇头,她知道自己的父亲十分在意近来江湖上的一些传言。

    给鹿幽明倒了一杯茶后,鹿溪便陆天宝说道:“宝哥儿,还愣在这做什么,还不快去给你外祖父添块炭。”

    陆天宝愣愣点头,然后按照鹿溪的吩咐去做。

    鹿幽明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自己这外孙都二十六了,心智和行事却还不如未满十五岁的鹿闲。

    一想到鹿闲,他心里又是一阵伤感。

    当鹿溪坐下来后,她看向鹿幽明,道:“父亲,女儿倒是听到了一条关于孟九的消息。”

    鹿幽明脸色一阴,半晌后才道:“说罢。”

    “确切的消息,他已经拜赵佑川为师,成为阴阳派的弟子。”

    听了鹿溪的话,鹿幽明脸色变得愈发难看,然后急得接连咳嗽了几声。

    孟九是他这辈子最得意的弟子,如今孟九拜他人为师,对他而言无异于是背叛。

    “父亲!”鹿溪连忙起身走到鹿幽明身旁,轻轻地拍着其后背,“都是女儿不好,不该当着父亲的面提起那白眼狼的事情。”

    鹿幽明面红耳赤,有些喘不过气,懒得和鹿溪多说是什么。

    呆了一阵,鹿溪便要离去,起身后便说道:“父亲,女儿要下山去了,过两日再来看你。父亲一个人没人照顾,女儿放心不下,就让宝哥儿留下来照顾您吧。宝哥儿,务必要将你外祖父给伺候好了。”

    “鹿溪啊,等等,”鹿幽明突然叫住了鹿溪,待鹿溪回头后他又接着道,“你让宝哥儿跟着你回去吧。”

    鹿溪两眼一瞪,又接着道:“父亲,宝哥儿他。”

    “宝哥儿家中尚有妻小还要照顾,把他留在我身边照顾总不合适。再说了,他当初犯了错,已经被逐出了门派,留下来也不适合。”鹿幽明打断了鹿溪的话。

    闻言,鹿溪失落不已,她原以为鹿幽明回来之后,陆天宝便能重返十二宫。鹿幽明这番话,算是让她的希望彻底破灭。

    “父亲,就不能给宝哥儿一次机会嘛?”鹿溪哀求。

    鹿幽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摇了摇头,“若让宝哥儿回来,那岂不是坐实了我们鹿家在十二宫无法无天的传言?”

    “父亲!”

    鹿幽明偏头,冷漠地摆了一下手,“还有,你也早就离开了十二宫,即便你是我的女儿,也不好任意出入,今后没有我的吩咐,你最好也别擅自上到第十二宫来。”

    鹿溪跪到了地上,“父亲,你这是不要女儿,要和女儿划分界线了嘛?”

    “为父并非是要和你划分界线,而是要你和十二宫划分界线。最近江湖上有很多不利于我们鹿家和十二宫的传言,为父若是再置若罔闻,只怕会毁了为父和十二宫的声誉。”

    鹿幽明起身,然后走上前,将鹿溪从地上扶起来,然后拉着她走出了第十二宫。

    “父亲,你这是要轰女儿走嘛?”鹿溪哭着说道。

    鹿幽明没有回应,而是将鹿溪和陆天宝二人送出十二宫后将门关上。

    鹿溪并不肯离去,而是和陆天宝在门外跪着。

    不过没到半柱香的功夫,陆天宝就因挨不住这天寒地冻险些晕了过去,于是鹿溪只能带着他下了梯山。

    鹿幽明悄悄推开门,看着二人下山的身影摇了摇头。若鹿溪和陆天宝再坚持一阵,或许他真的就心软了。

    等到鹿溪和陆天宝下了山后,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鹿幽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第十二宫,孤独顿时涌上心头。

    他想起了自己的孙子鹿闲,也想起了昔日的弟子孟九,然而如今这两人都已经离他远去。

    他缓缓走到悬崖边上,看着白雪茫茫的世界,心内惆怅和懊悔不已。早知如此,他当初就不该从苏州回来十二宫,如此一来鹿闲就不会死,孟九也不会离开十二宫。

    他恨叶飞杀了鹿闲,也恨自己割舍不下权势和名利,如今再想放下,一切都已经迟了。

    在悬崖边上站了一阵后,鹿幽明转身返回到第十二宫里,此刻他的头上和肩上都堆积着落雪。

    回到屋子里,鹿幽明点亮了屋内所有的灯,然后亲自去泡了一壶热茶、将一坛酒放到火炉上热着,同时又找出了四个杯子,将每个杯子都洗得十分干净。

    今晚,也就是再过不久,他将迎来四位客人,这四位客人各个来头不小,而且都是一方势力。

    当夜幕彻底降临,那四位客人如约而至。四人都披着黑色的披风,并且都用面罩遮挡着自己的脸。

    直到坐下之后,四人才揭下了面具。

    鹿幽明给四人倒了热茶和热酒,然后说道:“上一次我们这几人像今日这样聚在一起时,还是在十二年前。”

    “是呐,鹿掌门,这么多年不见,你都没有什么变化。”坐在他左侧的男人说道。

    鹿幽明笑了笑,“大师莫要说笑,鹿某如今都老糊涂了,总是记不住事。今日召集到来此处,是想商讨一下一件要事。”

    “鹿掌门,你说的是对付那个叫叶飞的吧?”坐在鹿幽明右侧的男人说道,“隐刃门的王掌门,花间派的夏长老,还有活死人派的宝宇来,先后栽在这小子手上。我已经动用我所有的人去调查他的过往,至今都未能调查到他那些昆仑派的武功都是师承何人,实在怪得很。”

    “连佟庄主都调查不到,那这天底下就没人能调查得到了,或许,这姓叶的小子真的是无师自通。”鹿幽明感叹道。

    “这小子原本只是沈家的上门女婿,可自数月前在世家大会上横空出世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他不仅与武当、阴阳派私交甚好,后来又取了清音坊主魏诗的爱徒为妾,据说连神刀阁阁主刀神杨拓也对他赞赏有加,几日前又传出他当上了万帮盟的盟主,据说他是云兰谷主叶恒的弟子。”几人中唯一的女子说道,其天姿绰约,身姿曼妙,非寻常女子所能及也。

    “还有剑圣行自如,”鹿幽明补充,“其关门弟子曾是那小子的贴身婢女。”

    “是呀,”女子点了点头,“不过是未满十九岁的年轻人罢了,却有如此声望权势,此人若不除,将来必是一大威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