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第271章 与衡山第一剑客的冲突

    第271章 与衡山第一剑客的冲突

    这位熟人,便是衡山派第一剑客——白客。

    杨云松此次大婚,并没想过大操大办,只邀请了些来往较密的亲朋好友,而白客并没有在他邀请之列。

    今晨是杨拓和杨依依在来杨府的途中偶遇了白客,两人寒暄了几句后,听说杨云松明日将要在潭州城内大婚,白客便扬言要亲自给杨云松贺喜,于是便跟随着来了。

    “二叔,给你介绍一位年轻才俊。”杨云松向杨拓介绍,“杭州金刀叶府的后人,叶飞。”

    杨拓看向叶飞,呵呵笑了两声,“又见面了,叶少侠!”

    “二叔,叶兄弟,原来你们见过呀?”杨云松颇为意外。

    “昨夜在坡子街见过,被杨前辈觊觎上了我的手臂,好在最终我还是保住了。”叶飞微笑着说道。

    杨云松脸色一沉,然后转向杨拓:“二叔,你为何要断了叶兄弟的手臂?”

    “玩笑而已。”

    “是嘛。”杨云松将信将疑,然后指向杨依依,刚要开口,却被杨依依抢在前头说道:“堂兄,你别引见了,昔日在武当山上,我便与叶少侠见过,而且还有幸得到了他的指点。”

    “呃,”杨云松苦笑,“看来都认识了。”

    杨云松心中诧然,他这堂妹向来心高气傲,怎会接受同辈之人的指点,也不知叶飞是如何做到的。

    估计在这同辈人中,也只有叶飞能做得到。

    这时候,一旁的白客咳了一声,提醒杨云松他还在。

    杨云松面露尴尬,然后向叶飞引见白客,“叶兄弟,这位前辈乃衡山派的白客大侠。”

    白客将手背到身后,阴沉的脸上露出一抹傲气。

    “白客大侠?”叶飞一脸茫然,然后对着白客拱手,“恕晚辈孤陋寡闻,从未听闻过前辈之名。”

    白客怫然不悦,是问这江湖上,谁人不知他是衡山剑派第一剑客,叶飞这么说,是瞧不起他白客,也是瞧不起他衡山派。

    闻言,一旁的沈萧清眉头紧蹙,此前白客的弟子徐步恒曾到叶府借剑,叶飞怎会没听过白客之名,显然是故意而为之,有意激怒白客,于是便说道:“前辈请见谅,外子向来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知修炼,对江湖中事知之甚少。”

    “没错,”杨云松点头附和,“当初我也叶兄弟初识时,叶兄弟也未曾听闻过我杨云松之名。”

    白客哼了一声,愤然转过身去。

    叶飞并没有向他赔罪的意思,而是从沈萧清手中拿过为杨云松准备的礼物,递到杨云松面前,说道:“这盒子的白玉珍珠钗子,是我家娘子命绍兴城内最好的巧匠打造,送给丹青姑娘的;而这扇子,也是她亲手所画送给你的。我所能做的,便只有借花献佛了,只愿杨兄和丹青姑娘白头偕老。”

    杨云松高兴地接过礼品,满脸堆着微笑,不停地向叶飞和沈萧清二人答谢。

    说了几句后,杨云松邀请所有人进屋。

    进了屋,上了茶后,白客说道:“听闻不久前,叶少侠才纳了妾,女方是清音坊的弟子秦舒月秦姑娘。这秦姑娘琴艺超然,又有倾国倾城之姿,叶少侠作为一上门女婿,能纳其此女为妾,可真叫人羡慕。”

    白客说完,其他人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谁都听得出来,他此番话既是嘲笑叶飞上门女婿的身份,又是暗讽秦舒月没有眼光挑错了郎君。

    叶飞笑了笑,说道:“看来前辈对晚辈关心得很,连晚辈纳妾之事都有耳闻。如此让晚辈想起当初晚辈带着玄一剑回杭州时,当晚贵派弟子便派弟子来借剑,只可惜晚辈已经承诺过武当派,不能将玄一剑借给贵派,今日当着杨阁主和杨兄的面向前辈道歉,还望前辈能够见谅。”

    一听到玄一剑,白客气不打一处出。

    当初他的徒弟徐步恒偷了一柄假的玄一剑回衡山派,后来在名剑大会上亮相才被宾客拆穿,使得他衡山派在江湖上丢尽颜面。

    “哦,也不知后来名剑大会举办得如何了?”叶飞接着问道。

    白客怒哼一声,叶飞这是明知故问。

    旁边,身为主人的杨云松甚是无奈,喜事将近,他不想有人在他府上闹事。于是他便起身,对着叶飞说道:“叶兄弟,此次婚事全由我一人张罗操办,怕是会有疏漏,要不你随我在府里转转,看看还缺了漏了什么?”

    叶飞点头,然后便和沈萧清跟随着杨云松出了屋子。

    “父亲,女儿也跟去看看。”杨依依也跟着离开。

    三人走后,杨拓和白客对视一笑,甚是尴尬。

    “白大侠,请用茶。”杨拓道。

    走在杨府后院,杨云松问叶飞:“叶兄弟,你和那姓白的可是有什么过节?”

    “过节算不上吧,只是瞧不上此人罢了。”

    “瞧不上?他好歹衡山剑派第一剑客,江湖排名也在前列。”杨云松想不明白。

    “杨兄你有所不知,当初名剑大会前,他那弟子徐步恒来我叶府借剑不成,便趁着我和我娘子不在,潜入我房中偷走了剑。好在我事先有所防备,放的是一柄假的玄一剑。”叶飞解释。

    “原来如此!”杨云松点了点名,“难怪后来在名剑大会上,他们衡山派会拿出一把假的玄一剑,使得他们衡山派遭人笑话,原来是叶兄未雨绸缪。实不相瞒,此次大婚我可并没给衡山派和这姓白的送请帖,他算是不请自来。”

    “此人脸皮果然厚的很。”

    “不过叶兄弟你可得小心些,听闻此人心胸狭隘、有仇必报,此番他从衡山派赶来,兴许是来报复你的。”杨云松提醒叶飞。

    叶飞点了点头。除了偷剑一事外,他与白客最大的过节还属前些日子他接管了谢兴经营的那几家镖局,断了白客和衡山剑派的财路。

    虽说白客江湖排名位列前茅,可他仍旧是瞧不起白客。

    “除了那姓白的之外,还有一人要来杀你!”杨依依追上了三人。

    叶飞、沈萧清和杨云松三人回头看向杨依依。

    “还有谁?”沈萧清急着问道。

    “奉火教护法,兰若心。”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