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第172章 剑圣师徒

    第172章 剑圣师徒

    才过巳时,叶飞便醒来。

    见沈萧清仍在静静地睡着,他悄悄地出了房间,只怕打搅到她。

    沈萧清第一次出远门,舟车劳顿又遇上水土不服,是要好好休息一下。

    到了院子,叶飞先是用井水泼了一下自己的脸,然后到伙房里面瞧了瞧。

    这几日沈萧清没少念叨说想要吃他做的菜,趁着今日得闲,正好可以满足她此心愿。

    虽说这院子看上去似乎一直都没人住,好在炊具都一应俱全。

    出了伙房,叶飞便离开了宅子。

    宅子位于巷子深处,走了好一阵后,叶飞终于才到了大路上。

    问了两三个人,叶飞才找到卖肉的小集市。选了三两瘦牛肉,几样小菜以及一条大小适中的活鲫鱼后,又在附近一家酒肆买了一坛酒。

    就在叶飞返回巷子没一会后,突然间,他感觉到一股杀意!

    他顿时驻足,随即便感觉到一股剑气从身后逼近!

    他左脚一蹬,一跃有四丈高,想要避开刺来的剑。然而,那把剑一直跟着他!

    他这才意识到,是以气御剑!

    也就是说,想杀他的是一个外功的剑气高手。

    随后,他便飞檐走壁,上蹿下跳,可就是摆脱不掉那把剑!

    对此,叶飞感到惊讶,以气御剑能做到如此程度,那至少也得是大宗师级别的剑客,也算是自成一派的一座山头了。

    除了剑圣行自如之外,西蜀何时又出了一个如此可怕的剑派高手!

    更要命的是,他今日很有可能会栽在此人手中了!

    然而,突然之间,剑气消失!

    叶飞终于得以机会回头,只见巷子入口初,一个白发老者和一个年轻的姑娘正朝着她走来。

    他先是一惊,然后面露喜色,“行自如,你这个老东西,你可把我害惨了!”

    那白发老者,便是剑圣行自如;而他身旁的年轻姑娘,则是秋桑。

    数月未见,行自如没多大变化,秋桑则如改头换面了一般,不仅肤色变白,气质也与此前大不相同。

    随着二人走近,感受到二人的杀念之后,叶飞皱了一下眉头。

    跟他不一样,剑圣前辈和秋桑完全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而是深深的敌意和憎恨!

    “徒儿,”剑圣将自己手中的剑悬在秋桑面前,“杀了他!”

    秋桑接过了剑,随即泪如雨下。

    “你这个骗子,我要一剑刺死你!”

    说罢,秋桑举着剑飞奔向叶飞,剑气从她体内涌出,抢先涌向叶飞。

    然而,叶飞却没有躲,只是怒气冲冲地看着秋桑。

    最终,当剑快刺到叶飞的时候,秋桑忽然将剑甩到了地上。

    “你,为何不躲呀?”秋桑问道。

    叶飞哼了一声,然后抓住秋桑的右手,一把将其拽到面前,再而抬起手,狠狠地往秋桑屁股上打了一下。

    “死丫头,敢用剑指着我!”

    “少爷!”秋桑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想要扑入叶飞怀里却被他推开。

    身后的行自如唉声叹气,无奈摇头,早就料到会是如此局面!

    “站好!”叶飞以命令的语气说道。

    秋桑可怜巴巴地抿着嘴,不敢违背她的意思。

    当她站直了以后,叶飞又抬起手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

    “真是太不像话了,都被行自如那老东西教坏了!”叶飞很生气。

    突然间,行自如来到了秋桑身旁,怒目而视道:“臭小子,敢打我徒弟!”

    “师父,不许骂我家少爷!”秋桑对着行自如说道。

    “秋桑,谁教你这么对师父说话的!”叶飞怒斥秋桑。

    “姓叶的,”行自如怒形于色,“莫不是你告诉她要欺师灭祖的嘛!”

    “显然是说笑的呀,只有这个笨丫头才会当真。前辈,我忍痛割爱将秋桑送给你做徒弟,瞧你把她教成什么样了。”叶飞也很生气。

    “不是因为少爷你骗我!”秋桑朝着叶飞大声吼道,哭得更难过了,“少爷你明明会武功,却还要我跟着师父学艺,骗我说是为了他日闯荡江湖时能保护你!”

    叶飞看向行自如,咬牙切齿道:“你这个老东西,没跟秋桑解释过此事嘛?”

    行自如咳了一声,话锋一转道:“叶哥儿,今日难得重逢,走,找个地方痛饮一杯。”

    瞪了行自如一眼后,叶飞提起手上的酒肉,“到我下榻的地方去,我亲自下厨。”

    “好呀!”行自如欣然答应。

    “不成!”秋桑却摇头,“我不想见到沈萧清!”

    “为何?”

    “难道少爷忘了,当初你刚入赘到沈家,她是如何对你的嘛?或许少爷真的忘了吧,可秋桑是不会忘记的。如今少爷为了她抛弃了秋桑,秋桑更不想见到她!”秋桑哭着解释。

    “秋桑,你。”叶飞无言以对。

    “走吧,哥儿,既然秋桑不高兴,就换个地方吧,难得见一面,总不至于吃顿酒都不成吧。”行自如揽着叶飞的肩膀道。

    想到这沈萧清可能一时半会还不会醒来,叶飞便答应下来,然后和剑圣秋桑师徒二人来到了一间客栈。

    ......

    巷子深处的宅子里。

    睁开眼没见着叶飞的身影,沈萧清便下床走出房间。

    “相公,相公?”

    走在陌生的宅子,她一边皱着眉头搜寻,一边在喊着叶飞。

    找遍整座宅子没见到叶飞后,沈萧清脸色一沉,眉头深锁,还以为叶飞趁着她没睡醒出去喝花酒了。

    她走到后院的亭子里坐下,攥着拳头喃喃说了一句“打死你”。

    过了一阵,就在沈萧清欲将起身离去之际,突然之间,她感觉到右腿小腿有一股微微的刺痛。

    她立即弯下腰俯身去瞧,看到小腿外侧有两根银针刺入之后,她惶然失色,随之晕眩感如洪水一般来袭。

    就在这时候,一个人突然从天而降,落到了院子里。

    浑身发麻、四肢无力的沈萧清趴在了桌上,努力看清来人的样貌。

    然而,她越是如此,那人在她眼中却变得越发的模糊。

    “姑娘,多有得罪了!”

    “你是谁?”

    “恕在下不能透露!姑娘你放心吧,只是带你去见一位爷,只要你让那位爷舒服了,明日在下就将你送回来!”

    那人一边说着,一边朝沈萧清走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